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3

2015
23
僕らのメッセージ
90年代的記憶♪



剛剛吃完晚飯~
用10分鐘的時間煮好的雞翼。

我用了非常香的醃料~

除了一般的糖蠔油生抽之外,薑末是整個醃料的重點。
最後用甜酸醬炒均勻~

整道菜就是又香又辣♥
超開胃!♥

我買了一磅的雞翼,連續三次都是用同樣的醃料來煮。
可想而知~它對我真是有一種無法抗拒的魅力在\(♥▽♥)/
11030860_1004017732960322_8882101533883744055_n.jpg

其中一次,我把這道雞翼帶回公司吃,當做午飯。
把翻熱的雞翼,從焗爐裡面拿出來,一陣香味瞬間撲面而來\(♥▽♥)/

那一天的午飯,我吃得很盡興\(♥▽♥)/

吃得高興的另外一個原因,是~
我可以在同事面前不顧面子,直接用手拿雞翼,
然後直接啃骨頭,扔在面紙上!XD

一個字,爽!
兩個字,超爽!(☆▽☆)

我才不會裝斯文,用叉子呢~( ̄▽ ̄)


前幾天,我把收藏很久的一頂假髮,心血來潮~拿起來戴一下。

我以前,有一陣子很愛用長髮走出外面逛街~
這一頂東西就是當時買的。

我昨天收拾房間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它~
我想重新看一下,自己變不一樣的時候,會有什麼感覺~( ̄▽ ̄)

…反正我對現在的萬年冬菇頭,也看膩了…〔笑〕

我戴上去之後,變化太大.心情有點複雜,感覺很不習慣。
玩一下,我當留念算了~( ̄▽ ̄)
1901173_1004017769626985_2673712942281954974_n.jpg


在前天…星期五那天,是我和家穎,啊森三個再次革命的一天。
那一晚上,工作的情況再一次讓我印象深刻~

我清理一張桌子的同時,背後有兩三位客人拍我背,
他們叫我:「麻煩等一下幫我清理一下〔自己那一桌〕。」

我現在的心態是…已經放棄了妄想會有別人來幫我分擔任何事情~
一個人拼盡全力,就是了!

很不巧的是~

那天我一回去,在水吧工作的啊森,情況就已經是很緊急的時候。
水吧什麼料都沒有,也沒時間空出來準備,很多事都是啊森臨時想辨法已撐著而已~

就…撐到我回來為止。

在緊急的情況下,我為啊森準備的東西非常多。
我自己當時很急,又要追求快…

結果在切生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拇指,血很難止。
…我切到手那一下,蠻狠的。( ̄▽ ̄)

我叫了一下,然後很冷靜的,趕快用水沖傷口。
痛啊~(〒▽〒)

我們的男主管知道我切到手指頭,馬上拿膠布來幫我貼上去。

我說:「可是…血還在流,現在貼膠布,豈不是會悶著嗎?」
主管說:「要等它封口啊~傷口不封口,血流更多,你手指就不用留了。」

我:「……」「好吧。」

後來,我去廚房找藥水,看見它還不停流,我心不安。
決定拿掉膠布,再用水沖,沖到止血為止。

此時,在我身後的KEN,說:「小姐~( ̄▽ ̄)」
「你在這裡沖水,我怎樣幫你貼膠布?!」

我說:「我怕它會不停的流啊~」
啊KEN說:「你要等傷口先封了再說,你這樣沖水,沖多久也會繼續流啊!」

我委服了。
啊KEN幫我貼上膠布之後,我就出去吃飯了。

手指傷不是什麼新鮮事~
連廚房弟弟看到我「又」弄傷自已了…他也嘆一口氣了。

他對我說:「今個月第幾次了?二十次也有了吧?」
我說:「…總之別人不會撞到的地方,全部由我來補上!火口火」

他笑了。

我連貼在電線上的小膠紙,我只是手剛好縮回來而已~
這樣也可以被它的邊緣,割到手指流血…(〒▽〒)

我想,在這個領域上,我的戰績可以拿獎牌了!(〒▽〒)

所以呢~晚上在樓面工作的時候,我的拇指是不能用的。
…我不想它受托盤重壓,絡果它爆血就慘了~

當下,我把手指受傷的事完全拋在腦後,全心投入在工作中。
因為,啊森和家穎,需要我。

直到有一刻,我衝入廚房來拿碟子的時候,啊KEN一邊工作,一邊問我:
「你手指怎樣啦?好一點沒?」

我瞬間反應說:「什麼手指?」
他說:「你的手指啊!」

我才記起來,說:「喔!我早就放棄它了!」
語畢,我就再次衝出去樓面,繼續工作。

雖然是忙到瘋掉,我手腕也快要殘廢掉~
可是,我心情一直都很積極。

當我經過在家穎面前,我會給她一個BIG SMILE(☆▽☆)

