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9

2014
22
貓的蒙太奇\(♥▽♥)/ 
10394008_927673380594758_57910829036523330_n.jpg


我現在真的很累,累到閉上眼睛就可以完全熟睡的那種…
but…不管我怎樣累都好,我一定要寫完這一天的日記,
真真正正結束了這一天,我才可以安心睡覺。

其實,我在猶豫,要不要寫這一次的日記。
…對我來說,不是很好的回憶。

我現在真的是想死給你看!(〒▽〒)

前天,我在車站附近走,正要搭車去上班。
忽然,廚房弟弟從旁邊跳出來,說:「hi~」這樣。

他跟我說:「我今天本來打算去這附近,買點東西,
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你~」

我說:「喔~是嗎?」

第一次,我沒有多想什麼,我以為真的是剛好踫到而已。
沒多猜想,我就跟他一起走,一起搭車去公司上班。

這發生在前天。
那一天,我開始生病。
咳嗽,鼻水,什麼都來了。

那一天下班的時候,廚房弟弟問我:「要不要我熬粥給你吃?」
我一口拒絕了他,說:「你又炒飯,又熬粥喔?」

炒飯是他自己的午餐。

他說:「沒關係啦~我在家平時沒什麼事情做,順便而已。」
我說:「不用了。」

然後…

今天,我在我家樓下,遇到他。
他在面前衝出來,說:「hi~剛好踫到你,我在這附近買些東西。」

我當下…就已經不得不懷疑了。

「誰會在我出門的固定時間,「剛好」.在這附近買東西啊?」
我心中的旁白。

我問他:「你在這裡等我嗎?」
他說:「嗯…不是很久啦,只是一兩分鐘而已。」

我:「………」「喔。」

我聽到他這樣講,我已經知道是怎樣一回事了。
心裡面有點… 大事不妙的感覺。

在路上,我們一邊聊天,一邊講到說~

他說:「我今天熬了粥給你吃。」
我問他:「你真的,又炒飯又熬粥嗎?」

他說:「吓?」「不是啦,我只有熬粥而已。」

我再一次 「………」「喔~是啊。」
其實我不想他這樣子做。

我很感謝他啦~
自己的飯不煮,卻來煮我的飯。

可是,知道他這樣為我而做,我反而想死得快點…(〒▽〒)

不是我觀察力強,而是我很容易就會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
我心不舒服。

在路上,他有講清楚給我知道,
「待會兒吃飯的時候,你說那是你煮的,就好了。」
「我怕他們〔廚房同事〕會拿我們兩個來開玩笑,講東講西的~」

我說:「好。」

他也順便帶了一句,說:「我煮了一些豬頸肉給他們吃。」
「以防他們看到我煮飯給你吃,他們會說~「我又要吃(〒▽〒)」這樣。」

我說:「嗯。」

他說:「我還燉了川貝雪梨給你吃。」
我有點意外的說:「真的嗎?」

他說:「如果你覺得好吃的話,我打算煮一個給自己吃。」
「我找你來當個白老鼠~(☆▽☆)」

我笑著說:「喔~原來是這樣喔。」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然後,一路上,我們都是在聊這些東西是怎樣弄的。

到了吃飯時間。
因為是自己帶來的飯,我們員工不能夠出去樓面吃飯,
變成我要躲在廚房吃飯。

當我一拿他煮給我的粥,還有雪梨和三色椒炒雞柳的時候,
在我旁邊的同事,洗碗姐姐就開始問東問西了。

她覺得奇怪。
她問我:「為什麼你煮飯的材料跟他〔廚房弟弟〕一模一樣?」
「連袋子,食物盒,都跟他一向帶來的,一模一樣!」

我跟她說:「沒有啦…」

她問我:「這是你自己煮的嗎?」
我說:「是啊。〔事先講好的〕。」

後來,她問我這些都怎樣弄。
川貝雪梨怎樣燉,要燉多久,雞柳用什麼醃,醃多久…
我全部都回答她了。

原因是…
這所有做法,都是剛剛從回來公司的路上,我問廚房弟弟,我才知道的。

當下,我有一種,「小學生在交功課的感覺。」

我回答了她所有做法之後,她壓下語氣,說:「你們有些問題喔~」
我很認真的,跟她說:「沒有。」

她問我:「為什麼你吃的東西,會放在他的袋子裡,又會用到他的食物盒?」
我,都不知道應該講些什麼好了。

此時,在我後面的啊KEN,插一句話來,跟洗碗姐姐,說:「你想太多了。」
「上一次,別的同事帶了些薑飯回來,分給大家吃,這又怎樣去算呢?」

我心中流著感謝的眼淚啊~~ 啊KEN! (〒▽〒)

