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8

2014
17
Right By My Side


Fire Burns


我剛剛去樓下的餐廳,吃了宵夜~
「咖哩牛坑腩煲」,附送餐湯,也有特飲~

所以,我現在肚子很飽~ ( ̄▽ ̄)
10420373_942752762420153_3922851129908332078_n.jpg

10492373_942752742420155_1082355226540097568_n.jpg


嗯…
我在組織,今天我想寫的事。

…要寫的事情的人和事很多。
有點瑣碎,有點複雜。

現在呢~其實已經是凌晨1:20分了。
但,我始終想把今天的事寫完,才去睡覺。

我今天懶得洗頭,隨便它中間分界就走出去,上班了。

結果~今天,啊恆看到我這個「新造型」,他笑著說,
「咦?啊宜今天有新造型喔~」「頭髮好彎喔~」

我對他,笑著說:「是啊~今天我很有型~〔笑〕」

後來,家穎看到我中分的瀏海,她說:「啊宜~你頭髮好彎喔。」
我對她笑著說:「對啊~」「我天生是彎的〔同性戀的雙關語〕~沒辨法~( ̄▽ ̄)」

她聽到也笑了。

後來,我有補一句說:「真的啦~這一撮頭髮,從小到大都是彎的!XD」
「我想直也直不了!XD」

我在水吧洗東西的時候,我問了一下,在我身後的啊森。
我問他:「我昨天發脾氣…你有很害怕嗎?〔笑〕」
他看著我眼睛,說:「…我以為是我把你惹毛。」

我反問他,說:「為什麼???」
他說:「因為,我昨天說「熱奶」,讓你誤會了是「熱奶茶」,其實是「熱鮮奶」。」
「然後…你聽到之後,那個白眼翻得有夠狠的!!」

「加上,你對待這個垃圾桶的時候,很像垃圾桶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呯一聲!多響亮的聲音啊~!!!」

他愈講,我愈心虛呢…其實。( ̄▽ ̄)
我有點想偷笑~

我說:「我…我沒注意到。」
「其實在這之前,我已經氣上來了,從頭到尾都與你無關。」

後來,啊森問我,生氣的原因。
我說:「我不想他把一段不真實的關係,把它拉起來講。」

啊森說:「那你下次跟他講麻~玩笑可以講,只是不要玩太大。」
我點頭。

今天,啊恆已經完全封口了。
沒有拿這件事情繼續來開我的玩笑。

他是一個懂得分輕重的人。
我很開心,他會顧及我的感受。

我總算,可以少了一份不必要的壓力。

最近,細細粒同事叫我,也是叫「宜宜~\(♥▽♥)/ 」

今天,我跟她一見面,她就跟我撒嬌說:「抱抱~♥ 」
我說:「泡泡?」
她說:「不是,要抱抱\(♥▽♥)/ 」

我瞬間笑了。

我今天上班的時候,對這種感受特別深。
就是…「對我萬千寵愛在一身」的這種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

今天,我在樓面看到小平台上有我要的東西,卻,沒法拿到。
中間隔了一個大大的水吧,而水吧上偏偏沒有人!>口<

我跟廚房裡的CK,透過小窗子四目相對~
我在她面前,用手搖兩搖,然後故意演一個「很想擁有它」的表情。

超有演藝細胞的我~!(☆▽☆)(☆▽☆)(☆▽☆)

我看她那反應…
她看到我面目很睜獰,我在演很大的時候~〔笑〕

她知道我想要眼前的東西,就立即很急的趕出來,把我要的東西拿給我…
此時,我就感受得出來,她對我的感受有多在意。

再加上,廚房弟弟最近…變了,變壞了。
至從他的朋友加入一起,成為他的同事之後,他的髒話變多了,講話變得很粗鄙。

我曾經很直接的跟他說:「你知道,你現在平均每五個字就有一個髒字罵出來嗎?」
他傻傻的,回答我,說:「呃?我沒有留意。」

他曾經跟我說過,他應對每一個不同的人,他的方式是…會迎合對方的性格來當朋友。
身邊的人是怎樣,他就會變成這種性格,來跟對方相處。

他的朋友,偏偏是一個滿口髒話,性格很差的人。
弟弟是知道的,卻,完全不會防範這種人成為…自己的朋友。

因此,他現在,已經成為一個讓我很反感的人。
我深信他自己是沒有察覺到的。

他不只在自己的朋友眼前,放縱自己變壞…
他連面對樓面的同事,語氣也是非常兇。

兇到…有一刻,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家穎正在用掃把的時候,弟弟問她:「掃把可不可以借給我?」
家穎說:「我正在用。」

