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3

2014
27
好,我回來了。
I’AM COME BACK~ \(♥▽♥)/

先講一下,我今天的工作狀況~

今天就是一個字,忙!(〒▽〒)

除了要應付平時的工作量之外,還因為~
最近這兩天,一直在傳說,「巡查明天會來。」

「巡查」就是負責,考察一間店舖的所有營運狀況。

除了主管的培訓成效之外,我們員工的所有能力評核,
食物的質素,地方的清潔,服務的態度,同事之間的相處,
團體之間的默契… 所有事情,都會被記錄下來。

如果,我看到一個人,站在男主管或者同事身邊,
一直默默的看著他做事,而不講任何話,偶爾會東張西望,瞄兩眼的話…

那一位就是「巡查大人」啦~~~!!! 火口火

而我的職責,當然是要將平時完全不會注意的地方,
徹底洗得乾乾淨淨,一絲不苟。

我要顧的事情是會細到什麼程度呢~?

打個比方,
平時,我洗洗手盤,一般都要洗角角邊,中間陷下去的坑會有一條很細的,黃黃的漬,
一般會用牙簽刮它,刮這些很細的位,,會卡到塵的位,才叫做「真正的乾淨」。

現在,巡查來了。
我要把這個洗手盤完全「3D化」。

不止肉眼看到的,連盲點都要清理乾淨。

比如說,洗手盤底下,糖漿會反彈到,黏住的地方,
旁邊柱子的水漬,360度都要抹乾淨~
啡機與桌子之間的0.5空隙有塵埃,我用毛巾包住棒子,卡進去擦乾淨~

當然,機器底下有塵的地方,也要擦到會發亮為止~

特別是有一個地方,我真是用盡了我懂的方法,去弄。
就是很重的鐵锈漬。

我想到的,只有用「漂白水和綠水」混在一起,用紙巾條放在上面,
敷過夜,看看它的成效是怎樣。

我還寫下字條,託明天開早的同事,幫我注意這一點。
…因為,我上班的時候,開早的同事已經下班了。

不過,我知道開早的同事,性格跟我一樣做事很認真~
我知道她不會負了我的心意,所以,我相信她會幫我處理。

…雖然,我們兩個已經好久都沒有親眼見過面了。

到了今天,她託同事回覆我說:「不行,刮不到。」
我就算了。

盡了力,不行,就算了。〔笑〕

這些盲點,平時沒有人會注意到的地方,髒東西…
用手一摸就完全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肯定有半年沒人清理過它!

於是,這些種種的盲點,清潔的部位,就由我一人擔當。
對,一個人。(〒▽〒)

我最感恩的是…
幸好我的工作態度,一向都是勤力的人。

我每天已經習慣,把最髒的洗手盤洗到全新的一樣,閃閃發亮~(☆▽☆)
要我再謹慎一點,再花多一點心機去弄,不會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

好笑的是,
每次,剛學習水吧的新人,Lexy也好,啊森也好.
每一天,看到這個每天「重創過」,髒到不行,茶漬很重的洗手盤,

總是,會跟我說一句…「啊,這樣就行了,對不對?」
…而我看到的成果,永遠是只刷到一半乾淨,淡淡的茶漬,而不是不锈鋼的銀色。

當然,同時我也會瞬間懂了,他們的耐力去到什麼程度。

我每次聽到他們,這樣向我「求救」~
我就會什麼話都不說,拿走他們手上的刷子,自己在他們面前,幫他們重新再刷第二次。

然後,我會一邊擦,一邊跟他們說:「…其實,只要放多一點耐性就可以了。」
「你用力一點擦,所謂的「茶漬」,其實一擦就會掉了。」

我不會講任何話來傷害他們的自尊心。
因為,能耐是那麼多,就是那麼多,硬來也沒有用。

「我不需要你再硬逼更多的耐性出來,反正你也不會甘心樂意這樣做~」
「你做不來的一半,由我幫你補上去,是幫忙,也是一種最實際的行動支持。」

我在他們面前,真實試範給他們看,
證實給他們看,「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他們…新人一般都會樂意去接受.這種教導方式。

