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8

2014
20
WORLD ORDER - WORLD ORDER


我想,我已經感冒了。

昨天,發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在快要上班的時候,我用了十分鐘在公司對面的書局,看了書。

在差一兩分鐘就遲到的情況下,我經過公司門口,
剛好看到啊ken走出來,剛好跟我四目對視~

他用手拍一拍手錶,示意我時間快到了。
當然~我最後是沒有遲到的。 ( ̄▽ ̄)

當我走進廚房拿東西的時候,啊ken跟我說:
「剛剛只差個兩分鐘,我看你的樣子…氣定神閒地慢慢走,慢慢走…」

我聽到他這樣講,我毫不囉嗦的,在他面前表演虛擬漫步~XD
…慢慢走…慢慢走…

廚房同事,看到我這樣,他們都笑開了~XDD
就玩一下麻~ ( ̄▽ ̄)

我在樓面走了一陣子,我發現桌面上沒有剩下來的托盤。
我自言自語的說:「…托盤呢?」

在我身邊的啊恆,手上拿著托盤,在我旁邊說:
「你沒有托盤嗎?」「我把我手上的給你好了。」

我從他手上接過托盤的時候,啊恆少不了跟我開個玩笑。
他說:「啊~是你啊宜姐喔~」「讓小弟把托盤抹得乾乾淨淨,才給你用!( ̄▽ ̄)」

因為上面有些水漬。

我聽到他這樣講.,瞬間三條線… ( ̄▽ ̄)||||||
…不止「三條」了。

他開玩笑的跟我說:「這些粗重功夫,讓小弟來做~」

…事實上,我很討厭別人把我無意識的抬高。
什麼「姐」這些稱呼,我覺得很礙耳。

特別是從啊恆的口中講出來,我更不喜歡。
…對我來說,他才是大的,而我是小的。

位置對調,我不喜歡這樣。
…雖然只是開個玩笑。

我問他:「你這兩天是不是放假啊?」
他說:「是啊~星期一和星期二。」

他很調皮的問我:「怎麼了?想我了嗎?( ̄▽ ̄)」
我裝作神秘的反問他:「你覺得呢?=V=」

他想了一下,說:「…我覺得,有。」
我笑了。

他當下想不到,我會反問他。
蠻好玩的~XD

我在水吧洗毛巾的時候,LEXY走過來我旁邊,
看到我很用力的擦毛巾,LEXY說:「啊宜~你很努力喔?」

我說:「蛤?我一向都是這樣的~〔笑〕」
LEXY點了頭,說:「啊.對!這是啊宜的作風!( ̄▽ ̄)」

「啊宜的作風」.最近變成了LEXY的口頭禪。

…我習慣不用講的,喜歡用手拍人家肩膀,腰間,屁股,
叫對方讓一讓位置給我~

LEXY也學了。

事因是…
我跟她說:「我不介意別人拍我屁屁,叫我走開,我習慣了。」
她就斬釘截鐵的說:「好!我下次就拍你屁屁,試試看!XD」
結果,她就學了。( ̄▽ ̄)

她現在面對我一個,都不會用講的,是用拍的~XD
…女生限定。

我在洗毛巾的時候,我和啊恆都在水吧。
他在準備東西,而我只是單純洗東西而已。

我問啊恆:「你來這裡工作多久了。」
他說:「一年多了。」

是全職的一年多。

後來,他跟我聊上,我才知道,
他是自願調來這裡工作,而不是上司要求的。

原因,是上司和自己的理念不符。
但是,他跟本店的同事其實是相處得很好的。

他覺得自己的能力夠了,卻無法得到上司的賞識,
反而,能力比自己弱的人卻比自己早升職,他不開心了。

而且,上司在能力分配上也出現了些問題。

不過,他有向我提起,他是怎樣去調整這件事情的。

自己的立場,所想的事情,與上司所顧及的方向,有什麼不同。
為什麼兩者會不理解對方,他是會調整的人。

亦因此,他也說了:「在這裡,我顧也是一次過,顧三方面的事情。」

「比方說,我看到你一個人在水吧忙,可是樓面更需要人手的話,
我會選擇去樓面,而不會上來幫你的忙。」

「當然.如果收銀和樓面也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應付到情況的話,
我就會上來幫你了。」

