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5

2015
27
累死我了~

我剛剛跟啊森兩個做水吧的大清潔,兩個都做到茫然的狀態。
有點心力交瘁。

明天是經理和巡查來巡舖的日子,每個月一次。
兩個大人物在店坐陣…沒有人敢鬆懈。

我將所有很久沒洗過的小角落都洗乾淨了。
一擦下去,全都是黑的。

要過水7次,水才是黃的~ ( ̄▽ ̄)

今天,啊ken爸爸在員工訓練的時候,
他跟所有人交代,今天的清潔一定要做得很仔細。

他看著我說:「水吧…啊宜負責。」,我點頭。
「我絕對信任你,會將水吧清潔得最乾淨為止。」
「我不特別交代你要做些什麼了~」

我對爸爸笑著說:「哈!你信任我嗎?(>▽<)」

…我想,我和啊森剛剛的努力,絕對不會負了啊ken對我們的信任。
我和啊森,還有主管,11:35分下班…已經算很快了。

我可以放心下班。

昨晚,啊森問我:「啊宜~待會兒下班之後,一起吃糖水嗎?( ̄▽ ̄)」
「我啦~家穎,還有廚房弟弟〔本名〕都會去喔!」

我點頭說:「好啊~」

晚上11:15分,我們下班之後,就一起去又新街的糖水店進發。
我們的走路方式很…讓人有陌生的感覺。

比較相熟的會走在一堆,我們分成兩團向同一個方向前進。
…雖然是一起走,但彼此之間是不是有真正的交情,看這裡就知道了。

啊森和家穎走在一起,還有啊森的女朋友。
我和弟弟走在一起。

途中,弟弟好奇的問我:「你知道又新街怎樣走嗎?」
我很隨便的說:「不知道啊~〔笑〕」

他聽到,一臉驚訝,問我:「那,你走路為什麼會充滿自信啊?」
「而且,你比他們走得更前,更快!」

我反問他:「為什麼不會?走得快很正常啊!〔笑〕」
弟弟回我,說:「如果是我,我不知道地點在那…我會心虛,然後愈走愈慢,跟著大隊走。」
「直到我肯定了方向,才會再次走得很快~」

他說:「…不知道目的地在那,你卻一副充滿自信,
好像完全清楚目的地在那邊的樣子,完全不會怕迷路一樣…挺著胸膛去走~」
「我打從心底佩服你!( ̄▽ ̄)」

我笑了。

在途中,我突然吹沙入眼,腳步停了一陣子。
只有廚房弟弟會停下來站在我面前,等我把眼睛弄好,才繼續一起走。

其他人早就走在前面,人影都不見了。
有一刻,我才感受到,什麼人是真正關心你感受的。

到了糖水店,我們坐在一塊。
家穎坐在我左邊,弟弟坐在我右邊,啊森坐在我對面。

這是我點的蛋白燉奶。
11046691_1006191842742911_8993564893800386287_n.jpg

在大家坐在一起的時候,我發現…
我跟家穎,還有啊森之間,不是太聊得來。

一方面是,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有聊天的氣氛。
其次是,我精神超級累,累到馬上就可以睡著的那種。

家穎和啊森一直在聊動畫,我和弟弟聊一些我們才懂的事。
我很想~打破這種隔膜,聊一些大家都有共嗚的事…我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特別是家穎。
我提過,在私底下,我是完全不懂得跟她相處的。
她是習慣嘻嘻哈哈的人,而我是習慣看事情很正經的人…

我不想一開口就認真把事情拉到很深入,把氣氛弄得很僵,我又不懂圓場…
所以,我寧可靜下來,就算了~〔笑〕

我很想學習,怎樣跟這一種性格的人相處。

有一點,有進步的是…
我有幾秒鐘,跟她直視三秒鐘,瞳孔對瞳孔的那種~
知道氣氛不對勁,我們兩個就會識相的把視線移開。

真的…
不是真正有交情的人,這樣對看其實是很尷尬的。( ̄▽ ̄)

家穎寧願看著一面牆,都不會看著我那一邊~〔笑〕
…我真的很難了解到她很深層的那一面。

我會如此著重這一點,是因為…我不習慣。
我跟人相處從來都是把很深入的問題,坦誠地講出來,我才會明白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
如果對方很少提自己的事,我就不知道從那方面了解他多一點。