有時候,新人需要的是「那一下」,推動。
而不是,嫌棄。

他們看到我都願意做了,自己也會樂意努力去做。
「因為我看到你的努力,我也不好意思偷懶」的這種感覺~XD

時至今日,LEXY由當初的懶,沒有耐性去把東西洗得徹底,
變成,今日,她會很隨興的,說一句:「我當初也是這樣子啊~」
「刷洗手盤,刷一半就算了,懶得擦得仔細。」

「但,其實…事情有什麼大不了呢~?〔笑〕」

我聽到她這樣說,我很感動。
真的。

我也笑了。

因為,證明我的方法是有效的。
我既不會破壞與同事之間的關係,又可以改正她們做事的態度。

即使不是100%最好,也會是95%的成效。

好,我本來想講的是什麼~?
超偏離話題!XD

啊…對!

正因為「巡查要來了」,這個消息,傳了兩天,
我這兩天在水吧善後的工作,比以前會更吃力多一點。

剛剛,我下班之前…
感覺工作永遠都做不完。

家豪說:「算了啦~你一個人做,怎麼可能把事情都做得完?」
「難道你不用下班嗎?」

當時,我正在很專心的洗洗手盤。

後來,家豪走到我旁邊,一邊洗手,一邊說,
「不過呢~因為勤力做事而晚下班.跟你懶惰而趕不及進度,而晚下班…」
「是兩回事來的~〔笑〕」

我笑了。
真的,我盡我最後的努力,盡了責任而不後悔,我就可以放心下班了。

坦白說,
我昨天也是,很大工程的,將整個水吧範圍洗了一次。
結果,今天巡查沒有來。

…他明天才會來。。(〒▽〒)

我今天回去公司的時候,看到所有…我的心血,
全部都是回歸去「剛剛打完仗」的狀態…

所有地方髒到不行,簡直眼睛快不及直視的那種,
我心,真的灰了一下。

「我明明很用心把洗手盤擦到發亮,回來之後,卻看到其他同事把這裡,
弄得東一條殘渣,西一條殘渣黏在上面…牆身又會有幾塊忌廉漬…」

我有難過了一下子。

後來,今天,知道巡查明天會來,我又再把全部動作,重新再做一次。

當我在清潔中的時候,啊森在我旁邊,跟我說:「加油。」

我看著他的眼晴,沈下語氣,跟他說…
「我真心認為,如果所有同事都把地方的清潔都顧好,我是完全不用「加油」的…〔冷笑〕」

啊森聽到我這樣講,語氣柔下來,說:「是的~」「我完全明白你感受。」
…我不知道這句話的背後包含了多少的真實,不過,至少我得到了一點點安慰。

今天,有點有趣的事情。

當我走進廚房的時候,啊KEN跟我說:「啊宜~我們去吃飯,你去不去?」
我很天真的,回了一句說:「晚上嗎?」

廚房的同事聽到,全部都笑起來了。
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不知道發生些什麼事。

過了一陣子,我問啊KEN:「為什麼會有機會一起吃飯啊?」
啊KEN愣住了一秒,然後他回答,我:「…算吧,你當我沒講過。」

我一頭霧水,「怎麼了?」

後來,我問廚房同事,CK,我才知道~
剛剛啊KEN問我,吃不吃飯,只是在開個玩笑而已~
亂講而已,可是呢,我的態度卻非常認真…

所以說… ( ̄▽ ̄)|||||
他們才會笑麻~

啊KEN本來是跟我開玩笑而已,我的態度卻過於認真…
中間就,卡了一下。

我聽不出來是開玩笑耶~
後來,CK跟我說:「沒有~我們是很認真地開個玩笑~〔笑〕」

我:「( ̄▽ ̄); …喔。」
原來是我上當了。

今天,家豪在。
他看到我在忙,順便問了我一句:「宜妹~( ̄▽ ̄)」
「你有時間包一包垃圾嗎?」

我很天真的看了他一眼,彷彿在說:「什麼?」
他瞬間意識到,「我完全沒有時間~」

他,就自己走上來,快速的包了垃圾,扔出去了~

在昨天,星期二。
晚上發生了些事情。

家豪,因為啊豐做事又常出錯的問題,跟他深入地聊了幾句。
忽然,啊豐抵受不住,他流下了男兒淚。

當然,出現了這種狀況,家豪會懂得自己把言語放輕一點。

我在一旁,一邊做事,一邊看著他們兩個的對話。
我,腦海中忽然出現了這個想法。

「對於啊豐來說,不論是廚房的同事也好,水吧的同事也好,包括我,
主管也好…所有人都知道他對工作,是很難地去提起幹勁做事的。」

也如我之前講過,「他寧可相信自己是一個失敗者,多過一個成功者。」

「但,對於一個男生來說,嘴巴上雖然總是說,不在意,找藉口,
不過,我相信我們長期對他做事的不信任,指責,是他積累下來的壓力之一。」

「難道,他自己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常常失敗的人嗎?」
「難道,當他每一次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錯誤的時候,心中不會對自己失望嗎?」

