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4

2015
04
今年是羊年~
一直對羊沒什麼感覺的我表示…「這隻羊,我.可.以.!\(♥▽♥)/ 」
10906129_954996727862423_12624416832203953_n.jpg

昨天,我一回去公司,主管看到我,就向我求救~
「啊宜~來點來幫我切生菜~」

我立刻趕快衝上水吧幫忙! XD

家穎看到我的出現,依舊很熱情的來歡迎我~(☆▽☆)
「啊宜~啊宜~啊宜!我好想你喔!!(>▽<)」

昨天一整晚~
家穎的表情讓我好…不知所惜。( ̄▽ ̄)

她呢,當我每一次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她總會以狡猾的眼神,詭異的笑容來瞪著我…
好像很想跟我表達些什麼,感覺有點陰森啊~ ( ̄▽ ̄)

我很難形容這種感覺是什麼。
我只知道她是在跟我玩啦~很調皮的在玩。〔笑〕

一種很難用文字形容出來的玩味~

我每一次看到她,這樣跟我玩~
我都會有點懊惱。

她的表情超有事的!(〒▽〒)

有一次,我不為意的用撒嬌的語氣,問她:「幹~麼~啦?(〒▽〒)」

然後,跟她開玩笑,一副不能理解的口吻,很困惑的說:
「我…我真的讀不到你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笑〕」

然後,我就走開了。

我有點無所適從的。
我有點想求她放過我~ (〒▽〒)

雖然是這樣,但其實我很喜歡她這樣跟我玩~
我很難理解這種玩法,但其實感覺蠻有趣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神經病啊我~XD

昨天,我包班戟,做到一半,主管叫家穎上來水吧接手。

我跟家穎說:「你要看那一個是香蕉,以免你會把它搞混~」
「還有,你包好班戟之後,用保鮮紙把它包好,放進冰箱就可以了~」

她一開始有點聽不懂。

我用一隻長方形的碟子來放班戟。
我要包三個班戟,一個香蕉口味,兩個是芒果口味。

而我只包了一個香蕉的,放在碟子上的開頭。

如果三個班戟都在的話,頭跟尾就是一個香蕉,一個芒果~
我是叫她要記得,那一邊是香蕉,那一邊是芒果啦~( ̄▽ ̄)

事情有點繁複,我知道~( ̄▽ ̄)

後來,家穎問我:「怎麼用保鮮紙把碟子包好?怎樣包?」

我拿起碟子,在半空中假裝有保鮮紙,
用手勢圍在碟子上打圈,示範怎樣用保鮮紙包住碟子。

我說:「就這樣~( ̄▽ ̄)」
她笑了~

她說:「然後呢?我現在要做什麼?」

我就用長篇故事的模式,從頭到尾跟她講一次。

「現在要包三個班戟,一個香蕉,兩個芒果~
我用這個碟子放,材料我已經準備好了。」

此時,家穎指著眼前的班戟,問我:「那,這個是什麼?」
我說:「香蕉~( ̄▽ ̄)」

然後,家穎看著我,問我:
「所以,我現在要再包一個香蕉,兩個芒果,總數是四個班戟嗎?」

這時,我愣了一下,我瞬間意識到自己講了很大一篇廢話~中間繞了很大一圈。
我忍不住笑意,手抓住家穎的手臂,身體很自然的靠近了她,然後瘋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和家穎之間溝通不到,反而讓我很想大笑!
我覺得自已超白痴的!(>▽<)

