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5

2015
05
今天,啊恆問我:「你找回你的熱誠了嗎?」
我說:「我覺得,我要的不是熱誠,是支持。」
他聽了,笑一笑就走了。

然後,當我站在收銀處的時候,家穎看到我就笑了。
她說:「啊宜對著客人,笑得很假,臉部很僵硬~」
…我也知道,我真的笑不出來。

我在水吧的時候,廚房同事啊ken忽然停在我身邊。
他關心的問我:「為什麼,你這幾天臉上的表情像個苦瓜乾一樣?」
「有發生些什麼事嗎?」

我說:「真的嗎?我的表情真的變了嗎?」
啊ken對我說:「是啊,都不愛笑了。」

他問我:「是因為工作嗎?」
我語氣帶點保留,說:「不完全是因為工作,工作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啊ken問了,也沒多講什麼,默默走回廚房了。

之後,我問家穎:「…我最近真的很不妥嗎?」「我臉有跨下來嗎?」
家穎問我:「沒有,你一直都是這樣。」

我說:「是喔~」
「我覺得,我情緒最近很不穩定…」

家穎笑著說:「傻瓜~每個人都不會情緒很穩定的~〔笑〕」
我說:「我還是不要熬夜比較好。」

她聽了我這個原因,反而笑我是個傻豬~
「為什麼熬夜會讓情緒不穩定?」,她好奇這一點。

家穎發自內心,對我說:
「你的情緒沒什麼,只是你在生氣的時候,我會非常害怕。」

我反問她:「為什麼?我會生氣,可是我不會對你發脾氣耶~」

家穎說:「是啊,你是沒有講話,也不會把怒氣放到其他人身上…」
「可是…〔笑〕.凡是你經過的地方,你生氣的氣場就很大。」
「大到…沒有人敢靠近你一步…〔抖〕」

我笑著說:「真的嗎?」
「啊…我真是一個完全不懂掩藏自己情緒的人呢~ 〔笑〕」

家穎也好,啊ken也好,啊恆也好…全部人都知道我最近情緒低落。
是低潮期嗎?

我覺得,如果我跨越不了這一步,我會很快待不下去。

講一下別的事情。

今天,我煮了「南瓜炆豬肉」。
家穎看到之後,說:「啊宜~我要吃( ̄▽ ̄)」

我把叉子拿給她,她試了一口,說:「啊宜,下次我又要吃南瓜!( ̄▽ ̄)」
她說:「我要吃羊肉!( ̄▽ ̄)」

我說:「羊肉?!那很難除腥耶!!」
家穎說:「那,牛肉吧~」

我說:「好,讓我考慮一下 〔笑〕」
「你要的時候,跟我講。」

很好笑。

今天,發生了一件小意外。
…我的身體常常受傷。

我站在水吧前面,剛好家穎站在我旁邊,拿熱水。
我手臂不小心勾到,結果一杯發燙的熱水就正中核心,燙到手臂內側和大腿。

我很冷靜的,馬上拿一壺冰水,直接沖我的右腳,牛仔褲全是濕的。
手臂,大概沖了五分鐘冷水,好了一點。

ck很貼心的,幫我塗了燙火膏。

但,說真的… 過了兩小時,直到現在,受傷的位置還是刺刺的。
外面看沒什麼,是裡面受傷了。

也如CK所說的… 踫水,真的很痛。
我在水吧也好,洗澡也好,不得踫水,特別是熱水。

家穎走上來,身子靠近我一下,說:「啊宜,對不起~(〒_〒)」「沒事吧?」
我很冷靜的說:「沒事,我習慣了。」

在當下,我心想的就是…「完全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是我自己不小心勾到而已。」

在心上,我是很珍惜,家穎對我的關心。
因為…我知道這一部分,本來是不需要出現在我眼前的。

然而,它出現了。

繼上一次我頭撞到閘門,然後前天被罐頭割到手指,今天又被熱水燙到…
我算是極品了~XD

算啦~
受傷就算了,重點我經得起考驗就好了。〔笑〕

當在我水吧的時候,家穎跟我說… 受不了新人的遲鈍。
就是,新來的男生。

他很單純,思維不是快的,是慢熱型的人。

家穎說:「我講的,他理解不到。」
我說:「那就慢慢教。」

家穎說:「我寧頭教啊熙,都不想對著他。」
我說:「我反而不想教啊熙。」「我寧願教一個遲鈍的人。」

家穎問我:「為什麼?」
我說:「因為啊熙會回嗆我。」
「我跟他講的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而且他會對我找藉口來推諉事情的責任。」

