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

2015
28
Sia - Opportunity (Sia Version)


Sia - Perfume (Solo Version)



今天不會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可以寫了。
因為今天是剖折真相的一天~

剛剛,主管傳訊息,問我~可不可以轉做全職的8小時。
就當作是幫忙分擔一下團隊的負擔。

我拒絕了他。
但我承諾主管,只要是我的上班的時間之內,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幫忙!

昨天才第一天上班的daily姨姨,今天下班的時候就被區域經理開除了。
我是明白的~為什麼一個有能力做事的人也會被人開除掉。

因為她接受不到新的一套做事方式,被過去綁著,固步自封,融入不到我們的系統之中。
早一點離開,對她是一件好事。

她對同事禮貌很差~
今天,家穎已經中招了。

我真正想講的事,是在下班之後,我和廚房弟弟,還有啊森一起去飲宵夜茶。
今天,吃得比較清淡~〔笑〕
10349965_1006829219345840_703956874797856582_n.jpg


我把我真正存在心中的疑惑,問了啊森。

我問啊森:「家穎會不會向你講「我想你」「你會不會捨得我」這種話?」
啊森說:「不會啊~」「我們之間是不需要講這些話的。」

我說:「…她偶爾會跟我講這些話。」「其實她是沒事的吧?」

啊森感到有點意外,他問我:「會有什麼事?」
「她是隨便說說而已啦~」

我有點猶豫的說:「…我以為她需要一些支持。」
「她沒事就好了。」

後來,我們聊天聊到一半。

我問啊森:「我想知道,在平日有我在公司,跟星期六日我不在的時候,情況會有什麼分別?」
啊森想了一下,說:「有!放午飯的時間差很大!」

此時,我心想說…「放午飯?」

啊森說:「星期六日,不是有一個男生上班嗎?他比你早兩小時回來~」
「有他在,我們可以早點放飯,讓整個運作保持順暢一點。」

我: ……

啊森說:「他跟你的能力都差不多,有他在,我們的情況不會太混亂~」
「有多一個人幫忙啦~」

我點著頭,但態度其實是已經沈默了。

後來,當啊森自己先走之後…
我向廚房弟弟大吐苦水。

我跟廚房弟弟說:「剛剛聽啊森這樣說…即代表我什麼時候辭職,
對他們而言根本不重要,是不是?」

弟弟說:「…就跟我之前講的一樣啊。」
「以同事的關係來說,所圍繞的事也只著重在工作上。」

「對我而言固然有影響,可是,對只是「同事」的關係上,不會太多捨不得的感情。」

我問他:「所以,是要在私底下有交情的人,心裡面才會感到跟以往的不一樣嗎?」
弟弟點頭。

後來,我跟他大聊…我對家穎一直想不通的問題。

我說:「我對她一直有一種想不透的反差感。」
「平時我們在工作上會笑嘻嘻,可是,到私底下的時候,氣氛卻尷尬到不行,為什麼?」

弟弟想一下,他說:「有一次,我不是跟她一起走遍很多地方,等你和啊森下班嗎?」
「當時,其實我們沒有聊得多,只是純粹各看各的,並肩而行而已。」

我說:「…你們身體的距離很近,但在心裡真實的想法其實很遙遠?」
他點頭。

他說:「又有一次,家穎拍我肩膀說,「我們一起走,好不好?」,但…其實我跟她並不熟。」
「我心想說,為什麼要找我啊?我跟你平常也沒交流啊~」

「最後,竟然是…家穎自己先走了~〔笑〕」

我笑著說:「我想,她叫你跟她一起走,只是突然心血來潮而己~〔笑〕」
弟弟笑著說:「真的是心血來潮啊~!」

我想一下,說:「…在旁人眼看,家穎這種很親近的肢體接觸,會讓別人誤以為我們關係很好。」
「但…對家穎來說,這些都不代表些什麼,純粹只是打招呼而已~是這樣嗎?」

我很沈重的問了一句:「所有對你的友善,也許感情是真的,但當中其實沒有任何意義,對吧?」
我很傷感的說:「當說要分開的時候,很容易就會放手了,是不是?」

我看了一眼弟弟。
他點頭。

我說:「正因為我們在動作上玩很開,但論到真正用心去聊天,
