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4 被寵愛的那位

2014
06
12月了~
天氣真的冷了。
1463886_936185103076919_7863479263166727239_n.jpg

隔了整整一星期多才回來。
我卻感覺,已經完成了人生某個目標,要進到下一個里程碑了。

雖然只是短短一個星期,我在中間的心情起伏每一天都有很大變化。
要講的事情很多,希望可以在四小時內打完這篇日記~

我打錯字,請無視它。
因為… 我手指好冰喔。。( ̄▽ ̄)

現在是下午12:06分。

第一件不太重要的事。
先講一下遊戲設定的進度。

最近在設定,「如何建立一個村子的文化架構」。
「文化是怎樣形成的」,一直在圍繞這個話題去搜尋資料。

注重什麼,保留什麼,漸漸形成一個生活的系統,
同時,也會令一個地方變得更有特色,更有屬於自己的價值在。

在上星期,我曾經講過,巡查要來,結果讓我一個人花了好多功夫在清潔。

我一個人堅持到第三天,直到上星期五,巡查才來到我們店~
更可怕的是,我們的區域經理,也在同一天來了。

一個區域經理,可以令我們整間店舖的氣氛,變得很緊張。
我跟細細粒同事,兩個較資深的同事,都不敢出聲音,
連工作上的講話次數,也是近乎是零。

氣氛太緊張了。
在繁忙時間,水吧材料不足,而經理一個人站在水吧工作,
忙東忙西的…她的工作量異常的大。

有一刻,我瞬間理解不到細細粒同事在講什麼話,
她再次回應我的時候,大概是心煩了,講話口吻不好,

基於工作,我也時間去理這些東西了,工作要緊。

可是,當我轉身那一刻,我們彼此即使不講話,
也知道,「我們之間變尷尬了。」

因為那一刻,不小心發了火。

有些時候,當細細粒同事迎面向我走過來的時候,
眼神也很故意的避開我,不敢直視我。

我自己也氣,其實。
在緊張的情況下,還突然受了同事的氣。

我,跟她,兩個人都需要花點時間去消化這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因為這是我們之間,第一次出現裂痕。

很少時候,會聽到我跟細細粒同事會有些什麼事情,
通常都相處得很好~

這是第一次。

大概這件事情的三分鐘之後,啊森在我旁邊經過,
順口跟我說了一句:「啊宜,你不開心嗎?」

我有點驚訝。
我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講什麼耶~」

他笑著,跟我說:「我會看的啦~〔笑〕」

當時,我心想著:「真糟糕。」
「事情只是發生了三分鐘,連認識我不到一個月的啊森,都知道我不開心…」
「我真是什麼表情都寫在臉上耶~ ( ̄▽ ̄)」

到了下班,做清潔的時候~
緊張的氣氛已經沒了,我的心情也平伏下來了。

我在做善後的時候,突然向收銀處瞄了一眼,
看到細細粒同事,眼睜睜的看著我做事,

我看著她,笑著說:「怎麼了?~〔笑〕」
她的眼神又在迴避我了。

我看到她的反應,我就知道,她還在消化中麻~( ̄▽ ̄)
沒關係。

我反而是,倒過來想…「是因為感情好,我才會在意她吧?」
如果感情不好,我也不會因為一下子的語氣不好而介懷她啊~

反之,也是。

到了快下班的時候,細細粒同事回復過往的活潑,走上來水吧跟我說:
「啊宜~你還沒走啊~?( ̄▽ ̄)」「我剛剛以為你自己先走回家呢~」
「還有什麼工作沒做完?趕快把它做完,我們一起回家~\(♥▽♥)/ 」

她問我:「你今天坐車回家嗎?陪我一起坐車,好不好?」

…我本來累得快要趴死在地上了。
但,為了一個肯定,為了一個可以和好的肯定,
我為了她,我是願意一起坐車,晚個十幾分鐘回家啦~〔笑〕

對,我答應她了。〔笑〕

畢竟,我處理一段關係,最討厭就是拖拖拉拉。
不管這段關係發生了什麼事情都好,今天發生,今天把它解決掉。

這是我處事其中一個的原則。

比起晚一點回家,我更在意,我跟她之間的小小疙瘩~


加上,她說:「啊宜,我們一起坐車走麻~」的時候,她每次會附帶這種眼神給我,
10672344_936185079743588_8658344944513081162_n.jpg

然後呢~我就沒辨法了XD
很易心軟。

當然,到了最後是很開心的講bye bye,之後,
又是兩天的假期了!!(☆▽☆)

