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2

2015
20
我本來打算直接去倒頭大睡就算了…

可是呢~
我發覺,如果我不趁著空擋來寫一下日記,
我明天根本沒心情寫最新鮮的事~〔笑〕

…我打錯什麼字,多一只字,少一只字,請直接無視它…
現在頭很昏的我,會跟你說聲~謝謝!( ̄▽ ̄)

今天,我在網上訂的貨品終於到了。
我沒有時間看得很仔細,我只拆了新買的銀包~♥

它與網上的展示圖一樣,沒色差。
而且,整個造型很立體,是挺身的。

唯一跟想像中不同的~只有尺寸。
我以為它會造得很精緻,可以一掌,握在手上。
但其實,實物比手掌稍大一點。

我剛開始不知道,但當我實際用上了,我才了解~
它的設計非常精緻和實用。

它每個卡槽都很巧妙的,讓上面的卡露出1cm的額頭出來~〔笑〕
讓我一眼就可以看到所有的卡,放在什麼位置。

還有一點,很適合我用的~
它沒有放相片的位置。

很好~
因為我沒有相片可以放! XD

另一點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放零錢的格。
我完全想不到,這種硬皮料,隔著一層,也竟然可以讓我的手指感覺到零錢在動~

走路的時候,我的手指是感覺到,裡面有多少零錢在動。
這…這蠻妙的。〔笑〕

我從來沒買過一個錢包,
我可以不用打開,也會知道裡面的零錢有多少~XD

超神的!

它的質感,握在手上感覺蠻好的。
因為我很重視,錢包拿上手上,順不順手這回事~

如果放在手上,摸得不舒服,即便是型好看,我也不會買。
它卻可以,是我接受到的~〔笑〕

登登~(☆▽☆)
我的新寵物!!!<( ̄▽ ̄)/

意外的,雖然是網上貨運,但貨品包得非常穩妥,很周全。
11081198_1002215483140547_1721635351991284042_n.jpg

比較女性化的淡粉紅是我想要的~
本來有銀色,雖然我是喜歡銀色,但…看多了,感覺很冷。

買一個色系柔和一點,感覺心情可以變得更活潑♥
14051_1002215513140544_5712475850484508424_n.jpg

有空的話,我把剩下來的新寵拆出來看一下~( ̄▽ ̄)

我在APPS上,無聊找一下,我的名字用什麼簽名會好看~
結果,我找到了這種字體~

我覺得很好看,很適合我的性格!( ̄▽ ̄)

第一個是這個板子的名字。
後面兩個是我自己的本名。

潦草很好看~
14608_1001153653246730_2498932509517982023_n.jpg


好,前言講完,到正題~〔笑〕

從昨天開始,我發覺自己對JASON的耐性,也用完了。
如果說「一個人有她的極限,那…我現在到了。」

昨天,JASON說,「有客人覺得杯子油滋滋的,想換一杯咖啡。」
我就重新弄過一杯。

後來,我問他:「咖啡是那一桌客人要換?」
他說:「對啊~杯子油油的。」

我再問一次:「咖啡是那一桌客人要換?」
他又說:「是啊~杯子油油的。」

我很激動的,瞬間對他大叫:「不是!!!」「我問你兩次了!!」
「我問你,咖啡是那一桌客人要換!你答我杯子油油的,你在講什麼東西啊!!」

JASON很不好意思的回我說:「對不起…」「是9號客人要的。」

發生這件事情,我知道,我對他的耐性開始磨光了。
我開始對他,氣餒了,想放棄了。

因為,要帶一個人,看好一個人所耗的心力,壓力真的非常大。

今天,JASON連最基本的事,都忘了。
「咖啡給啡糖,奶茶給白糖,然後要給客人碟子」…通通都要我去補救。

一個月了。

我自己心力很累。
他沒有幫到我,反而要我為他去操心…我完全不能信任他,會把事情做好。

特別是這個星期…都是我帶著一個新人,在樓面工作。
正確來說,樓面只有我一個人在衝來衝去~

「東京甩尾」都來了!! 火口火

根本不會有人可以幫輕我。
我累死了。

我自己也有反思過,「我是不是應該再放多一點耐性,去等他有出頭的一天…」
「還是,現在就應該停止了?」

我…昨天在廚房吃飯的時候,我的狀態看起來就已經很差了。
會垂頭喪氣,也會挨聲嘆氣~

廚房同事啊蜂~問我:「幹麼啦~?什麼事要讓你嘆氣啊?」
我看著他,忽然很羨慕他有樂天的性格。

他…沒錯,常常會做錯事,也被所有人罵過一次…「做事怎會這樣!」
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因此而在意過,也沒有因工作而感到有壓力過。