主要是因為,我想起家穎開朗的性格,我才會想笑的~
…我在其他人旁邊,遇到這個問題,就不一定會笑得出來了。

是她影響了我。

我笑著跟她說:「不是,總數是三個。」
她看著我,很無奈的笑著。

她問我:「所以,我現在是要包兩個班戟就可以了,是麻~?( ̄▽ ̄)」
我不停點頭,說:「對!對!對!(〒▽〒)」

不如從一開始,我就跟她說:「你包兩個芒果口味的。」
不就可以了嗎?XD

這件事實在太詭異了~〔笑〕

這一天,主管嚴重提醒我們,要注意處理奶茶煲時候的安全意識。
因為,被蒸氣燙傷的也好,被奶茶燙傷的也好,意外發生得頻密了。

後來,主管教我們怎樣做好十足的安全措施。

我問主管:「我可以在下面墊毛巾嗎?」

他就跟我講解很多,然後,他跟我說:
「你放心吧!只要是我教的,我所想出來的,一定是對你們最有保證的方法!」

我看了他一眼,用信心很誠懇的大聲說:「好!我相信你!」
…我很意外自己有這種的反應。〔笑〕

我們的男主管,跟我說:「啊宜,你接下來的一星期就站在收銀處吧~」
我說:「…好吧!(〒▽〒)」

其實,聽到他這樣安排,我打從心裡是很開心的!
因為,這個進度拖了半年多,我終於可以學會三個崗位的事情了!

學好收銀之後,我就可以計劃,去學廚房的事情了!
所以,我要用心快點學好收銀的工作,我就可以跨上另一個層次了。

昨天,啊KEN也跟我說了:「啊宜~我教你廚房的事,好不好?」
我反問他:「可以嗎?」

啊KEN說:「當然可以啊!為什麼不行?」
我說:「我擔心自己進了廚房之後,會忘了外面的事。」

此時,在我身後的啊豐說:「別傻了~你是熟手,怎會輕易忘記這些事情?」
我說:「真的嗎?是我想太多嗎?」

後來,我說:「我先處理好外面的事情,到了我覺得合適的時機,
我才進來學東西吧~〔笑〕」

…我現在連收銀都未搞定,講什麼廚房呢?(〒▽〒)

昨天,我在公司吃飯,吃到一半,啊恆突然主動坐在我面前,跟我聊天。
他問我:「我剛剛在另一邊吃飯,為什麼你不坐過來的?〔笑〕」
我心想說:「…我坐過來幹麼…?」

此時,剛好家穎湊過來了。

啊恆就跟我說,啊豐想打家穎的注意。
我很驚訝,說:「什麼!?家穎很危險耶!」

啊恆跟我說:「除夕那一晚.啊豐故意等家穎下班,希望可以一起走。」
「當時,我就跟他開玩笑說~ BABY是我的,你不要搞她!」
「啊豐知道,他就打退堂鼓了~」

我的臉上一直呈現出,非常驚訝的樣子。
家穎反而對這件事,處於很平淡的態度,「管他的!」…這樣。

我說:「…怎麼,好像很多事情是我不會知道的。」
「我每次聽到,都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搞得我像個白痴一樣!(〒▽〒)」

啊恆安慰我,說:「因為你是半更啊~對著我們的時間不多,總會有點差啦~」
我就點頭了。

後來,啊恆跟我說:「LEXY還有四天就辭職了。」
我的反應反而很平淡,問啊恆:「怎麼了?她覺得自己不適合嗎?」

啊恆說:「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啦~」
「但,因為LEXY要離開了,主管才會請我的朋友來工作~」

對,所以啊恆的女生朋友,會在LEXY離開之後,加入我們的團隊。

剛好她在我們聊天的時候,她過來找啊恆,所以我看到她了。
我看過她一眼,蠻漂亮的~

昨天,我一整個晚上都在收銀處。
整個晚上,一直處於緊張都不行的態度,怕到不行!

是我的性格問題。
對於「轉變」不會太快適應到。

家穎看到我怕到死的樣子,她問我:「啊宜,在收銀處怎麼樣了?」
我說:「很.緊.張!…(〒▽〒)」

她想不透,反問我:「為什麼~?」
我說:「…不知道,就是會害怕。」

她笑著來,安慰我,說:「傻豬~( ̄▽ ̄)」「有什麼好怕呢?〔笑〕」

一個晚上,我按錯鈕,發錯了兩張單。

有一次,我不知道,為什麼收銀機上的按鈕,我按不到。
我把家穎拉過來,求救。

幸好,她救了我一命~ (〒▽〒)