洗碗姐姐又搭了一句,問我:「你們兩個怎會同時傷風啊?你們交叉感染啊?」
此時,啊KEN又再次救了我說:「你想太多啦~」

她又問我:「你覺得,你們像姐弟還是情人?」
…當著所有廚房同事面前,問我這句話。

我很認真跟她,說:「姐弟。」「除了姐弟之外,沒有別的!」
她知道了,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我一邊吃著粥.一邊心中默念…
「這一頓飯,是我人生中最嚥不下去的一次!」

但,事實上,廚房弟弟煮給我吃的東西,都非常好吃!
很合我口味~

他知道我習慣吃軟的飯,軟的口感,他把雞肉炒得很嫩。
他跟我說:「粥裡面的豬肉是我從大鍋中挑出來的,看上去不會太寒酸。」
他又跟我說:「我把梨子中間挖空,放些川貝下去,隔水燉了一小時。」

而我知道的是,他一向的睡眠習慣都不太好。
如果可以的話,他會寧願睡覺都不會做其他事情。

這一堆,就是他煮給我吃的東西。

三色椒炒雞柳,還有菜粥。
10653512_927673447261418_3858949840036855676_n.jpg

川貝燉雪梨
10407152_927673487261414_6308262298205406772_n.jpg

豬頸肉~
這是給同事吃的。
1455175_927673523928077_8882035476726118779_n.jpg

而我很給他面子的~
我全部吃光了!XD

因為,它們真的很好吃!
10690279_927694710592625_4385358008330073200_n.jpg

他跟我說:「我從下午一點多,就開始做這些東西了。」
然後,他又跟說:「其實我從來都沒煮過粥,這一次是我人生第一次煮粥。」
「我確定過,味道是可以的,我才敢拿出來給你吃。」

我聽著,聽著,就… 「喔。」

我一點都不感動,只知道他為我付出了很多。
可是,一點都不感動。

他跟我說:「我下午在煮飯的時候,我爸的反應是「你傻了?」.
而我媽的反應是,「喔,蠻好的。」 …這樣。」

我瞬間有點驚訝,說:「你煮飯給我吃,你爸媽是知道的嗎?」
他說:「是啊~怎麼了?」

我怕他爸媽會誤會,他怎麼了。
他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我沒有把這句話,講出來。

後來,到了下班之後,我跟他一起同路走回家。

我發現,他換了一件上衣。

而這一件上衣,是他曾經給我看過相片,
我說:「我覺得你穿得蠻好看的。」那一件…  (〒▽〒)

我可以先哭嗎?

而重點是,我今天下午跟他同路的時候,他穿的是員工服+長袖外套。
…而我那麼多天跟他一起走,他從來都不會,上班和下班是分開穿的。

當我看到他,特地換了一套「我覺得比較好看」的衣服出來,
我心裡,真心求神…「千萬不要是我想的那樣子。」

「千萬不要是為了給我看,而特地穿出來!」
我是這樣想的。

直到剛剛…我回到家之前,

我們一起走到,「快到」我家樓下的時候,他突然認真了起來。
氣氛一轉,有點尷尬。

他很認真的,跟我說:「哎…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講。」
我那一刻,就心中就肯定了。

他當時沈默了兩秒。
我說:「什麼?」

他繼續沈默。
我說:「蛤?!」

然後,他就突然爆出一句…
他很快的溜過,跟我說:「我喜歡你,你可以跟我拍拖嗎?」

…我當時,眼睛已經瞄過另一方。
我已經不敢看著他,那一秒,他會有什麼表情了!(〒▽〒)