然後,弟弟一下子,很大聲說:「我要用啊!!」

這一刻,我嚇到了。
…這完全不是我所了解的他。

甚至,我已經完全分不清,到底那一種性情,才是真實的他。

是在我面前傻乎乎,對我百般遷就,非常敬畏的他…
還是,在他朋友面前,講話狂妄,每五個字就夾一個髒話的人…

到底那一個才是真實的他?

當我觀察了他整整兩星期,我現在完全領悟過來了。
我對他的人性,信任度已經瞬間跌到谷底。

是他放縱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是他不懂選擇朋友。

我…寧可他徹底的壞,不然就是徹底的傻…

最基本,我還可以感受到一絲,他的真實樣貌。
最起碼,不管他往那個方向走,他也充其量,只有單單一面而已。

我覺得,現在的他實在太令我心寒了。
跟這種千變萬化,有盡很多面鏡子的人走在一起,太可怕了!

我看一個人,從來都是看最深心處的,我會把一個人的性情挖到最深來看,
看得一清二楚。

我受不了,一個人有多重性格,十足人格分裂的樣子!

我現在,徹底的怕了他。
打從心底,怕了他這種人品。

一時對我百般的好,轉個頭來,就是滿口髒話的人。

今天,我搬一疊碟子出去的時候,我沒有要求他~
他卻會每一次,邊做自己的事,邊注意我什麼時候要走出去…

因為,他每一次都會幫我開門。

他在我面前,依舊的貼心,依舊的多番體諒,
依舊的對我非常尊敬,百般聽話。

我講任何一句話,他都是低著頭,不停在我身邊,刻意保持一段小小的距離,
貌似很怕會踫到我…很像怕會傷到我一樣。

亦因為他,只會對我一個人有這種屈膝的態度。
…啊恆才會跟我說:「咦?他對你特別聽話喔?」

〔冷笑〕

也難怪啊恆會拿他跟我之間來做笑話。
不是百分百,是他的錯。

可怕的是,
當我進去廚房裡,拿東西也好,拿水也好,總會停留幾分鐘時間…

真的,我講都不相信…
他跟朋友的講話方式是,「媽的!早知道有意粉,我就多做幾個,操!」
然後,他的朋友就會在旁附和他,說:「對啊!你^$%#……〔往後省略一百字〕」

我的心,已經傻掉了。
我完全被這兩個人給嚇傻了。

你叫我怎麼能夠相信,剛剛在水吧對我低著頭,對我很謙遜的一個人,
回過頭來,會變成這副德性?

我看了兩個星期,他都是這樣。
…除了,我對他完全失望之外,我對他還多了一份恐懼。

我寧願,你打從一開始,你就在我面前滿口髒話,
至少,我會知道,我應該回避你這種人。

我很怕他,現在。

今天,我在儲物櫃拿東西的時候,剛剛廚房弟弟也走過來,
我們兩個剛好有一分鐘,是可以聊到的。

最近這一個星期,我都沒有跟弟弟有任何交流,
因為,我實在模不透這個人,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他第一句就問我:「你會不會希望.我回來工作?」
「有我在,你會不會尷尬?」

他,在三天之後,就會離職,去日本旅行。
他一直都在猶豫,他要不要回來繼續做。

我心中的讀白,是…「已經不是尷尬與否的問題了。」
「總之,我現在很怕你,以後別讓我見到你的臉!」

…我從來都沒有跟他講過,我心中的變化。
當然,他不會知道我現在,對他,真是非常反感。

我回答他,說:「這種事,我不能幫你決定。」
「你自己的工作,你自己決定。」

他說:「我知道啊~〔笑〕」
「我現在就在猶豫啊~」

「因為我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很看重同事的人,特別是你。」
「如果沒有相熟的人,我是不會回來繼續工作的。」