這一點,也許對他自己在工作上,有優有劣的影響。
但…當下在一個情緒大起大跌的我,很羨慕他從沒計較過這些大事小事。

我看到他從來都沒有為過工作而氣餒過~沒在意過~
他一直都是心情開開心心的,我看了…就覺得,「傻人有傻福」。〔笑〕

我把我的煩惱,跟廚房的同事講。
CK說:「你現在才放棄嗎?你是最晚的一個了!」
「其他人早就對JASON的工作能力判下死刑了~」

廚房弟弟說:「…一直以來,你是在所有人當中,沒怎樣埋怨過JASON的人。」
「其他人會不停講,你是最少的一個。」

我跟他們說:「我不會生他的氣,只是…我覺得我的耐性,已經到了盡頭了。」

即便我早就知道,JASON的性格,本來就是會比預期,學成來得慢~
我還是希望,他在預期中,有一個適當會進步的節奏。

平常人兩天就懂的事,一星期就可以上手的事…他一個月都沒把根基練穩。
我真的覺得,夠了。

我不管他是不是大學畢業,我也算了。
真的~ 〔哭〕

這兩天的壓力很大,我睡不好,工作的時候也想把節奏調慢一點。
很需要放鬆的狀態。

然後~ 在今天,我察覺到一件事。

我發現JASON,其實是有進步的。
不管是對工作的在乎程度,對程序上的熟習程度,以及對我們給他的吩咐。

因為~今天晚上很忙,忙到我沒時間去管他。

我只能用跟他擦肩而過的時間,跟他一句:「去清理桌子!」,
他就很醒目的,立即回我一句:「好!」

比起第一天,我跟他說四次…他還會問我:「你說什麼?」的情況…
算是好多了。

我今天忙到…完全把,「對JASON這個人,到底還要持著多少耐性」這件事忘了。

我今天用我最本質的性格,去對待他。

我當初不察覺,現在想起來~我才知道。
並不是「期待你到那一種程度」,而是「我應該欣賞你的優點,多於缺點。」

我會對他失望,是因為希望有人能夠有能力為我分擔,我的重擔,而他做不到。
我想輕鬆一點而已。

很自然的…我當然會對同事有一份寄望,「希望你有能力。」
但,其實是我自己不夠獨立,還沒有一份大氣完全扛得起這個責任。

我今天也沒在想這件事,可是我對他是很好的。
即便能力仍舊,但我對他沒有任何不滿。

其實,我根本不需要對他有耐性。

他的進步,我只要順其自然就好了。
我觀察他進步到那一邊,我就依著不同的階段去教他不同的事。

他現在…對於在樓面工作的程序,其實已經有一個清晰的大鋼。
我跟他說:「今天,你盡量少犯錯。」,他也接受。

最讓我欣賞他的一件事…是,即使他知道自己在周邊人眼中是如何看待自己,
他壓根兒都沒想過要辭職。

這個是…我在最近這一星期,發覺的事。
雖然只是一星期,可是已經有三位新人,做兩天就不做了。
走也沒個交代。

三位新人都是很有能力的人,做事很棒的人。
可是,想走就走。

這讓我…更失望。

本來眼見,有人可以幫輕到自己,很開心。
沒多久~卻連個交代都沒有,就走了。

也許,JASON願意長時間留下來,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希望。
無論他的能力,進步需要多長時間,他願意留下來,代表他一定會有在這裡出頭的一天。

這就是,我對他的希望。

我不會再對他有任何期待,死板的設定一種標準給他,硬迫他有成長來符合我自私的要求。
我會順其自然等到他,什麼時候到了那一種程度,我就給他適當的指導。

直到他想走的那一天。

我會盡力輔助他,對他有更多的耐性…真正的耐性,去觀察他的工作態度。
他最大的優點就是「什麼都肯聽」,單單只是這一點,出路其實已經見得到了。

「什麼都肯聽」,比「只會堅持自己意見的人」,更加能夠看得到,你有出路。
我寧可你進步慢,可是我看得到你的路是可以延續下去,而不是會有中止的一天。

這是長久戰~〔笑〕


說一下,今天發生什麼事~

今天,好一點。
有家穎和啊KEN〔稱呼是爸爸~〕,一起在樓面「東京甩尾」!(☆▽☆)
至於JASON少拿了什麼東東給客人,我幫他多走兩次當減肥算了!( ̄▽ ̄)