家穎那種正正是,當同事很好,相處得很快樂。
一排除同事以外的身份,我們就沒話聊了~

很妙的一點是…我和她的性格,其實有很多地方都一樣。

比如說,她比我更容易講一些「我想你」…這些深層話的人。
我們互相有冷靜的時候,有沈默的時候,也有像小孩,大開玩笑的時候~

性格有很多雷同的地方,但事情竟然會反過來,她對我會有一種距離感。
感覺是,她不容易被真正了解的人。

而我不懂得如何去這種性格的人相處。
所以,我想學習,怎樣跟這種性格的人拉近距離一點點。

至少,我可以做到,我跟她獨處的時候,我們是不尷尬的~( ̄▽ ̄)

後來,到我們分道,各自回家的時候~我和弟弟走在一起。
我把對家穎的疑問,告訴給他知道。

剛好,那一天,弟弟和家穎一起在10:00下班。
我和啊森是11:00下班的~

他們兩個有一小時,不知道去了那裡打發時間~
等我和啊森下班。

我問弟弟說:「你和家穎剛剛走去那打發時間?」
他說:「沒有啊~隨便走走,走遍了很多地方。」

我沈著語氣問他:「…你們獨處的時候,你是怎樣跟她相處的?」
弟弟說:「沒什麼啊~我有些煩惱問她,她可以跟我很自然地討論一些比較尷尬的問題。」

「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話…
面對她,我可以問一些平常不敢開口的事,但對著其他女生,我是不敢開口問的。」

「我問她會比較放心。」

我問弟弟:「什麼尷尬的事情~?( ̄▽ ̄)」
他的反應竟然是…「我不敢跟你講,唯獨是這件事,求你不要問,可以嗎?」

我反應有點大的,跟弟弟說:「你連我都不肯講?!」
弟弟很誠懇的求我,說:「只有這件事,真的!可以嗎?」

我看著他,冷冷回一句說:「…好吧。」
…我尊重他的意思。

後來,弟弟提到,他每一次上廁所奔跑的動作實在太搞笑了!
像小孩跑步,彈彈跳跳的。

我開他的玩笑~

我跟他說:「假如有一天,你在奔跑途中,突然摔了一跤,
我絕對會是笑得最大聲的一個!(☆▽☆)」

我故意笑給他聽,「哈!哈!哈!(☆▽☆)」

弟弟有點可憐的跟我說:「你這樣對我~還算是朋友嗎?!(〒▽〒)」
我大聲說:「就正因為是朋友,我才會是笑得最大聲的那個人!」

他說:「…那倒是。」「我能夠令你大笑,也是我成功的地方!( ̄▽ ̄)」

今天,我一上班,到水吧…我已經感受到家穎心情不好了。

她在低喊,說:「為什麼裝奶油的袋子是濕的!」
「啊~~我討厭這種油滋滋的感覺!火口火」
「我不想用它啊~!!」

她一心情不好,我就不敢接近她,跟她講話了。
感覺,更難相處到。

剛好,我在水吧幫她準備材料的時候,我「強壯的臂彎」不小心踫到水壺~
一壺水被我直接倒翻了~!(〒▽〒)

家穎反應快,去廚房立刻拿拖把出來。
她笑著向我開玩笑,說:「啊宜把我弄到全身都濕啦~!( ̄▽ ̄)」

我才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氣。
…其實,我跟她互相在生氣的時候,彼此不敢跟對方講話,也是我們性格的共通點。〔笑〕

我當然會把我弄的小災難,自己處理好。

她說:「啊宜粗壯的臂彎把水壺翻倒啦~( ̄▽ ̄)」
我說:「是啊~看來我要減肥了!〔笑〕」

我有一刻,在她的另外一邊準備杯子,我跟她有一段小距離。
我無聊的,看著她工作的樣子~

我純粹無聊發呆而已。

此時,她感覺到有人在旁邊看她,她瞬間往轉頭,知道我在看她。

我跟她眼神對上的時候,我們兩個都沈默,氣氛瞬間僵了幾秒。
很僵!

