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0

2015
20
我從昨晚凌晨開始,肚子就一直拉稀便,直到現在。
沒辨法上班,只好坐在洗手間附近一直等~

可惡的是,我沒辨法忍,來了就一定要去。
平均十分鐘一次,連覺也不能睡好,有夠辛苦的!!(〒▽〒)

看醫生…醫生說,我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才會這樣。
我希望,明天會好起來。

這一星期,我的心情起落很大。
但,現在都過去了。

我在星期一,二的時候,整個人表現得異常平靜。
明顯是有點鬱悶的樣子。

剛開始,家穎以為我不開心,故意用那個超有事的眼神看著我,逗我開心。
但我真是笑不出來。

我在這兩天,一直都在調整自己的想法。
不再猶豫,也不再留戀在這個地方,我真的決心要走了。

誰都不能阻止我。

在星期二晚上,我跟廚房弟弟說:「我明天就跟主管說,我不做了。」

弟弟說:「真的要走了嗎?」
我說:「是的。」「我不是已經早就告訴過你嗎?」

他說:「我沒想到那麼快。」
我說:「…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後來,我很生氣的說:「我覺得我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留在這裡,為了什麼?」「你能告訴我嗎?」

弟弟也沒法說服我什麼。

在工作分配上,主管把所有更多的事情交給其他人。
他們都進步了很多,而我在工作內容,基本上已經到頂點了。

以往他們需要我幫忙,現在他們都長大了,很多事做得比我更好。
我覺得我不需要在這裡了。

現在,我的位置是在這個團體的末端。
做好自己的本分,做後援的工作…跟新人要做的事情一模一樣。

別的全職同事說:「為什麼我做的工作愈來愈多?」
「學習行商,訂貨,下單的東西…」「壓力很大。」

我當時心想說:「原來名字上的全職,工作投入的心態不見得比自己好。」
「讓你去進步的時候,原來你是會埋怨的。」

我卻是剛好相反。

真的。
心態正確與否,是看自己願意真心付出多少。

弟弟曾經告訴我,說:「你看你怎樣選擇。」
「你可以選擇在別人的面前做大事,也可以選擇在別人的背後默默耕耘,幫助他們。」

我在工作上沒有野心,但我想進步。
我可以在前面,在後面也行,但我要看到我能夠進步的空間和動力。

現在,我能學的東西已經學完了,也試過最佳狀態的時候了。
而其他的東西,也不能成為我對這份工作的原動力。

我真的很想離開。

弟弟知道我要的,不是表面的東西。
我要的是一個真正能夠打動我前進的動機,有質有量的價值。

什麼…跟同事平時玩得很開心,但一講到內心話就卻步的態度,
這不是可以讓我留下的理由,絕對不行。

我早知道,我的同事對我的感情,有多少分是認真的。

我知道平時,大家真的玩得很開心。
對於別人而言,也許這個是很好的工作環境…我當初也以為是。

現在,當我用別的眼光來看,我才發覺,我不能多留一秒。

這種沒內涵的相處方式,每天為了很多小事而聽到很多任性的髒話…
我會變壞的,我的價值觀會腐敗的。

我不能不保護自已,只為了那片面的情感。
我一定要走。

這兩天,我就是一直在調整這些想法,叫自己決斷一點。
…我會有點內疚,因為在人手極不足的情況下離開,看起來就很絕情啊~

但,我決定了的事,誰都沒法勸得了我。

我把這件事,第一個告訴給弟弟知道,是我對他的尊重。
在此之前,沒有人知道我真正的想法。

當我說:「我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的時候,
也許我真的講得很大聲,連家豪都聽到了。〔笑〕