今天是,區域經理在水吧工作~
又是另一份,小小的壓力。

我和家穎,忙中作樂~

當我看到家穎的小腹,從衣服裡面鼓起來的時候,我說:「你有小腹~!( ̄▽ ̄)」

…家穎很久以前就常跟我說:「我不胖,只是有小腹」,我一直都不相信。
因為…她是瘦子,偶爾有點雙下巴,也只是局部肥胖而已~

可是,今天我看到很有名的小腹之後,我相信她…真的有五花肉了~!XD

她還嫌我看不夠,她故意把肚子放鬆,大刺刺的跟我說:「啊宜,這不算是小腹~」
〔放鬆後〕,她指著說:「這才是小腹!!( ̄▽ ̄)」

我笑了,卻無言了。

啊KEN爸爸,有一次也跟我說~「啊宜,你手臂的那一圈,是不是要減一減了?」
我說:「我手臂不胖,這個是二頭肌。」

啊KEN很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我沒騙你!」

我說:「是因為我手臂有肌肉,加上一點肥肉,你就以為我手臂很粗!」
「那其實我根本減不到,因為那是肌肉!」

我自己在家,把手臂的肥肉捏一捏,把最瘦的線條露出來~
肌肉的線條表露無遺~XD

沒辨法,真的瘦不了。
相反的,我手只要用一點力,我的「老鼠仔」就跑出來了~

我反而喜歡自己手臂有肌肉,看起來胖一點。
比起我以前乾瘦的身型,好太多了!

手臂粗就粗,管他的!XD
PS.手臂的肌肉是我以前搬貨練回來的。

…嘗試一下,一次搬12罐奶粉,工作的時候又要執拾貨倉裡面一箱箱大型的貨,
簡直當貨物當積木般,上上下下,推來推去~搬來搬去~

你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外表看起來完全沒在運動的女生,也會有健碩的二頭肌!XDD

講回來~

當時我在水吧,等待面前的家穎把碟子拿給洗碗姐姐。

突然,家穎手軟了一下,把整個托盤送入垃圾桶~
手來不及抓之餘,還順便幫忙蓋上蓋子。

整個動作,簡直就是完美的ENDING~!( ̄▽ ̄)