在這兩天的假期裡面,我的心情開始起了一個很大的變化,
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

就是,我開始不想做了。
我想要放棄。

在這兩天裡面,我的心裡面彷彿變成了無業遊民一樣。

彷彿完全沒有「工作」這件事情,在我生活裡面。
是空的,完全消失了。

看來,我對工作的熱誠,在面對一個考驗。

我開始覺得,我已經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繼續,一個人獨自撐下去了。

我所維持的工作認真態度,我對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很足…這些事情,
我已經不想再一個人撐下去了。

有一次,啊森真心跟我說了一句:「啊宜,我覺得整間店裡面,做事最細心,最認真的人。」
「連我們的男主管,比你高等級的人,做事都沒有你那麼認真。」

誰不知,我這份堅持,也得來不易。

剛開始說,要開始教新人的時候,是為了職責,我才會一直把標準做到最高。
我也願意這樣做,我並不覺得痛苦。

但,當新人開始熟手了,我看著他們成長…
我還是一人做比較重的工作,很多細節的位置是要我來看,
卻沒有人會為我來分擔。

當我看到,一個月的工作紀綠表,永遠只有我一個人的簽名的時候,

當我很辛苦把白色階磚擦亮之後,定豪一腳踩下去,又變黑,
他卻用一個玩笑,一把帶過的時候,

當我意識到,新人還有多需要倚靠我,需要我為她們做勞力工作的時候,
而她們沒有什麼表示的時候,

我開始不得不懷疑,「我做那麼多事情,我是為了什麼?」
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堅持拿100分,而其他人只要70分就滿足了。

最令我害怕的事情,就是在我想放下我的標準的時候,
會把整個團體的做事態度也一同拉下來。

如果連我都放棄了,這間店舖就永遠沒有人拿到100分。
最多也只有70,就是沒有100。

可是,我真的不想做下去了。

這是…我從這個星期一,想到昨天星期五的事。

起初三天,我忍不住會跟啊森怨兩句。

我說:「記綠表上永遠只有我的名字,卻沒有其他人的簽名,
那我做得那麼認真,是為了什麼?」

「清潔工作到頭來還不是我一個人做嗎?你把它弄得有多髒,也不關你們的事啊。」

就是這樣。

甚至,有一刻我想過,「我這個每個月拿5000元的人,比正職所投入工作的心力還要大。」
「我夠了。」

我不是在乎錢的人,
但在那一刻,我只想到用錢來衡量我的工作態度。

後來,有一次,在星期三,啊森靜靜的告訴我知道,
「聽主管說,lexy未必會在短期之內通過試用期,而我升職可能會比她快。」

我說:「lexy不會接受到這個事實。」

之前,lexy曾經講過,她心急,她希望可以在一個月之內過到試用期,拿到花紅。
但,身邊的同事也跟她衡量過,說明有工作經驗的人,最快也要兩個月,一個月,太難。

lexy不是自視過高的人,只是對那件事情,想的範圍太小而已。

一般人可能只看到,做事要快要準,不出錯就夠了。
我們擔心的,卻是你夠不夠獨立和承擔能力,一個人來應付那麼大的工作量。

如果只是上手,普遍不是完全熟悉一切運作,
太早來讓你過試用期也沒什麼意思。

重要的不是你的職位,是你的實力。

後來,啊森再跟我講多一件事。
他跟我說:「上星期五,經理不是來了嗎?」
「她知道水吧什麼材料都準備不夠的時候,她講了lexy幾句。」

我說:「我知道,當時我在另一邊看。」

啊森說:「後來,LEXY她有哭,你知道嗎?」「細細粒同事跟她聊過,也沒用。」
我聽到,感到有點意外。

我說:「我以為她只會恨經理說她不是,會不開心…不過我沒想過她會哭。」
「那你有跟她講些什麼話嗎?」

啊森反問我:「我要講些什麼?」
我笑著說:「至少要安慰一下人家啊~〔笑〕」

他說:「我不擅長這些。」

當我知道之後,我想好一系列的「劇本」,想好要怎樣讓她看清楚這件事。
怎樣變得更堅強,不要被上司講兩句就不開心。

大概是,「共同的責任,就一起來承擔。」「在這件事情上,你不應該一個人來撐起所有責任。」
「如果有什麼不開心,你可以跟我講,至少我肯聽。」…之類的。

但,我後來都沒有把這些講出來。

因為,隔天,啊森自己走過來,告訴我說:
「我昨天問過lexy,她說,ok,沒事。」

我就點頭了。
知道是什麼事情了麻~

然後,有一天,家豪拉走了啊森和LEXY,兩個,到一旁聊個天~
我隱約聽到家豪在說,工作態度怎樣改善,我是怎樣看你們兩個的…這個話題。

我當下就領悟到,「教導新人成長,是共同責任。」
不是我一人的專職。

我在這件事情上,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還未解決的是,我得不到旁人的支持來維持我對工作的熱誠。
我把我這個心情,告訴給廚房弟弟知道。

