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

2015
15
昨天,我去Moment Cafe 吃了個下午茶~

拼盤有沙律,嫩滑炒蛋,很油香味的香腸,
以及一個很完美的鹹脆牛角包!!!<( ̄▽ ̄)/

我叫了一杯特歌,荔枝梳打~

除了一杯全都是冰塊之外,
裡面之所以會是非常淡的荔枝味…
原來是因為員工沒有把糖漿攪拌過…

所以,當我飲到最後一口的時候,那荔枝味就甜到膩了! =口=

是我中招了嗎?〔笑〕
11072375_999319936763435_5339392600875442799_n.jpg

沙律的菜不太新鮮,有點發黃了,當然也不會有爽脆的口感啦~
上面的醬只是普通的醬料,酸酸甜甜,算是開胃的。

…我平常自己準備公司的沙律…
我洗菜最討厭就是這種滑溜溜,不新鮮的感覺。

這一盤沙律,讓我想起了這種感覺~

能夠讓我滿意的是炒蛋和香腸。
我喜歡炒蛋嫩滑的口感和香腸本身很濃的油香味~

給我最大驚喜的是,這個主角…牛角包。
我沒吃過那麼好吃的牛角包!

當我一刀切下去,這種硬度為我帶來很大的驚喜感!

脆到近乎硬的程度,咬下去像吃薯片一樣硬,
裡面的發酵薘度剛剛好,不會空無一物,像在吃空氣一樣。

這是非常令我吃得很滿足的牛角包!♥

牛角包的配搭很簡單~
鹹火腿,鹹芝士,一些生菜和蕃茄,基本都是「三文治一般會有的底」了。
加起來就是鹹鹹香香,加上蔬菜的甜味所營造出來的滿足感~

配搭雖然簡單,卻包含一個牛角包裡面所需要所有層次。
我吃得很滿足~

整個拼盤,雖然配角做得一般有趣,幸好主角是大放光采的~
假如某一天我很想吃牛角包,我會再次去吃一次!

至於下一次呢~
我會叫荔枝梳打,走冰。 ( ̄▽ ̄)

這一杯嚴格來說,其實荔枝冰。
我是食肆行業的人,當然會理解「冰太多」背後的意思。

這一種「整杯都是冰」的量,也是家穎和啊森平常會放的冰量。
我呢~每一次都會說他們,「冰太多了!」

拿上手,那一杯汽水竟然是有墮落感的~
而不是「一般的重」。

我說這一句是為了客人的感受。
我不想他們用貴三倍的價錢,買到比一般少3成的量。

然而~
在經理的角度,也常會說一句,是我平常放冰太少…
他們的量才是正確的。

我點頭了。
卻…不管他們的話,我仍然是半杯冰就半杯冰。

是良心左右我這樣決定的。

最近這一星期,有兩位質素很好的新人上班。
可惜,只是上幾天的班就不幹了。

其中一位女生,在最後一天下班的時候,只跟我一個說bye bye~
我有點欣慰~〔笑〕

而面對這種「幾天就不做」的現象~
家穎總是會有點長氣的說一句:「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的!」
「為什麼可以說走就走,連個交代都沒有!」

我心想說:「家穎也不過只是19歲而已麻~XD」

不過呢,家穎對於生活事,其實是有想法穩重那一面的~
她比同年的,偏穩重一點。

啊KEN對於現在畢業出來,剛入職場的新生,也有一些微言。
他說:「先不論他們有沒有社會經驗,怎麼跟人相處得好,就已經是一個會讓人擔心的問題了!」

啊KEN稱這種質素的人,做豬仔。

剛好,我公司裡正正有一個,完全乎合所有條件而很適合被叫做豬仔的同事。
JASON。

我記不起,我在這裡有寫過什麼關於他的事了。
我最近很少寫日記了。

JASON是一個想法極為簡單的人。
但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他竟然是一個大學生,考試合格而且可以在大學畢業的人!