眼神裡是真正的僵掉~徹底的冷場。
我完全讀不到她眼神裡的感受是什麼。

完全把私底下冷場的一面,搬到工作的層面上了。

…我怎麼想都想不通,為什麼只要是接觸到私底下的那一面,就會這個樣子?
我真的搞不懂。

後來,我在樓面東京甩尾的時候~我在水吧前面整理單子。
我一直在看,家穎已經連續一兩小時,脖子都是側著邊來沖飲料了。

我跟她開玩笑說:「你的瀏海這樣垂下來,很帥喔~( ̄▽ ̄)」
「你這樣一直側著脖子,你回家的時候,脖子會不會定了型,調不回來啊~?( ̄▽ ̄)」

「你需要撒隆巴斯嗎~?〔笑〕」

我跟她講這句玩笑的時候,我在她面前是笑得很燦爛的。
她本來是板著臉的,看著我發自內心地笑,她也會跟著我一齊笑。

雖然口罩擋住了她大半的臉,可是我知道她的笑是打從內心的笑。
就是跟平常一樣。

她說:「不是啊~我的劉海太長了!脖子不側著,它會擋到我看東西!」
我笑了一下之後,繼續做我的事情。

後來,她跟我說:「啊宜~我真的閃到了!!!(〒▽〒)」
我看著她,笑了一下。

有一陣子,我在水吧準備沙律。
家穎轉身走到我旁邊,跟我說:「啊宜~我們今天的目標,是要逗啊明笑!」

啊明是最近這幾天,加入廚房的新人。
話雖是新人,其實他以前在這間店做過,而且貌似~我們的男主管跟他很熟。

他做事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快,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總是板著臉,絕對不跟陌生人笑。
除了啊明熟悉啊ken爸爸之外,他絕對不會對廚房以外的同事,展露任何一個開朗的表情。

所以~家穎才會說:「我們今天的目標,是要逗他笑!」

過了一會兒,我打從心底對家穎好奇一件事。
當時,她在水吧的另一邊工作。

我問家穎:「家穎,當你遇到一個對你板著臉的人,你會怎樣逗他笑?」
我是第一次,敢問她…她內在的想法。

她說:「嗯…我會嘗試用不同的方式跟他講話,看看他會對什麼事情有興趣~」

我很認真的問她:「你不認為別人對你板著臉,是代表這個人是很難相處嗎?」
她笑著回答我,說:「不會啊~如果我找到他的笑點,這會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我鼓氣了很大的勇氣,終於可以很自然的,問出我真正想了解她的事了。
我鬆了一大口氣。

我跟她之間,終於,除了開開玩笑之外,能夠有深層的一面,比較可以接觸到了!
再不是沈默~再不是尷尬~

終於在此之外,呈現出她的另外一面給我看了。

原來我跟她也可以,很自然的交流。
…我,我覺得我收到一份很大的禮物!

今天~樓面有新人,一個性格很開朗的姨姨,daily。
我看她的時候,daily的眼睛是發亮的,她是一個很開朗的人。

她對工作是熟悉運作流程的,也很樂意跟別人溝通。

其中有一件事是…
我看她上手很快,我就嘗試把多一點工作分給她。

例如說,兩碟意粉都是同一桌客人的。
我把一碟給我,一碟給她,告訴她名字和認清樣子,我陪她一起去上菜。

試過好幾次之後,她笑著跟我說:「你的動作太快了。」
「你把很多事情一次過交給我,我要一點時間去消化,你要體諒我~」

我很認真的想了一下,我知道這樣做,會讓她失去重心。
我跟她說:「好,我明白了。」

自此之後,我自己上菜,她回歸基本,送餐具好了。

後來,過了一陣子,我站在水吧面前,看單子,daily站在我旁邊。
她在等我的指示…她想上菜。

我看著她,問她:「你想上菜嗎?這樣會不會讓你有壓力?」
她笑著說:「不會~不會,我可以的!」

我問她:「剛剛不是說,我給你的東西太快嗎?」
她說:「我是說,我要看清楚意粉是什麼樣子,我認得到就可以了。」

「喔~」,這時候,我才真正明白她的意思。

她說我的動作太快,是說…我只有把意粉拿給她,講幾個字之後,就要她去上菜。
她可能還搞不懂發生什麼事,我也沒有很詳細的講清楚…她就說,我的動作太快。

她講得對。
我沒有體諒她,也沒有從她的角度去想她的處境是什麼。

我唯有跟她聊幾句,慢慢了解她喜歡什麼,習慣怎樣去思考事情。
daily…是我另一個要學會怎樣跟她溝通的人。

呃…
我一直都認為,學習跟不同的人溝通是生活上一個很重大的課題。
特別在需要面對大眾的行業。

跟不同年齡,不同思維方式的人一起工作,相處…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
溝通的方式也會演變出千千萬萬種。

怎樣很靈活的,在每一個不同的年齡層,性格上都溝通得很好…
是我最近學習的,一個最最最大的課題!

