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0

2015
23
I Wish You Would♪


我現在的狀態…很睏。
我盡快將日記寫完,然後快點去睡覺~

我需要變成「USB貓咪」來充一下電~

正常狀態
10905991_967084623320300_7835495133071033067_n.jpg

亮了~(☆▽☆)
10359542_967084606653635_323408008827590928_n.jpg


經過連續幾天,我在收銀處所累積下來的戰績~
我現在可以勉強撐得住在繁忙時間中的狀況。

當我重新以一個新人的心情來重新學習新事物的時候,
我發現了一件事。

我們的男主管,從來在培訓上,都不會講一句:「你需要達到什麼程度」。
他從來都不會說…「我給你一個目標,然後用什麼方法達到這個目標,就是你自己的事。」

他只會教你方法,去處理這件事情。
只要我是聽話的,然後乖乖的站在位置上,努力就好。

我發覺…
主管用的方法,讓我不怕學習新事物。
我在面對一件不熟悉的事情的時候,我沒有壓力。

我不需要迷失方向,想著…「我怎樣才可以達到你的目標。」

而是,在過程中很自然的~
當我已經可以掌握到事情的時候,我才會覺悟,發現,「原來我已經成長了。」

主管知道,「多做你自然會懂,經驗比較重要。而我注重教你怎樣去應對事情,就夠了。」
目標是其次,過程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整個過程上,沒有壓力之下,很自然就成長了。
好像是…「達到目標是早晚的事,他從來都不擔心,我做不到」。

只有「早」和「晚」的分別。
並沒有「行」與「不行」的分別。

重點是,當我成長了一點的時候,我依然會認為…自己眼前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
我可以繼續謙虛地,去學習,去長大。