我問他:「你在大學讀什麼啊?」
他說:「物理和數學。」

我問他:「那,考試合格嗎?」
他說:「…有點難,可是是合格的。」

我就沈默了。

因為呢~
他對於事情的應變能力,跟小學生一樣,可能會更差。

真是一個「只會讀書」的人。
沒別的~〔笑〕

我問他:「大學畢業,為什麼你還來做飲食業啊?」
他說:「因為銀行的工作太悶了,而且薪水這裡比較高。」

我說:「真的嗎?這裡反而比較高?」
他說:「銀行差不多就一萬而已,這裡是一萬多,多了整整幾千元耶~」

我說:「…是嗎?」

他初來的時候,他的態度就很明確的告訴你說~「他是一個很悠閒的人」。
對任何事情都不了了之,一點在意,在乎的感覺都沒有。

不管場子有多忙,他的步伐永遠都是一樣慢。
大概五秒走兩步吧~

可是…我們是一秒走兩三步的速度。

所以,在那麼明顯的對比之下,我們所有人對他的工作能力,
評價都很差,除了我。

我會在忙的時候,對他「時不與我」的態度有點生氣,但我不會對他有任何偏見。
可是,我的上級,新來的蜂哥~對JASON就是一種不屑的態度。

他看JASON的能力那麼弱,他會直接講出來,說:「他?算了吧!」

然後,蜂哥對於一些很有能力的新人,話是這樣對我說的~
「好!她夠聰明!學東西超級快,不用怎麼教就上手!好樣的!」

我看他這種教導的原則.我真的很想跟他說個兩句。

「所謂「新人」不都是從零開始的嗎?」
「怎麼可能自己要求對方先有個底,才叫做合乎你的心意呢?」

「以能力來判斷一個人,你這樣,對方心會好受嗎?」

「你「教導」一個人的本意,不就是要幫助新人扶搖向上嗎?」
「為什麼現在會變成,打擊別人往下跌倒呢~?」

「區域經理不是在考驗你教導新人的能力嗎?」

「你這種態度看來只能教「已經不是新人的新人」或者是「有經驗的新人」了。」
「對於真正從零開始的新人,看來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而已~」

可是呢~我始終沒有講,畢竟我會尊重他的身份,是我的上級。

我呢…曾經有過很受傷的階段。
我在屈臣氏工作那兩個月,所有委屈都寫在這裡。
現在已經被我刪掉了。

…那是最侮辱人性的時候,我是硬著頭皮在艱難中存活下來的。
那種時候,我也苦撐到兩個月了。

大概是…被同事看不起我工作的能力,把工作上「黑變成白」。
讓周遭不知情的同事,都塑造一種形象是「我在幫你,很委屈的,真沒你辦法」的大好人。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
我正在向客人推銷產品,然後她就過來,中斷我的對話,由她來向客人介紹產品。
因為,化妝的領域是她的專長,所以我自己就走開了,由她來管麻~

過了一陣子,她竟然在自己手上的麥克風裡說,故意讓所有同事…
包括我嫂子,我的主管…等等,都聽到。

她罵我,她說:「你有沒有搞錯!我剛剛那麼大一個人站在你旁邊,都不叫我過來幫你忙!」
「你向客人推銷,你懂什麼?」「你要我來幫你收拾爛攤子,你好意思嗎!!」

我的心,當下很生氣又很無奈。
可是,儘管我心真的很痛,白白受了委屈,我還是把氣吞下來,三秒。

那三秒,我就決定,跟她說一句:「對不起。」
為了大事,我可以把我自己,放下身段到這種程度。

這是鍛鍊。

可是…另一方面,我怎樣去抹掉這個陰影。
我剛開始也不理解,為什麼人會黑暗到這種程度。

而我很明確的知道,她就是一個死八婆,沒別的。

後來我去想…
我叫自己,不應該找個理由妥協.為她找個好的台階下,而讓我的心舒服一點。
我沒有這樣做。

我很清晰知道一件事。

「我不理解你是必須要有的。」「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八婆。」
「如果我能夠理解你對我所做的一切,產生共嗚,那代表我跟你一樣,都是個八婆!」