最初,家穎也沒什麼笑容的,也沒空管這些閒事了。
是我對著她笑,多笑幾次之後呢~她也跟著我笑了!(☆▽☆)

本來我在她面前擦身而過,隨便笑一下而已~

但當我回頭看一下她的時候,
我發現她一邊低頭拿餐具,一邊在那邊自己傻笑~XD

超可愛的!(☆▽☆)

平時都是她跟我開玩笑,輕輕鬆鬆的~
現在回禮也不過份啊~〔笑〕

有一次,我在拿餐具的時候,家穎走到我面前,說:「啊宜,你看!」
她把她手臂的「老鼠仔」拿出來給我看~( ̄▽ ̄)

我心想說:「真巧啊~我昨天才在BLOG裡寫完這件事,
怎麼今天我又會遇到同一件事啊?〔笑〕」

很妙的巧合~

家穎說:「拿托盤也可以有肌肉~(☆▽☆)」
她還裝帥,給我哼一下!超好笑的!XD

大戰過後,已經是晚上10:00後的事了。
我放鬆下來之後,走路都變慢了很多~很需要放鬆啊。

我從家穎旁邊經過的時候,我跟她說:「我覺得…我們三個今晚真的太強了!」
她笑了。

在收垃圾的時候,我跟收垃圾的啊姨,開玩笑說:
「我啊~剛剛做到手快斷掉了!(〒▽〒)」

啊姨說:「繁忙時間啊~你做到已經很棒啦!」
…也是。

我可以在工作的時候,還保持開朗的心情一直工作。
這是跳脫出局限之外的情緒。

我覺得…做得到這一點已經很夠了。

在晚上,我們的男主管幫忙我做水吧的清潔工作。
本來是我在做的~可是傷口不能踫水。

最初,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他來做,而不是我來做。
後來,我問他:「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主管說:「還有這個這個~〔指〕」

我就幫他,繼續做清潔。
後來,主管問我:「你的手指沒問題嗎?」

我才醒覺過來~
原來不是「我幫他」,而是他在幫我~(〒▽〒)

真慚愧。

我說:「沒關係啦~我上一次用刀斬到手指,還不是照做。」
「最多我戴三層手套,隔水,可以了吧?( ̄▽ ̄)」

最後,由我來做最後的程序。

話說~當我做完所有事情之後,我膠布一掀開來,有一陣腐肉的味。
幸運的是,當時我的傷口已經封口了。

現在只要等復原,就沒問題了。

在我收拾員工杯之前,正在洗碗的啊KEN看到我站在汽水機面前~
他立刻從小窗口那邊大叫,說:「慢著,等一下!!!>口<」

我回頭看著啊KEN的表情~心裡暗自發笑,說:「幹麼?( ̄▽ ̄) 」
啊KEN大叫說:「你先把那杯芒果綠茶還給我!好不好?」

我奸笑著說:「好啊~( ̄▽ ̄) 」「給你,給你。」
我真的把綠茶還給他了。

啊KEN說:「…經過昨天〔上一篇日記〕的教訓之後…」
「我現在學會了要提前叫你留手,我再不會隨便把飲料放在外面不管了!>口<」

我: 「現在知道了吧~( ̄▽ ̄) +」


在快下班之前,我提議大家一起去飲宵夜茶~(☆▽☆)
家穎問我:「明早嗎?」
我調皮的說:「你覺得呢~?( ̄▽ ̄)」

後來,我問廚房弟弟,還有廚房同事蜂哥,他們都答應了。

我和家穎做好所有事情,坐在一旁,等弟弟和蜂哥做好廚房的事,再一起下班。
那時候~家穎說:「我的手臂很粗,都是肌肉。」
我說:「你手臂跟我一樣粗耶~( ̄▽ ̄)」

我才發覺,原來我是有同伴的~( ̄▽ ̄)

我跟家穎之間,在同事以外,私底下…其實氣氛顯得有點尷尬。
假如情況只剩下我們兩個,我是不懂得跟她開話題的。

連眼神對看都會不敢直視超過兩秒。
我跟她的反應都一樣,眼神對上之後一秒就會立刻迴避,有點…〔笑〕

我想,這些反應就是在考驗,一段關係上是不是真的明確在建立中吧。
在私底下。

我對廚房弟弟,可以兩眼直視一分鐘,我都覺得沒什麼,很光明正大的。

但家穎不一樣,
在同事上,我可以跟她什麼都聊,可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我會詞窮。

坐在一起什麼的不會尷尬,只是大家都不講話,這個有點…〔笑〕

我在那時候,唯一問過家穎的,就是:「你後面的頭髮怎麼翹起來了?」
她說:「我天生頭髮就薘薘的,我本來分界是往左邊,是我硬弄,把它分到右邊去~」

我驚訝了!
天生的頭髮走向,可以靠造型把它變彎?!O口O;
超厲害的!

