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2

2014
25
容許我今天,比較嚴肅一點。

現在呢,我覺得這件事情由始至終都是一個笑話。
是天大的笑話。

我很生氣。

回想起,自己曾經為了這件事而心煩,我覺得自己很白痴。
好戇居。

呃…寫完之後,這件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我從此以後,都不想提起這件事。

今天,我依照慣性的時間下樓,出發去搭車。
在很遠,有一個背影,我一看就知道是他。

廚房弟弟。

為什麼我一直會叫他做弟弟,是因為…他的確是一個「弟弟」。
未開竅的人。

對自己一無所知,什麼事情都覺得沒所謂,沒特別。

很多很簡單的事,與人認識,對同事的看法,

他永遠只回答:「沒什麼,還好的…呃,對啦。」
這種自問自答的方式,成為他慣性的思維方式。

他連自己想怎樣,都無所適從,不知道怎樣去做決定。
所有事情都不敢下一個定論,想法很矛盾,不知道什麼才是事情的答案。

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我跟他並行而走,每一次,我都覺得我在照顧他。
事實上,我不想理他。

因為,我太辛苦了。

要理解他的想法,什麼的…所有事情,都讓我無法放鬆。
因為,我總是要想很多,我才知道他想講些什麼。

面對他,只是普通聊天,我已經覺得很煩了。

我跟他,智慧壓根就不是在同一條平行線上,
根本是天與地的差距。

但,鑑於他今年還沒成年,我…面對他這些幼稚,
也只能吞下去,就算了。

只是話題總是在一個圈子裡繞,聽多心會煩。
我嘗試打開一個新的話題,結果又很成功地,被他打回原形。

然後呢,我在今天,見到他走在我面前,很遠的一段距離。
因為我走路很快,我很快就追上他…可是,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當我走到他後面的時候,心中很糾結。
處於這段很尷尬的時期,「我應不應該叫他呢?」

最後,我真是鼓起最大的勇氣,叫了他。
他看到我了。

我問他:「你走那麼慢,不怕遲到嗎?」
他看到我,說:「喔,一方面是有時間,另一方面是在等你。」

我無目表情,說:「喔。」

我問他:「那件事情之後,你該不會回家給我哭吧?」
他立刻澄清說:「沒有~沒有~」

接下來,他告訴我知道…
「今早,我媽看到我煮飯,罵我是個白痴。」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我媽媽說,你跟人家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煮什麼飯?!」
他接著說一句:「我想了一下,覺得…那倒是。」

他說:「但,我既然已經煮了,就算吧~」

我很認真跟他說:「…你以後不要再煮飯給我了。」
他以輕鬆的語氣,回答我說:「不會了~不會了~這是最後一次。」

過了一陣子,他主動跟我說:
「…經過上次這件事之後,我發覺自己,其實不知道在幹麼。」
「我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跟你講這句話。」

我問他:「你為什麼要選擇在假期前,跟我講這句話?」
「害了這件事情拖了兩天。」

「你為什麼不選擇今天講,而明天還有個時間可以說清楚呢?」

他反問我:「吓?什麼拖兩天?」
…我瞬間翻了個大白眼。

過了兩秒,他才懂我,講些什麼。

他問我:「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跟你講的時候,你一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
我說:「我早知道了。」「猜也猜得到啦~」

我說:「你知道,你在這件事情上,處理得很差嗎?」
他說:「什麼?」

我很嚴肅的,跟他說:「我壓力很大,你知不知道!」
他說:「對不起。」

慘就慘在,現在部分同事還以為我們之間有些東西。
我承受這些不尋常的眼光,和話題… 我快要被壓死了!

而他絲毫沒察覺到,這種種變化。

我突然收了收火,說:「你…你,在這件事情上,考慮過什麼?」

他很天真的說:「除了事情成功和失敗之外,
還有之後會不會尷尬,還有其他的嗎?」

在這一刻,我開始火大了。

我對此失望了,我說:「唉…算了。」
反正我講,他也不懂的。

我對著他說:「…算了,以你能力所顧到的層面,極其量也只有這個範圍了…」

我問他:「我覺得很奇怪。」
「你為什麼會對著一個只認識了一個半月的人,對我,講得出這句話來?」
「是因為純粹跟我很好相處,我的穩重帶給你安全感,讓你覺得有一種被照顧的感覺嗎?」

他說:「…也是啦。」

我聽到他的回答,由此肯定,「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大笑話。」
沒別的,就是個笑話。