我沈默了兩秒,有點認真說:「如果我說…我介意你回來呢?」

他本來打算拿袋子,聽到我這一句,他有一秒,整個人都愕住,停止了。
彷彿是…他完全沒有想過,我會這樣子,跟他講這句話。

他靜止了一秒之後,才反應過來,說:「那我就不會回來了。」
然後,他就走掉了。

而我們,也再沒有以這個話題,繼續聊下去了。

我知道他,其實還是,很在意我對他的看法。
在同事上也好,在朋友上也好,他都很尊重我每一個感受。

他很寵我,其實。

即使他現在慢慢變壞了,他在我面前依舊保持,把他最簡單的那一面給我看。
…因為他知道我,最討厭什麼。

只是,我真在沒法接受,一個多重性情的人停在我面前。

首先髒話已經很礙耳了…我先不說。
其次是,能夠讓我願意跟對方做朋友的動機,他一個都沒有。

我實在受不了。
我現在最大的心願是,「麻煩你走快一點,不要再讓我看到你任何一面了!!」

也許,我有點自私。

為了一個自己接受不到的人,不想他留在我身邊的人,
而要他離開。

但,他自己也懂的。
他跟我說過:「工作滿街都是,要找就一定能找得到,我在乎只是與同事之間的感情。」

特別是我。

我都是那一句話,「有他,沒有我。」
如果,他真的回來的話,我最多賺錢賺到五月,我就會辭職講再見~~

「有光明,就沒黑暗」,就是一個那麼淺白易懂的道理~〔笑〕

我的朋友,不可能是這種質素的人。
至少,要在我心中,乾乾淨淨。

求他不要再黏著我了…
實在太煩人了。

他對我,是寵著的。
只是,這一面,原來只是他所有的性格中,很小的一面。

而我注重的是,是你的所有。
而不是單單那一面好,其他的壞我就可以裝作看不見。

今天,我在家穎旁邊,她不小心把水倒在我身後,大腿上。
我最初是不知道的。

她跟我說:「啊宜,你濕掉了。」
我問她:「什麼濕掉了?沒有啊~」

後來,水滲進去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真的濕了一大片 …(〒▽〒)

過了一陣子,我走到家穎旁邊,說:「家穎,我真是濕了…(〒▽〒)」
家穎看著我,表情有點尷尬,說:「你跟我講這個幹麼呢~?…(///▽///)」

拜託~我又不是跟你開黃腔~ …(〒▽〒)
我是真的,被你潑水潑到,後面大腿濕了一大片~!>口<

在我身邊的細細粒同事,說:「誰?誰把你潑濕了?」
我說:「剛開始的時候,我沒察覺到…現在,大腿好冰喔~(〒▽〒)」

真的,好冰啊~ (〒▽〒)

今天,我們的男主管,跟我說:「啊宜~你這條褲子太深色了,不像藍色,很像黑色。」
我說:「是嗎??我以為近看是看得到,它有藍色。」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
主管的眼神,瞬間有一點賣萌。(///▽///)

炯炯有神呢~他的眼睛。

他跟我說:「要更藍的,這種藍黑色的,不行。」
我說:「好。」

我突然想起來。

在上星期的某一天,我們要做大清潔。
我們要洗大冰箱背後的牆壁,就是平時不會洗到的地方。

我們的男主管,很有力的把一米多的大冰箱,獨自一人把它拉出來。
我們做小的,就是拿掃把在掃,拿毛巾在擦。

要抹很高的吊燈也是。
全場唯一一個,不用踩梯子的人,也只有我們的男主管~( ̄▽ ̄)

有些事情,沒有我們的男主管,是沒有辨法做到的~〔笑〕

他是很高的人。
大概175左右吧~是個又高又帥的人。

連我都要抬起頭看他的。

話說,那一次的清潔,發生了個意外。

我打算擦冰箱後面的牆,我一下忘記了,
在我額頭前,其實是有個大的木櫃。

我完全忽視它的存在。

在我打算走近冰箱的時候,突然我額前一下,很大聲的「呯!!!」,
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啊森也好,LEXY也好,家穎也好,連在廚房的CK也好…
全部都傻了眼,只懂看著我滿天星的樣子~