「他的自尊,真的不會受挫嗎?」

「而今天,長期積累下來的壓力,對自己的恨,在家豪的言語底下,
終於忍不住發出來了。也是,心底中的最在意的這一層,終於被挖出來了。」

我看到啊豐這個樣子,再想到他平時吊兒郎當的樣子,一副好像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
就知道,他一直都在逞強的。

「平時什麼大事小事都一副「過得了關就萬事OK」的態度,
現在,難得有一件事情,是他真正用心去在意的…」

後來,看到他這一下重擊之後,我心中默默打了個底,也是對他的一種承諾。

「經過這一次之後,身為他的同事,我是應該給他一個機會,一個觀察期。」
「不管他的上進心可以驅使他,做得到多少… 至少,我應該給他一些支持。」

因為… 啊豐一邊哭,一邊問家豪:「我的改變,你們真的會看得到嗎?」

家豪聽到這句話,毫不猶豫,很肯定的回答:
「一定會看得到!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雖然我只是偶爾在這裡幫幫忙,不是這一間店的正式主管,可是,
我對每一個人的做事態度,他們的能力,願意投入多少…我通通都會放在心上!」

「我可以把你教得很聰明,甚至有本事可以將你教得比我更聰明!」
「只是,就看你自己願意投放多少心力,和熱誠在裡面!」

「我從來都不介意把我懂的所有知識,全部教給你們!」
「我在意的,就只有你們願意信任我多少!」

我一邊假裝做事,其實我的耳朵早在一邊聽著。

後來,到了今天,我看到啊豐竟然在燃燒~!! 〔火口火〕
整個人火了起來!!>口<

雖然,並不是說很大的躍進,不過,我看到他真的在顧自己的位置。
不停檢查食物的生熟程度,很常去檢查單子的次序,以及盡力趕上出餐的時間。

我看到他開始改變了,我自己也決定,給他多一點空間。
遇到他平時會犯錯的地方,我只會用最安靜的方式來解決。

指一指,或者講一句,我就會停止了。
…不需要再給他任何的衝擊,我要相信他自己會懂得調整的。

我也會幫他。

當我身後的人開始催促他的時候,而我看到他已經把東西放在手上弄的時候,
我會幫他擋一擋,跟後面的同事,說:「他已經在弄了,立即會有的!」

而不會…選擇去催促他,做事要快一點。

啊豐也聽到,我身後的人在催促了,他會說:「有了!有了!很快!」
我用最平淡的語氣,對他說:「…我知道啊,你不要以為我看不到。〔笑〕」

反過來,我的意思就是說,「你正在努力,我看得到。」
…當然,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我這句話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笑〕

昨天,LEXY和啊森問到我~
「啊宜,你會發牌氣嗎?」

我想了一下,說:「有,只是很少。」

此時,在我附近的細細粒同事,
眼神帶點狡猾,以及意味深長的語調,問我說:「真的嗎~?( ̄▽ ̄)」

我看著她,笑了笑。

她說:「啊宜,生氣的時候是不會理人家的~叫了都不會回應的那種!」
我,當時笑得有點尷尬。

面對她的一語道破,我有點顏面無存啊~ ( ̄▽ ̄)
不過,這是最中肯的形容詞!XDD

想不到,在我不知不覺中,原來身邊的同事,對我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啊~~~

好,講最後一件事。

至星期一,我壓力大到快爆炸之後,在星期二,我是處於最不安的情緒之中。
我其實還有點陰影。

我不知道,所有事情的界線會回復到什麼狀態。

日子是不是跟平常一樣?我是不是可以重新擁有自己的私人時間?
廚房弟弟會不會繼續在我家的樓下等我?我應該要怎樣把自己的節奏,重新穩定下來?

