#1373

2014
14
inoue joe - closer Remix .



我今天的工作狀態超.級.High!\(♥▽♥)/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心中那團火燃燒得很有勁啊!

我今天在水吧也好,在樓面也好,做事的狀態很積極,
不停做,不停做,停不下來的感覺~

今天是蠻閒的一天。
以我這種狀態,其實我一人是可以應付過來的。

因為…
我覺得,我今天像一匹野馬,不停燃燒,不停往前直衝。

這兩天,來了一個兼職,啊mo。
她外表很中性,個性對人很親切,而且很會開玩笑的人。

我跟她,意外的很有默契!〔笑〕

她跟我打招呼的時候,她會說:「HEY!WHAT’S UP!MEN!」

我會跟她玩~
我故意回她,說:「YO!MEN!」「GIVE IT UP!(☆▽☆)」

我們就是這樣YO來YO去~超好笑的!XDD

她會跟我開玩笑。
每當要包垃圾的時候,把很重一袋垃圾舉起來的時候,
她很愛玩配音~

每一次都會刻意,「ORZ!=田=」 這樣~XD

然後,我跟她說:「這個是包垃圾時候的專用配音!XD」
她會反過來,跟我說:「增加效果麻~」「看我包垃圾,包得多有感情!〔笑〕」

我被她笑死了!XD

有一次,她跟我說:「我覺得你們做水吧的,很厲害。」
「要記得那麼多種飲品的做法,會用掉腦袋很多GB數〔電腦單位〕~」

我開玩笑地跟她,說:「有GB那麼多嗎?」「只是MB而已!〔笑〕」

她對我所教的事情,都很積極回應。
她會常常舉起拇指,讚我好!XD

好笑。

我們在言語之間,就很清楚知道,我們原來蠻合得來的。
雖然沒把「有默契」這種話講出來。

有一次,啊MO要我拿東西給她。
剛好我左手拿著東西,我只能用右手,單手棒給她,要她自己拿。

在瓣開那一疊外賣蓋子的時候,我跟啊MO兩隻手,一東一西,
不知道對方想怎樣,「你要拿那一邊?我應該怎樣配合你?」…之類的。

那一刻,我們兩個的動作,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然後,啊MO隨便說一句:「啊~我們合不來啦~」
我笑了。

今天,她跟我說:「這裡真好!嘻嘻哈哈又一天了!」
我說:「是啊~〔笑〕」

有她在,我會比較開心。
因為她會時不時跟我開玩笑,而我又是一個能夠懂她思維的人。

昨天,Lexy告訴我知道,她的煩惱。

她說… 當有幾位不同的上司,告訴她不同的做事方式來工作的時候,
她覺得,無所適從。

她不知道應該要順從那一位上司的做事方式,才是正確的。

後來,我的口吻像一位前輩的…跟她說:
「當十個人告訴你十種不同的做事方式,亦是代表你有十種不同的方法去應對同一件事。」

「十種不同的工作方式,代表你可以在這一件事情上,有十種不同的選擇。」

「而你怎樣去決定,用那一種方式,讓你當下可以更有效率去達成你的目標,
就是從那十種方式裡面,去選擇一種來應對事情。」

「比如說,忙的時候,為了速度,你可以把同一類的飲料,一次過做出來。」
「可是,當你有空檔的時候,就不要這樣做,因為怕你會看少了一杯,把它漏掉。」

「你懂我意思嗎?」

LEXY想了一下,她不明白。

接著,我跟她說:「你是一個懂得變通的人。」
「不管是誰告訴你方法也好,我也好,男主管也好,教你是為了提升你對事情的應變能力。」

當時,她有點承受不來,有點抗拒。
她說:「總之,我的結論是,不同的上司,有不同的做事的方式,就這樣。」

後來…我想了一下。
我是不是用錯語氣了。

其實我是忘了。
我知道LEXY是一個什麼性格的人。
她跟我講過。

想法偏向負面,
遇到失敗的時候,會容易自暴自棄,
遇到不喜歡的東西,她會恨那件事,
情緒化…

而且,她的思考方式是屬於,對人不對事,看人大於事情的意義。
對事,沒太多的退讓,「一就一,二就二。」

只追求結果,而不投入在過程的人。

我本來以為,她的負面是需要一個理由化為動力,而使她消極。

但,我後來發現,原來發生任何事也好,她不需要什麼理由,
本來正面的事,也會自然的把它誤解為是一件消極的事。

然後,我就想說…
對於一個內裡如此缺乏活力的人,我為什麼還要對她講那麼嚴肅的話呢?