我點頭。

他也有說,在什麼情況下,他會出多少分的力來工作。
…我知道他的能力是很高的,也很快,大小事情也可以顧及得到,而不會出錯。

他也有跟我聊到,他是怎樣看一個新人的潛質。

他說:「我不介意你能力弱,不介意你每一次只送一杯飲料出去,
如果新人是拿一杯而不會倒翻飲料的,一杯是可以的。」

「可是,你會不會選擇加快你的速度來填補你較弱的能力呢?」

他接著說:「如果一個人,我給他適當的工作量,而我看到他的態度卻不投入,
我就沒有耐性教了。」

我看著他,很雀躍的跟他說:「沒關係!你沒有耐性,我有!(☆▽☆)」
他看著我,說:「好啊,那交給你來教啊。」

我很興奮的跟他說:「沒關係啊,你有的東西,我沒有;而我沒有的,你卻有耶~」
我講這句話,是基於我和啊恆之間有一個特別的工作關係。

對新人來說,我和啊恆都是一個「教導」的角色,當然他會比我熟手更多。
對我來說,我跟他貌似是職責都一樣,立場是平等的,然而,我心是認為「他比我大」。

對新人而言,我們兩個是「可以被信賴的兩個教導者」,兩個頭。
這「兩個頭」,各自有各自不同的性情,性格,偏重不同方面的東西。

因此,我和啊恆之間是,「互補不足」的工作關係。
…我跟他說了,這一點。

「互補不足。」

他有跟我說… 為什麼他會覺得,自己在我面前,是認為自己比較小。

…他覺得我在這間店工作比較久,即使他在別的分店工作了一段長時間,
他仍然會尊重,留在本店的人,我們的地位。

用「地區性」來認知…?
是這樣說嗎?

我聽到他這樣說,我很肯定的,說了一句:
「可是,你覺得你比我大耶!〔笑〕」

我尊重他的能力,不管他從那裡來。

後來,我問他:「你現在工作的動力是什麼?」
他笑得很燦爛的,跟我說:「沒有動力。」

我很驚訝的看著他:「真的假的?!」

…我想不到,一個在我面前常常開玩笑的人,
在這裡竟然找不到動力來幫助自己工作耶!

我問他:「同事呢?同事聊天不會給你動力嗎?」
他說:「…跟上水的同事處得比較好,這裡…算是過得去啦。」

我壓下語調,跟他開玩笑,說:「…你的意思是說,你在這裡不開心囉?」
他笑著說:「不是~」「那,正常聊聊天,是應該會發生的麻~」

我反應有點大,很誠懇的跟他說:「跟同事聊天也可以是一種動力啊!!」

…後來我才想起,啊恆調過來都不夠一個月。
跟我們其實不算很熟… 〔笑〕

我忘了。 ( ̄▽ ̄)

我跟他說:「我問這些,是我想知道,到了你這種能力的時候,我應該要怎樣自處。」

以一個已經什麼都懂,熟了,追求到一絲不苟了,大小事情都顧得到了,
這個階段的人,他…還有什麼目標去讓他追求呢?

他跟我說了,他現在就是認命的狀態。
看一下在這裡可不可以升到職,可不可以有什麼發展,之類的。

他說:「我就是,為了工作而工作。」
我聽了。

他也說了:「不過呢,能力與工作時間長短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看過,有一些前輩工作時間比我長,可是他的能力就…」