而不會當我認為「我行了」的時候,我達到目標後就選擇自己停止下來。

怎麼說呢?
「跨越目標之後,就等於自己完成任務,可以中止了」…這一種走向。

這完全只是一種平常心。

我不會誕生出一種,「我成長了,所以我有資格去做…什麼什麼事。」的想法。
完全不會偏向這方面。

這是,很難得的事情。

我在面對客人的時候,會緊張了一點。
我要想一下,才知道怎樣去應對。

有些客人會跟你開玩笑,或者,有禮貌去問你一些問題。
還不錯。

有些客人性格開朗,她跟你的交談會像朋友一樣,會少一點陌生的感覺。
當我回應她,跟她揮手講bye bye的時候,

家穎看到,也會好奇問我一句:「你們是認識的嗎?」
我會說:「不認識啊~只是客人而已 〔笑〕」

不過,交流方式卻不像客人~〔笑〕

當然,來我們店消費的客人,態度也不是每一個都很好。
不可能每一個都是有禮貌的人,但是,我選擇以正面的態度去面對這件事~〔笑〕

而且,我相信,「你自己先對人友善,別人即使多無禮也好,也不會出什麼大事情。」
當然,我對客人的友善是發自內心的~

我也不是那種,懂得去裝假生活的人啦 XD

這兩天,我將教學的下部分交給家穎。
上次只寫了一半,我還有一半沒寫完。

當家穎看到,說一句:「MONKI?」

我聽到,就說:「…其實是MOCHA 〔摩卡〕 XD」
「MONKI是一個服裝品牌的名字~( ̄▽ ̄)」

她聽到我這樣說,就笑了。
她對我說:「啊宜~YOU SO CUTE (☆▽☆)」

…我前幾天,才去MONKI那裡買了一個匙扣,所以,
我只記得「MONKI」,而忘了「MOCHA」~XD

昨天,我站在收銀處的時候,家穎走過來,
打算拿餐牌本子,給站在門口看著釘在牆壁上的餐牌的客人。

我及時阻止她,說:「我剛才已經給過了。」
家穎就對著我,笑著說:「幸好你提我一下,不然我走過去,吃了檸檬~我就糗掉了 >口<」

我笑了。

我們大家都有一個任務~

我們會拿可以拿在手上的餐牌給客人,以免太多客人聚在門口看餐牌,控制人流。
因為,牆壁上的餐牌是不能動的麻~

其次是,可以先讓客人先有位子,然後才下單,免得要客人等位子等太久。

每一個客人都要問一遍,
「你們可以先拿位子,拿著餐牌本子坐下來慢慢看,免得待會兒沒有位子。」

如果客人不需要的話,那就算了。
沒關係。

但是,如果同一個客人被同事連續問了兩次,而我故意不提醒她的話呢~
我就會看到第二位同事走過去,被拒絕時的那個尷尬的樣子,其實蠻好笑~XDD

至此之後,當我站在收銀處的時候,家穎會一邊拿餐牌本子,一邊偷偷地問我:
「啊宜…剛才有搭訕過客人了嗎?」

我跟她說:「我已經搭訕過啦~( ̄▽ ̄)」
她就會點頭,跟我說:「好!」

家穎稱呼,這為「搭訕」~XD
超可愛的形容詞~

有一次,家穎準備去「搭訕」客人。

我看著她,走到客人旁邊,卻定了格。
她忽然把臉轉過來,皺一下眉頭,想了一下:「嗯?」

…她好像在想些什麼似的。

下一秒,她才跟客人說:「不好意思,你們可以……〔以下省略〕」
我看到她疑惑的表情,突然覺得她那表情很可愛~XD

當她走回來的時候,我問她:「你剛剛為什麼突然定了格啊~?」
她有點尷尬的笑了笑,說:「…我在想開場白。 〔羞〕」

我看著她,瞇著眼笑了。

不知為什麼,我覺得家穎的性格是很可愛的,她卻不知道為什麼我對她會有這樣的印象。
相反的.家穎嘴巴上說我可愛的理由,我也聽不懂是到底那一點覺得我可愛~

大家互相覺得對方的性格很可愛.卻是雙方都不理解,自己到底是那一點被視為「可愛」…
整件事情非常莫名其妙,卻有點好笑啊~ XDD

我覺得家穎可愛,是她那種的年輕才有的活力。
特別是她那個超有事的眼神!(〒▽〒)

身為貓痴的我…
其實家穎那個「超有事的眼神」,我常常會在貓咪身上看得到。

所以,當她每一次用這種眼神跟我玩的時候,我常常會大笑。
我會把她與貓咪,那種鄙視的眼神,連想在一起~

好像在跟我玩一樣。

只是,我很難形容出來,那種意味很深的玩味~
到底是怎樣一種感覺。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找到一張貓咪表情,是有家穎這種的神韻,
我會放上來給大家看~XD

今天,家穎在我面前,咳得很辛苦的樣子。
她把身子彎下來,才能夠把最深的痰出來…我看到她辛苦的模樣,我就皺眉頭了。

我連忙抓兩張紙巾,拿到她旁邊~
她卻轉身走掉,沒有看到我把紙巾拿給她了。

我默默跟她說了一句:「…我已經拿給你了 ( ̄3 ̄)」
她回頭,看到我站在原地,像個傻婆一樣,手拿著兩張紙巾卻沒事發生。

她很燦爛地~對我笑一下,就走掉了。

〔笑〕

呃,算了~

今天家穎負責水吧~
她在迷茫著…不知道怎樣做才可以成功拉出一個心形出來。

我走上去水吧,站在她旁邊,用說的來教她。

然後,家穎跟我玩。

她笑著對我說:「啊宜~我要抓手手 ( ̄▽ ̄)」
「你抓著我的手,教我拉花~ ( ̄▽ ̄)」

我就…瞬間淺笑了一下。
我是不好意思的那種,尷尬的笑。

我不習慣跟人有那麼親近的接觸,這倒是真的。〔笑〕
我不會想抓著人的手來教對方怎樣拉花~〔笑〕

不過,這是家穎最大的優點。

我跟她相處,從來沒感受過…「隔膜」這回事。
我每天打卡回去,她永遠是對我最熱情來歡迎我回來…的那一位。

她永遠都會用手拍我一下,或者是看到我就很興奮的說:
「啊宜~你回來啦~\(♥▽♥)/」「你終於回來啦~」
「啊宜!啊宜!啊宜!」…這樣。〔笑〕

所以,我才會覺得,她很可愛~〔笑〕

當然,她也會有埋怨的時候。
她會在面對客人的態度上,偶爾會想不通,「為什麼人性會有這一面」。

這時候,我會輕輕講一句話去讓她心情好一點。
或者,簡單的,只聆聽她的抱怨,這就夠了。

今天,我們同事之間,誕生出一句名言出來~(☆▽☆)