那時候,家豪跟我說:「你不要想得那麼負面啦~」
「工作而已,在工作上的想法要積極一點!」

對,家豪是一個在工作上很積極的人。
他沒有我的情緒。

他認為同事聊得來就好,
而我認為,同事的道德一定要高,因為他們對我影響蠻大。

不行,我就找別的地方,直到找到為止。

在星期三那天,下班打卡之後,我跟我們的男主管說:
「大哥~離職通知是不是要一個月前通知你?」

那時,他看著我的眼神很溫柔。
也是一種心中已經有數,很理解會發生什麼事情的眼神。

我跟他說:「那,我現在通知你可以嗎?」
他就很自然的點點頭,說:「可以啊~你現在通知我嗎?」

我點頭。

他問我:「剩下的一個月,你會上班嗎?」
通知過後,跑掉的也常有的事

我笑著說:「放心,我不會跑掉的!〔笑〕」

後來,我填了離職通知,主管問我:「你到期日期是14號,也可以多一天15號。」
「15號的話比較好編更表。」「你想14還是15號?」

我說:「15號吧!〔笑〕」

對,那就15號。
5月15號就是我在這間公司的最後一天。

後來,主管問我:「接下來,下一份工作想找什麼類型的?」

我說:「也許,一樣是飲食業吧~因為,我始終是喜歡烹飪的人。」
「如果找不到的話,才考慮轉行吧!」「我也要認真想一下。」

他說:「好~」

在我寫表格離職之前,所有同事都不知道這件事。
除了弟弟之外。

我很想感謝我們的男主管,他的態度。
在這種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他一句挽留的話都沒有。

很瀟灑的,讓我走就走了。
他的態度很好。

他也一定知道,其實公司沒了我,等於樓面,水吧和收銀都少了一個人。
影響其實很大。

但這個不是我留下來的價值。

我也曾經想過,家穎啊森…還有其他同事知道我要走,他們會恨我吧?
好像是捨棄了他們的感覺~

隔天,我回去公司上班的時候,我很緊張,還有一點內疚。
我不確定,他們的態度會不會對我有什麼改變。

…以一份真感情來說。

果然,我一回去,打卡了之後,誰都沒在理我。

然後呢~我當時站在水吧面前,有一位同事在我面前,跟旁邊的家穎說:
「我已經忘了啊宜會回來了。」

我聽到這句話,真的很傷。
「我每天跟你在工作上打拼,現在我只配得到這句話嗎?」

我知道她是無意中的講出來,不是有意的。
但對我來說,真是一種很大的傷害。

「我昨天才寫離職通知書,你今天就這樣對我。」
相隔還不到一天。

很多以前的快樂日子,一下子完全變了調。
也證明,我看清楚事情本質,而選擇不留戀這個地方,是正確的選擇。

我的眼睛還是雪亮的~

幸好,我早知道,同事到底放了多少認真的感情在我身上。
就當作是,我聽到這句話之先,一個小小的心理準備。

講這句話的同事,對我的態度其實沒有變,跟平常一樣。
所以,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給我聽什麼話的。

