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9

2014
21
1470369_714628478565917_749187864_n_20141220235212b65.jpg


這兩天,電腦壞了。
我積了好多東西,希望可以盡快寫完~

前天,星期四是很開心的一天。
大家互相講講笑話,這樣又輕鬆過一天了~

唯一不同的是,我感受到一個不妙的轉變。

我當天在樓面,我做錯了很多基本的事。
6號桌的東西送出了7號桌…等等。

當下,我感覺到,我對樓面的生疏程度,猶如一個新人。
重新學習。

我當時很迷茫呢~
特別是,我還擔著「前輩」這份頭銜,卻…沒有實力。

有一刻,我決定把這個名字的擔子拿下來。
重新來過,就重新來過,沒什麼大不了。

於是,我記起當初,我第一天在樓面,是用什麼心態去做的,
今天,在我對自己失望的時候,這份回憶給了我安慰。

呃…有一刻,我恨了自己。
我對著啊森,細細粒同事,發了一下子的脾氣,表情不太好。

後來,啊森走過來問我:「啊宜,你生氣了?」
我很誠實的說:「是啊!」

他問我:「為什麼?剛剛有一下子…不太對勁…?」

我說:「我已經不懂怎樣去做好一個待應了。」
「我什麼都忘了,所有系統內的東西,我都忘了。」

啊森聽到之後,字字有勁的,說:「不要開玩笑了!你怎會不懂樓面呢?」
我很冷靜的說:「不懂就是不懂,忘了就是忘了。」
我就走了。

我只可以應付基本的事情,一下子記太多,我真的不行。

我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
…最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都操心著別人,我根本忘了要關心自己。
我忽略了,自己對自己的成長,其實是要鞏固,才能夠維持下去。

我一直都「向外」,我沒有「向內」。
我沒有好好的疼自己一下,我都是在疼別人。

除了技能生疏之外,我還失去了目標,還有很多東西。

我,眼見眼前的啊森也好,LEXY也好,做的事情比我熟手,
他們超越了我,我感覺到很不安。

不安,來自…我已經沒有實力去擔當「前輩」這個位置了。
我已經不是實實在在的,對得起這份責任了。

有那麼一刻,在我心底裡,我放棄了所有。
我看自己的位置,比後輩還要低,現在…他們是我的前輩。

我甚至幻想過,他們會反過來,教我怎樣做事情。
那種感覺很差。

這一下小低潮,讓我看清楚,我過往忽略了些什麼。
是對事情的專注和投入。

也感受到了,「維持比開始更難」。

直到星期五,昨天。
絕對是忙翻天的一天。

當LEXY吩咐我,要把餐具送去那裡的時候,
我問她一句:「單子記了嗎?」

她說:「當然是記好了,我才會跟你說啊!」
「我沒有寫,我怎可能跟你說啊?」

我呆了一下,繼續做我的事情。

在我想法,我知道同事之間的默契是需要時間去配合。
我沒有氣她,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衝擊。