後來,家穎嘴巴有點抖的,說:「啊…啊…宜,你沒…事吧?」
「額頭,有流血嗎?」

坦白說,我眼前有一秒鐘是突然沒了意識。

我很鎮定的說:「沒事。」「…我沒事。」

LEXY跟我說:「…我被你嚇死了。」
「你知道,你剛剛撞下去那一下聲音,有多大嗎…?」

我說:「我那知道~〔笑〕」

後來,CK跟我說:「我剛剛聽到外面呯了一聲,我以為是什麼東西摔在地上了。」
「原來是你的頭撞到啊~」「有瘀青嗎?」

我冷冷的笑,跟CK黑色幽默,
我說:「我覺得我這樣一撞,可能會變回8歲的智商~〔冷笑〕」

CK笑著對我說:「你懂得這樣說~證明你還是很正常的!〔笑〕」
我: ( ̄▽ ̄) 「是喔~」

後來,我再次走近冰箱後面,大家都為我心驚膽跳。
大家都吞口水~ XD

我沒事。
我蹲下來就沒事啦~~〔笑〕

我洗到一半,我們的男主管,問我:「啊宜,你撞到頭了嗎?」

我被他這樣一問,我有點想笑~尷尬的笑。
我點頭,說:「嗯。」

主管說:「你小心一點啊~小心它會破啊!」
我默默的問他一句,說:「你指木櫃嗎?還是說,是我的頭?( ̄▽ ̄);」

他有點激動說:「當然是你的頭啊!傻瓜!!火口火」
…我被木櫃撞到傻掉了~ ( ̄▽ ̄);

後來,我要擦冰櫃背後的牆壁,我也非常小心的鑽進去。

主管跟我說:「這裡已經半年沒有洗了。」
我說:「沒關係~至少不是一年沒洗,現在的樣子比我想像中乾淨很多。」

我把牆壁擦得超亮的~(☆▽☆)

今天,我有點悔恨啊~~~

我有一杯飲料是要把奶泡打得膨起來~

而我當時很成功的,把奶泡打得又綿又密,
重點是,它可以立起來,在杯子邊緣膨得很像救生圈的樣子,超可愛的!\(♥▽♥)/

就像這種又綿又密的~
pCAPL9YDM.jpg

也像卡布奇諾的~
imagesCAGGJ4L6.jpg

重點是,我偏偏把鮮奶倒歪了!!!(〒▽〒)
中間的圓圈不是圓圈!!!(〒▽〒)

我瞬間崩潰~!!超想大哭的!>口<

明明…我把奶泡打得那麼挺,超完美狀態~

偏偏!>口<
中間的圓圈不是圓圈!!(〒▽〒)

超可惜…

有一次,啊恆在我身後,發現我的頭髮上有很多忌簾~

他跟我說:「咦?啊宜你頭上,沾到了忌簾。」
啊森也八卦,走過來看,說:「咦,真的,而且還蠻多的~」
「你是怎樣沾到的?」

我說:「我怎會知道?」

啊恆問我:「你想我用紙巾把它抹掉,還是隨便它放在這裡就算?」
我心想說…誰會隨便它放在這裡就算啊? ( ̄A ̄);

我二話不說,把兩張濕紙巾往啊恆手上塞。
他就一下一下的,輕輕的拉著我的頭髮,幫我把頭上的忌簾抹掉~

此時,在我旁邊的啊森,突然爆出一句話來~
他說:「啊宜~」「你頭上有忌簾,是不是想cosplay 忌簾巧克力??( ̄▽ ̄)」

「噗!!」
我噴氣了!

忌簾巧克力 本人~
3BNWDCAABEA751BFFC91BAl.jpg

我聽到這一句話,幾乎忍笑,笑到我快胃抽筋啦!
誰會想扮忌簾巧克力啊!!火口火

不要以為頭頂有忌簾,就等於那飲料,頭上的那一坨,好不好?!>口<

我超想大笑,可是…我又不好意思笑自己。
只好一直忍笑,笑到流眼淚~XD

超白痴,可是超好笑的!XDDD

今天的善後工作,是我和啊恆一起打掃樓面~XD

我說:「今天,啊恆是我拍擋!(☆▽☆)」
在我旁邊的啊森,笑了~XD

做事結束之後,啊恆問我:「啊宜~我們一起去吃宵夜,好不好?(☆▽☆) 」
「我們一起去串燒賣!〔>▽<〕>」

我大叫說:「啊森~~~你會去嗎?」
啊森說:「我不去啦~」

啊恆看著我,很輕易就說了一句:「有啊森在,你才會跟我一起去串燒賣喔?( ̄▽ ̄)」
我…瞬間有點尷尬。

其實是我不擅長跟男生獨處,交際。
我打算拉一個人過來,情況會好一點~( ̄▽ ̄)