我點頭。

我說:「是跟你願不願意投入,用心去做,有關係麻~」
他點頭。

我問他:「那我可以成為一個工作時間短,卻是有實力的人嗎?」
啊恆很肯定的,回答我,說:「你可以的!你做事是行的!」「你有這份潛質!」

我點頭了。

我跟他聊了半小時,我認識他很多,而且很深入。
「深度談話」。

看到我們兩個這種聊天方式,LEXY走上來水吧的時候,
帶著很神秘的笑意,對著我笑。

然後,我問她:「你幹麼這樣對著我笑啊? =A=」
她裝神秘…說:「不知道呢~」「也許是因為你的關係吧?」

好啦,其實我是知道的啦。

LEXY知道,我不是只對著她一個人才會有這種深度聊天的方式。
我對任何人都會這樣,而別人很自然也會跟我聊到,稍為認真一點的事情。

我不知道為什麼。〔笑〕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問我們的男主管,「我應該站在那一個位置?」
他回答我,說:「樓面。」
我說:「喔。」

一秒之後,我們的男主管轉變之快~ 說:「不要!收銀!你站收銀這裡!」
我瞬間 =口=||||

真的是 驚訝狀!

他說:「GO!GO!GO!!(☆▽☆)」
我卻是 … (〒▽〒)

我站在這個位置,其實一點都不緊張。
基本的,我是懂的。

稍為複雜的,我就不行了。

我昨晚,只是錯了一樣。
…把一個甜品免費送了一個給客人吃。。(〒▽〒)

還有,我負責收銀的時候,我喉嚨非常痕,常常咳。
咳到眼睛水汪汪啊~

幸好,客人看到,也不會覺得有驚訝。〔笑〕
「你為什麼哭?」…這樣。

說到甜品,昨晚發生了一件,很可愛的事。

啊森和LEXY看到有一個甜品多出來,而沒有人要,
他們很想把甜品吃掉,卻,又很怕主管會罵。

對,把多出來的東西吃掉,是事前要問過主管,
說「可以」才可以給員工吃,為了不浪費。

但,他們兩個因為怕主管SAY NO,所以兩個就蹲在一個小角落,
像兩個怕被發現做錯事的小孩一樣,躲起來吃東西~而且躲很深。

而我呢~
「我什麼都看不到~我什麼都看不到~我什麼都看不到 ( ̄▽ ̄)」

而當時,我看到男主管剛好去了洗手間。

而他回來的時候,剛好我在他面前。
他看了一眼,覺得奇怪…「為什麼水吧會沒有人?」

然後,我們的男主管,走到中段,腳踮起來,眼睛一瞄,
立刻說了一句:「吃完,碗要自己洗喔!( ̄▽ ̄)」

他們兩個聽到這一句,立刻把頭抬起來,才知道~
「被發現啦~被發現啦~」

他們知道事情被識穿之後,就不再躲了。
站起來之後,他們兩個相視而笑。

好像被發現做錯事的小孩,那種尷尬又害羞的笑。
超好笑的!

我很佩服主管的機靈。

他不是說,「你們在幹麼?」或者「你們在吃什麼?」
而是,立刻跳一步,說:「吃完,碗要自己洗喔!( ̄▽ ̄)」

我大爆笑!XDD

晚上,啊KEN下班的時候,問了我一句:
「啊宜,你想做全職嗎?」

我一句插進去,說:「不想!」
啊KEN說:「嘖~」

我跟他說:「我不肯定,自己轉做全職之後,會不會比較想快點走。」
「可是,我現在能夠肯定的是,做半更,我還有一段長時間都不想走。」
「至少,我是穩定的。」

他點頭。

昨天,之前做過一陣子的舊同事,啊欣回來探望我。
她很大聲的叫說:「啊宜!\(♥▽♥)/」

嚇到我!
是她的聲量嚇到我,不是她人出現嚇到我!XD

到了啊恆下班的時候,他跟我說:
「我明天是早班,你遇不到我…我星期五是放假,你又見不到我…」

我說:「那,星期一見吧~〔笑〕」
因為我假日是放假的。

他笑著跟我說:「你不要想我喔~( ̄▽ ̄)」
我說:「你放心,我不會! 〔=益=〕」


好了,我要吃飯了。
吃飯之後,就上班了。

BYE~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