那一天,我有點煎熬。
因為,我要適應很多新的態度,比平常冷淡的眼光,陌生的講話方式。

連家穎,在我剛回來的時候,都不敢正眼看我。

即便是看了我,眼神比第一天相遇的時候,還要陌生。
甚至我叫她,她都不會理我。

她沒有鄙視我什麼的,
但一看就知道,是一種「我從來沒遇見過你」,一種很平淡的眼神。

所以,不要奇怪。

我為什麼會說「平時開玩笑可以很開心,但一到很認真的事,任何感情都會卻步了。」
這個是我在這裡最貼切的形容。

我在這種變化底下,我還要裝沒事,一直在工作,幫他們做多一步。
但,不得不說,我感受到在世界上的人情冷暖了。

我不會怪他們,態度突然對我轉變了那麼多。

這是一種受社會薰陶的思想。
從來都是淡淡的,淺淺的,不敢動真感情的社會風氣。

也是主要原因,為什麼大家都普遍認同,在社會上很難找到一個真心對你好的人。
可是,這不是我追求的方向。

家穎對我只有一句話,說:「so sad。」〔還不是正眼看著過我說的…〕
我敢肯定,她的sad,只代表「在工作上,沒了我以後的日子怎麼過」的意思。

不是對著我本人說的。

比較好的是,那天啊KEN爸爸在我旁邊,很溫柔的用關心的語氣問我:
「你為什麼不做了?」

我說:「想轉新環境。」

他說:「你在這裡不開心嗎?」
我說:「不是。」

他問:「是因為區域經理在,壓力大?」
我說:「當然不是啊~〔笑〕」「你覺得我是抵受不住工作壓力的人嗎?〔笑〕」

我就沒再講什麼了。

啊KEN是唯一一個用心關心我,為什麼要走的人。

在星期四那天,有點特別的一天。
是前任女主管從別店調過來工作的一天。

對我來說,就是回憶起在十個月以前,我和她一起共事的日子。

她跟我說:「啊宜~( ̄▽ ̄)」
「我很久沒跟你講培訓內容啦~~〔笑〕」

我: 〔笑〕

她知道我不幹了,就不停很熱心的追問我:
「你為什麼不做你為什麼不做你為什麼不做你為什麼不做你為什麼不做…」

簡直是一種極致的催眠啊~~~!!(〒▽〒)

我跟她說:「你問我一百次,我都會答你同一個答案,我要轉環境,所以不做!」
她笑了。

女主管跟以前還是一樣,對人一點隔膜都沒有。
一直對人都是很熱情的。

後來,有好幾次,在工作中,她趁機會問我:「你真的不做嗎?」
我說:「是。」

沒別的答案。

事情過了一天,同事的眼神比較好。
好像已經適應了這個事實,而家穎也會主動跟我說BYE BYE了~

隔天,星期五,家豪在。

我一上班,家豪就問我:「你真的不做了嗎?」
我說:「是啊。」

他問我:「為什麼?」
我說:「我想轉新環境。」

他一聽到,馬上斜眼瞪著我。
他這樣看著我,我有點害怕。

因為,他知道這絕對是官方答案!
我說那一句「我覺得我在這種已經一點意義都沒有!」,這句才是真的!XDD

想轉新環境,其實也是真心話。
我覺得我在這裡已經沒意義.也是真心話。

轉新環境,是我要找別的地方,讓我發展下去。
在這裡沒有意義,是我已經不會再掛念在這裡的所有事情。

我已經完全撇棄這個地方了。
也回到最清醒的一面,我不會把本來只有同事的關係,變成朋友。

我不會現在就想走,我還是會在剩下的日子做好自己的本分。

我也不會怪上司對我的工作分配。
不會有一間公司會把重要的工作的交給一個半職的人去做。

即使,我在工作的無怨,想進步的心比其他人來得多。

我想看見在我的本分裡面,還有的發展空間。
可是沒有。

即使其他人的工作已經很多了,可是,就是連新人都不會讓我教。

既然上司沒有給我更重要的工作做,
我也認為,我能夠做到事情的本分的最佳狀態,就是我在這裡的盡頭了。

有趣的是,當我一走,我相信很多基本的事情,才是對他們真正的考驗。

除了工作分配會加重之外,平常水吧的清潔都是我做的。

我知道平時,早班的同事都習慣一種心態。
「只要水吧不是自己收拾爛攤子,我可以只做一半乾淨就好。」

而我早就習慣這種亂的程度了。

他們平常做到像世界大戰一樣亂,髒到死,
我也是一直沒埋怨把它清潔到最乾淨。

我肯定,換了別人做,特別是性格還不夠穩定的人,
家穎一定受不了這種場面。

或多或少,一定會聽到「怎會那麼亂!怎會那麼髒!」
「你們是怎樣用奶油的!為什麼會黏到牆上去!!」

「垃圾桶!誰趁還沒包袋子的時候就把垃圾扔進去!我怎麼撿上來啊!!」
…這些話就會出來了。

就像,平常都有媽媽幫你打掃家裡,你不知道家裡有多髒。
只要媽媽出遠門兩天,你赤腳走的時候才醒覺…我兩腳全部踩到的,都是塵一樣。

少了一個人,就會看到事情的所有真相。
完全就是這種情況。

現在,家穎還是偏向愛玩的人,更多認真的工作,我怕她不能完全扛起來。

所以,我跟家穎說;「我走了之後,你要獨立。」
她似懂非懂,反問我:「什麼獨立?」

公司把新人培訓,銷售的東西交在性格還沒真正穩定的全職。
我希望,沒了我,場面不要太亂。

事實上,我的影響力也沒那麼大。

我只希望,在剩下這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們盡快做一個懂事的人。
我期望他們對事情有更大的包容力,而不是只懂一味任性的在抱怨。