他跟我說:「至從我的朋友進來廚房跟我一起工作的時候,
我才知道,教導一個人,是多有困難跟尷尬。」

「因為,我跟他是朋友,我…無法公私分明地去告訴他知道,
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我看到他做事完全不行的時候,我又怕對他兇,他會生我的氣。」
「我都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當他是朋友,什麼時候是同事。」

他看著我,說:「那一刻,我打從心底,好佩服你!」
我反而有點愜意,我問他:「為什麼這樣說?」

他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在我印象中,你就是一個可以顧到所有事情的人,
不單只在工作上做事夠快,夠認真…」

「你跟廚房的同事,水吧的,樓面的同事…所有人都相處得好。」
「在我感覺上,你是一個沒有事做不到的人。」

「當我要顧著我朋友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站在你的位置,一點都不容易。」

我淡淡的語氣,跟弟弟說:「…其實我沒那麼好。」
「我最多只是私底下做很多功課而已。」

「什麼時候放手,我應該信任他們多少,給新人多少自由,怎樣在各種關係上取得平衡…」
「但,一直要我去堅持,其實很辛苦。」

我也跟我的美容師朋友講過這件事。
她說:「人累了,休息是當然的事,不要迫自己迫得太緊。」
我說:「對,我做事太認真了。」「我是做每一件事情,都好認真。」

有一次,啊森看到我少做了一個動作,
他就跟我說,「啊宜,你懶了。」「你沒有把舊的倒出來用。」

我說:「這…沒關係的,我平常都不換杯子的。」
「杯子太小了,裝不下一整瓶糖漿的。」

當時,啊森跟我說了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刻的。

他說:「在我印象中,你就是一個做事最認真,最努力,一絲不荀的人啊!」
「我看到你做少了一個步驟,我真的很驚訝!」

我心想說:「…我什麼時候給你這個固定形象?」

亦因為他這樣說,我更加不能夠在後輩面前懶惰。
我只能夠「比之前更努力,而不能後退。」

偏偏,是在我最想放棄的時候,讓我聽到這句話。

如果想要降低標準的話,總結是「你可以,而我不行。」
我精神壓力很大,其實。

昨晚,是我做水吧的善後工作。

這一晚上,有別於以前的是…我站在原地,停手了。

不然就是,慢慢補貨,慢慢洗東西,
我甚至站在原地吃東西,發呆一陣子,我都不想工作。

我已經不想,為了工作而工作。
結果,到了22:40分,下班前20分鐘,我什麼都沒動過。

細細粒同事看到,整個人嚇了一大跳,說:「發生什麼事了?」
之後,就叫下面所有同事,全部衝上來水吧幫我的忙。

剛好,昨天啊森是放假的,只是為了約好下班之後,一起出去吃糖水而回來公司。
結果,他穿著便服,一個人幫我做了大部分的清潔工作。

而細細粒同事就幫忙補貨,LEXY就幫我洗地。

我呢…本來有很多事情要做,到了最後,我變成什麼都沒事做,
站在原地,不知道在幹麼。

我站在啊森背後,很失落跟他說:
「…對不起,要你這個本來放假的人,也要上來水吧幫我的忙。」

他反而跟我說:「沒關係!我跟你之間計較什麼!」
…這句話,啊森其實已經跟我講了好幾次了。

…從一開始,我以為很多事情,就只有我一個人獨自在撐,
到昨晚,大家齊心合力幫我這個「懶人」,用十分鐘時間極速做好所有事情,

我才知道,「其實,我不是一個人。」「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
我就沒事了。

後來,我記起一句話,「如果你要做最大的,你就要做最卑微的事。」
我就甘心情願,繼續努力下去了。

有些人會在達成初步目標之後,再定下一個目標,不停前進,
令自己進步。

而我希望能夠做到這件事。
而不是達標之後,覺得夠了,才把「後退」當作是「休息」。

坦白說,我覺得,現在…我在公司的現況,
根本已經達到我最初的目標了。

做到一個「能力和人際關係都平衡到的人。」

不止只有上司懂,為什麼我會被放在這個位置上,
重要的是,連後輩也會懂,我為什麼會有能力站在這個位置上面。