我知道,她不喜歡別人用大人的對待方式來教訓她,
我也知道,她是一個沒有耐性的人。

正因為她沒有耐性,當她面對她的弱項的時候,
她就不會有一份耐力,是一份願意在失敗中去忍耐,撐下去的動力,
自然而然,她當然不會有能力去忍耐到…直到成功的那一刻。

在中途,甚至有一個好的起步都會變得很難。

我想通了之後,我知道她需要的是什麼。
而我對她,教導她的方式,我自己應該要怎樣去改變。

所以,
我對於「教導」,不再用「前輩」的講話方式來增加我跟她之間的距離感,
而是用朋友的方式去跟她講,「我跟你之間是平等的。」

她的壓力會沒有那麼大。

她不喜歡別人向她教訓,我就不用這樣的語氣。
她習慣性想事情是負面的,我就用自己的積極來影響她。

這是要慢慢來的,而且同時間,我的立場也要堅定。
…我不能夠被她的消極所影響到。

「面對想法負面的人,我要在她面前,更加積極。」
我是這樣想的。

我要用開心的方式來教導她,怎樣去面對一件事。
不停去鼓勵她,實踐給她知道…「其實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可怕。」

…方向要引向正面。

所以,當她說:「我現在已經習慣,一定要加班了。」
「如果有一次,我是可以準時下班,我已經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給我的大禮物~」

我笑著跟她說:「恭喜你!」「你終於可以融入到我們的工作模式了!(☆▽☆)」
她笑了。

我這樣的方式,她就能夠聽得進去了。〔笑〕

…是我要改變,我的說話方式。
「十個不同的人,用十種不同的說話模式。」

是因為我想起了一句話,我才決定要這樣做的。
「人講出來的話,目的是為了建立人,是為了叫聽見的人得益處。」

所以,我願意改變。

在今天,我正好火燒得很旺盛!

我跟LEXY說:「我今天好HIGH喔!火▽火」
她對我說:「對啊,我也覺得你今天好有衝勁!」

今天,是我帶著啊MO,兩個在樓面跑。

LEXY問我:「你不會很辛苦嗎?」

我笑著說:「辛苦?怎麼會辛苦?」
「我又不是未嘗試過,一個人應付全場的工作量~〔笑〕」

「即使是辛苦,這也只是一個,能夠讓我變得更積極的一個機會!〔笑〕」

I AM THE KING OF THE 樓面~~!!
衝啊~~~ 火口火

後來,LEXY跟我說:「…我很羨慕你。」
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我很羨慕你在樓面走的時候,可以出汗~」
「我平常不怎麼流汗的。」

我:「………」
「喔,是嗎?( ̄A ̄)|||| 」

我知道,要她改變,是需要耐性,需要潛移默化的。

…我不會硬要她改變,我會用最自然的方式,能夠令她開心的方式,
來讓她感受一下,「在積極的心態下,來得到的成功感,是一件有多爽的事!」

她應該,從來沒感受過吧?〔笑〕

今天,當LEXY知道要自己一個負責所有的水吧善後工作,
而沒有人會幫忙的時候…她顯得很失落。

她跟我說:「…其實我心早就預料到了…」「不過,唉,算了。」

我在她旁邊,跟她說:「怎麼了?你不是很喜歡成功的感覺嗎?」
「現在就是有一個機會,讓你一個獨撐全場的機會啊!」

她很沮喪的跟我講:「…可是,我覺得我在這件事情上,我會失敗!」
我就… 不知道該講些什麼話了。 。(〒▽〒)

我做完樓面的工作,我有上去幫她分擔一些工作啦。

我也明白的。
當你在渡過一個轉變時期,而你剛好又對自己的能力沒信心,
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

本來有人為你分擔,到了現在,要你嘗試一個人來負責所有東西…
是蠻需要看一個人的獨立程度。

昨天,啊豐又讓我生氣了。
…連外賣和堂食都分不到!火口火

我…我追單追了很多次!催他做事,催到口都乾了!
我跟他大喊,說:「我向你催單,催到我口都乾了!!」

廚房的同事聽到,反而在大笑。
我這句話,被他們看為一個很好笑的點~ 我懂。(〒▽〒)