我說:「你覺得,處於十幾…二十幾歲的女生,跟男生在一起,
是因為喜歡女生喜歡照顧男生的感覺嗎?」

「女生是希望自己有煩惱的時候,對方可以為自己分憂,一起去承擔,
一起去面對…你,會覺得,自己有這份能力嗎?」

「女生會喜歡倒過來去照顧男生?」「這種關係很少吧?」
「你有想過,對方會有多吃力嗎?」

他點頭,說:「…也是。」

我跟他說:「我理解你為什麼,對我的感覺會有偏差…」
此時,他問我:「偏差?什麼偏差?」

我:「……」
我說:「就是,從朋友的關係,偏向了另外一種感覺。」

過了兩秒,我自言自語,說:「…算了。」

我跟他溝通不到啊~~!!!火口火

後來,我跟他說:「你覺得,平時以同事的身份,跟你聊天的我,會是全部的我嗎?」

「你沒有看過我,大哭大笑,生氣,發牌氣的樣子…
你只見過我其中一面而已。」

他點頭。

我說:「你一點都不了解真正的我的生活圈子,我的所有是一個怎樣的人。」
你怎麼可能,可以對我講得出這句話?」

他點頭,說:「…也是。」

我平靜下來,說:「不過,經過這件事之後,你會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人。」
他點頭。

我知道,他對上一次,14歲的時候喜歡一個19歲的姐姐。
而我呢,跟他相差五年。

我覺得,我在他眼中只是「保姆」。
沒別的。

在我眼中呢,他是一個很需要被指導的人,距離「獨立」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如果要我去照顧他,我真心不想,跟他走在一起。

過多幾年,也許他的想法會完全不同,畢竟人會長大。

如果是這種關係的話,
我自己,無法去「照顧」人,我對此很反感。

我會很痛苦。
我也有脆弱的時候。

我更需要的是,一個可以跟我一同前進的朋友,多過,
一個會讓我後退的同事。

後來,他跟我說:「我的朋友罵我是神經病。」
「說…人家的年齡大你那麼多,怎會覺得你是一個可以倚靠的人?」

「你為什麼會喜歡她?因為她比你成熟嗎?有擔當嗎?」
「我就回答我的朋友,說…其實我也不知道。」

我瞬間,心想說:「不知道?!」
「你不知道自己想怎樣,卻走過來跟我講這句話??」

「講出來,不是會笑掉別人大牙嗎??」

我很生氣。
…你想我有什麼反應?〔冷笑〕

我覺得,這件事連「好感」都稱不上。
你卻走過來,跟我說「喜歡」這個字喔?

此刻,我更肯定,「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一個笑話。」
我開始懷疑,自己為這件事情而心煩,值不值得。

後來,我很坦白的,跟他說:「我以前的性格,跟你現在的樣子,一模一樣。」
「就像是看到以前的我,一樣。」

我說:「對事情想法沒辨法有一個答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怎樣,
沒有人生目標,更不知道每件事情的裡面,有它可以珍惜的地方。」

「當時的我,跟你的思考方式是一模一樣,總是在死胡同裡面,沒有出口。」

「對人生所有感情都完全封閉著,一切都很平凡,也很矛盾,
對事的看法也是模稜兩可,不過不失…對任何事都沒有安全感。」

「在心中打著算盤,以為「總之不是一件壞事」就算了…」
「我一直都,找不到我所相信…對事情的確立的價值。」

「接近自閉。」

「完全不像我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相處得很好,很活潑,很愛開玩笑,很多的正面能量…」
「懂得刪除不好的事,只留美好的事在我的記憶中…」

「這全部,都不是以前的我,配得擁有的東西。」

我很嚴肅跟他說:「…我好不容易才變成一個對將來有盼望的人。」
「我,永遠…都不想回頭走去以前那一段時光,那段時期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期!」

他聽了,也傻傻的回答:「好。」
後來他低聲的,問我:「…你有經歷過這些事?」

我沒有回答他。

最後,他問我:「那,繼續以朋友身份相處,你不會尷尬嗎?」
我說:「…嗯。」

這一句話,「繼續以朋友身份相處,你不會尷尬嗎?」
他問了我三次。

下班之後,又問了我一次。

你煩不煩呢,先生?〔笑〕


到了上班的時候,我第一時間,衝去跟啊ken說,
「沒事了,他說,以後以朋友的方式去相處。」

啊ken就,挑一挑眉,開玩笑,跟我說:
「那就好啦!!」「我只怕他沒有來上班而已!〔笑〕」

我很冷靜的,說:「…嗯。」

後來,啊ken提議我,6:00之後才吃午飯。
因為,愛閒言閒語的人… 6:00下班。

等她下班了,我吃飯才吃得下去。

啊ken向我提起了一件事。
讓我非常在意。

因為,我真的嚇到了!