事情是發生在,我今天剛打卡上班,剛回公司的時候。

啊森走過來,跟我說:「啊宜,剛剛有一個人來應徵晚間的兼職啊!(☆▽☆)」
「你聽到這個消息,興不興奮?(☆▽☆)」「是晚間的!」

他說:「如果我們多了一個上晚班的人,我就不用常常一個人在樓面飛奔了!(☆▽☆)」

在旁邊的啊KEN,聽到這句話,立刻反駁說:
「你當啊宜是死人啊!〔火口火〕」

「哈哈哈哈哈!!!」
我瞬間大笑了!XDD

不只是我,連在他們身後的家穎,也忍不住大笑了。

啊KEN對啊森說:
「她每天都上晚班的,你怎可以忘記她!火口火」

啊森立刻很不好意思地,說:「不是啦~>口<」「多一個人幫忙也是一件好事啊~」
「啊宜在樓面也很辛苦的~( ̄▽ ̄),是不是?」

我說:「我還好耶~( ̄▽ ̄)」

〔笑〕

至此,「你當啊宜是死人啊!」…這句話,就讓家穎拿來當作新名言了。

當我站在水吧,有什麼不能及時做得到的時候,要同事提醒我的時候,
家穎就會跟對方,說:「你當啊宜是死人啊!>口<」

意思是,「你以為她會做不來嗎?」

可是…我心裡是自認,我有很多時候都需要同事的幫忙。
所以,我有時候會跟家穎說:「…其實你可以把我當作是死人也沒關係~〔笑〕」

意思是,「我沒有你想像中,那麼能幹。」
這是事實。

這兩天吧?
在繁忙時段,我發現自己在水吧工作的時候,根本做不到「最好」。

也許是,因為我和男主管之間的默契減弱了。

在氣氛很緊張的時候,主管把話精簡了,字少了,我卻聽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我會回他,說:「什麼?」