我在這一秒,想的不是「我的實力要盡快恢復,這樣我就可以重拾實權。」
我在想的是…「我寧願,我們是平起平坐,我不想再為任何人著想任何一件事了。」

我,暗自放棄了這份重擔,人輕鬆多了!
我可以照常,依著基本步去做的事情了。

後來,我要去吃飯。
我在廚房吃飯。

因為當時很忙,廚房裡的同事都不講話,專心工作。
我靜靜的坐在一邊看。

其中,我注意到,我的同事,啊KEN。

他低著頭,彎著身,眼神極度專注在眼前所做的事,
動作瀟灑,精確,全都很乾淨俐落。

我虛心在看著這一切。

我說:「啊KEN你好厲害。」
啊KEN回我說:「不要傻吧~我累到趴死在地上的時候,你沒看到而已!」

我說一句:「值得啊。」

嗯。
看著他,我知道努力和回報是成正比的。

在這一刻專注,在下一刻,你才能夠把事情做好。
甚至要投入更多,我才能夠享受回報。

事情是沒有必然和幸運的。

在此之後,我主動把心上所掛慮的一切都放下,
做一個最簡單的人,最單純的心。

我不再擔心任何人,我只專注在我自己身上。

在星期五晚上…
我以最佳的狀態,完成了這一切的工作。

我指的「最佳狀態」是,我左手手腕麻了,我的心情卻像小孩一樣,笑著輕鬆過。

在我身邊的LEXY,都唉聲嘆氣說…「唉,好累,我不行了。」

我卻很活潑的,一邊幫她按摩,一邊跟她說:
「是嗎?我幫你按一下~按按按!充電完畢!XD」

LEXY說:「啊~~~好爽!好爽喔!!」

在心裡,我比她活在更低迷的狀態,卻,比她更堅強。
所以,我比她更有活力。

當LEXY在繁忙時段,在埋怨「為什麼客人總是要水?很煩人啊!」的時候,
我在她身後經過,扔下一句話,說:「那你就不要想太多,做人簡單就好了。」

在一個問題裡,往抗裡鑽,鑽出來的,就是更多的問題。
對自己一點益處都沒有,只會愈想愈煩。

這一次,我感受到了,「簡單是褔」這個體驗。

那一晚,我無論在水吧也好,在樓面也好,都可以全衝前進做好我的工作。
…我的狀態回來了,這時候我才感覺到,一點安慰。

接下來,我要重新關注我自己,我不把心力放太多在後輩身上了。

…我可以顧好後輩,是顧好兩個人的事情。
…我可以把自己一個顧好,這是三個人,甚至是這個團體的事。

下星期啊~就是隆重的聖誕節了!!
我準備拼出我的命來應付這「隆重」的一天!>口<

對,聖誕節前夕,聖誕節正日也是我公司最瘋狂的日子。
可以就是~一年中最忙的日子。

大家都愛吃PIZZA!XD

廚房弟弟離職了,他接下來會去日本玩。

我跟他說:
「你生日過後就正式是一個大人了。不要再像個小孩一樣,要獨立了,知道了嗎?」
他最後跟我說的一句話:「我會的…可能。」

他說,他第一次認識到一個那麼明智的人,可以幫到自己那麼多。
表錯情之後還可以繼續當朋友,他覺得,這是很難得的事。

…我卻希望他不要再回來。〔笑〕
不要再纏著我~ >口<

下星期是個新的開始。

家穎這兩天超好笑的!

她每次見我一面,總會很緊張的,說:「啊宜!!!>口<」
平均每五秒一次~哈哈!XDD

她跟我說:「我好興奮喔~我超亢奮的!(☆▽☆)」
剛開始,我沒什麼反應,一直都很平淡。

直到有一次,她又叫我:「啊宜啊~啊宜~~」
我說:「家穎啊~~家穎!!(☆▽☆)」

她就笑了~(>▽<)
很逗吧?

有一次,我順便問啊恆:「你今天幾點下班?」
他說:「我今天會早點下班。」

接著,他很逗趣的問我:「怎麼了~?你想念我了?」
「難道你已經愛上了我?( ̄▽ ̄)」

在我身邊的LEXY,一句給他彈回去!
她說:「啊宜的OS是… 你省著點吧!( ̄▽ ̄)」

我立刻大笑!
我跟LEXY說:「…你這句話,說得真漂亮!YES!」

一言說出我心裡話~哈哈~

我跟啊森聊到他以前的工作,是在中式茶樓學廚房。
聽他形容,非常辛苦。

每天清晨5:00上班,每天要把9公升的雞蛋發成蛋漿…用竹筷。。( ̄▽ ̄)
對,一雙竹筷!火口火

我嚇呆了!
我跟啊森說:「為什麼不用打蛋器?用筷子,怎麼打?」

他說:「就一樣啊,照打!」
「因為用打蛋器,蛋漿會變黏,用筷子,蛋會比較鬆散。」

他說:「所以啊~我覺得這裡工作已經不錯了,不算辛苦〔笑〕」
我看著他,發自內心的,佩服他呢~

啊森是難得的人才,他很大的優點,是夠謙卑。

我有一次,雙手搬起一箱很重的杯子。
我跟著啊森後面,心想著…他在我前面,應該會頂著門,讓我出去的。

結果呢~沒有這回事!( ̄▽ ̄)
他不顧我,自己走出去,門就關上了!

門一關,「拍」了一聲。
我呆了。

隨後,我站在原地,搬著杯子慘叫:「你這樣就遺棄了我!!!(〒▽〒)」

啊森聽到之後,馬上急著回頭,開了門,
連忙跟我說抱歉。

廚房的同事,全部都笑開了~〔笑〕

有一次,有半份千島PIZZA剩下來了。

問過主管之後,他開玩笑說:「唉~這種東西,我幫你消滅了它吧!!(☆▽☆)」
啊恆說:「我們一起來〔吃〕消滅它!!(☆▽☆)」

當我們知道,平常不可以吃的東西,有機會嘗試一次~
我們就樂了~

啊森將PIZZA切成小塊,我們就蹲下來,躲著吃。
我與啊恆兩個,窩在一起吃~ 畫面有點可愛啊!XD

好笑的是LEXY。

她說話直來直往,一口咬著PIZZA,一邊背向防盜鏡頭,說:
「你放心!我懂的!」

那一刻,她的豪邁,根本爽朗得都不像個女的了~XD

前天晚上,我和啊恆一起清潔樓面。

我本來在拖地,拖到一半,啊恆把我手上的拖把接過去,
一邊拖,一邊跟我聊天。

他說:「我以前認識一位同事,是女生,長得很高大,又壯。」
「她做事像匹野馬一樣,什麼都很快,很有幹勁!」
「她常常都會催促我,你快一點啦!你太慢啦!…這樣。」

「她可以只用半小時就將水吧的清潔全部做完,甚至做得比你更乾淨!」

在旁邊聽著的男主管,說:「喔~!( ̄▽ ̄)」
「你的意思,即是指啊宜清潔做得不夠乾淨啦~?」

他接著說:「對不對,啊宜!你記著!」
「你大哥,我,有幫你講話喔!!(☆▽☆)」

男主管還調皮的,給我一個單眼,很得意的樣子~
實在有夠好玩的!!(☆▽☆)

啊恆立刻搖頭說:「不是~不是~」
「是不是呢~我幹麼要給自己一個陷阱踩下去呢?( ̄▽ ̄)」

「我是說…她做得比「我」,還要乾淨~〔笑〕」

我管不了什麼,我只懂得站在原地,笑得快胃抽筋啦~XD
太好笑了!

工作的事,暫時就告一段落。
下一篇,是要寫今天發生的事。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