可是,家穎對於我這種膽怯的樣子,感到有點意外。
…因為,她平時看到我的樣子不是這樣的。

細細粒同事,問我:「啊宜,你覺得收銀怎麼樣?」
我說:「其實蠻好玩的~只是我生疏而已。〔笑〕」

我早晚都會有,對收銀熟悉的一天。
現在是個開始。

我要做到的是,「收銀不是單純在文字上的處理,而是,要理解客人需要些什麼。」
「他們需要的是實體,而不是一個名稱。」

收銀很像數學,久了就忘了,「意粉吃下去的口感,甜品能帶給你的滋味是什麼。」
「它的實體」,我在收銀的時候要把它牢記著。

其實,在收銀處工作,時間是過得超級快!
是很基本,也是很輕鬆的工作…假如我懂了的話。〔笑〕

一星期的挑戰!〔火口火〕

晚上,快要下班的時候,家穎要先吃點東西,來配西藥。
吃藥前先墊些東西。

我跟她說:「吃根香蕉啊~」
她回我,說:「我不要,有班戟嗎?」

我提醒她,說:「生病了就不要吃芒果,對身體不好。」
她看著我,感動的,笑了笑。

她說:「我不管這種東西,我想吃就吃。」
我看著她,說:「真的啦,你要顧好自己身體啊~」

後來,她說…她咳出來的痰,是啡色的。
我在她旁邊,被嚇到的樣子。

我說:「…即使我重病,我咳出來的最多是黃的,怎會有啡色的?」
我很擔心她,我說:「…你不要這樣糟蹋自己,好不好?」

她沒有回應我。

到她下班,快要走的時候,她特地走過來,問我一個IQ題。

她問我:「啊宜~你知道,為什麼小明會跑得比火車快?」
我沈默,想不出來。

她笑著跟我說:「因為小明真的跑得很快!(☆▽☆)」
我: 呃... ( ̄▽ ̄);

家穎很興奮的,跟我揮手說:
「哈哈哈哈哈哈~啊宜,BYE BYE~ (☆▽☆)/」

我反而很平淡的說:「呃…BYE BYE。〔乾笑〕」

到了晚上,我肚子餓到爆炸!!!

我和啊恆,啊豐一起下班,想說去那吃飯~
可是,當時已經快到西鐵的尾班車,還有四分鐘。

當時,我和啊恆,啊豐站在天橋上,兩個人等著我決定。
「要回家吃,還是在樓下吃飯?」

啊恆說:「我知道會有通宵車,你決定是什麼?」
我想了一下。

我選擇到樓下吃飯,填飽肚子更重要!!(〒▽〒)