…有些公司,只有上司懂你,而後輩是永遠都不會懂你在想什麼。

我很慶幸,我把自己成長到了,達成了這個初步的目標。

我的朋友,跟我說:「啊宜,其實你是一個好上司。」
我說:「是嗎?!為什麼?」

她說:「沒什麼人能夠做到你這種地步。」
「上司信任你,身邊同事又疼你,後輩又跟你相處得很好…」

「誰可以做到全勝這種地步?」

我由始至終都不認為,我配得上用「好上司」來形容我。
因為我付出過的很多,想過的事也太多了,投入的事也很多…

這是實力。
只是努力過後的成果,沒什麼「好不好」之分。

平時我沒察覺,最近,我發現了一件事。
多數是從細細粒同事的口中說出來的。

當人拿我開玩笑的時候,細細粒同事總會跟對方說:

「不會的!啊宜才不會這樣對我的!」
「你屁啦~她對我很好的,她才不會忍心拋棄我!」
「啊宜人最好!她不會騙我的!」

我從來都沒察覺到,原來我在她心目中是那麼好的。

LEXY也會這樣跟我說.「啊宜,你好好人喔。」
我那時回答她,說:「是你高估了我。〔笑〕」

我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好。

昨晚,我們一群人去吃糖水,宵夜糖水~
天氣很冰,我卻很暖~XD

因為我裡面有穿羊毛衣保暖麻。

細細粒同事,牽著我的手,說:
「啊宜,你好暖啊~來麻,我們十指緊扣\(♥▽♥)/」
我笑了。

我們就真的十指緊扣,走了一小段路。

我對她而言,是用來撒嬌用的~XD

到了糖水店之後,我們7個人一起坐下來,點吃的。
這是我吃的,熱的薑汁蛋白。
10409310_936185466410216_5050428118692656445_n.jpg

有時候,蠻好笑的。

啊恆無聊講一句,說:「唉~你知道我%*^#」
我就會很認真的,問他:「什麼?真的嗎?!!」

他看到我認真的樣子,他就大笑。
我就知道,我被耍了,我被耍了!!火口火

我有時候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少了一根筋。

啊森昨天也問了我一個問題,「啊宜,你待會兒去吃什麼飯?」
我很簡潔的,跟他說:「吃飯啊~」

他回頭過來,看著我笑。
而我相信,我當時的眼神是「還搞不懂這是什麼一回事」的狀況。

他默默地跟我說:「…你知不知道,你剛剛講這句話,真的很廢!」
我還是搞不懂,反過來問他:「對啊~有什麼問題,就吃飯麻!」

他笑著說:「我問你吃什麼飯,你回我「吃飯」,這算什麼回應啊?!>口<」
這一刻,我才明白過來。

我說:「我不是說,我要「吃飯」,我是說…我要吃「飯」!」
「吃.白.飯!!>口<」

連我自己講到這裡,都忍到快大笑了!
啊森更是笑到一個極致的瘋狂啊~XDD

不知道是誰少了根筋,太好笑了!XD

我最近迷上了飲茶,常常趁著吃飯那半小時去吃點心。
很香的飯~超好吃,又便宜!
1623630_931755573519872_3286650824843221936_n.jpg

昨晚,家穎坐在我旁邊,夾在我和啊恆中間。
家穎摸到我的手很暖,就一直握著不放~

我對她而言,是取暖用的!XD

家穎和啊恆是意外的歌友~
兩個都超愛唱歌!!

只要他們兩個坐在一起,什麼歌的歌詞串燒都可以串在一起,接龍。
超強的~

昨晚,啊恆提起我和弟弟之前的事情,而LEXY其實還沒知道。
啊恆順手拿起了一張紙巾和口香糖,來做比喻,講給LEXY聽。

「現在,有一顆口香糖走向這張紙巾,而紙巾卻不喜歡他,不肯包住它,
而她〔我〕呢~就是這張紙巾,她不要這顆口香糖來黏住自己,所以就…沒了。」

啊恆很認真地講解給LEXY聽,可是她還是聽得一頭霧水。

後來,我跟LEXY說:「我跟他講得很清楚。」
「我跟他說,你有沒有考慮過,我想不想把我們之間的距離,從那麼遠突然拉到那麼近…」

啊恆聽到這一句,馬上叫好!
他說:「你講得那麼玄啊~把遠距離拉到這樣。〔比距離〕」

我跟LEXY說:「我蠻慶幸的是,我沒談過戀愛也可以把這件事情處理得那麼好。」
LEXY笑了。

事實上,我這幾天,跟弟弟一起走回家,
關係的界線比以前更加清晰,完全是「前輩和後輩」的感覺,再沒有其他意思了。

好笑的是,我跟弟弟之間還會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講,
可是~這完全已經變成一則笑話來看待了!XD

