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

2014
28
play~呸~play~ ( ̄▽ ̄) ~play~呸~play


今天,我出外買菜煮飯,手上拿著一堆很重的東西。

當我要在商場裡開門,卻偏偏沒手可以推的時候~
幸好,有一位大叔看我的狀態,預先比我早一步回頭,幫我用手頂著門~〔笑〕

我抬起頭,跟他說,謝謝。〔笑〕
他也看著我,笑了一下。

回家的時候,樓下的保安啊姨~
她常常看到我一個狀態就是…我永遠都是拿著大包小包回家~〔笑〕

她幫我開門的時候,她很誠懇的跟我說了一句:「妹妹~你真的好乖!」
我有點疑惑的說:「真的嗎?〔笑〕」

她說:「我沒有看過跟你差不多年紀的女生,常常買菜煮飯~」

然後,她跟我聊~
假如將來我結婚的話,另一半不會煮飯,我又不會煮飯的話,
那怎麼辦呢~? ( ̄▽ ̄)

幸好,我會煮飯~ XD

今天,我去街市買豬肉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
讓販子大哥給了我西施骨…

其實我是要豬肉的…(〒▽〒)

後來,既然他已經塞了我本來不想要的西施骨~
我就多買兩條紅蘿蔔來煲湯算了~( ̄▽ ̄)

多一點湯水也好~〔笑〕
我現在在煮呢~ ( ̄▽ ̄)

最近,這幾天,我身體健康開始有點阻滯了。

當我排便開始不順,當我臉上開始長痘了,當我睡眠質素變差了…
我就知道,我要解毒了。

所以,我今天買了很多抗癌的食物,對腸子好的食物。
香蕉,蕃薯,蕃茄…等等。

吃一陣子的蕃薯,排毒。
再吃一兩天的綠豆薏米糖水,解毒。

我真的要,讓我的身體來一個大清洗。
…因為,我真的沒想到…我抗拒力差到這種程度。

一星期前,我去紫盈做臉。
當時,美容師跟我說:「啊宜…你臉上長疣了。」
我問她,說:「疣?什麼是疣?」

她說,疣是要用激光把它除掉,久了,有可能會色素加深,
或者爆發…等等。

要很小心處理。
因為它是病毒。

她算厲害。
我自己回家看,把臉貼上鏡子,很專注的看。
有一些很小的小疙瘩,肉色的。

跟毛孔粗大的樣子很像!又跟粉刺很像!

如果她沒有告訴我知道,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我臉上長了疣。

疣這個東西…很飄忽。
當它正面的時候,只要你抵抗力好的話,它是自行消失。
當它負面的時候,它可以失控,在皮膚上長很多串珠,可以十多年都好不了。

重點是,無論用什麼方面把它除掉,它是會復發的。
只要你抵抗力不夠。

剛開始知道的時候,我會怕,真的。

後來…我決定不用醫學,不用激光,這種破壞性的方法來去疣。
我決定相信自己身體最強的力量,抵抗力!

我今天買了香蕉,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想試用香蕉皮來去疣。
我知道聽起來很荒謬,但我相信它可以達到我想要的效果,堅信。

我在網上聽到一句話,瞬間命中我笑點!
「原來香蕉皮除了「跣人」之外,還有這一大妙用!」

超好笑的!XDD

我要疣除掉之外,皮膚表面不留痕跡,回復光滑。
我無非是想這樣而已~

香蕉皮的酵素,我信你可以幫我做到這一點。
我要積極去面對這件事,而不是怕了這個「病」。

這一星期,店裡面忙翻天了!
沒有一天是靜下來的!