「我要跟你劃清楚一條界線,我的善良跟你的高傲永遠都不會站在同一陣線上!」
「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我今天為了大事把委屈吞下來是老娘我功夫好,這個勝利不是屬於你的!」

「我有這份成大事的質素,能夠在未來打遍天下,而你永遠在這裡當個八婆算了!!」

我就是這樣想的~〔笑〕

每天這樣子,形形色色的小事大事,我也忍了兩個月。
是我的極限。

那陣子,我很深感受到一件事。
我是被看不起的那個人,心裡很痛苦,自尊心大受打擊。

然而,我看到的另一面是…
原來「看不起他人」的眼光,比吐口水在人家臉上,更討厭。

相信不難理解,為什麼我絕對不會對人有偏見。
被人去「評價」,心裡其實很難受。

因為我被看不起的經歷太多了,不只只有這些事情…
在以往家庭上,在讀書時期被霸凌的時候,很多在人格上不能被肯定的時候,
我經歷過太多同樣的痛。

以往,我不知道我為了什麼而存在,在這個世界,因為我所有事情都被否定。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來支持我。

到我真的找到答案之後,知道我好的一面是值得被保留,很重要所以值得去珍惜。

我對自己的信心,以及對「絕對不能失去」很寶貴的事,人,物,處世態度,
有一種不移山的堅持和忍耐的態度。

而我很慶幸一件事是…
我會堅持很多內在的事,可是我並不是性格偏激的人。

反過來,我很討厭在枱面上說一堆「爭取什麼什麼」,又論斷什麼什麼…
我心想說:「到底你講完廢話了沒?進展不停在輪迴,你講一輩子都不會有結果啊!」

…這個是,生活在香港的人,一個小小的小確幸。〔笑〕

今天,我比很多人更堅強。
比很多同年的人性格穩定,在很多決定上有很清晰的方向。
這是我努力來成果。

我可以承受對方對我所有不合理的控訴,我心會痛,但我會忍耐。

我寧願忍,痛。
但我都要決意堅守,我所有…在我心裡面絕對不能失去的價值。

因為,我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這是我一生的原則,永遠都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

好,以上是題外話~
回來正題。

所以呢~
這種關係,套在蜂哥和JASON的身上…我自己是看不過眼的。
我會很關心JASON的感受。

其實JASON是知道的,自己在這個團體中,每個人對自己的評價是什麼。
他也會跟我說:「我做事做太慢了,是不是?」「我怕他們會說…怎樣怎樣的。」

幸好,這些評論對他並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

其實,我是知道JASON的優點用在那,缺點用在那,怎樣對事情會有好的影響。
在他人眼中的「悠閒」,其實是他最大的優點。

在食肆行業裡面,壓力大是一定的。
然而,他身處在這個環境下,卻一點壓力都沒有感受過…絕對是奇人一個~〔笑〕

他有我們沒有的質素。
我們都會因為在乎工作的速度而壓力很大,他卻完全相反。

其實,這是JASON和我們的男主管一個共通點。
做事從來都不急,可是速度很快,而且是有成效的。

我也發現了…
當我教過JASON一些小事情之後,他可以在我沒發覺之下…
做完我交代他的事情,而且速度很快,真的很快!

他要抓住的重心,只有「懂得怎樣去做」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用力記住很多關鍵詞,很多重要的事,在以後,他做事會比我做得還要好。