我說:「啊~我錢包剛好沒錢!我要提款才有錢~」

啊恆說:「燒賣才6元一串呢~」
「你連6元都沒有嗎???( ̄▽ ̄)」

我: .....〔沈默〕

我接著說:「真的啦!我沒錢~」
「我下次有錢,我才跟你去吃~」

啊恆很活潑的說:「好吧~」
「等你有錢,我們一起去串燒賣!(☆▽☆)」

…想不到。
我想不到,每次往往都是這樣。

我跟對方吵了一架之後,或者發生了不開心的事,事情結束之後,
他們跟我的感情,反而比之前會好很多!

昨天,我氣啊恆氣得要命~
今天,他就帶我去串燒賣~

太好笑了!XD


最近,大家都在討論LEXY的工作狀態。
在說,她的態度有點問題。

今天,我和啊恆私底下,討論過… LEXY的工作態度。

我和啊恆都心知道,她對事情有她自己的防線。

她現在的狀態是,她對工作系統的認知,根基,還沒抓得緊。
在還在學習的狀態下,她已經有自己的一套想法,開始違抗我們對她的教導。

在我眼中,她只有40%的實力,是我可以放手信任她的。

然而,她覺得現在這種能力,對她自己而言,這個目標達到了,就已經夠了。
她停止了。

她不再像剛進來的時候,虛心學習更多。

然而,她距離我對她的期望,還有一個很遙遠的距離。
她卻已經開始反彈了。

這樣的差距,足以讓她永遠停留在40分,而長長不能夠進步至60分,80分。

「她覺得夠了」,就像一個框架一樣,困著她不能進步。
而我有一種理念,是「正因為你已經不再是新人,你才更應該對自己的要求更加高。」

啊恆對她的心聲是…
「我用心教你,麻煩你不要急著頂我嘴,跟我解釋那樣,澄清那樣的。」
「就算你反駁我,也請你先把我的話聽進去,消化過了,理解過了,再反駁我,可以嗎?」

啊恆對LEXY的性格,倔強,已經心灰意冷了。
他嘆了一口氣,對我說:「唉~我自問已經不知道怎樣才能夠教曉她更多了…」

我默默的,對啊恆說:「…我還沒放棄。」「我還在想辨法。」

我曾經講過,我與啊恆之間是有一種關係,都是一位「教導者」。
我跟他之間的教育理念,各有不同,互補不足。

他沒有的,我有;反之,我沒有的質素,他卻有。
所以…他做不來的事,我來做。

我一直都在觀察LEXY,觀察得很細微。
我很坦白說,她的性格和做事的系統,都正中了飲食業的大忌。

有一次,她敢在我面前,把空的大瓶子扔到咖啡機上,
我整個大傻眼!是被她的動作給嚇傻了!…徹底地。

我跟她說:「你要扔,就扔向洗手盤!咖啡機不是應該這樣被你糟蹋的!」
她跟我說:「我順手啊~」

我看著她,沈默著。

當時,我看見她的做事習慣,我已經心裡一沈了。

這,我要解釋一下。

凡是在飲食業工作的人,都有一個共識。
「繁忙時間,一忙就是幾小時,到你有時間再次收拾東西的時候,已經是幾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在忙的中間,是任何一個動作不能浪費,因為你在中間,一秒的空擋都抽不出來。」

「你一定要把每一個動作都運用都極致,而沒有後顧之憂。」
「否則,你真的會瘋掉~」

所以,做事系統要清清楚楚,東西放那一定要固定,東西要放整齊,
次序一定要分清楚,關鍵的是…工作空間一定要夠自己用,否則,只會害死自己。

要把工作做好,前提是,要為事前功夫,打好120分的準備。

我平時的工作習慣是…
比如說,一杯飲料需要兩種材料。
我會把A先用,收好之後,才會B拿出來用,直至完成為止。

這樣,在中途,我可以很清晰的知道,我手上的工作是那一個步驟的事情。
而桌面上的空間,一直都能夠足夠我用,不會妨礙到我。

我工作的心情才會輕鬆。

而另一種方式是,
把A和B都一起拿出來,用完A之後,才用B,然後就一起把A和B都收進去。

我所講的「大忌」,就是這個。

一兩件還好,假如是五六件呢?
地方夠放嗎?