…這種種未知數。

所以,在昨天星期二,我沒怎麼理過這個弟弟。
而他也跟我說了,「他已經告訴了廚房的同事知道,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

現在,廚房的同事也都不再提及,我跟他之間的事。
他們懂得的。

然而,樓面的同事,以及家豪,都未知道,我跟弟弟之間已經完全講清楚了。
他們,為了開玩笑,偶爾會把我跟弟弟之間的曖味,用暗示的方式,講出來。

這是我壓力最大的地方。
因為,很尷尬的同時,我也很抗拒,把兩個沒關係的人,硬要把它扯在一起來講。

昨晚,我最不安的地方,最擔憂的情況,
就是,下班之後,我會跟弟弟同路,一起走回家。

可是…我實在不想。

此時此刻,我非常需要,找回屬於我自己的私人空間,
而並不是因為我討厭弟弟這個人。

我要重新找回,屬於我自己的私人空間,自己生活的節奏。

在下班之前,我在廚房弟弟身邊,非常小聲,低沈的講了一句:
「待會兒,你自己回家。」

他也懂了,很平靜的回答我,說:「我知道啊,昨晚已經協議好了。」
我點頭。

壞就壞在,當弟弟打算一個先下班的時候,要踏出門口了喔~

前一秒,樓面新來的女同事,非常豪邁的在樓面大叫:「喂!!!」
「你不用等啊宜喔!!」「人家會哭的啦~你這樣留下人家,人家怎會捨得啊~」

我當時聽到,心中除了滿滿的委屈之外,就沒別了。
心很痛,真的。

…你本來還在適應這個新的改變,而且是在不安中。
結果,別人一句話,把你的弱點刺得更深,又會我跟弟弟之間的處境又更不知所措了。

我當時,不想罵回去,只有用我最大的忍耐,把這份委屈給忍下來了。
有一點,我早知道…別人會有一張嘴,所以,有點認命了,的感覺。

昨天晚上,我跟弟弟都處於很尷尬的狀態,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去適應。
我昨晚是跟兩三個同事一起走,而廚房弟弟一直跟在我們後面,跟朋友講電話。

一句話都沒有跟我講過。

我們在車上的時候,新來的女同事,家穎,把話講得有點白,
她笑著問我:「你怎麼不管管他啊?」

我聽到之後,我的眼睛,看著遠方,散發出從心底深處而來的怒氣。
毫不掩飾。

細細粒同事看到我的反應,倒過來向家穎,開著玩笑說:「管什麼?」
「有什麼好管的?~〔笑〕」

此事,就這樣帶過去了。

而剛剛下班的時候…
也就是這件事之後的隔天。

…在下班之前,弟弟跑過來跟我說:「我有兩句話想跟你講,兩句而已。」
「講了,我就會自己一個走了。」

我點頭,說:「…嗯。」

下班的時候,為了不要太尷尬,我是跟啊森一起,還有弟弟坐車的。

當我跟弟弟走在啊森後面,並肩而行的時候,弟弟跟我說:
「我之前還在想這件事情之前,對於別人的閒話,我是不介意的,
不過,在我重新整理過所有思緒之後,今天,我再聽到別人的閒話…
我開始有壓力了。」

他說:「我以前並不覺得壓力有多大,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壓力是如此大的。」
「這樣也會令我們之間的相處變得更尷尬。」

我跟他說:「你是中途才覺得壓力大,我是從頭到尾都覺得,壓力好大!」

此時,啊森走在我們前面,而我跟弟弟就是這樣完全不避諱的,在講這些話。

到了在車上的時候,弟弟笑著跟我說:「今天啊~我在廚房,
CK告訴我,她說… 他覺得我在這件事情之後,整個人的態度比之前還要輕鬆很多。」
「像是把所有的包袱,一次過全部扔掉似的!」