認真的說☆

很困難~
可是,我認為…我有了這份經歷,我將會學習到人生重要的一課!〔笑〕

我是很好相處而已~並不代表是,我可以很靈活的,懂得怎樣跟不同的人溝通。
我想把,「能夠溝通得好的人際關係」給擴大。

而不是單單只有相處得好。

相處得好很容易,只要你是一個開朗的人就可以做得到。
但是,要溝通得好,卻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智慧去掌握得好☆

無論是家穎也好,daily也好~將來會遇到的人也好,
我都想把這個課題先練習一下。

不一定要學得很好,但…至少我可以提升一下,
讓我可以跟更多不同層面的人,好好溝通。

我會加油的!( ̄▽ ̄)

今天~我對jason簡直大大大驚奇!( ̄口 ̄);

我在樓面整理單子的時候,我在看牌子號碼。
忽然,jason在我後面說:「54號在xx桌號。」

我聽到,頓時傻眼…回頭看了他一下。

後來,連續好幾次~

在我未察覺之先,他已經在我背後講,那一桌應對那一號。
不只很順暢,而且完全沒出錯!!

這代表了,他不只已經融入了這個運作當中,跟我們的默契變好,
並且代表他已經有份先知先覺,可以比「本分」更領先一步,往前多看一步。

他…他本來是「後知後覺」整整一個月,現在竟然是「先知先覺」,領前的那一個!
…這是我萬萬都想不到的!

而且,我看他教新人的時候,有板有眼。
把一些很仔細的地方,有耐性的跟新人講解,他做得非常好!

他現在比我做得更好!

我打從心底,開心著。
…我終於看到,我當初預期中想像過,那一個成功的jason了!(〒▽〒)

我的耐性沒有白費!!!
這才是真正讓我最開心的地方!!(〒▽〒)

我認真的!

他走路不只變快了,做事也很有條理,整個運作超!級!順!暢!
完全超越了我們對他的期望。

我對他說任何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回應我說:「好!」
其他時候,我不需要再提他瑣碎的事情,他自己會懂得了。

甚至,我沒提過的事,他會主動問我:「啊宜~你需要膠餐具嗎?」
我就知道,他已經改變了。

我徹底傻了眼!!!
實在太感動了!!!(〒▽〒)

他的變化讓我驚呆了!

剛開始,所有人都看不起他,連我都想放棄他。
現在,他卻是一個很能夠為我們分擔工作量的人。

他的努力和成就,是絕對值得稱讚的!

我問jason:「你今天到底搞什麼~?」

「你開了什麼竅?」「發生了什麼事?」
「你把事情做得非常好耶!做事快成這樣!!」

他笑著問我:「我做得太快嗎?」
「那我需要慢一點嗎?」

我立刻說:「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你繼續維持這樣!儘管keep going就行了!!!!」

我很強調說:「千萬不要慢,你維持這樣就好!繼續!keep going!」

我看到他這樣子~
簡直開心到跪在地上哭了!!!!!!(〒▽〒)

相反的,我這陣子在工作上遇到一份失意。

我動作變得快,有時候甚至太快。
快到我忘了一件事情的意義。

今天,我有一刻在問自己:「我現在做這件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為了快,急,我頻頻出錯好幾次。
我沒了淡定,沒了一種很沈穩的狀態。

加上,我眼看身邊的新人都進步了,做得比我好。
有我所沒有的質素。

有一刻,我覺得我輸了。

我有一個很大的疑問。
「究竟我在這個團隊裡面,有著什麼意義?」
「少了我,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分別只是,多一個人和少一個人的分別嗎?」

「家穎和啊森常掛在嘴邊的「我想你」…
是只因為在工作上出現了可以幫忙的人,而這樣說嗎?」

「還是…這是私人感情?」

我開始,需要一些很實際的感情上的支持。

我知道我再不能,不踏實的去看待這個問題。
…這是一個不能忽略的問題。

我會有這個疑問是因為…
家穎和啊森一直都沒有表現過很認真表達內心感受的那一面。

一直都是嘻嘻哈哈就是一天了。

我不可能知道他們真正的想法,也不知道當中的連繫是只屬於工作的層面,還是有額外的。

當遇到真正的難題,疑惑的時候…
我不得不懷疑,到底真正可以支撐我的,是一份怎樣的感情。

我想起了區域經理講過的一句話。
「我也有我做不好的地方。」
「我要改善的事情,可能就是少了跟你們溝通,我少了去了解你們的想法。」

連區域經理也要反省自己的過錯,去面對它,改善它。
那…在我有這份失意的時候,我也應該積極去…面對這份心態。

我要在這個問題上,取得勝利。

今天…在家穎快要下班的時候,她正在把忌簾放在支嘴裡面。
但~這個工作就是會把忌簾弄到東一塊,西一塊 ( ̄▽ ̄)