不要忽略這所謂的小事,這是直接影響到,自己工作的效率和工作壓力。

「把所有材料都先放出來」,第一,桌面一定不夠用。
其次,我上來接手的時候,我看不到你做事的次序,我不知道該從何下手,你叫我怎樣幫你?

LEXY就是這種工作系統。
太零散,太亂了!

我是明白的,為什麼她會這樣做。
她會怕自己忘了調飲料所需要的東西,所以從一開始就會把東西放在自己眼前。

可是,如果成為習慣,而改不到的話呢~

我看到的景象會是,
桌面一堆你要預備的東西,東一個,西一個,桌面亂到不行。

我要你把東西收拾乾淨,你卻回答我,「沒時間。」,為什麼?
因為,你沒有把事情按步驟來做。

把一堆東西拿出來之後,卻沒有時間處理,
結果堆在這裡,動也不動,礙事了。

你「以為」有時間收拾,結果現實偏偏就不是你想像的樣子。

當我說,「你記得要把地方抹乾淨,這裡太髒了。」

你卻回答,「沒時間」,為什麼?
因為,你還在忙著,把剛剛弄出來的這個爛攤子清理乾淨,
那有心情管桌面乾不乾淨?

這證明了一個事實。
事情的發展,超越你能夠掌控的實力。

再講得白一點,就是,難怪主管會認為你還不成火侯。
再講得再白一點,你現在的實力,怎可能擔任更重要的工作呢?

你連小事情都處理不好,怎會放心把重任交在你手上呢?
…已經不是,單單「處理不當」的問題了,已經是會影響到你的發展了。

我一直都是這樣相信的。
「並不事情大到,把人困住了。」「是我們自己把事情擴大,大到把自己困住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不把事情縮小,縮小到一種我可以掌控到的程度呢?」

「何必要這樣為難自己呢?〔笑〕」

當我看到,LEXY一堆東西擺滿桌面,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我有點洩氣,跟她說:「你…你這樣,會在你忙瘋的時候,心更煩。」
「你在繁忙時間,那能抽時間出來,把東西放到正確位置去?」

她,理直氣壯跟我解釋,說:「不會啊~你看~隨手一扔就可以啦。〔示範中〕」
「這個也是,一扔就可以了~不會很花時間啊,現在很閒啊~」

「你看,我 %$#%$#…〔以下省略〕」

我心想說,「你連我的話都聽不清楚喔?」
「我什麼時候說過,「在你閒的時候」會發生這種情況?」

我跟LEXY說:「你先處理好一件事,再處理下一件事情。」
「你現在這樣的習慣,會把你害死,你知道嗎?」

她很疑惑的,反問了我一句:「會嗎?」
就繼續做事了。

飲食業的第二個大忌,「解釋和質疑。」
我和啊KEN都很討厭一種人,「不斷澄清自己,說自己沒有錯的人。」

啊KEN跟我說過:「現在事情擺在眼前,就是你做錯事,你在我解釋那麼多幹麼?〔冷笑〕」
我說:「是啊~有,你就承認,然後道個歉,就結束啦~講那麼多廢話給我聽幹麼~?」

我不喜歡人,做事解釋太多,最重要的原因…
是你做事沒有承擔能力。

你想維護些什麼?辯清些什麼事?
講出來之後,能還你清白嗎?

…你在面前講太多廢話,對你自己根本一點好處都沒有。
只會,讓別人覺得,你在推搪你的責任,你根本不想完全承擔起這件事情。

加上,LEXY回答我一句:「是嗎?」,我的心情更不妙。
證明,她信任自己,多於我。

我曾經擔心過一件事。
LEXY現在還是新人階段,她已經不太聽我的話了。
到了某一天,我們平起平坐的時候,她就不可能聽我任何一句話了。

我曾經說過,我令身邊的人得到尊敬,並不是有什麼能耐。

我是一個很軟的領導者。
我只會在旁邊提醒你,而從來都不會罵你,在工作上。
我從來都不會把對待自己的原則,放在任何一個後輩身上。
我只是做好自己本分,成為他們的榜樣。