真正了解對方的時機,其實根本沒出現過。」

「所以,我才會對她有這種很失衡的感覺嗎?」

我終於懂了,我一直誤會了她的什麼。

家穎很容易就做出跟人很親近的肢體動作,即使是不熟的人也好。
她平常在埋怨,在生氣所說的話,根本不在乎是誰聽,只要她說出來就好了。

她平常對人很友善的態度,根本是誰,她都會這樣做~
「我想你」,「我歡迎你回來」…這些話都只是社交禮儀而已。

而在我眼中,我卻是很認真去看待,這種種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我絕對不會跟不熟的人說「我想你」,這些話~

這就是我們最不同的地方。

我跟她都可以很容易講出一些很深層的話。
不一樣的是,我從來都不會把這些話隨便講出來,把它不當作一回事。

我是很認真去看待這件事,絕對會放在心上記住的事。

我所看待這種心情,跟她眼中所看…非常不一樣。

難怪,我一直都看不透,他們對我所講的話,裡面到底有幾分是認真的。
我很懷疑…他們平時歡迎我的態度,到底有幾分是因為「啊宜」這個人身上。

他們是在歡迎一個能夠幫助自己的人嗎?
還是在歡迎一個跟自己有經歷有感情的人?

後來,弟弟講了一句,很能夠啟發我的話。

他說:「我有好幾次跟她一起單獨走回家,我發現我跟她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們的思路和生活痕跡根本不一樣。」

「我每次跟她聊天,都不會離開工事。」
「假如說…真的要聊到私人的事,會很困難。」

「那時,我就知道,我們根本合不來。」

我很認真的,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來都理解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麼的原因嗎?」
「我們其實是合不來的?」

弟弟點頭。
「想法根本不一樣。」

他反問我:「我問你,如果有一天,她約你兩個單獨吃飯,你會去嗎?」

我立刻回說:「絕對不會。」
「因為,我們根本沒話聊啊!」

弟弟說:「就是啊!」
「在表面上,玩可以玩得很開心,可是一到裡面那一層,就什麼都合不來了。」

我想了一下。
我跟弟弟說:「…也許,也許將來這幾個月,即使持續發展下去,也只可能做得到同事而已。」
「想更進一步…根本不可能。」

弟弟很肯定的說:「就只有「同事」了。」
我沈默了。

我跟弟弟說:「我有時候會想…我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
「我本來是希望可以在這裡找到…在工作上的感情之外的支持。」

我說:「照現在來說,看來是不可能了。」

對我來說,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當然,在工作上所投放的感情,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我不得不承認,當我得知現實,其實是我誤解了之後…
我心真的很痛,很確實的失去了些什麼。

在此時此刻,我真的看清楚了。
原來,感情的表面和真實之間,是可以差距那麼大的。

有點諷刺。
同一句話裡面,當中的分別竟然是如此的大。

頂多只能形容是,他們都接納我,而且相處得很好,這是真的。
但,不可能是朋友。

這就是一面很清晰的鏡子。

…一個在乎你感受的人,才是你值得交心的人。
而不是,隨便嘻嘻哈哈完了,就一切打回原形,當沒事發生過。

我不後悔,我一直都以為別人是認真跟我玩,跟我聊天。
我不後悔自己由始至終都是用真心去認識朋友。

即使,現實跟我所想的,是有很大的落差。

我也是真的對此感到失望,有挫折。
是真的。

弟弟跟我說:「至從我轉了全職之後,我發現我跟廚房同事的感情變好了很多。」
「半更和全職,真是有差別的。」「所經歷的事很不一樣。」

我: ……
我有一種,感情是抓不緊的感覺。

「我只是個半更。」,我應該要這樣看自己嗎?
難道我不能作為一個人,而存在在這個地方嗎?