我說真的。

他現在是一個不容易看得出有未來的人,然而,
他其實在現在就有了,在未來必須要具備的質素。

不需要在將來那個時間點,才來學更進階的事,他現在就有了。

於是,我用靈活的方式來教他。

我知道他對「直線邏輯」很擅長,不過在食肆是剛好相反,直線邏輯是很避忌的。

簡單來個說明。
直線和數學一樣,一個問題,只有一個解決方法,這是永遠的定律。
一個問題,只有一條通向的方法,所以才會「一理通,百理明。」

而食肆是很看重你對環境的應變能力。
一個問題,有千百萬種不同的解決方式,你每一種都要學。

分別只有,在不同的情況下用那一種方法更有利。
但,千萬種方法,其實都是向同一個答案前進,完全沒有衝突。

所以呢~我在工作的時候,ABCDE,其實我都懂。
根本不是什麼厲害的事。

JASON的死穴,在於他根本不知道,在身處在這個環境底下,是要來幹麼的。

為什麼客人要餐具,但又會多了一個湯匙,碗為什麼又要多一個呢?
有時候又不需要刀,只要叉子…

這些他全部都判斷不到,他只靠書上教學所寫的去記。
我要向他講解很多,來打通他的思路。

JASON現在,連餐具怎樣配搭給客人都搞不清楚。
快一個月了。

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我看單子,上面寫兩份,即是我要給客人兩套餐具,兩個湯匙…是這樣嗎?」
…他在計數嗎?〔笑〕