我很冷靜的,沈默了兩秒。

他問我:「你覺得怎麼樣?可以先做朋友,還是可以試一下?」
我很嚴肅的,跟他說:「朋友。」

我看著他,笑著說:「怎麼了?!」「你上一次才跟我講過的!」
「別人即使拒絕你,你也可以跟對方繼續做朋友的啊!」

他有點害羞的,跟我說:「…沒有,上次我這樣講,只是為了打份保險。」
我:「……」

然後,我們停下腳步,他問我:「你願意留電話給我嗎?」
我搖頭。

他說:「啊…好。」
有點失落。

他問我:「那,星期一你會吃蕃茄炒蛋嗎?」
…因為我跟他說,「蕃茄炒蛋是我從小到大都愛吃的菜。」

我可以直接撞牆去嗎…? (〒▽〒)

我當下也慌神了,不知道應該怎樣接下去。
我就點了頭,說:「好。」

他就走了。

但,過了幾分鐘之後…
我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我要答應他呢?」

也許,是因為怕氣氛尷尬,想快點中斷這件事情吧。


以前,聽到有人跟自己講這一句話,
即使自己不喜歡對方,也許…心中會興奮很久。

覺得「自己被人喜歡,有人認同我了,整個人瞬間變得不一樣…」
這種很雀躍的感覺。

到了現在,我知道我應該要,決斷一點去解決這件事。

在我靈魂裡面,我知道,我需要神,比他多很多,無法比較。
這條界線,是無法動搖的。

我跟祂說:「我不要,你幫我把這條線砍斷!」

我不是會放縱情慾的人。
我不是那一種,「你說試一下又何嘗不好,然後,我也會跟著你說,好。」的人。

我絕對不是這種人。

我很清楚,我人生中最需要的情感的什麼。
信仰的,朋友的,家人的… 大概到了第一千名才是感情吧。

其中一個,最讓我受不了的是…
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以前最差時候的我。」

愛幻想,愛胡思亂想,想法很矛盾,人生無法前進,看不到光明的,
很死胡同的,那一種思想模式。

每次跟他聊天,我每一次都會想起「我最難堪的那一段人生」。
…這是我永遠都不想回去的「那個時候」。

我很不容易才變成一個有盼望,有將來的人,
我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告白,而無知的去走回頭路呢?

重點是,我對他,沒感覺。

我沒有談過戀愛,我不奢望會有,也不期待會有。
因為,它絕對不是我人生首選。

我亦不需要它來填補我任何空虛感。
我寧可自由地讓「空虛感」放在這裡,我都不會去做一個錯誤的選擇。

我總是這樣想著…
「兩個沒有感情的人,困在同一間屋子裡,怎樣親近都不會關係好。」
「兩個感情深的人,即使在世界的另一方,也會忠於對方,想著對方對自己是有多重要。」

沒有,就是沒有。

對這件事,我反而是很清晰,我自己的心應該放在那一邊。
絲毫沒有被吸引過。

即使我沒有談過任何一次,我也可以很理性的去處理這件事。

大概,因為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什麼才是讓自己幸福的感情吧?」
我知道,一旦走錯,我此生就完蛋了。

他呢,
弟弟永遠是弟弟。

我跟他,實在相差得太遙遠了!

我而敢肯定,他所謂「喜歡」的感覺,只是純粹覺得彼此很好聊而已。
很好相處而已吧?

純粹只是這樣而已。

但事實上,我跟每個人都可以相處得好~ 〔笑〕
這是真的!(☆▽☆)

在星期一的時候,我心中懇求,啊KEN一定要在這裡!
求你了!只要你才能救得到我!(〒▽〒)

你當天千萬不要放假啊!!!!
我死給你看!(〒▽〒)(〒▽〒)(〒▽〒)

……

其實,我蠻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我耶~ ( ̄▽ ̄)

下星期一,我要徹底跟他講得清清楚楚!
當然,很大方的態度。

我這樣拖下去,對他也不公平。
我寧願他花點時間,修復一下傷口,我也不想拖下去。

很煩。

我敢保證的是,我不會因為這一件事而對他有360度大轉變,在態度上。
…雖然我覺得很噁心。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噁心。

我保證將傷害程度,減到最小。
…就跟平時一模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沒有就沒有。」
就是那麼簡單。〔笑〕


好,我今晚可以安心睡覺了!!!!(☆▽☆)
BYE~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