我懂弟弟所說的。

今天,我在水吧,看著啊森和家穎一起站在收銀處聊天。

我看他們彼此之間的態度,還有站在一起的形態,很容易就知道…
他們是真的能夠理解對方的好朋友。

家穎的表情上說了:「我很樂意站在你旁邊。」
跟一般的打打鬧鬧,根本不一樣。

原來,找到一個真正能夠互相理解的關係,就是這種感覺。

後來,我說:「我本來只是以為,我們是溝通不來,我才不懂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
「但,原來是…我們的思維根本合不來。」

我很認真的問弟弟說:「明知我們合不來,我卻硬要想打破隔膜來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我是不是很不要臉?」

弟弟想了一下,說:「不會啊~」
「你想打破隔膜,其實很容易。」

「你可以問一下,你剛剛在那裡吃飯啊?吃了些什麼?…之類的話。」
「也是可以拉近距離的方法啊~〔笑〕」

我說:「是我習慣一開始就把事情想得太複雜嗎?」
「想有交流,其實可以很簡單的,是嗎?」

他點頭。

我和弟弟走在路上,兩個都走得很慢。

弟弟說:「其實,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
我:?

他說:「我本來以為,我跟你平常在工作上根本不會有什麼交流。」
「你在水吧,我在廚房~」

我說:「嗯。」

他說:「而你和啊森,家穎足足對了五小時,而我每天最多只對你一小時多!」
「我一直以為,你和他們之間的感情,一定會比我更熟絡很多~」

我也不得不承認,我最近跟他之間,感情變好很多。
因為,我可以把我最真實的一面表現在他面前,在心中最深層的疑問都敢跟他分享。

我可以在他面前很放心一切,是一種很有安全感的感覺。
可以放心大笑,用力地笑。

最近有幾次,我和他宵夜吃糖水,聊天可以聊到一個半小時…
而我不覺得時間有過那麼快。

我跟他可以促膝坐談,兩三個小時,我都不會覺得悶,可以很熱絡的聊下去。
因為,我們之間實在有太多話題可以聊了!

這才是,我想要交的朋友。

這就證明了,面對面多久根本不是令感情距離拉近的重點。
而是,真的要看合不合得來。

心與心之間,湊不湊得到。

剛剛,弟弟問我說:「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比他們兩個更聊得來啊?」

我說:「你固然有你自己的性格在~〔笑〕」
「但,至少我講的話,不管有多抽象,你都會明白我想講什麼。」

「別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我。」

他點點頭。

對,從今天開始,我會重新審視,我重新調整,如何去看待一個真正的人際關係。
並不是單單跟你玩,跟你笑得開心,很有趣,就代表是朋友。

一個能夠理解你的人,才是你真正的朋友。

在對方面前呈現最真實的自己,而對方又會接納你這個人,
這才是一段值得被建立的關係。

我和家穎,啊森之間的相處,雖然陌生,但其實關係沒到那麼壞~
至少,當他們知道我不去公司的活動,以同事的身份,也希望我也能去。

當家穎知道我不去之後,她有跟我撒嬌說:「啊~~為什麼啊?」
「不要這樣啦,啊宜啊!」「去麻~去麻~~( ̄▽ ̄)」

在昨天,我一定會以為這是很窩心的話。
但,在今天,我會覺得,這只是希望人多出來湊熱鬧而講出來的話而已~〔笑〕

根本沒有很紮實的意義在。
所以,我不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笑〕

我不知道放假之後的星期二,我怎樣去重新看待,我跟同事之間的關係。
誰是朋友,誰是同事,當中的感情又包含了多少…我怎樣去面對這件事。

我不會再擺烏龍了~〔笑〕

也許我還沒習慣,會笑不出來也說不定。

我上了一課很珍貴的一課,人際關係。

我好像被狠狠打了一巴掌,給我完全打醒了一樣,
我會重新,去調整一下,怎樣去看待在工作上所建立起來的感情。

我仍然是真心對待每一個人,但我不會著重去建立私底下的感情。
一切順其自然就算了。

我會選擇一些可以交心的人當朋友,只有嘻鬧的相處方式並不適合我。

我始終都是習慣~
跟相隔長時間沒見的人,偶爾來聊一下很內心的事情。
去聆聽朋友的需要,幫她們去解決問題。

跟不常見面的人也可以建立穩定的關係,
這才是我所喜歡的交友方式。

當然~常常見面的人也可以這樣做啦( ̄▽ ̄)

好吧,幻想破滅了不要緊。
真實存在的東西還在保留,就足夠了。

〔笑〕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