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1

2014
23
night_at_the_museum__secret_of_the_tomb_wallpaper_by_sachso74-d85l5kb-300x168.jpg

剛剛去電影院看了「Night at the Museum: Secret of the Tomb」。

跟我想像中一樣好笑,有趣。
是我很喜歡的喜劇模式~

昨天,我沒什麼信心的,跟啊ken說…
「我對自己沒什麼信心,我已經不懂得「教導」這件事了。」

啊ken跟我說…
「這個是需要經驗的,你要抓緊事情的原則,堅持不能變就是不能變。」
「你不要被人兇了一下,頂撞你一下就妥協,要堅定!〔笑〕」

其他同事跟我說~
「對!啊宜!你要兇對方!不要被對方壓過你!」

我:「……」

事因是,
昨天,我在Lexy旁邊說:「我正在為你擔心一件事。」
「我擔心你,再以自己的方式做事,會漸漸脫離我們團隊的整個工作模式。」
「大家都是以同一個方向前進,如果你沒有改善的話,你會被人愈罵愈多…」

LEXY想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說:「你從那方面,覺得我死不聽你話?」

我瞬間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才是最適合她的。

因為,我知道她的脾氣。

我轉過身來,先做其他事情。
想一下要怎樣講話。

過了幾分鐘之後,我回頭跟LEXY說:「…我希望你在細節的地方做得更好。」
「不要直接用杯子剷冰,不要隨便把東西放在咖啡機上…」

也許,我講這些話的時候,實在太溫和了。
LEXY沒很正面去回應我,只是…我知道她聽了,就算了。

我不想做一個有威嚴的人,但,太遷就對方會令人不信服於我。
…所以,我說,「我不懂教了。」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去調整這份心態。

啊KEN是講得對的。
我必須要對事情有深入的了解,知道什麼事情,不能動就是不能動。
我要堅持,我的原則。

他鼓勵我,說:「沒事的,你對自己多一點信心吧!」
我點頭。

我知道LEXY的性格,別人就她做錯事情,不管對方是錯是對,
她會先頂撞對方一下,要別人再強調她的錯,她才會面對這個錯…

昨天,家豪差點被她氣死了。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我回想起當初教我做事的那位女同事。
我有點羨慕,她對事情的對錯都很堅持,感覺是握實權的人。

我相比她的實力,當中的距離…
我是剛開始的~〔笑〕

昨晚,我在洗洗手盤,手套濕了,我沒辨法拿卡來打卡下班。

我示意,叫啊森伸手進我的褲袋拿卡。
啊森頓得覺得,很不好意思~〔笑〕

啊森有點害羞說:「啊宜,不要這樣~我是男的!」
我很直接地說了一句:「我知道啊~」

他再一次強調,說:「我是男生!」
我說:「…所以呢?有什麼不一樣?」

他沒話好說了~

我把手套脫下來,拿卡給他,叫他幫我打卡下班。
然後,我就繼續做我的事情。

啊森回來之後,我叫他放進把卡我的褲袋裡面~
他又卻步了。

他說:「啊宜!你不要這樣!你叫我怎樣好意思踫你!〔笑〕」
我說:「…我不懂,有什麼關係?」

隨後,我就脫下手套,自己拿回工作卡了。

我想了一下,跟啊森說:「我想,應該是我太信任你了。」
我百分百信任他,無論他對我做任何事情,他都是一個很正直的人。

啊森笑著說:「那我寧願你不要太信任我。〔笑〕」

我太習慣了。
我對細細粒同事,家穎,她們都是這樣子的。

我忘了,一時之間,分隔不到,男生跟女生之間的分別~〔笑〕
有點少了根筋。〔笑〕

這個星期,聖誕節前後,是我們忙得很瘋癲的一周。
昨天,已經是一般的忙瘋了。

家豪說,聖誕節正日,將會是星期日的三倍繁忙。

啊森卻對這種程度的工作量,感到無法消受,他怕了。
我跟他說:「你平常也會在星期日上班,你不是應該已經有一定能耐去應付嗎?」
他說:「你這樣說,我更怕~」

我平時在星期日是放假的,所以我從來都沒體驗過,什麼是「真正的拼命」。
我現在不懂怕是一件好事,待我留到聖誕節正日,我才崩潰吧~〔笑〕

那時候,就是真正考驗一個人,「誰能夠撐著笑容走到最後」的時刻啦~〔笑〕

…也許,巡查今天會來巡視我們的店。
上個月,他來一次,我一個人獨自做很多事情,把我做得半死。

幸好,上一個月的評語,水吧所有事務都順利過關~
這算是我一個很大的安慰~〔笑〕

這一次,我懂得把部分的工作留給早更的同事。

因為…我不能每一次巡查來,我都把那麼大的重擔留給自己扛。
那我會死掉的~

我還有一段長時間要面對這件事,我不能不懂變通的。

我把我能夠做到的事,做到最好。
時間不容許的事,我就留給早更同事一起做。

這樣~我會輕鬆很多 〔笑〕。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