「CK說,她覺得之前的我,心事重重,話也不多,整個人都很陰沈。」

…我也看到弟弟今天,的確比我之前所認識的他,開朗了非常多。

弟弟看著我說:「而我這幾天,整理了所有思緒之後,我敢肯定,
我對你一切只是一種錯覺而已。」

「你也有問我,我回家有沒有哭,我也回答你了,沒有。」
「而你前晚,跟我講清楚之後,我竟然一點失望,一點痛心的感覺都沒有。」

「…我就知道,我對你根本沒有所謂的「喜歡」,全部只是一種誤會而已。」

此時,我很認真在聽。
…以及,在我旁邊的啊森。

然後,他很鄭重的,誠懇的,跟我說:「如果這幾天,害到你有很大壓力,真的很對不起。」
我看著他,默默的點頭了。

他跟我聊說:「…我剛剛出社會,還不能夠把很多感覺分得很清楚…」
我中斷了他的話,冷靜的說:「我懂,我是可以理解的。」

我說:「你剛剛出社會,擴大了的朋友圈子,你還在學習怎樣跟不同的人來相處…」
「你把很多感覺給模糊掉,我是可以理解到的。」

後來,啊森走了,只剩下我跟弟弟。

他笑著跟我說:「其實呢~經過這一個事情之後,我發現,
我跟你之間是保持一個做朋友的距離,比當情人的距離是好非常多!」

「當朋友,我們什麼話都可以聊~反而把距離拉近了,相處起來就不會輕鬆很多。」

我淡淡的,跟他說:「當然啦~」「我跟你之間,真的有很多事情都夾不來的!〔笑〕」

「我也有試過,跟一個人距離很近,我會受很重的傷,因為對方講話都很直白,
但…我跟她之間保持著稍遠一點的距離,我跟她之間,就很容易相處得到。」

我跟弟弟說:「你再走近一步,你就會發現…我們不會像現在的模樣,什麼都可以聊!」
他也點頭了。

他笑著跟我說:「經過這一次,我對真正「戀愛」的認知又增加了一點。」
「對男生與女生之間的相處之道,認識又更深了一點。」

「以後,我遇到真是喜歡的女生,我會懂得分清楚,什麼是「錯覺」,什麼是「真實」了。」

我看著他,說:「不過呢~其他女生不一定會像我一樣,把這件事情完全坦白的跟你講。」
「那時候,你就…自己看情況處理啦~〔笑〕」

我問他:「你不會,因為我的做法而產生任何陰影吧?」

他笑著說:「不會~不會~」「反而,我真心的感謝你!」
「是因為你跟我講得如此清楚,我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

我問他:「那~等於是我幫了你囉?〔笑〕」
他點頭說:「是的,謝謝你!」

他很誠懇的,跟我說聲「謝謝。」

他問我:「我想問你~你對我是不是有一種前輩對後輩的這種看法?」
被他這樣問到,我有點心虛~

可是,我也很誠實的,點了點頭,笑著說:「是!!」

他跟我說:「對麻~我也覺得是這樣。」
「我也是覺得,自己像個後輩,被前輩教懂了很多事情,這種感覺。」

他說:「我之前一直在這個問題中回蕩,一直都很矛盾,想不出個答案來,
而現在,你卻講出了這件事的答案出來,我現在覺得~整個人好輕盈喔!」

我笑著說:「喔~那就好啦〔笑〕」

他跟我說:「有一次,我的朋友叫我試一下你對我的態度。」
我說:「怎麼試?」

他說:「他叫我,看一下下班之後,你會不會等著我一起走回家。」

我反問他,說:「我有試過等你回家嗎???」
聽得我一頭霧水。

弟弟回答,說:「有一天,我看你在等,不知道在等什麼,又不走,直到下閘門那一刻…」

「當時,我腦海中又只專注想著,我朋友跟我講的這件事…
我就以為,你是在等我一個人下班。」

我聽到,瞬間瘋狂大笑!
「哈哈哈哈哈!!!!XDDD」

我的媽啊~太好笑了!

我一邊大笑,一邊搖著手,跟他說:「我其實是在等所有同事一起下班,一起走!」
「我不是在只等你一個人啊~~XDD」

他也笑了,說:「對!我當時就真的,以為整件事情都跟我想像中般順利發展!」
「所以,我就……」

我後來,跟弟弟一起協議好一個「作戰方案」!