我一直在看她,那一撮翹起來的頭髮,很像人家剛睡醒,定了型的樣子。
我一直看~看久了,我反而覺得那一撮頭髮,很像「小狗尾巴」!XD

我好想調戲一下那一撮「小狗尾巴」~(☆▽☆)

等了十分鐘,廚房弟弟和蜂哥終於把事情搞定,可以下班了。

我們在小茶檔叫了很多點心。
我忘了相機先吃,SORRY~( ̄▽ ̄)

廚房弟弟坐在我旁邊,家穎坐在我對面,蜂哥坐在家穎的旁邊。

家穎對著蜂哥,總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常常講話吐糟他。

家穎用不耐煩的語氣,對他說:「我就說啦~你裝什麼聰明!別人都不是這樣說的!」
蜂哥看著她,說:「你語氣不用這樣,我又沒有欠你錢!=益=」

我在一旁看著他們的互動,笑得好大聲,說:「哈哈哈哈哈!!」
「你們兩個溝通不到,實在太好笑了!XDD」「笑死我了!」

難怪別人都不覺得家穎可愛~〔笑〕

由於我坐在家穎對面,偶爾我們的眼神對上了,也不會超過一秒。
當我們彼此感受到尷尬的時候,家穎會懂得立刻用那個超有事的表情對著我笑!

「哈哈哈哈哈!!」「你幹麼又用那種眼神看我!XD」
「我每次被你這樣一看,我都不知道該給你什麼反應才好!」
…我一邊大笑,一邊對著她這樣說。

我連吃飯都逃不過她這個眼神!

我們一邊吃,一邊聊天。
聊今天發生的事,各自的忙。

我說:「這一星期,有三四天都是我帶著新人,累死我了!」
家穎說:「如果是一個人帶著新人一起,就等於是一個人撐全場!」
我猛點頭說:「是,是,是!」

我說:「這兩天已經很好了,有啊森,家穎和啊KEN來樓面幫忙。」

後來,我們聊到,在廚房工作時有多危險,以及將來誰會進去廚房幫忙。
我跟啊蜂說:「看到你的手,傷痕那麼多,我不想進去廚房幫忙了!」

然後,弟弟一桶冷水潑過來,說:「你會去嗎?你不會去吧?」
我說:「我不可能進去嗎?」

家穎說:「…通常,半更學的東西不會很多。」
我看著弟弟,笑著說:「所以,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核心成員~」

我故意看著熟人講這句話,是因為…
這一句話,顯得有點銳利。

我放小聲的,跟坐在我旁邊的廚房弟弟說:「…假如將來,
家穎和啊森有新人可以教了,待到新人穩定了,我就可以正式退休了,對不對?」

弟弟一時感到驚訝,說:「吓?」

我本來想靜靜的跟他講這些事,誰不知,弟弟一句「吓?」.
吸引到家穎和啊蜂的注意。

我立刻補一句,看著弟弟說:
「可是~這件事是由我自己來決定的,對不對?〔笑〕」

我會補一句,是希望家穎的心情,好過一點。〔笑〕

後來,弟弟也跟我聊到~
他現在撐不到全職所耗的心力,一天上班十小時,又要在假日上班,很累。
他又不可能在這種艱難時期,重新轉做半更,令自己輕鬆一點。

他說:「現在的情況,就是以現在的工作壓力會不會超越我可以承受的…」
「看我可以撐到多久。」
「撐不住了,我也想走了。」

這樣。

也許,弟弟會比我快離開,也說不定。

我們剛好聊到家穎很愛唱歌這些事~
我想起了昨天〔上一篇日記〕所寫的事。

我對著家穎說:「我記得,你第一天上班,是我跟你一起在樓面做清潔。」
「你在中間,我拿著掃把在另一邊掃地~」

「我掃到一半,突然!突然!聽到你在大聲唱歌!」

「我當時拿著掃把,默默在心裡想說: 哇塞!搞什麼東西啊~!?」
「我不認識你,不認識你,你不要走過來!>口<」

此時,弟弟和蜂哥都大笑了!

我笑著跟家穎說:「我被你嚇死了!」
家穎顯得有點害羞,說:「我只是想放鬆一下麻~~」

家穎問我:「那…你當下是怎麼想的?」
「以為我是個瘋子?」,我搖頭。
「腦袋少了一筋的人?」,我搖頭。
「是神經病嗎?」,我很肯定的,猛點頭!

