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5

2015
07
貓貓賣萌無極限~\(♥▽♥)/
10923626_958101967551899_1664452743152013653_n.jpg


…我可不可以在半小時內把這篇日記寫完呢?( ̄▽ ̄)

我要極速把它寫完~
希望錯字不要太多~

因為,我上一篇日記在凌晨時份寫…
結果我隔天起床,再看一次的時候,
發覺錯了很多字~ (〒▽〒)

請看的人多包容一下~
thank you~〔笑〕

這幾天,我在店裡負責收銀的工作。

第一天,啊恆在我身後,全程監控!XD

他教了我很多事情,包括,
怎樣用「開放式問題」去引導客人作一個決定,
我的「封閉式問題」又是怎樣一回事…

以及,怎樣把兩件事濃縮到一句話,來節省時間,而且,
這句話還能夠有延續下去的功效~

啊恆最擅長的事,就是他很多話可以講。
他平時都是這樣~完全就是「死剩把口」的模式~ XD

所以,他怎樣去開拓和延續話題的技巧,怎樣面對客人,去應對,
他都有教我,而且教得很詳細。

唯一一件事,是他腦筋實在轉得太快了。
我問他:「你可不可以把你的語速減慢一點…我消化不到…(〒▽〒)」
他笑著說:「好,那我們一步一步來~ ( ̄▽ ̄)」

他可以同時在五件事裡面,有很深入的了解,可以在中間不斷跳來跳去~

我呢,當要從一件事跳到第二件事的時候,我就會想,「這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跟不上啊恆的思考速度。

家豪說,我太緊張了。

他跟我說:「客人要意粉,你按了薄餅的按鈕,客人要薄餅,你又去按小食的頁面…
你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事情,你找得到按鈕才怪呢!( ̄▽ ̄)」

我只能無言的笑~

有時候,會有一點尷尬的情況發生。

比方說,我找錢給客人的時候,紙幣的方向沒搞清楚,
令我在客人面前算清楚的時候,我的手變得很笨拙~

當我正要準備在客人面前點算清楚的時候,
啊恆就在我背後說,大聲的說:「不是!大面額的紙幣要往下放!把它翻過來!」

好,我翻了!
在客人面前,依啊恆的指示翻過來。

然後,我跟客人說:「這裡有一,二,三…四張,總共是XX元,謝謝~( ̄▽ ̄)」
此時,啊恆在後面偷笑了。

他看到我手勢很笨,啊恆就示範一次給我看。

當客人走了之後,啊恆跟我說,一直笑說:「你向客人數有多少張鈔紙,幹麼呢?( ̄▽ ̄)」

他說:「不是「這裡有一,二,三,四張」,
而是,「這裡有二十,四十,八十塊~」才對麻~( ̄▽ ̄)」

讓我去撞牆~!(〒▽〒)
讓我去撞牆~!(〒▽〒)
讓我去撞牆~!(〒▽〒)

經過緊張的一天,那一天我是要在水吧做善後的工作。

當時,我已經把磨咖啡的所有工具都洗好了,可惜~
到了最後一張單子,偏偏啊恆來告訴是一杯焦糖咖啡…
我臉都綠了~ =A=;

他走上來水吧的時候,我跟他說:「我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洗好了!!」
他有點婉曲的說:「好啦~不要這樣啦~baby~我用完之後,你不用洗,我自己幫你洗乾淨!」

後來,當我繼續做善後工作的時候,我有一瞬間發現,
當焦糖咖啡過去之後~啊恆還在水吧繼續幫我調飲料。

我沒有要求他,他卻不動聲色的,留下來幫我的忙。
讓我可以抽身處理其他事情~

到了他快下班的時候,他問我:「BABY~你還有什麼是需要我幫忙的?( ̄▽ ̄)」

我說:「前面和後面的冰櫃,所有東西~〔笑〕」
他一聽到,有一大堆工作想他去做的時候,他裝哭說:「好吧~BABY,我不愛你啦~(〒▽〒)」

我笑著跟他說:「好啦~好啦~你下班啦!XD」「我自已可以把事情搞定!」
最後,我就一個人把事情搞好,不依賴任何人。

…現在剩下十分鐘。

昨天,我一個人站在收銀處,打仗。

相比昨天,我已經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不會太緊張,至少按鈕有按準~XD

不過,我會忘了很多小細節的東西。
位置,牌子,食物特定的準則,還有會員有的優惠…等等。

錯了5張單子吧?
是少寫了一些東西。

昨天,我打錯單子,虧損金額應該有40幾元。
加上新定的機制,每一錯單要罰五元…
我應該會破產~(〒▽〒)

主管跟我笑著,指著我說:「啊宜啊~你啊~~〔笑〕」

我本來真的要付那個差額。
後來,啊恆告訴我說,「沒有,大哥在開玩笑而已~你才剛開始學習,不用罰。」

下班之後,啊森跟我說:「啊宜~如果依照你今天的表現,你應該會被罰不少錢喔~」
我說:「我知道~(〒▽〒)」

細細粒同事有關心我,問我:「覺得站在收銀處怎麼樣?」
「習慣嗎?」,還有~「啊宜,加油!\(♥▽♥)/ 」

〔笑〕

昨晚,下班之後,我跟著所有同事一起去吃串燒~
大吃特吃~(☆▽☆)

這是一小部分。
10897067_958102004218562_437663294837159425_n.jpg

這是…坐我在旁邊,我們的男主管的傑作~ (☆▽☆)
這是一個過程!XD
10906120_958102017551894_4917175109575034768_n.jpg

10906180_958102040885225_9037475243284026428_n.jpg

10926442_958102070885222_77208042213216190_n.jpg

他們,飲酒歸飲酒,吸煙歸吸煙~
他們會顧著我。

當我用手掩著鼻子的時候,啊森會問我:「啊宜,煙太臭了,是不是?我走開一點~」

在我旁邊的大哥對我說:「啊宜,在你頭上放兩個抽氣扇,把煙都吸走,好不好~(☆▽☆)」
我說:「那煙就會順著氣,迎面撲過來啊~( ̄▽ ̄)」

家豪對我說:「聰明!(☆▽☆)」

當家豪拿著酒,跟我說:「啊宜~來,兩口」的時候,
啊豐也幫我擋,說:「不要搞她~」這樣。

他們知道我離煙酒是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距離~
是完全不可能試這些東西,所以…他們會尊重我。〔笑〕

我去洗手間,找不路的時候,啊恆會帶我去。
…他怕我會迷路 〔笑〕

我們在一起吃東西,氣氛不會太「髒」。
不會太放肆…幸好。

我是在當中最沈默,很靜的那一位。
在旁觀戰的一位。

到了凌晨3:00多…我真的太睏了。
CK看到我,眼睛瞇著一條線的時候,她說:「啊宜,累了~( ̄▽ ̄)」
我點頭。

我跟著家穎,啊恆坐的士回家,我也快熟睡了。
在中途,的士一個轉彎,我不小心失平衡,整個人壓向啊恆~

他立刻,婉轉的說:「啊宜,你平衡力不太好喔~」
我說:「我平衡力一向都不好。」

他的意思,你不要壓過來。
我知道他性格啦~他講話很會修飾。〔笑〕

最後,啊恆怕我會迷路,很有風度的送了我到家附近,
他就走了。

結果,我昨晚,晚上4:40分才回到家!
超瘋狂的~~~~

更瘋狂的是,其他同事是早班,他們要早起床。
…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熬過來的。〔笑〕

好,我寫完了!!!

我趕得及~
我要出門了!

BYE BYE~(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