然後,他就不會依賴我,他會自己走出來水吧,做他想知道的事。

另一件事情是,在忙的時候,我忘記了要顧及廚房的事情。
我記得,水吧和樓面之間的連繫,卻忘記了水吧和廚房之間的連繫。

可能,是我太信任廚房同事的能力…但廚房同事卻反過來,在工作上是倚賴我的。

我認為廚房同事會把所有廚房的責任,一併扛上來,而我完全不需要為他們擔心任何事情。
但,廚房同事會認為,「只要我不作聲,就代表沒事發生過。」

在忙時候,我往往會忽略了看單子,而令客人等了一段時間都沒食物上桌。
我要男主管問我:「啊宜,第一張單子,還差什麼?」…我才會去看單子。

但,可能客人已經等了半小時了。

等於是,我對他們的信任,可能…是白費的。

…是前天嗎?
我跟家豪,面對面,很直接的跟他,說出這個問題。

我問他:「為什麼食物賣相,要我幫廚房同事處理?」
「是他們在製作食物。」「為什麼要等到成果出來的時候,來讓我處理?」

「為什麼,不是他們在製作的過程中,已經管好食物的賣相呢?」

「為什麼不是,把材料放整齊的時候來管好賣相,而是把食物焗好了之後,
才拿給我看,由我來判斷食物賣相可不可行。」

「然後發現,這個行不通的時候,又要我來回頭,告訴他們說「這不行,重新做一個」,這說得通嗎?」
「這應該是由我來管的嗎?」

「這到底是誰的責任?」

家豪回答我,說:「我知道…」「可是,你看到食物賣相不佳的時候,你有責任幫同事把它弄好。」
然後,我眼神裡就發火了。

跟我前面說的一樣。「廚房的同事,在倚賴我。」
我卻不想為他們這份責任。

外人根本想像不到,你要為每一碟食物把關的心情,到底有多耗心力。
特別是,這本來不是你自己主職的時候。

我曾經心裡有一刻想過,「我連廚房的責任也要顧及,即是不是代表,我可以拿兩份薪水?」

然後,這件事情之後,還發生了一件事。

啊豐…很擅長把食物烤到發黑的那一位。
他把香蕉酥焗到發黑了。

我看到這塊「炭」,我跟啊豐說:「不行,重新做一個。」
但,家豪看到,卻說:「可以出啊,給客人吧~」

我聽到後,我問家豪,「為什麼黑成這樣,也可以拿出去給客人吃?」
「你要客人吃炭嗎?」

家豪說:「香口啊,可以吃下去的。」「沒關係,出去吧。」
好,我聽他說的,那一塊我眼中不合格的「炭」,就送出去了。

後來,我沖了一杯奶茶.不是滾燙的,是溫的。
家豪就跟我說:「不行,倒掉,不夠熱。」

我忍不住,立刻嗆他,說:「為什麼?」
「剛剛那塊「炭」,你都送出去了!為什麼奶茶是暖的,你就說它不行呢?」

家豪回我說:「香蕉酥焦了,,至少可以吃下去,不過奶茶不夠燙,糖就溶不了。」
我眼中有火,卻忍下來了。

我冷靜的說一句:「你跟客人說,新的奶茶在煮,叫他等一下。」
我承認,當時我心裡面,氣到火山爆發。

後來,我私底下對家豪說:「我不懂你是怎樣去判斷一件事情。」
「你所謂的「成不成功」的標準在那裡。」

「你告訴我,什麼事情是應該嚴格看管,什麼事情是可以隨便說了就算!!」

…就是在這些磨擦底下,我會開始懷疑,「自己應該怎樣去信任你們一直所堅持的品質態度。」
「怎樣去相信一件事情的原則。」「我應該怎樣去判斷,才能夠做得到最好的那一套方程式。」

此時此刻,我記起…當初教我做事情的那一位資深同事。
她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把關」這件事。

她很有威嚴,說「不行就是不行。」
…我也想起,當初她在的時候,「把關」這件事情也是常常在提,常常在做。

我就在想…也許「把關」這件事,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要做,
而是站在水吧裡的人,每一個人本來就應該要做的事。

本來就是,站在水吧裡面人,責任的一部分。
…不是「主要責任」,卻是責任的一部分。

我抗拒這份責任,是因為…
我不想讓一份「不是我主要職責」的事情,搞得我心身都筋疲力盡。

特別是…廚房同事把這種責任,完全卸給我的時候。

水吧是核心位置,但這個核心位置…扛得不容易。

而且啊~
我認為在氣的時候,是絕對不會把話修飾的人。

我不想常常把話直接講出來,而傷到廚房同事。
…但是,這種擔憂,可能是多餘的。〔笑〕

這就是,我認為我在水吧裡面,做不到「最好」的原因。

最近啊~我發現了一件事。
我覺得很奇怪。

有時候,啊森會跟我說:「啊宜,不好意思,我不是想催促你喔~」
「有一碟意粉已經過了十多分鐘,還沒上桌…我呃……」

我當下會回答他,說:「喔,好啊~我幫你通知廚房。」

與此同時,當我聽到他的語氣的時候,我心中不禁會想,說:「…我很可怕嗎?」
「為什麼啊森好像很怕我的感覺~?( ̄▽ ̄)」

為什麼???

有時候,家穎會把髒話,無意識地脫口而出~
我當時在工作,我沒有注意這件事。

但,在我面前的家穎,會主動跟我說一句:「哎呀~( ̄▽ ̄)」
「我不應該強逼你聽到髒話,對不起~」

那時候,我在低頭夾檸檬。
但我聽到家穎這樣對我說,我反而會抬頭看著她…心想著:
「你為什麼要向我道歉???」

你會講髒話的事,我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為什麼???

又有一次,啊恆在廚房長篇大論,奚落啊豐的糗事。
啊恆一講就是半小時,沒有中斷過~

後來,啊豐走出來水吧的時候,站在我旁邊,偷偷跟我說一句:
「啊恆他媽的瘋了!」「你叫他靜一下,好不好?」

我當時在顧自己的事,並沒有正眼看著啊豐,只知道他在抱怨事情。

這時候,啊豐卻好像突然醒過來了,跟我說:「喔!對不起,我不應該在你面前罵髒話的~」
「我應該消音.說… 啊恆XXX的,瘋了!」

然後,他抱怨結束之後,就回去廚房那邊了。

我轉頭,看著啊豐走回去的背影…我一臉不解的樣子。

我心想說~「我從來沒有因為別人罵髒話而生氣過耶…」
「為什麼他們所有人,在我面前,嘴巴都那麼「乾淨」啊???( ̄▽ ̄)」

很莫名其妙的一件事。

對方罵髒話,我是會過濾的。
當然聽太多,我會壓力很大…但,我從來都沒有因此而向同事生氣。

我只知道,罵髒話只是對方不會控制情緒的宣洩,一種負面的表達方式。
我能夠理解他們是用什麼情緒,去面對不如意的事情。

雖然,我自己是對髒話極度反感。
我卻從來不會管別人,罵不罵髒話,這件事。

當我聽到別人罵髒話的時候,我反而會心想,
「你可不可以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啊???( ̄▽ ̄)」