…因為,現在並不是所有同事,都知道,我跟弟弟之間一切回歸正常狀態。
我也預料了,我還是…會再聽到一些些閒言閒語。

弟弟有來問我意見,他說:「我打算自己向每個同事,逐一的去向她們講明白,
這樣子的方法,你覺得好不好?」

我回他說:「我覺得你不需要太刻意去做這件事情耶~」
「只要,你在下班之後,一個人自己回家,幾次之後,大家就自然懂,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們也不是蠢的。」

「當他們看到,你跟我之間是分開的,他們覺得不對勁了,自然心中就會打了個底。」
「而不需要,很明顯去講我們之間怎樣怎樣…」

弟弟點頭了。

我大笑著說:「前提是!!!你真的要自己一個先離開才行啊~!!>口<」
他也笑了!XD

因為…每當有人在臨走之前,大叫說:「你怎麼不等啊宜啊!」的時候,
那瞬間就尷尬了。

而廚房弟弟呢~
總是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總是!會回頭等著我才一起走。

今天也是。
家豪叫得超~大~聲~的!

而且,是在我旁邊喔!!火口火

你說~火不火大!火不火大?!!! >口<

所以,我才會向弟弟強調,「你要狠心,給我走!」
這件事情才機會告一段落。

他點頭答應了。

此時,其實走到我家樓下了,「快到」那種~
強調是,快到! XD

我們彼此停下腳步,面向對方,也看著對方,直視對方。

他問我:「那這幾天,我們就分開走回家囉~」
我點頭。

他問我:「那,分開回家幾次之後,我們還有機會像朋友一樣,一邊走回家,一邊聊天嗎?」

我想了一下,很認真的說:「會。」
「我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逃避到…你離職之前的那一天。」
「你給一點時間我去適應,觀察一下事情的變化…到時候,才好說。」

他問我:「幾天之後嗎?還是一星期之後?」
我想了一下,說:「嗯…真的要觀察看看,你朋友幾天後也入職了,你也要照顧他…」

他也點頭。

他問我:「到了我旅行之後,你還會在嗎?」
「因為…我在猶豫,旅行之後要不要回來再入職。」

我叫說:「你想太遠啦!!」
「現在眼前的事情都未顧好,你想那麼遠幹麼呢?!」

他也不好意思的,點了頭。

我很認真的,跟他說:「給我點時間,直到我覺得一切都回愎正常之後,
我會自己再跟你說。」

「我不會吃言的。」

他點頭。

他最後,問了我一句:「如果以朋友身份,出外逛一逛街,你會答應嗎?」
我一句塞回去,說:「不會~〔笑〕」

當他回應了一句:「好。」.之後,他就走了。

他,就是不太懂在說話上,前進跟後退麻~
我知道的。

我可以做點小小的總結嗎?

如果不以事情的前後變化來說,我跟他這種「向對方互相坦誠的程度」,
真的堪稱,「絕配!!」

我們只認識了一個月半,平常也是聊工作的事情而已。
這一個經歷,是第一次互相聊到私人的事,也是第一次突然把距離拉太近的一次。

嚇死我,是真的。

當弟弟問我:「你壓力真的很大嗎?」
我說:「是!」

他默默講了一句:「…我以為你會承受得住…」

我笑著跟我說:「不是的~」
「我自己在心底裡面,要做很多功課,我才能夠應付得到的!!」

「你以為我真的萬能喔~?〔笑〕」

我覺得,在我跟他之間,以誠信也好,以坦誠也好,
都比感情還在飄浮的情侶,還要真實很多。

跟每天都在問「你愛不愛我?」這種相處方式,相比,
我跟他之間,連這種突發的難關都可以完全不忌諱,完全把話打開來講,
這種誠信,是…不需要多問的。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完全不需要懷疑。

我講了我的意思,他也講了他的意思出來。
只認識了一個月半,我跟他這種默契,也真是非常難得。

我們連這種程度的話,都可以平心靜氣的,分開兩天來慢慢講。
我覺得… 我們之間什麼可以大聊特聊了!XDD

連這種事都可以講了.我們還有什麼事不能講呢~?
對不對?XD

我們做不到所謂的「拖友」,但有機會做很好的朋友。
現在是,重新認識之後的新開始。

有趣的是,
我跟他,再往前踏一步的時候,我們彼此都覺得大家合不來。
但,保持在一個適當的距離,我們就什麼都可以聊~

這是什麼東西啊~XDD

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
很妙。


好了,我仁至義盡了。
我要睡覺了~

現在是凌晨3:55分。

BYE BYE~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