我那時候很急,
我在旁邊看到就想不想就把毛巾用到她面前,用力一擦~

此時,家穎一邊放忌簾,很小聲的問了我一句話。
她說:「…捨不得我嗎?」

她戴著口罩,我聽不清楚。

我那時候不知道少了那條筋…我竟然講出一句超白痴的話。

我很急的問了她一句:「什麼?你是說忌簾會不會捨不得你嗎?」
…我現在回想起這句話,我想撞牆死了它算了!

別擋我~!(〒▽〒)

因為家穎當時沒有看著我,就問了我這句話。
…我以為她在跟她眼前的那一支忌簾講話,而不是我。

我也沒想到,對方到底是生人還是死物…我就講了這句話。
我以為她看著那一方,就是對著對方〔那一支忌簾〕講話。

可想而知,我當時的情緒,真的太急了!
…這句話簡直足以列入我人生中「最糗的十件大事之一」!(〒▽〒)

我講了一句如此白痴的話,家穎的眼神卻沒有變過。

她非常冷靜的再問了我一次:「啊宜會捨不得我嗎?」

我當時…用了半開玩笑的方式,很隨便就回了她一句:「會啊~」
我就走開了。

我現在,靜下來想一下。
我覺得她需要的,不是這種開玩笑的反應。

而是真正需要被支持,很認真的回答,「是。」

我就在想…她也需要找尋在這裡的意義嗎?

我想…家穎是記得這件事的。
我昨天寫了,有一次家穎問我:「啊宜,你想我嗎?」
我當時很強調說.「有。」「會。」「真的。」

她當時其實是,笑了笑就算。
我以為她不會放在心上。

結果,今天,當她表現得那麼冷靜… 一反常態,來問我這個問題。
我覺得,她其實有把我這種性格,對人很真誠的那一面,記下來了。

縱使她是笑嘻嘻的,把我很真誠的一面完全不提,隨便講句話帶過就算~

平時,她問我這一句話,總是笑著問。
我當問候,打招呼而已。

我從來不當它是一句,發自內心想跟我講的話。

不過~當我今天看到家穎完全不想開玩笑,很正經的跟我說…同一句話。
…特別是,我講了那麼白痴的話,她竟然完全不想笑。

我覺得她的態度,有點不太對勁。

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是問我這句話。
也許她有時候,真是跟我一樣,在迷茫的時候,需要實質有力量的動力,去支持自己吧?

如果家穎下一次再問我同一句話…
假如她真的需要一份被支持的力量…

我會看著她,很認真的跟她說:「會,我真的會捨不得你。」
「我會~在無聊的時候,想一下今天跟你開了什麼玩笑,讓自己開心一下,這樣~〔笑〕」

因為…我說過的麻。
我以往平淡的態度,對她不公平。

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我也希望禮尚往來,逗她笑一下。
互相支持一下。

她也許真的…不是時時刻刻都表達自己最深入的那一面。
但,這其實是人之常情的事。

她不像我~
第一次見面就把對方認定是熟人看待,我什麼事都可以跟別人聊的。

我講話真誠是不分對象的。

現時,雖然在我眼中,家穎是一個有點神秘,很難去了解到她內心一面想法的人。

嗯…
我希望在將來可以想到一種溝通方式,是讓我們可以互相理解到對方的人。

我還沒大膽到,直接問她…「為什麼你當時會如此認真來問我這個問題?」
…我覺得,她會笑一笑帶過就算了。

我跟她沒到這種有交情的程度。

雖然我真的很好奇~想知道。 ( ̄▽ ̄)


好啦~
我睡覺啦。

明天是經理和巡查一起來店的日子。
我呢~要打醒十足的精神來面對。

ps.現在已經是凌晨4:17分了。
我可以有精神嗎~?( ̄▽ ̄)

然後,我要調慢我的工作節奏,來找回我對每一件事情的意義。

過了明天之後,我就可以連續放三天的假期啦!(☆▽☆)

因為,星期一我們公司晚上有活動,而我不去~ 〔故意的~〕
所以,我們的男主管就編做清明節的假期,讓我放啦~~~

超爽的!(☆▽☆)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