後來,我直接衝到廚房裡面,跟他講:「這不是你應該管的事情嗎?!」
「為什麼要我為你扛下這份責任?!火口火」
「為什麼要我這個負責水吧工作的人,要幫你管廚房的事~~~!!!>口<」

當我埋怨完畢之後…
我到廚房裡拿東西的時候,我是回愎本色的。

變回做一個很正常的一個人。

到了快下班的時候,我進去廚房拿東西的時候…

啊豐走到我旁邊,他看著我說:「宜姐~你今天不用那麼「燥底」啊~( ̄▽ ̄)」
我跟他說:「我可以不火嗎?」「你把事情搞成這樣,我可以當沒事發生過嗎?!」

他跟我開玩笑說:「那你也不用這樣麻~( ̄▽ ̄)」
「生氣了就不漂亮啦~( ̄▽ ̄)」

我: =A=|||
我…我對他隨興的態度,真是無言了。〔淚〕

其實,對於他頻頻出錯,廚房的同事,
是會常常拿他的錯誤來開玩笑,反而有機會可以向他吐糟一下。

反而是… 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像今天,我不小心被很燙的盤子給燙到手指起水泡。

我走進去廚房裡面,拿燙火膏的時候,啊豐問我:「啊宜,你怎麼了?」
我很平淡的說:「被盤子給燙到了。」

此時,廚房的同事CK就跟啊豐開玩笑,說:
「你看你!一定是你剛剛沒給底碟,所以她才會被燙到!」

…其實不是。
因為當時沒給底碟的當下,我人在樓面,而不是在水吧。

反而是在水吧的LEVY,跟我反映說…「沒給底碟,啊豐是不是想把我燙死!火口火」

剛出來的成品有300度高溫,一定要有東西盛著,我們才不會直接跟盤子接觸到。
廚房同事有大夾子,而我們只有手指。。(〒▽〒)