我中斷他的話,我跟他說:「也許你習慣了死記,太習慣只從紙上學習新東西了。」
JASON說:「是啊…我也知道…」

我跟他說:「可是…你也知道,現在已經不是讀書了。」
他點頭。

我說:
「在餐廳工作,從來都不需要死記任何東西。」
「你大可以放心,因為根本不需要。」

我問他:「你怎樣可以知道,你應該拿什麼餐具給客人?」
他搖頭。

我說:「你應該要想,客人需要什麼,你就拿什麼東西給他。」
「比方在這裡,意粉已經有一個大碟了,為什麼你還要給他兩個小碟子?」

他說:「因為他要跟朋友一起分吃。」
我說:「是。」

我問他:「如果他是一個人來的話,我們需要給他小碟子嗎?」
他說:「不需要。」

我問:「為什麼?」
他說:「因為大碟子本來就是一個碟子,他有了,所以他不需要再多一個小的。」

我很激動的說:「BINGO!!!! >口<」「你理解到了!!」

我問他:「這裡,有湯,所以除了兩份餐具和兩個湯匙之外,還差什麼?」
他搖頭說:「不知道。」

我說:「還差一個碗。」

「客人有兩位,可是只有一個湯碗。」
「另外那一位客人是不是需要一個小碗子來盛自己那份湯?」

「吃飯的人有兩個,湯匙也有兩個,可是碗只有一個,那說得過去嗎?」
「你要那外那位客人用什麼來盛湯呢~?〔笑〕」

JASON笑了,說:「喔~我懂了。」

我問他:「那,整套餐具是什麼?」
他說:「兩份餐具,兩個湯匙,還有一個小碗子。」

我問他:「需要小碟子嗎?」
他說:「不需要,因為兩個意粉,本來就有大碟子了。」

我很欣慰的說了一句:「那你去吧~~~!(〒▽〒)」

JASON回來的時候,我問了他一句:「奶茶給白糖,咖啡給啡糖,你是知道的麻~」
他說:「我知道。」

我問他:「…你覺得,這是需要靠死記才能夠記得住的事情嗎?」
他想了一下,說:「不是。」

我笑了一下,說:「…幸好你說不是。〔笑〕」

我跟他說:「永遠記得,客人是「需要」什麼,而不是「吩咐」你拿什麼,OK?」
他點頭說,「是的。」

JASON其實是一個很受教的人。
他什麼話都聽得進去。

這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

在我眼中,他不是豬仔。
他的能力也許是「豬仔」,但其實他的人不是「豬仔」。

他只差一個合適的人,用合適的方法去發崛,連他自己都未知的潛質出來。
就是那麼簡單。

周遭的人對他有些偏見。所以擋住了。
沒有人看到他擁有的質素是什麼。

然而,這種人,我們的男主管都願意請他回來~
究竟在主管眼中,他看到JASON的什麼呢~?〔笑〕

我曾經說過,我們的男主管不是隨便請人的。
他是選過才去請的,而他思考的原因也不是只看那份履歷表。

我不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也得相信主管也有他的理由,使得他去請這個人回來。

前幾天,我有一天心情不是很放鬆,一般般。
就是沒什麼笑容,也少講話。

我回來的時候,我什麼都沒有講,家穎已經說了:「啊宜~你今天心情不好嗎?」
我有點驚訝的看著她,說:「不是啊~」

後來,我上去水吧工作,很多事情要準備。
當時是5:50分,我平常吃飯時間在6:20~6:30分左右。

在那時候,蜂哥卻叫我去吃飯。

他笑著跟我說:「啊宜,吃飯,現在吃飯!」
我對他大叫說:「我手上的工作還沒做完,你叫我吃什麼飯啊!!」

他看到我這副樣子,立刻整個人都洩氣了。

他用哄小孩子的語調,笑得超燦爛的跟我說:「好~好~好~」
「不吃就不吃~我等你手上的所有事情都做完了,你才去吃飯吧~」
「不急的,不急的,慢慢來啊~」

我看到他360度轉變的態度,我說了一句:「…你倒不用那麼誇張吧?( ̄▽ ̄)」
「我又不會吃人,你怕什麼?」

我的心想說:「你是我上級,你怎麼可以怕了我?」

後來呢,我進去廚房,蜂哥也在廚房。
啊KEN走過來問我:「啊宜,你心情不好嗎?」
我說:「沒有啊~」

啊KEN才鬆了一口氣,說:「呼~怎麼搞得全世界的人都怕了你啊?」
我說:「我沒事啊。」

啊KEN說:「喔~所以你其實是開心的。」

我說:「那有人每天都處於超興奮狀態啊?〔笑〕」
「總有一兩天會比較靜吧~?〔笑〕」

雖說如此,隔天我回到公司的時候,我依舊心情超級好的~!!<( ̄▽ ̄)/

我回到公司,在儲物櫃放東西的時候,家穎看到我的背影,
已經用超期待的興奮語調,在叫我說:「啊~宜~\(♥▽♥)/」
有轉音呢~〔笑〕

只差沒飛撲過來抱著我~XD

然後,那個超有事的眼神又復活了!!
救命啦~~(〒▽〒)

有一次,家穎在我身後把沙律的材料分類,我跟她說:
「你不是應該把大的先拿出來嗎?先放青瓜,再來是車厘子…」

「啊哈哈哈哈哈!!!車厘子!!」
我話還沒講完,家穎已經瞬間笑翻天了~

我看家穎那個發自內心大笑的臉,真是很慚愧~
她都笑趴在冰箱門上了!

其實是車厘茄,一種小型的水果~
不是車厘子,是車厘茄才對。

我叫家穎說:「不準笑!不準笑!!(〒▽〒)」

「啊哈哈哈哈哈~~~」
她偏要笑給我看~!(〒▽〒)

從此以後,我講「車厘…」的時候,都要先想一下再講~

最近,廚房弟弟在「企爐」的位置,掌控得愈來愈好了。

他跟我說:「別人看到食物焦了,黑了,都會很婉轉的告訴我說~
「這個比較香喔!」,而他們從來都不會跟我直接說,火侯太大之類的話。」

他說:「可是,在水吧上的人,如果是你的話…我把食物一放上平台,
我什麼話都還沒講,你就會先插一句過來說:「哇!怎麼會黑成這樣!!」「這是炭嗎?」

我笑了,很尷尬的笑了。

我說:「我會傷到你嗎?」

弟弟說:「不會~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好事。」
「有很明確的標準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我說:「我也知道,我講話太直接是會傷到人啦~〔低頭〕」

我習慣要改,改一下語氣。
直接是不會改的,可是要改一下語氣~

好啦,最後是送上今天的午飯。
加薑末醃的雞翼,依舊好食♥
11058217_999838163378279_7581606322159341335_n.jpg

今天的午飯其實很豐富~
有瓜湯,有雞翼,有飯,全部都是我喜歡吃的!<( ̄▽ ̄)/

其實呢~
我是在吃完午飯之後,開始寫日記,大概6點多開始寫。
現在已經是22:18分了。〔笑〕

寫完日記之後,我可以從午飯直接跳到晚飯啊~~~
太神啦!!<( ̄▽ ̄)/

P.S.這幾天,我在等快遞到。
就是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我還沒拆利是呢~

我會在這幾天,寫一下我的遊戲劇情進度。
荒廢太久了,我要讓它復活起來!火口火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