家穎意識到自己,來不及抓之外,還把自己把托盤送到垃圾桶裡面去…
瞬間停了一秒,下一秒就是整個就是笑到腰向後彎了~

彷彿她在笑自己,「我笨笨的~」XD

其實我也很想大笑,笑她笨。
可是呢~有經理在,我不敢笑太大聲!XD

不過,我忍笑忍得很辛苦,就是啦~XD

家穎那個超有事的眼神,又來了。
AGAIN~

當我跟她迎面而過的時候,她就很喜歡這樣逗我~

昨天,有一次,我站在洗手盤洗東西,剛好她在旁邊,突然打了噴嚏。
我跟她說:「幸好你不是往右邊〔我〕打過來~」
她說:「不協調的話,是會的。( ̄▽ ̄)」

後來,到了今天,家穎和我在水吧前面,看單子。

突然呢~她又打了個噴嚏。
往我的另一邊。

她打了個噴嚏之後,她頭轉過來看著我,而我又看著她,
我們互相看對方一眼,彼此笑了一下。

不需要講什麼,我都知道,我們想的是同一件事。

有一刻…
我在樓面走路的時候,經過水吧,看到經理有一秒,面有難色。

我看到她手上拿著空瓶子,我就知道她需要的東西,剛好用完了。
我就順向轉個彎,到櫃子裡拿新的,然後拿到水吧的吧台上面。

當經理轉個身,看到要用的東西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她很驚訝。

她問:「誰拿來的?怎麼會知道我要用這個?」
我站在她面前說:「我給你的~」

她很滿意的笑了。

我發覺,默契除了是大家一起經歷而鍊成之外,
細心觀察對方,也很重要~〔笑〕


很愛唱歌的她~今天又一邊走路,一邊小聲的唱歌。

「我願意為你默哀~~♪」
「我的愛~~~誰也不再回來~~♪」

我已經聽很習慣了。

當我在水吧洗東西的時候~〔又一次〕,她又在唱歌。
「你啊~是我的心,是我寶貝~~啊!!!!」

我立刻回頭看,發生什麼事!
原來是垃圾桶夾著她的托盤,托盤拿不穩,差點連杯碟一拼摔在地上。

家穎在傻笑的同時~

我回頭默默跟她說一句:「…你剛剛是自己偷加了一句歌詞嗎?」
「啊~~~!!!XDD 〔演很大〕」

家穎笑了。
尷尬的笑。

從此以後,我發覺~ 垃圾桶跟她很過不去!〔大誤〕

在清潔水吧的時候,我要拿湯爐去洗。
裡面有水,所以有一點重。

剛好,家穎在我面前,把一堆杯杯碟碟分來分去,礙了洗手盤的地方。

我就在等,等家穎一步一步把東西分好,扔好,拿好,洗好…我才把湯爐放下來。

我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在她背後,像怨靈一樣,說:「…30秒。」
她回頭一看,笑著說:「你叫我讓開麻~傻豬!( ̄▽ ̄) 」

我說:「…我就是在等你,什麼時候會發現我在等啊!〔笑〕」

對,她很習慣叫我「傻豬~」,這是她的口頭禪。
現在,我也不甘示弱,我會叫她「傻瓜」。

她聽到也會笑,「咦?傻瓜?」
我會這樣叫她,她感到意外。

這兩天…
其實也不是這兩天才發生…

從很久以前,我常常因為趕著要清理員工用的杯子,拿給姐姐洗,
我每次問也不問,就一併把所有沒飲完的,都扔了。

這個行為,從第一個糟殃的家穎,到後來的CK,到現在的啊KEN~
每個人都被我扔過杯子 ~( ̄▽ ̄)

試過好幾次,廚房同事一走出來,
眼前的畫面已經是…看到我手上正要準備把他的杯子給扔掉。

連叫也來不及叫停,
「啊……〔倒掉中〕……宜!」

我回頭一看,通常,他們都會給我一副樣子 ~> (〒▽〒)

還一邊裝哭,一邊說:「為什麼?!」「你動作太快啦!!?>口<」
我冷冷的說一句:「效率要快啊~」

OS:〔大叫〕 老娘我要做水吧清潔~~~別擋我!! 〔火口火〕

在公司,每個人都試過這個經歷~( ̄▽ ̄)
而我,其實玩得很開心的~呵呵 (☆▽☆)

我這個動作,在同事之間已經出了名,變成「限定動作」。

只要時間一到,我就會看到廚房的同事忽然走出來,探頭的看一下杯子還在不在…
如果還在的話,他們就不會講什麼,很滿意的走回去廚房裡面。

但…通常到了第二次,他們都會看到汽水機旁邊一行,都是空的!
空的!(☆▽☆)

呵呵呵呵~~〔奸笑中〕

然後呢~這兩天,家穎都會預先叫我,「啊宜,我的杯子不要扔。」
「紅飲管的不要扔~」

我就:「嗯。」
我還是把杯子給扔了。

然後,我會用紙杯,重新倒過一杯新的,給家穎。

膠杯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洗,不可能等到下班前一刻才說「來洗吧~」這樣。
我最多,最多倒一杯新的給她。

家穎看到一杯新的,她會傻傻的問我:「這是舊的嗎?」
我聽到她這樣一問.我心想:「我怎可能把一點點汽水,重新變回一杯完整的汽水出來啊~?〔笑〕」

我跟她說:「…我是重新倒一杯給你的。」
〔笑〕

如果我不這樣做,家穎又向我撒嬌說~有轉音的,說:「啊~~~宜~~~(〒▽〒)」
「我的杯子呢~?」「你又把我那杯汽水給倒掉了~~~(〒▽〒)」

有一次,家穎看到一列空的,她跟我說:「啊…宜…」
「你效率用不著那麼快吧?!(〒▽〒)」「你又把我杯子給扔了~(〒▽〒)」

所以,我現在就拿她沒辨法。

好啦~好啦~
我補一杯給你算了。〔笑〕

因為,在樓面清潔完之後,滿身大汗卻沒得飲水休息一下,
其實是有點可憐~〔笑〕

有時候,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家穎,還是我比較像小孩子。

很容易為了一些小事而大笑一場。
又很容易把這些小事,記在心上。

有一次,廚房弟弟向我討論背影這件事。

他說:「家穎的背影,不像女的。」
我說:「是啊~可是她的性格是女生的性格。」

家穎跟我的身材一樣,骨子大,肩膀也闊,看起來有點壯。
從背面看,我跟她都沒有女生柔弱的感覺。

我們的背面,反而像是「這個人能夠獨當一面」的感覺。

說起來有點好笑。

我跟家穎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很容易跟人相處很好,大刺刺,不計較小節。
有時候,手撐腰的樣子,真的有男生的粗獷感在~〔笑〕