我當時一邊擦燙火膏,一邊跟啊豐講:
「你上次把碟子整個摔下來!那油濺得四周都是!你當時真的… (〒益〒)」

我講完這句話之後,他走到我旁邊,以關心的語氣來問我:
「怎麼了~?你燙到那裡了?痛不痛?就叫你小心一點麻~」…這樣。

他本質是善良的。
廚房同事拿他的錯誤來開玩笑,他也沒放在心上。

只是,我看到他的做事方式,而我又是監督那位…火氣很容易會冒上來。

我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
我不能夠放肆。

有好幾次,我看到樣品擺出來並不漂亮,
我故意問廚房借,廚房專用的攝子,然後自己把成品重新放得漂漂亮亮。

我故意問,是因為要給廚房同事一個察覺。
我會特地問廚房同事借攝子,是一定有發生過什麼事情,我才會這樣子做。

果然,他們看我有這樣的舉動,
他們會主動來問我:「剛剛那一碟出了什麼問題?」

然後,我就會趁機會,告訴他們,有什麼可以改善的地方。
我成功了!>▽<

自己為自己做了一個機會,就很像在演戲一樣~〔笑〕

對麻~
我根本不用發牌氣,事情也可以有圓滿的解決啊。

其實,我是可以很和平的。〔笑〕

最近,我察覺到,細細粒同事不像以前跟我開太多玩笑了。
有一種「辨正事」的感覺,好像在閒聊的時候,也沒以前玩得那麼開了。

我知道,她在適應,身份和職責轉變的階段。

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她是我工作上的支柱,我是她精神上的支柱。」

我是一個可以在精神上支持她的人。
畢竟,她年紀還小,她也會有她煩惱的地方。

我會想幫她。

我現時做到的是,把自己的職責做到最好,
讓她在負責新工作,在適應她的新崗位的時候,
不需要擔心,顧著我做得怎麼樣。

…也有可能,她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笑〕

今天,我們的男主管問我:「啊宜,你最近有沒有機會實習收銀?」
我說:「…沒有。!(〒▽〒)」

我從第一天學習收銀,到現在… 一個月多。
我只站過三十分鐘而已。

完全沒有實習的機會。
所以,直到現在,我對收銀還是一無所知。

我明白的。
我大多數在水吧和樓面,收銀由新人頂上。

在新人學習的時候,我就沒法子有實習的機會了。

我們的男主管暗自發笑,
但其實心中是知道我的進度,是到那邊去的。

這幾天~
我發覺啊恆的個性,其實是很好相處的。

就是,從別店調過來的人。
一個很能幹的人。

有時候,我看到他上來水吧,幫我分擔工作量,
我會問他:「喔?你在幫我分擔工作喔?」

他故意裝可憐,跟我開玩笑說:「你不喜歡我~我可以立刻下去的~〔哭臉〕」
我說:「…那倒不是啦。〔笑〕」

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做事變通得很快。
他可以一件事有三十多種不同的應變方式,來令自己得心應手~很厲害!

他的習慣蠻好的。
至少,我在繁忙時段接替他的時候,我可以不用擔心任何事情。〔笑〕

他會在適當的時候,教我做事。
怎樣把技術推高到另外一個層次。

他是會把自己的能力推到最高,樂意把事情做到完美的人。
我是發自內心,尊敬他的。

…從當初誤會他是一個放肆的人,到現在發現到…
原來他比我想像好,還要好相處很~多~!(☆▽☆)

我真的很開心。

有一次,我要準備生菜來做沙律。
他跟我說:「我習慣先切碎,然後再洗菜。」

當我看到盤子裡面有一堆沒動過的大片生菜,我就以為這是多出來的。

後來,我問他:「你切好的生菜放在那裡?我要拿出來洗。」

他跟我說:「我沒有切啊~」「我只有那一盤生菜而已~」
「那一盤,就是全部。〔笑〕」

我剛開始還聽不懂,還傻傻的跟他對視了兩秒。
兩秒之後,我才懂了。 就說… 「喔,好的。」

那,你為什麼要跟我說,「你習慣先切後洗」~! ( ´゚Д゚`)

洗碗的全叔,辭職了。
捨不得。

他一直都跟我很好聊的~

沒了他的兩天,都是我去洗碗的。
輪更制,去洗碗。

昨天家豪分配我們為「女子組」AND「男子組」~
每組進去洗碗一小時,輪流洗碗。

就這樣,持續了兩天。

我昨晚把廚房的大型工作桌,刷到會發銀光呢~
超.閃.亮!(☆▽☆)


昨天是我在洗碗,Lexy在水吧。

當Lexy隔著那個小窗子,問我:「這個是不是要給你幫我放進去洗碗機?」
我當下瞬間秒回:「你自己洗!」

那一下子,我反應快到,想插句話的空間都沒有!

聽到這句話的廚房弟弟,他就笑了。

他說:「你秒回那一下,真的太好笑了!」
我就笑著說:「不是!我不是故意嗆她!我只是反應太快而已!〔笑〕」

LEXY說:「沒關係啦~我習慣啦~」 這樣。
〔笑〕

今天,輪到廚房弟弟來接洗碗這個位置,一整個晚上,三小時左右吧。
他跟我說:「我今天洗碗洗到很不耐煩,太悶了。」

的確,洗碗就是洗碗,想跟廚房同事聊天也不方便。
因為要轉身,才能夠面對面聊天。

我… 覺得開始有點不太對勁。
希望是我想太多。

剛開始,我是因為跟廚房弟弟剛好同路,才會一起回家。
那時候,是在分叉路,就會講再見了。

直到最近這兩星期,他覺得回家沒什麼事可做,就陪我多走一小段路回家。
快到我家樓下了。

然後,剛剛一起走同路的時候,聊啊聊~
路愈走愈長,比平時走得還要長,而他完全沒有想要停止的意思。

而他沒有對此講些什麼,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

…當時的氣氛,就是正常的聊天。
我心想說:「你該不會是想送到我家樓下,才會願意離開吧?」

此時,他很自然地插了一句過來,問我:
「明天要不要一起約好在家附近等,再一起乘車去公司上班?」

我反應快,立刻折住說:「我想自己計劃好上班時間,我不要。」
他也反應很快的,立即回應我,說:「喔~好啊。」

我…不要。(〒▽〒)

不要。
不要。
不要。

我要擋住!

他還有一個月就會辭職去日本旅遊了。
到了離職的最後一天,他千萬不要講什麼話來嚇我~(〒▽〒)

我死給你看!(〒▽〒)


好,我要睡覺了。
BYE~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