後輩會聽我的話,從來只因為一個「情」字。
我跟他們像朋友一樣,也有領導的一面,「亦師亦友」。

如果…
後輩不看這個「情」字,我就沒有任何一個,會令人順服的原因了。

所以~
我才會跟啊森,說:「我不是你的老大~」

因為你尊敬我,你才會這樣說。

如果你不尊敬我,其實我們之間根本沒有「前輩和後輩」的關係,
純粹只是同事而已。

面對LEXY的性格,教導她,軟也不行,硬也不行。
軟的話,她根本不會把我的話聽進去。
硬的話,她會跟你反抗到底,寧可吵翻天,也一定要維護自己。

不是第一次了。

她嘴巴裡會很不甘心的說:「好的,好的。」
事實上,她只會更抵抗你。

我了解她的脾氣。

她說過,她不喜歡被教訓,不喜歡被說教,不喜歡有一種「我要被你教訓」的感覺,
她會反過來,說:「你憑什麼?」

只要她眼中所認定,沒有一個要她順服的原因,
她就會這樣說…「我不知道你憑什麼,來教訓我。」

而我也說了,我要人尊敬我,找是找不到任何理由的。
純粹只是,「互相的」關係。

其實我知道的。

面對LEXY這種性格的人,你要有很強大的說服力。
你要對事情的原則成為自己的生命,講出來的話要很有力量,
對自己要有200%的信心。

要教導她,我必須要對事情有很深切的了解,
對事情,對自己有著充分的肯定,然後,講出來的話必須句句命中要點。

把我說話的「力量」發揮到最大,反叛的人才會甘心順服在我之下。

可惜,現時的我,離這個狀態,遙遠得很~
我沒有這種質素。

我對著她的時候,我一句負面的話都不能說。
因為…她會自暴自棄。

你不可以在她面前做錯事,讓她看到你的弱點。
否則,說服力就沒了。

她會反駁說:「你也是這樣啊。」
我就…… 〔沮喪〕

重點是,她很喜歡把一件事情,「打破沙盆問到篤」。

她一定會把事情挖到最深層的那一面,清清楚楚解釋給她聽,
如果你稍為猶豫,得不到她的認同,她就不會聽你講了。

她會不停問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那樣?」
「為什麼?」

好奇心太強了。

我在這種性格的人面前,不能比她更脆弱。
真的。

有點可笑的是…

論到做事的原則夠清晰,是啊恆擅長的事。
他可以將所有事情,先後步驟,作用什麼的… 一個大長篇,跟你說盡。

可是,論到磨一個人的耐性,是我比較好。
偏偏,我對自己沒信心,對事情的原則抓得不夠緊。

這兩種特性,偏偏就是不會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笑〕

我從來都沒試過把自己做事的高標準,放在他們身上,我怕他們會有壓力。
我不敢這樣做。

而且,我也不知道…應該放多少原則給他們,才是「適量的」。

其實呢~在現在的狀態來說,現在是他們慢慢熟練的階段。
已經不完全是一個新人了。

我自己也在斟酌…我到底,應該在這個階段下,給他們多少信任。
每一個人都不同。

我自己,其實比以前放鬆了。

甚至,我有一刻懷疑過,「我最近,好像已經不太懂,當個「供應者」。」
我好像已經沒這種實力了。

偏偏,在我迷茫,調整的狀態下,才出現LEXY這件事。

有誰可以教我怎樣做嗎?
讓一個倔強的人,不會反駁你之外,還能夠讓她意識到,事情的整張圖片。

嗯…
這就是,我現在正在煩惱的事。

我不需要她達到,我做事的原則。
我只要她,願意在事情上突破到,令她進步,就可以了。

前提,要讓一個這樣性格的她,聽得進去才行~〔笑〕

我今天跟啊森說:「其實LEXY做事不是只有壞的,她也有好的一面。」
啊森回答我說:「那當然啊~ 一個人做事總有好的和壞的麻~〔笑〕」
「怎會全部只有壞的呢?〔笑〕」

我把這些煩惱寫出來的原因,並不是我不喜歡LEXY。
是因為,我的責任本來就是要,「把你扶正。」

如果我連你有什麼做不好都看不出來,我怎麼把你推上到另一個層次呢?
只是…現在,在「扶正」的過程,我迷茫了,我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這種難事。

好啦~
現在是5:57分。
早上。

我要睡覺了~
加油!


我會繼續觀察LEXY的情況。
一直都會~〔笑〕

BYE。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