我在23號那一天晚上,我再次見識到,我們的男主管有多厲害!
那一天,是惡耗。

我怎樣都不能相信,廚房只一位新人和主管在做所有事情。
包括製作,顧食物的先後次序,烤焗,材料補給,等等。

我一個人在水吧,怎樣忙,忙也會有一個極限。
而廚房的工作量永遠是我的五六倍吧~

外人看,可能不理解工作量有多大…
比方說,一張單子有五種食物,五款食物可能配兩三杯飲料。
平常的日子,是這樣。

但…你知道節日前後的話,那個比例是很失衡的。
那一個晚上,我看到單子上面是十三道食物,我才有那三四杯飲料。
我看到之後…我都不講話了。

他的工作量遠遠超於我,因為他要一個人撐起這個廚房運作。
當我眼看在外面坐下來的所有客人,吃的都是由主管一個人烤出來的成品,

我心裡只有無限的敬佩~ ( ̄▽ ̄)

可惜那個新人做不了太多…

我亦因為理解廚房裡面的情況,我那一天晚上,有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想辨法解決。
很多次要的準則,我要選擇放棄。

我已經管不了賣相好不好,這些吹毛求疵的小問題了。

當下,男主管已經很氣了。
工作壓力太大。

我完全不敢追單子,催他任何一項食物。
因為,我知道爐子小,薄餅很大,能夠做到的食物是很有限的。

有些東西,真的晚了三十分鐘都沒有辨法做得出來。
當下,我只求客人的投訴不要一瞬間太爆發就好… (〒▽〒)

但,無奈,有一下我真的失準了。

我顧著很多事情,我一時之間,拿不準湯的份量。
結果,還缺三分之一的量,我才能夠送出去。

這一下子,我愣住了。

因為…湯不夠是要問廚房拿的。
但,廚房在打仗,我怎麼敢問他拿任何東西?

那一刻,我真是拼著一個被人大罵,或者是被人逼到進死胡同…
我都要硬著頭皮,問他拿到我要的東西~

因為,我沒有辨法不開口。
他要罵就罵,說什麼都好…我是一定要開口的。

「我要勇敢去面對,這一系列的後遺症。」這種的境界…(〒▽〒)

什麼都好!
我只要拿到那三分之一的湯,就好了!

有一種,「明知山有虎,偏要虎山行」的感覺。

後來,我真的開口,問主管拿湯。

他跟我說:「你不是知道嗎?湯的份量不夠,要提早跟我講啊!」
「現在還欠一個,我問你怎麼辦!!」「你跟我說,你怎麼辦!」

我很愧疚的說:「我,我自己進來拿好了!」
主管回彈一句來,說:「沒有!我還沒煮!」

我就在原地呆住了。
…算吧,這種結果,我是心中早有準備的。

隔了一陣子,我看到廚房的新人拿著一壺熱湯出來…
我的心裡面,突然有了,「你果然不會看著我白白死掉,很感動」的心情!(〒▽〒)

我慶幸的是,今天,我是可以一個人處理水吧的所有事情,
我首要的壓力沒了,有的只是要趕上當下的速度,以及小心不要出錯。

過了這一波極度繁忙的時間,我們的男主管走出來,看單子。

他很溫和的,跟我說:「啊宜,有一碗湯要出。」
我當時在另外一邊做事,回頭看著他。

主管自己主動走去湯爐那邊,幫我盛了一碗湯,交出去了。
…他這個動作,對我意義很大。(〒▽〒)

心中的讀白是「剛剛為了一碗湯把氣氛弄得如此敏感,幸好,
現在這個動作,就是告訴我說…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

我很感動~(〒▽〒)

這一天晚上,有另外一件事情是很大條的。
就是,沒有人洗碗。

我看到了,入職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情況。
一米大的洗手盤,碗碟推到快倒下來了。