後來~我發現一件事。

身邊的同事,都不認為家穎的性格有女生的可愛。
感覺是,好相處,有肩膀,愛笑,是活潑的人。

但,在別人眼中,她不是可愛的人。

每當我聽到別人這樣說,我都會抱很大的疑問,心想說:「是嗎?」
因為,在我眼前的她,常常都很可愛啊~〔笑〕

後來,我觀察之下,我才發現~
原來家穎是不會對別人撒嬌的。

她從來都不會對著啊森,用轉音說~「啊~森~\(♥▽♥)/」
她對啊森,雖然是好朋友,卻從來都沒有用這樣的語氣叫過他。

那一種…超有事,斜眼看著你,然後嘴邊暗自發笑,嘴角上揚的表情…
也只有對著我才會這樣。

此時此刻,我才明白到,為什麼除了我之外,別人都不覺得她可愛。
原來,家穎只會對我一個人撒嬌~逗我玩~

這…蠻意外的。
我平常沒察覺到這件事。

我以為,啊森和家穎很好感情,家穎的態度會比跟我相處的時候,來得更真實。
可是…沒有啊,我發覺他們彼此之間也不會用到撒嬌這招。

我想…
我在家穎眼中一定是個很好玩的寵物 (〒▽〒)

很可靠,可是很好玩的寵物~(笑)

我突然回想起…我第一天,遇到家穎的那一天。
我真的快笑死了。

去翻以前的日記,也會找得到。

我記憶很深刻~
家穎第一天來工作,是一起跟我在樓面掃地拖地。

我掃地,掃到一半,突然聽到很洪亮的歌聲,在大唱特唱:
「啊~~~你為什麼要離開我~~~」
「啊~~~我心碎了,你可否知道~~~ ♪」

我聽到,整個嚇到大傻眼!
我在店的另外一邊,握著掃把,假裝什麼都沒聽見,繼續做我的事。

而她可以毫無避諱的,完全不顧面子,
在第一次見面的人面前,突然放聲,大唱特唱…整個人超沒理由的!

我簡直,背都發寒了~

當時我背著她,一邊假裝掃地,一邊頭上滴著冷汗,心想說:
「哇塞!!這是什麼神經病啊!?O口O;」

「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人!?」

「我不認識她,今後也不想去認識她!」
「你千萬不要靠過來!超危險人物!瘋子!!>口<」

對,想不到。

我對她第一印象竟然是,「瘋子」~ 〔笑〕
沒別的。

我…怎會意料到,認識她之後,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笑〕
世事這回事,實在太神奇了~ XD

家穎曾經跟我說過一句:「啊宜,你知道嗎?」
「我剛來的時候,我看你發脾氣樣子,我真的很怕你的~」

我心想說:「…其實我也是。」

只是,怕的原因很不同就是了~〔笑〕


最後,我很想講一句。

假如不是每天有家穎和啊森,兩個會逗我笑~又會跟我開玩笑的人在,
經過那麼多次人手調動,時代更替那麼快,我也不一定會撐到現在,還不走。

我們…彼此會向對方表現出生氣的一面,脆弱的一面,
當然~也會有開心的一面。

因為他們兩個在,我覺得我在工作中,是既充實又開心。

縱使有很多,大家很難去撐得住的場面,我們也一起咬緊牙關去渡過它~
所謂「革命的情感」~〔笑〕

現在,又是…人手極為缺乏的時候。
是我們幾位,以及其他同事一起撐過去,熬過去的時刻。

不管是在能力上,精神上,情感上也好,都要熬得過去。

…我也不會妄想,有人可以來幫我分擔工作量了。。。(〒▽〒)
根本沒有人來麻~

有他們在,忙裡可以開心笑一下~
不管是多無聊的事也好,我的壓力都可以放下了。

加油吧!

PS…
那麼真誠的一段話,我打死都不想他們本人看到。
我會想撞牆的~!(〒▽〒)


我要睡覺啦~
BYE!!!<(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