比起已經解決了的這一件事,我更加在意啊ken這件事。
因為,我無意中害了啊ken。

他走到我旁邊,很小聲的,跟我講:「你下次不要這樣了。」
我想了一下,問:「那方面?」

啊ken跟我說:「你昨天凌晨3:00,傳給我訊息。」
「我老婆看到.,走過來問我,你同事在凌晨找你幹麼?」

我下巴都掉下來了!>口<
我立刻對他說:「對不起!你跟你老婆沒事吧?!」

我聽到之後,真是千千萬萬個抱歉!!! >口<

因為,我當時已經心煩到六神無主,我注意不到時間…
又忘了他有老婆,凡事跟女生相處都要六根清淨。

我知道,以老婆的身份,最避諱的其中一個名詞,就是「同事」。

啊ken開玩笑的,跟我說:「我差點鬧家庭革命啊~~」
我卻很認真的,問他:「真的假的?!」

他笑著說:「沒有啦~開玩笑的。」

後來,他跟我說:「我怎麼想都想不通,你為什麼會找上我,來幫你。」
我說:「…我跟其他人又不熟,我以為你可以對這方面的事,有能力掌握到麻。」

他說:「我不行的,其他同事是可以的,你下次可以找他們。」
我說:「好。」

他說:「你下次沒有什麼事,就不要來找我啦。」
我說:「…對不起。〔淚〕」

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有家庭跟沒有家庭的人的人際關係,分別是什麼。

後來,啊ken告訴我說,
其實弟弟在前幾天,已經跟廚房的同事討論過,什麼時候告訴你才好。

弟弟也有跟我說了。
他覺得,自己一直被身邊的人,渲染到,覺得「應該要盡快。」
所以,他沒想太多,就跟我講了。

重點是,他自己的感覺都搞不清,卻,來找我講清楚。
引起了一個很白目的誤會。

而我來說,同時也是一個沈重的負擔。

我問他:「為什麼你不選擇在你離職前一天,跟我說呢?」
他說:「因為,身邊的人都叫我,盡快把事情解決比較好,所以我做了。」

我從頭到尾,都是聽到「媽媽說怎樣」,「我的朋友想我怎樣」。
作為一個男性來說,這是非常糟糕的事。

所以,我才會說,「他在我身邊,其實是在拖我後腳。」

一個有很重主見的人,跟一個凡事需要別人來幫自己決定事情的人
行走在一起,痛苦的人是我。

我,絲毫不想「照顧」一個這樣性格的人。

特別是,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擅自闖入了我的生活圈子中,
而事情的出發點又是個「無名氏」… 他卻關係一下子拉到如此親近。

坦白說,我以後都不想再見到這個人。
太噁心了,這個人!

他是好人,也很貼心。
可是,太多無理的動作和行為,還有思想方式,實在讓我很痛苦。

他自己也說:「朋友說我是個奇怪的人,我也知道自己是個幼稚的人。」
我心想說:「…原來你知道喔。」

剛剛,在樓下。
在最早的分叉路口中,我問他:「你要不要回家?」
他說:「以朋友身份,繼續多走一段路吧~」

他跟我說:「沒事的,我會自己調整自己,重心偏回來,我就可以了。」
我沒有回應他。

他唯一好的是,不會死纏著我。

我們協議好了,他以後不會在我家樓下等我!
以後都不會煮飯給我吃!

他這幾天,這樣的動作讓我壓力很大。
大到心煩。

想一下,一個你不想被他參與在你生活的人,突然不聞不問,
就擅進了你的社交圈子裡,難道不會打從心底對這號人物反感,噁心嗎?

太煩了啦~

他問我:「以後是不是「盡量」不要接你上班?」

我用盡我一生的風度,盡量保持冷靜,對他說:「不要「盡量」了。」
「我要你,從今以後都不要來我家樓下接我!」

他說:「好。」
他就走了。

…我不需要被人接送上班,我不是殘廢的!火口火
我自己有手有腳!=益=


就此。
我以後都不想再提起這件事。

這件事,本來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是我自己傻了,才會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

我簡直覺得… 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是,值得我放重心去經營的。
這件事,煩我兩天,已經夠了。

可以的話,
我以後都不想,看到他在出現在我面前。

只是…回家同一條路,很難防。

這兩天的經歷,算我用上了半生的霉氣。
是我自己倒霉。

夠了。

TNE END。

如果他再敢來踏進我生活圈子,任何一步.
我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來跟他大翻臉,絕對。

我忍耐他,忍到極限了。
我對這件事反感到,我很想吐出來。

快要被外來壓力給壓死了!!


給我幾天時間,給我一點空間,讓我情緒平靜下來。
我下次回來的時候,我會是笑著的!

我承諾自己。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