家穎對我說:「真的嗎?可是我寧願他反駁我,那我就可以吐糟他~XD」
我說:「…也是吧。」

她問我:「你不喜歡啊熙嗎?」
我直接的說:「…我對會回嗆我的人,沒興趣。〔笑〕」
「我不會討厭他,我跟他只是性格不合而已。」

在我眼中…
一個遲鈍的人,最多只是花多一點時間來把事情講明白,讓他容易去消化。
一個新人,本來就是從零開始,所花的時間長短,本來就不是一個重點。

重點,我希望你有進步,不管是成效慢是快,對方願意聽你講的話,尊重你的身份,
這已經是一個好的起點了。

我最多只要付出多一點的耐性,或者要轉一個方式來教他。
其實一點都不費功夫。

但,如果對方是一個不順從你的學生。

你無論教他多少東西,他依然會堅持自己的一套,這是不可能進步到的。
因為,你向前走兩步,他還是堅持原地踏步…然後他會跟你說:「我覺得我自已是對的。」

這才是真正會讓人失望的態度。

不論他在前身多有經驗,學的東西有多快…他的進步是有限的。

可是,一個願意跟著你走的人,即使走得慢,也可以走得很遠啊~而且很穩定。
因為他會相信你。

只要我帶他帶得好,教得好的話,他是可以往前走的。
但,一個會把你彈回去的人,我怎麼可能有心力去教他任何事?

…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在他身上做的事情是白費功夫的。
為什麼我要浪費自己的心力,在一個不樂意聽我講話的人身上?

幸好,我們的男主管不會有這種偏見。
至少,在他眼中,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我呢,對於性格不合的人,真的沒有他的辨法了。

在昨天…我有好幾分鐘,突然情緒崩潰。
這幾分鐘之內,連續發生了好幾件小事情。

當時,是收垃圾的啊姨來,通知我們要把垃圾搬出去。
我去通知廚房一聲,然後就在水吧忙自己的事。

我當時要開一壺檸檬茶。
當時,啊恆跟我說的份量,跟平常是不一樣的。

我有點激動的問啊恆:「為什麼那份量又變了?」
啊恆回我說:「因為冷水和熱水不一樣,真的,你相信我。」

當我弄好檸檬茶之後,我忙著要包垃圾給啊姨。
我問啊豐:「你是現在包垃圾,還是下一轉才倒?」
他回答我,說:「現在。」

我說:「好。」

當我包垃圾的同時,我正想叫新人幫忙,過來幫我搬幾袋包好的垃圾出去。
可是,我叫了,卻沒有人理我。

那一瞬間,我很想哭。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很無助。

我停了好幾秒,讓自己冷靜一下情緒。
接下來,我把傷心化為怒火,很生氣的趕快把所有垃圾全部倒出去。

用摔的。

我弄好之後,我問廚房裡的啊豐:「你到底弄好了沒?啊姨要收垃圾!」
他對我回應卻是…「下一轉!我下一轉才包!」

我當時忍著怒氣,在心裡發火,「那你剛剛為什麼要跟我講這句話!!!」
「而我為什麼又要像個傻瓜一樣相信你,對我講的話?」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好脆弱。

好像被人騙了一次又一次,明明不會更改的原則,通過幾次小事情來告訴我知道…
原來很多事情是沒辨法全心全意去依賴,去信任的…

…怎麼辦,我現在好想哭。
「我到底有什麼是可以徹底去相信,而不會改變的?」

剛剛那幾件事情…
包括,我一直跟著固定的份量去做事情,卻突然變調了。
我相信同事對我的承諾,說「現在」就是「現在」…結果,又變調說「下一次」。
在我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卻沒有人理我…那是一件讓人很心痛的事。

雖然是小事情,小磨擦,但已經足以證明給我看…
不論是在做事跟從的標準上也好,我被同事耍了一次也好,新人對我的反應也好…
三方面的信任,全部都瓦解了。

這三方面,本來就是支撐我努力工作的全部。
… 一次不小的打擊。

我不知道,我在這個地方,還有什麼價值。
我對所有事情都沒有得到支持… 感覺真的很無助。

我很像傻瓜一樣,自己拿著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包袱在扛一樣。
但現實是,我不可以推卸這份責任。

即使是一下子不小的衝撃,當時我氣幾分鐘就算了,過去了。

那時候,啊恆私底下問我一句:
「啊宜,我如此關心你,你會跟我說…你為什麼會生氣吧?」
「誰氣到你了?」

我說:「沒有人惹到我。」

啊恆跟我說:「那,是什麼事?」
我說:「我不會講,講了也沒用。」

…我不想抱怨太多。
免得在同事之間,破壞了好的氣氛。

可是,事實證明了,我根本是在忍受而已,我放不下這個疙瘩。
要不然,我不會在這裡把事情寫出來吧。

唯一的心靈雞湯。

我在想…真正的次序應該是這樣吧。

我對一直所相信的原則失去了信心,然後我就迷茫,不知道應該繼續相信什麼才好…
接下來,我就因為對工作失去了倚靠和信任,熱誠慢慢就沒了…
到了最後,我就很想離開這個地方。

去找尋不會讓我失望的地方。

我要跨越的,不只只有想法的問題。
我怎樣才能夠在這幾方面上,重拾信心?
我又怎樣才可以將思想打開,活得比較自由?

是我把責任看太重嗎?
我是過度在意自己的責任,所以才會變成重擔嗎?

我想…
這一關很難過。

很「難」去過,也讓我很「難過」。


好吧~
明天有事要做。

先告一段落好了。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