我們講這件事情,我們自己都會大笑。

我向美容師朋友聊過這件事。

她跟我說:「我以前不太相信這種可能性,但,我覺得你可以做到。」
我問:「什麼東西?」

她說:「我覺得你是那種,初戀就會結婚的人。」
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因為,你很清楚自己想要些什麼,你根本不用去試,去撞,去踫,
我覺得,依你的性格~在戀愛過程中就會跟另一半去調整很多事情,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什麼是最重要,什麼是其次的,你自己應該怎麼做。」

「而且,你人際關係處理得那麼好,你跟喜歡的人也很容易相處到,我覺得。」

我只是淡淡回應一句:「喔~是嗎?」
「算了啦,這件事在我人生中還差個十萬里遠呢!」

我跟她說:「何必在年輕的時候,就把自己的生活搞得那麼複雜呢?」
「簡單就是最好的~〔笑〕」

重點是,你又不懂得掌控,事情到你手上也不會處理得好啊。

昨晚,聊天聊到一半,我們有幾位煙友在我旁邊吸煙。
我坐在旁邊,捂住嘴巴,很辛苦。

我站起來,說:「我走了!」

此時,細細粒同事馬上拉住我,撒嬌說:「啊宜~你不要走啦~」
「我們會為你著想,到旁邊吸,你坐在這裡等我,好不好?」

「你幫我顧住包包,好不好?」
所以呢…她就放下自己的包包到我身上來,自己走到一邊去了。

不吸煙的人,大概只有我,啊恆,還有LEXY吧。

啊森知道我,平生最反感的事,就是旁邊有人吸煙.還有在我身邊罵髒話。
開玩笑的講,是我可以容忍的最大限度。

所以,有時候,他自己出去抽了兩支,再回來水吧工作,讓我聞到的時候,
我就會皺眉頭,然後,他就知道……

他會立刻笑了笑說:「好,好,好.下次嚼一下口香糖才回來。」
我怒瞪著他。

他問我:「你不會討厭我吧?」
我說:「我不是討厭你本人!我是討厭你身上的味道!!」

其實同事算好了。
自己會肯避開我,讓我遠離這些事。

有時候,在工作時候,我會偶爾聽到一兩句髒話,脫口而出。
我又會皺眉頭。

此時,啊森看到,會問我,「怎麼了?」
我會說:「…為什麼我要聽到這些那麼可憎惡的話啊?」

「不管事情是好的,壞的,句尾一定要加個X …
你們做人懂不懂得分青紅皂白啊? =益=」

「愛講就講,完全不管別人耳朵到底有多難受!」

此時,啊森就知道,我真的很厭惡髒話。

昨晚,在結賬的時候,我把錢交給啊森,叫他幫我結。

他跟我說:「沒關係~如果少了點錢的話,我會幫你結尾數。」
我說:「不用啊~我不會少的。因為我從來都很討厭欠別人東西。」

他對著我笑了。

後來,我還沒錢,沒錢坐計程車回家。
家穎跟我說:「沒關係,我請你。」
我也是說:「不要,我星期一會還你錢的!」

…此時,我發覺,原來我在這個環境底下,我是被寵愛的那位。

現在,我跟一位來收垃圾的叔叔相處得滿好的。
他是一個樂開懷的人。

平時,只是常常見到的臉孔而已。

最近,我走的時候,我會主動跟他揮手講bye bye,他會回應我呢~
而細細粒同事就被他無視了~XD

他會跟我講:「今天那麼晚啊?〔笑〕」
我說:「對,今天比較多工作~〔笑〕」

…我連叔叔都可以拉近到距離,偶爾聊個兩句。
我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厲害啊~XDDD

好,我寫完了!!
一星期之間的重點大事都寫完了!

我要出去朗豪坊逛街啦~~
再見!\(♥▽♥)/


現在是15:02分。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