這是吃完之後的景象~
我一個人吃超多的!XD
10906435_954996861195743_8071263958441095863_n.jpg


我們三個坐在一起,聊天。
除了工作,還會聊一些自己的事,順便開開玩笑~

還不錯,我們三個聚在一起,都不會尷尬。

其中,啊恆講了一些自己的背景。

他是一個擁有很高天賦的人,對事情的理解本來就很高。
他不愛讀書,總是在課堂上睡覺,睡一整天的人,成績卻不錯。

就是,單純靠著自己的理解能力,至少也會拿到四分之一的分數。

他給我看了,以前老師們對他的評價,是「成績不錯,卻依然未盡力。」
我跟他一樣,都是不愛讀書的人,可是我沒有他這種資質。

他記性很好,這是公認的。
他可以記著一連串二十幾個意粉的先後次序,很像接龍一樣,而不會出錯。

他叫我幫忙紀錄單子,也是說「第幾張單子,第幾個,刷掉」,
而不是「你幫我刪掉什麼什麼」,然後要我自己去找。

所以,他常常跟我說:「我的職位比你小。」
我永遠都會回他同一句:「我的才能比你更小。」

〔笑〕

他教我,怎樣用盡一個托盤的空間,可以放到6客小食。
我說:「6客?怎麼可能?!」

我平時最多拿3客,就沒空間了。

啊恆回我說:「可以,只是你當真要小心,因為每一客小食只靠著一個角邊穩住而已。」
「很危險,所以你要很小心,不能失重心。」

他也有教我,怎樣一隻手掌拿兩個比我臉還要大的盤子。
是手掌,不是手臂… 〔汗〕

他教我的方法,是我永遠做不到的。
太危險了。

我一向做事謹慎,我不會願意這樣拿自己的安全來賭。
我寧願走路快一點,在樓面「飄移」!XDD

但…我也看到了一件事。

啊恆是一個很樂意突破自己的人,他不會看自己是沒有能力的人。
而我,會。

我會把自己鎖在某一個範圍之內,有時候是藉口,有時候是害怕,
結果,都不敢去突破些什麼,一直維持在同一個水平。

啊恆跟我說:「方法已經教了你,而你怎樣去理解這件事情,
你怎樣去平衡這件事,就要看你自己怎樣去實行了。」

「像你一樣,你希望先做到基本的.紮穩了才再往前邁進…擔心自己的能力…怎樣怎樣…」

我聽著,忽然醒過來,問他:「你怎會知道這件事?我有跟你講過嗎?」
他笑著跟我說:「我第一天進來,你不是有跟我講過嗎?」

我想了一下,說:「喔…是喔!」
我才記起來~〔笑〕

他講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給我聽。

他說:「我覺得,凡事都先學了,對自己是無害的。」
「有三個人教你事情,先全部都學,然後才去選擇,那一個方式對自己最好。」

「是對,是錯,都先學了,
你懂了之後,你自然就會懂得去刪掉不該出現的東西。」

我聽了,放在心上了。

在回家,我們三個人一起在等巴士。

那時候,啊恆和啊豐開玩笑~

啊恆跟他說:「想追我AA〔家穎〕,算了吧你~」
啊豐反將一軍說:「有什麼不行?追一下會死嗎?」

此時,啊豐問我:「啊宜呢?你喜歡什麼型的男生?」
我沈默。

在我面前的啊恆,幫我打圓場,說:「啊宜不喜歡一些太幼稚的男生~」
…意指廚房弟弟。

經過之前的事,啊恆是知道我對自己不喜歡的人,硬扯在一起,抗拒力有多大。

在回程的巴士上,坐在我面前的啊恆,問我:「啊宜,你有濕疹,打算吃奧米加3嗎?」
我說:「有用嗎?」

他就坐到我旁邊來,用電話顯示給我看,有什麼保健品。

啊恆是交遊廣闊的人,認識很多不同領域的人。
他跟拍擋一起經營網上生意,保健品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可以拿到優惠價錢買到保健品。

我跟他說:「可是~我兩年前買了一大罐維他命C.放在家裡,
直到現在也是全新沒開封過~〔笑〕」

「我會很容易忘記這些事情。」

啊恆跟我說:「要我提醒你嗎?每天一至五,星期六日你就自己搞定啦~(☆▽☆)」
我說:「我會忘啦~〔笑〕」

後來,我們下了車,啊豐先走了。
我跟啊恆一起走同一條路。

但,我走到一半,我發覺我走錯路了,好像…迷路了。
啊恆看到我,四處張望,就知道我「又」迷失方向了!

他問我:「你不知道自己在那裡嗎?」「我知道路啦~我可以送你到你家附近。」
我…我就跟他走。〔笑〕

好醜喔~!(〒▽〒)
我回我自己家,我還要別人來帶路!!(〒▽〒)