髒話是全世界中最沒有意義的話耶~
它既不能夠幫助人的溝通,又不是一件可以讓你有深度去思考的層面…

罵了,又怎樣呢~?( ̄▽ ̄)

今天,家穎在我面前,看著我調飲料。

家穎跟我說:「啊宜~( ̄▽ ̄)」「不是忌簾巧克力,只是普通的巧克力而已啦~」
「你好~CUTE喔!(☆▽☆)」

我聽到之後,我馬上冷靜下來,停了格,重新整理這件事,我應該怎樣做。

家穎看到我的反應,笑著跟我說了一句:「啊宜,你好冷靜喔~」

「如果我跟其他人〔同事〕說了,「你錯了」的時候,
他們總是會先罵一句髒話,然後才會去沖別的飲料。」

我想…
這就是平常會不會管理自己的情緒有關吧?

我會生氣,總是因為一些很認真的問題。
可是,無聊小事,我是不會生氣的。

今天,在準備為水吧善後的時候,我們的男主管對我說一句:

「啊宜!我們今天鬥快!(☆▽☆)」
「你顧水吧,我來顧收銀+樓面清潔,來比一下誰更快!(☆▽☆)」

我說:「好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主管一句話給推動到了。

我今天在水吧善後的時候,真的充滿幹勁,很認真的把事情做完。
只是過程中很急是少不免的~〔笑〕

主管看到我很急的時候,他笑著對我說:「你不用一副趕去投胎的樣子啊~?( ̄▽ ̄)」
我笑了~XD

我看起來很急嗎?

後來,廚房弟弟走出來,幫主管一起掃地,拖地。
我一個人比兩個人的速度。

到了最後的結果是,我們同步完成~

我跟廚房弟弟說:「果然,我一個人是比不上你們的速度。」
他說:「當然啊~不過,你已經很快了。」

放心~我快歸快。
洗手盤依然是銀色的,放心~XD

前幾天,家豪跟我說:「我覺得很奇怪~」
「怎麼可能,你每一次負責清潔水吧的時候,你總是最後一個才完成呢?」
「我看到你每一次都是最後一個才打卡下班…不可能的。」

「水吧善後工作…應該半小時內就可以搞定。」

順便一提,我平常是用兩小時多的時間來這件事~ ( ̄▽ ̄)
從9點一直到11:15分左右。
就一點一點的做。

後來,家豪就在我面前示範,水吧的步驟,怎樣更加簡潔去做。
我看了,真的很快。

用十五分鐘,做好了半個水吧的清潔。

所以,在這幾天,我改變了我平常習慣的那一套。
可是,最多只能快20分鐘。

不管我怎麼快,至少要一個小時,不能再少了。
…當然是,在認真清潔的情況下。

我重新在組織,把過去的那一套,變成新的事情。

家豪快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手動作很快。
而我永遠都不會這樣做。

只要我動作一快,我就會很容易不小心刮到手流血。
Always~( ̄▽ ̄)

我今天才不小心,一頭撞下去紙巾架的角邊,痛到我快流淚了!(〒▽〒)

昨天,啊恆問我:「我給你的奧米加3,吃了多少啊~?」
我說:「四顆。」

他問我:「是一天四顆嗎?」
我說:「不是…是總共四顆。 ( ̄▽ ̄)」

啊恆看著我,乾笑。

他說:「這一瓶,我是上星期給你的,你現在才給我「總共四顆」是想怎樣?!火口火」
「你真的是有夠強啊你!」

我跟他說:「我就是會忘記啊~」
「我又不是一向吃習慣保健品的人~」

啊恆教我,說:「那…這樣做好了。」
「你早晚,起床睡前吃一次,然後你吃飯的時候再吃一次,這樣會比較好記嗎?」

我說:「…盡量。( ̄▽ ̄)」

真的,盡我能力啦~〔笑〕


好,我要睡覺了。
明天還要煮飯。

bye~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