裡面廚房的洗手盤也是…「乘客爆滿」。

這所有的碗碟,是我們的男主管加班把它全部洗掉。
用了兩小時。

一個晚上的碗碟用兩小時洗完,是一個很驚人的速度。

重點是,他剛剛才在廚房打仗,打仗結束之後又沒得休息,
還要不停的洗碗…很累。

那一天晚上,剛好,就那麼剛好…
細細粒同事和啊森,兩個的精神狀態不太好,兩個都很累。

我看到細細粒同事一副疲倦的樣子~

她跟我說:「啊宜,我好累。」
我站在她面前,小聲的跟她說:「沒關係…我跟你一起撐下去。」

她就笑了,而且笑得很甜~XD

那一晚上,其實整個團體狀態,是一般而己。
不是那種「充滿能量,我準備好要全力衝刺」「儘管來吧!」的這種態度。

我知道,他們都很累。
就是因為他們很累,我就要反過來,表現得很精神,很開心。

我盡量讓自己開心一點~〔笑〕
不要死死氣的。

能撐多久就撐多久。

那一晚上,細細粒同事加班了一小時。

在最後,關門前一小時,還發生一件事。

有一位外藉人士,他要知道意粉的料裡面的是什麼肉。

家穎反覆問過主管之後,答了,裡面的材料是牛肉。
客人說,他不要吃牛肉,他要換。

重點是,廚房的爐子己經關了。

後來,客人卻開始煩了,不停叫說:「你們經理在那裡?!」
家穎也沒辨法,只好低著頭,很無奈的樣子…叫主管出去處理。

家穎跟我說…
我早在收銀的時候,就有跟他講,裡面是什麼肉。
菜單上面也有寫啊~中英文對照還看不到嗎?

最後,主管真的為了一個意粉,重新開爐,重新煮過。

我…我突然覺得,「做到一個能屈能伸的人真是很難得。」

有時候,選擇和決定,你選擇什麼,決定了什麼…
當中,你要放棄自己慣常的一套準則,為了守著更大的事。

你要付出。

客人不會知道,我們為了他而做了什麼事情。
只知道,「我要得到我要的東西。」

我看到家穎一個人在打掃樓面,看到她的動作很慢。
我就知道,她的意志和體力已經超越了,她的極限了。

並不是,不想趕快做完,趕快回家。
而是,她已經沒能力做這件事情了。

我也試過。
累得頭昏腦脹,卻要一個人來打掃整個樓面,其實很苦~〔笑〕

我呢~
先要給主管處理洗手盤裡面的那一堆「乘客」,我才有空間來做水吧的清潔工作。

星期二,這一天晚上,我和家穎,為了明天的「另一場戰爭」,要補很多貨。
我們都不管時間,只為把工作做到最好,免得明天上早更的同事壓力更大。

當天,我們是凌晨12:35才下班,加班了一個半小時。
主管更晚,因為他還要為一天的數,清算完了才可以走…

我和家穎,在這一晚上之後,有了革命的情感~(☆▽☆)
至此之後,家穎跟我講話也好,看著我的眼神也好,都比以前好玩很多~XD

感覺,我們變成了感情不錯的同事。(☆▽☆)

我現在~
每一天都可以聽到她很興奮的叫聲:「啊宜~~~(☆▽☆)」
「啊宜~啊宜!你回來啦~你終於回來啦!(☆▽☆)」

整個人超活潑!XD

以後那兩天,平安夜和聖誕節,因為同事夠多,我們並不辛苦。
最多是,托盤很重,手腕很累而已~〔笑〕

這兩天,是假日和閒日的同事都一起來上班。
我是閒日的同事,我是永遠都不可能都踫到假日的同事。

這兩天,我感覺到…「忽然多了新同事」的感覺~XD
但,對於全職的同事來說,他們的出現是平常的事。〔笑〕

這兩天,啊恆都在廚房,我很少機會可以見到他。

他下班的時候走出來,看到我,他笑著問我:「你有沒有想我啊~?( ̄▽ ̄)」
我反回他一句:「我知道你在廚房啊~我為什麼要想你?〔笑〕」

他聽到了,他裝哭的樣子,說:「我不愛你了~(〒▽〒)」
我笑了。

我在這兩天,感覺到LEXY肯改變了。
我觀察她之後,我比之前更懂得怎樣跟她溝通。

雖然有一次,我一回來就說一句:「冰箱好亂。」

LEXY在我身邊,很想跟我講一堆解釋的話,可是她當下收住了。
收住自己的脾氣之後,換來的是一句髒話… 人總要發洩吧。

我當下沒想太多。
我不會意識到,我是在給說話你聽…怎樣怎樣。

甚至,我覺得「冰箱很亂」這件事,其實跟她本人的能力沒什麼關係。
但,情緒化的人,會把很多無關的事拉扯一起,讓自己覺得,「這是一件負面的事」。

她以為,我在嫌棄她吧?