我現在想回來…我太誠實的反應,會不會傷到她了?
算了,我已經沒得回頭了~

到了尾聲,要結帳的時候,我走出門外,等他們分帳。
他們三人站在收銀處旁邊,算數。

我就站在門外。

此時,我看到家穎頭後面的那一撮「小尾巴」~
我的癮來了!(☆▽☆)

我做了一個很無聊的動作 ( ̄▽ ̄)

我故意走到她身後,用手指很調皮地,撥了那撮小尾巴兩下~「咕吱~咕吱~」
然後裝沒事,跳回原位。

家穎感覺到後面癢癢的,知道我在她後面很調皮的弄。

我看到她的樣子~
她雖然看著前方,沒什麼反應,可是她那時候有會心微笑了一下~( ̄▽ ̄)

調戲成功!(☆▽☆)

她對髮型是很堅持的人。
啊恆也說過,如果有人敢弄亂她的頭髮,家穎可是會真的生氣。

我這個舉動,應該沒關係吧?
我只要不弄她的造型就好了,後面那撮本來是彎的,弄一下應該沒關係啦~(☆▽☆)

很好笑啊~
我們可是連眼神都不敢直視超過一秒的人,我跟她卻可以很可愛的以小動作來建立感情~
好妙喔!(☆▽☆)

後來,我們四個一起去搭車回家。
在等車的時候,我…尿急了。

我對弟弟,說:「早知道~我剛剛就不渴太多茶了!(〒▽〒)」

我很猶豫,我去洗手間的話,我還來得及回來趕車嗎?
廚房弟弟在我旁邊,硬逼我去。

他說:「去!你去啦!你怎可能忍半小時啊!」
我就聽他的,去了洗手間之後,再說!

我,廚房弟弟,家穎,三個走回頭路,去公廁。

當時我已經很急了,我們快到公廁之前,

我一手把手上的袋子推給弟弟說:「拿著!」
我把身上的袋子也一併拿下來,推給弟弟說:「拿著!」

我還沒等他回我話,我就十萬火急的!衝進去公廁了!!火口火

我和家穎一起進去女廁。

在我急爆的時候,腦袋不能想太多的時候,
家穎在我旁邊,突然塞了一包紙巾給我,她說:「拿去!」
我沒想太多,就拿了。

現在我知道,是她為我著想的表現。〔笑〕

我解放完之後~看到家穎在洗手盤,一邊洗,一邊問我:「爽吧?(☆▽☆)」
我笑了。

弟弟看到我從女廁走出來,說:「好快喔!」
我一身輕盈,說:「我沒事了~(☆▽☆)」

復活了!

於是呢~我們三人很悠閒的,走回去輕鐵站。
我們回去的時候,蜂哥已經先走了。

我們也錯過了一班車,下一班車要等十三分鐘。

我們坐下來,家穎坐在我旁邊,而弟弟就站著不想坐。
家穎和弟弟講話,我沒聊太多…因為我不知道應該跟家穎聊什麼~〔笑〕

我問了她,一個在心底上糾結了很久的問題。
我問家穎:「家穎身上的香味,是你家裡本來就有的味道,還是有噴香水啊?」

當下那一刻,我真是鼓起勇氣,問她那麼…深入的問題。
我是第一次問她,這種私人的問題…算吧?

當然,我問她問題的時候,眼睛是不敢看她的~〔笑〕
我是看著前方,空氣~來問她的。

我話還沒問完,家穎已經一頭湊過來,問我:「是不是這種味道~?」
我聞了一聞,她的頭髮。

我一直解不開的謎題,今天終於得到答案了!!!<( ̄▽ ̄)/
原來定型劑的味道!怎會香成這樣!!(☆▽☆)

這種香味,是我聞過最令人安心的味道。
比起嬰兒和爽身粉的味道自然很多,超越了一般媽媽身上的味道。

這種味道,一直都掛在家穎身上。
從第一天開始。

我跟她說:「平常我在工作,我就算不往後看,只要聞到這種香味,
我都會知道~喔!是你在身後經過!」

家穎笑著說:「有嗎?味道有那麼大?〔笑〕」
我說:「只有在身邊經過的時候,才會聞到啦~〔笑〕」

我真的很有興趣想問她,你用那一個牌子的定型噴霧啊?( ̄▽ ̄)

我從來都沒聞過定型噴霧,不只不嗆鼻,還會令人聞上癮的味道~
我願意抱著這支定型噴霧睡覺!!!!<( ̄▽ ̄)/

我壓力大的那一天,聞到這種味道,我隔天醒來一定很精神!


好啦~我要睡覺了。
明天,繼續工作!!!!<(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