醜死了! >口<

我跟啊恆說:「你知道,我在銅鑼灣可以迷路整整兩個半小時,
你就知道我多有方向感啦!!(〒▽〒)」

啊恆笑我,說:「路痴~〔笑〕」

在路上,啊恆解構了一件事給我聽,我才把事情領悟過來了。

他做了一個動作給我看,他說:「你看,我這樣〔快〕.還有這樣〔慢〕,
都是叫「抓意粉」。」

「你快,你慢,都是叫「抓一把意粉」。」
「那為什麼你不這樣〔快〕呢?」

我就…「喔~是耶!」

他用他的手指頭作比喻,有五張單子,各有不同的飲品,
你怎樣用最快的方法,分類去完成這件事。

他教我,怎樣同一時間,用左手和右手,分別同時做兩件事。
事情的效率就會變成,「兩秒,你可以做到四個步驟。」

這才是「快」。

他說:「為什麼別人總是會覺得,我做事很快…其實我根本不快。」

「我只是把五張單子的內容,比方有7杯飲品,來湊成一個組別,
然後用我的方法去做這件事。」

「可是,我不會把完成的放上去樓面,我會先把東西放在水吧。」
「最後,把一併完成的7杯飲料放上去樓面~」

「從別人的眼中,就很像「怎會突然多了那麼多東西出來?」

「好像是「我在瞬間變了7杯飲料出來」,而形成一種「啊恆很厲害的樣子」,
令樓面同事就會一時之間應接不過來。」

「但…其實我的功夫,根本不是快。」

我很驚訝的說:「因為你把所有東西一次放上去,所以別人才會覺得你很厲害!」
「對!是耶~」

我真的要向他致敬!XD

他是方法很多,他忠於他的方法,處理事情也很靈活,
所以他才可以在能力上突破那麼多。

我跟他最大的分別,就是,我沒有膽量去突破自己。
而他,有。

我一直在路上跟他走…

我差一點有感而發,講出不可收拾的話。
幸好,我在嘴邊把話及時收住!把話及時吞回去!

啊恆知道我想講一些話,只是我忍住沒有講出來而已。
因為…假如我少了根筋,真的把話講出來,那場面就會尷尬到不行~

我想說:「之前廚房弟弟都是沿著這條路,送我回家…」

我的媽啊~!
幸好,我沒有講出來!!(〒▽〒)

這個誤會一出去,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他了!

我是一路看著沿路風景都一樣,可是在我旁邊的人已經不一樣了,
我才會突然有感而發,想講這句話出來~

可是,對於聽到的人來說,意思絕對不只是這樣~(〒▽〒)

跟啊恆一起走~
不管他有多愛講話,腦筋急轉彎有多快,他也會有停頓的時候…
在他停頓的時候,我要接話,場面才不會太尷尬。

我問他:「你家裡沒有門禁嗎?」
他說:「我從小到大,家裡都沒有這回事~我愛玩多久就多久~哈!(☆▽☆)」

啊恆跟我說,「同事之間會聊男生才懂的遊戲」。
他講了一推,賣帳戶,網速,路由器,ONLINE…很多事情。

我有點無奈,跟他說:「…我可以說,我頭上出現了很多問號嗎?( ̄▽ ̄);」

他反而對我笑著說:「怎麼了?你聽不懂嗎~?(☆▽☆)」
「放心!我也不懂!只是我知道他們在玩那一款遊戲而已~」

這就是男生與女生之間的不同嗎~?〔笑〕

後來,他送到我家樓下,附近~

他抬頭一看,眼前這幢大廈,問我:「就是這裡嗎?」
我很自然地回答他,「是啊~〔笑〕」

他跟我說:「好吧,有什麼事情,APP裡再講吧~BYEBYE ( ̄▽ ̄)/」

我精神回過來,說了一句:「APPS?有嗎?」 …「喔!」
對,我又少了一條筋了!!(〒▽〒)

我從來都不會跟啊恆私底下有任何接觸,自然的,
APPS傳訊息,這些事情也從來沒有發生過。

所以,我感到意外的同時,也代表是他容許我,可以跟他APPS聊天了~
比以前稍為拉近了一點距離。

只是…當時我把,應該意會的話用口講出來,太著跡…有點…處理得不太好。
所以,我才會說,我是少了一條筋,是的!!(〒▽〒)

最後,他BYE BYE之後,還回頭問了我一句:「走到這裡,你不會再迷路了吧?( ̄▽ ̄)」
我說:「不會了!!!(〒▽〒)」

「 BYE~BYE ( ̄▽ ̄)/」

對,我昨晚就是這樣過的~
好了,我要睡覺了。

明天放假,好好想一下,出去那裡走走~♥

我上一次說,要去機場,結果沒去。
剛好是年尾,我怕機場人太多,我會迷路~所以… 〔笑〕

我決定改變主意~〔笑〕


好啦~BYE~BYE (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