我只是覺得「冰箱好亂,你要收拾一下。」
「因為我看到冰箱裡面,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東西。」

在此之後,她就生我氣了。
不理我了。

我跟啊恆說這件事。
啊恆說:「她誰都會氣的,客人也會氣,她連我也會氣~」
「你了解她多一點就會明白了。」

後來,我察覺到LEXY跟我講話,已經是身份顛倒過來了。

她會跟我說:「啊宜,你知道,你有一杯咖啡還沒沖喔?」
她會跟我說:「啊宜,你負責調飲料好不好?我負責外賣。」

我聽到之後,我心中的想法是,「你在命令我嗎?」

此時,我走到她身後,很平靜的說一句:
「我覺得下一次,你在句子後面加一句「謝謝」會更好。」

她沒有回應我。

直到這兩天,很忙的時段,我觀察她是怎樣做事的。
我看到她,情急之下,知道自己把東西放錯位置,會立刻把它改正。
我看到她,補貨會把它補到最滿,並不會懶。
我看到她,她習慣把一件事拆開來做,很多步驟都是她自己用自己的方式來做事的。
我看到她,她有把自己的口吻改過來,不會頂撞我,也不會不分尊卑了。

我呢~
嘴巴上,不會講她太多不是了。

我會把一些小錯事,「大事化小」,
先放在心上,真的容忍不到,才會開口說。

這個是,專門對她而做的方法。

她前天跟我說,一些心底的想法。
我心想說…「她至少肯跟我說一些真心話,應該不會太討厭我吧?」

她說:「我的心情決定了一切,我做事的態度。」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懶管太多,當我心情好的時候,我會很積極的做任何事。」

我想了一下,說:「…怎麼,聽起來算不上是一件好事情啊?」
她說:「我也知道,這不是很好。」

我就跟她說:「那,你就盡量讓自己愈來愈開心啊~〔笑〕」
她笑了笑,就走開了。

在26號那一晚,我們的男主管買了蛋糕給我們吃。

啊恆問我:「baby~你要吃嗎?我留一件給你好不好?」
我說:「我不要啦~ ( ̄▽ ̄)」

啊恆對我說:「真的嗎?那我吃啦~」
我說:「嗯。」

啊恆一邊吃蛋糕,一邊跟我說:「除了AA〔家穎〕之外,我不會對任何人那麼好。」
我說:「…我,我,那我應該要跟你說聲「謝謝」嗎?〔笑〕」

他開玩笑說:「那當然要啦~(☆▽☆)」

至從,星期二晚上,啊恆和我一起在水吧拍擋之後,
他就叫我「baby~」了。

是革命情感~ XD

當我聽到,他叫我「baby~」叫了幾次之後,我跟啊恆說:
「當你叫baby的時候,我總以為,你是在叫家穎,而不是叫我耶~( ̄▽ ̄)」

其實,baby也好,AA也好,這些叫法都是啊恆對家穎的專稱。
AA是家穎的英文名,第一個英文字母。

他們是很好感情的歌友~XD
所以,真的,除了家穎之外,他是不會叫別人做「baby~」。

現在,啊恆除了家穎之外,也會叫我「Baby」啦~

我剛開始,我實在聽不習慣。
他叫我baby,我都沒有理他。

有時候,家穎站在我旁邊,啊恆一句:「baby~你在幹麼?」
我會反問他,說:「你叫誰baby?( ̄▽ ̄)」

〔笑〕

兩個都是「baby~」 XDD
太好玩啦!

感覺是,感情很不錯的同事。〔笑〕

我在這一星期之內,看到主管兩次生氣。
但,幸好的是,他生氣之後,會懂得把火收回來,很快的。

而我發現到,每當他生氣之後,我永遠是很肯定的回答他:
「好!好!好!」來安撫一下他的情緒~

我很少看到他會發脾氣,我也要適應一下。

好,我不寫了~
手指好冰喔~ ( ̄▽ ̄)


湯煮完了,我要去取暖啦~~〔跑走〕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