…啊森比較好,性格比較穩定,他應該可以扛得住的。

啊森有問我:「啊宜,你不做了嗎?」「為什麼?」
我說:「我有考慮過的,現在你和家穎都長大了,我可以安心走了。」

他聽不懂。
情感這些東西,大概男生不易懂吧?〔笑〕

後來,我問他:「你為什麼不挽留我?」

他說:「我不可能阻到你發展的~〔笑〕」
「你要走,難道我要逼你留下來嗎?」

我跟他說:「不愧是啊森的想法~〔笑〕」
啊森: ?

我說:「就是不會強逼別人留下,會尊重別人意願的人。」
一種隨意的態度。


星期六,我回去一個兩年沒有回去的地方。
我回去之後,所有兩年沒見面的大家,全部都很熱情的歡迎我回來。

家母說:「你終於回來啦!」「你出去外面走了,現在捨得回來了嗎~?」

家主說:「啊宜!那麼有興致過來坐啊!」
我說:「…我希望以後都有機會過來坐。〔笑〕」

他舉起大拇指,說:「非常好!」

我的跟進員,她看到我回來的第一眼,她萬分驚訝。
她沒有想過,我會自己選擇回來。

我問她:「看到我,很開心嗎?」
她像小孩一樣,率直回答,說:「當然啊!怎麼不會!!」

…兩年沒見。
大家好像是昨天才見過那樣,對我很熱情。

連一直沒在連繫的人,都認得我,叫我的名字,歡迎我。
有趣的是,她們要重新介紹自己一次,因為我忘了她們叫什麼名字~〔笑〕

在這裡,跟我這個星期所感受到的,世界上教你的人情冷暖是完全相反的。

我在公司,每天跟同事一起工作,一起打拼,一起熬過很多不容易過的日子。
聽到我要走了,她們就不會對我有任何留戀了。

相反,在這裡,沒見兩年了,大家都還記得我,而且對我很熱心。
不停問我:「這些日子你過得怎麼樣?」「你跑去那了?」「你最近的生活怎麼樣?」

這才是值得我留下一顆真心的地方。

特別是家母,星期六那天,是我跟她第一次見面。
我很驚訝,她竟然不是第一次見過我,而且她把我很細節的樣子都記得到!

她說:「我認得你!你以前回來的時候,喜歡背著一個灰色的布袋,也是留現在這種髮型的!」
我聽到,真的非常意外!

大家都很關心我。

我回去的原因,不是我想追求一些真擎的感情,不是感情的倚賴。
而是我想重新去面對,自己所擁有的時間和人生。

珍惜自己有的本錢。

有壓力是絕對的。

但,我祈望我以後的日子,會學懂怎樣去掌握自己的生活,改變自己的性格。
這是基本的。

重新去開始,現在還不遲。

今天發生一件有趣的事。
我今天買了材料煮「蕃茄薯仔豆腐湯」,還有一斤菜心。

奇妙的是,我媽今天又是買了同樣的材材,打算煮「「蕃茄薯仔豆腐湯」!XD
連菜心都一樣,都是買一斤的!XD

這是跟我媽很奇妙的一種廚藝上的默契♥

我媽說:「我又買了材料打算煲湯…」

〔笑〕

有好幾次都這樣。
最近突然想吃那樣東西,當天我媽就會買來了。

有一次,我很難得想自己煮「薑汁糖不甩」。

糖不甩這種東西,我隔了很久都不會想起它。
但,那一次我就是很想吃!

我只有那一次,只有那次很想吃糖不甩那種軟綿綿的口感~
不知道為什麼。

隔天,我發現,我媽就已經在吃了!〔驚
她說:「這是買來的。」

我覺得很驚訝!
這是…在廚藝上的心有靈犀嗎?XD

好神奇喔~~

好吧,我現在肚子好了一點。
希望明天會完全好起來,我還要上班啊~~~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