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2

2015
24
今天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中午,我去了紫盈美療做臉的療程。

我跟美容師聊起這件事。

我說:「前幾天,我去元朗工業區裡面找順豐快遞的服務點。」
「明明網上寫說,從車站去五分鐘就到了。」
「可是,我卻在那邊繞了整整一個多小時才找到那個地方…〔苦笑〕」

她很興奮的說:「你好有耐性喔!!(☆▽☆)」
「如果是我,我一定接受不到!」

「如果我找不到,一定要在五分鐘之內打電話去問人才行!」

我沒想過,原來這是有耐性的表現~
我以為,我是笨。 ( ̄▽ ̄)

她問我:「網上有街景服務可以看呢~」
我說:「有啊,那一個多小時裡面,我都是開著來找地方的~( ̄▽ ̄)」

對方: ……

我連街景都開了,還是認不出附近的大廈像什麼樣子。

我跟她說:「我知道網上寫說,「大廈在球場的後面」。」
「慘在慘在… 球場有四面!!! 火口火」

那美容師朋友才領悟過來~大笑著說:「喔!你不知道是在球場的那一面!」
我很激動的說:「對!!!」

我說:「你知道嗎?我單單只是繞了那球場,就已經走了四十分鐘了!!火口火」
「整整繞了十多次!」

「然後,我又不知道網上寫說的「球場後面」,到底是有多「後面」!!!(〒▽〒)」
「是指正後方嗎?還是中間會相隔一兩橦大樓啊?」

「我不知道「後面」,是指我會直接看到大廈的背面嗎?還是我會看到正門啊…?」
「我需要到了球場之後,再從大廈的背面,繞到前面正門去嗎~?」

你知道嗎?
單單是一句話,卻搞得我滿腦子都是問號!

證明我的思維方式,真是完全不適合「找地方」。
…我會成為路痴,絕對是有原因的!火口火

最後,好不容易讓我找到那大廈的所在地方,卻找不到標示。

它有一塊路標,會寫說,地下有什麼店,樓上會有什麼店。
卻完全沒有出現「順豐速遞」這個字。

都是寫車行,或者其他無關的事。

最後,我是問保安,我才知道它在那裡。
在大廈的背面。

真的,既沒有標示,身邊全部都是一整區工業大廈和車行,樣子都很像…
第一次去,真的會把五分鐘的路程,變成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直到我把事情搞好之後,我走回去車站…我才找到一條大直路。

沒錯,如果是找到這條空曠的大直路,絕對是五分鐘就會到的路程…
傻就傻在… 我一開始就找不到這條大直路~!!(〒▽〒)

很近。
車站前面兩分鐘路程就是足球場,球場的對面就是大廈的正門。

一條直路貫通到底。

我下次不會再忘記,它在那裡了。
…經過這一次之後,我簡直此生難以忘記…〔冷笑〕


昨天,家豪安排我教啊rain學習水吧的清潔工作。

他跟我說:
「我知道…雖然你快要離開了,但我也希望你,至少留一個人下來,為你接力,好不好?」
我點頭。

我前幾天講過,家豪是唯一知道我,辭職的真正原因。
我也明白,為什麼他會跟我說,這些話。

他擔心我有「因為要離開了,而選擇把事情全部都放任去做。」的心態。

他亦跟我說了另一句話.他說:
「如果你將來想回來工作,你至少在離開之前,把表現做好,
那…你能夠回來的機會也比較大。」

家豪說:「你自己選擇吧。」
我點頭。

我承認,剛開始一兩天,我嘴巴上會說「我會做好自己的本分」。
我雖然做是會做出來,我也做得到…然而,我卻不是心甘情願去做。

我還缺少了一點動力,來推動我多做一點。

因為,我還想不通,在這個「快要離開」的階段,對我來說到底有什麼意義和目的。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也許,我機能上,責任上知道要這樣做,卻不是「一定要這樣做得那麼好。」
在「全力」的分數上,總會扣了一點分。

可是~我今天想通了。

我不應該把「辭職日」,看為一個對自己的期限,它不是一個會終止的結束點。
我現在的努力,是為了下一份工作而舖路。

假如,我對下一份工作的工作內容是有要求的…
我的目標是加入一個有良好架構的團隊工作,那,對員工心態的要求也一定很高。

既然我有這份心意,希望有能力可以成為良好團隊裡面的一份子…
我是不是應該努力,在心態上訓練自己到達一個更高的程度呢?

我既然選擇一個好的團隊加入,那我也得要發揮一定的水準來配合將來的公司。
…至少,不應該在眼看「快要結束一件事」之前,選擇懶惰。

反過來,其實在這個階段,我是賺了。

因為,我身邊的同事知道我要走了,心裡也會打個底,預計我是不會把事情看得很重要。
他們會預計,我會做到80分,而不是以往的101分。

但,我選擇了,「比以往做得更多。」
因為想通了。

我把目光放在更遠的地方,我會想到…我會為我的未來做預備。

我即使只做80分,也是,本來就做得比其他人的多。
但,我選擇了101分。

我今天在公司做很多清潔的工作,我也是心甘情願的。
我現在是充滿動力,為公司做更多,為自己多賺一點本錢。

「本分」是一種訓練,訓練自己對事情的用心程度,還有不放棄的態度。

今天,是前任女主管來為男主管代班。

她現在在別的分店當高級職員,知道我們的男主管放假,
被經理安排調過來一天,看著我們。

在晚上,她一個人站上矮梯,清潔天花板的風口位。
而我在她旁邊,在水吧工作著。

她有點害怕的,跟我說:「你要顧到我啊~你不要撞到我,我不想跌下來。」
我說:「沒關係,我把你撞倒了,有我在你下面,幫你墊底~(☆▽☆)」

清潔結束之後,她叫我站上矮梯當模特兒,裝個樣子,幫我拍照。
「宜妹~( ̄▽ ̄)/ ,你站上去,好不好?」

我問她,說:「你不想上鏡嗎?( ̄▽ ̄)」
她說:「我懶得被經理說,清潔只有我一個人做,你們都不幫忙!」

其實,她人很好~〔笑〕

內容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充當一下「一秒鐘的演員」而已~〔笑〕
「一秒演員」的背影。( ̄▽ ̄)/
11060244_1022579404437488_3786807885758883140_n.jpg


今天,我在水吧~

我有點激動的,生氣的,對著廚房大叫:「何文軒!!〔廚房弟弟〕」

「你把東西做一半不做一半就扔給我,是什麼意思!!!火口火」
「你把事情做好之後,才拿給我!」

站在水吧前面的啊KEN爸爸,看到我生氣的樣子,他以關心的語氣問我:
「怎麼了~啊宜?他又有什麼事情,惹得你生氣啊~?」

我立刻回復正常狀態,冷冷的說:「沒什麼~只是扔給我的東西不合格而已。」

忽然,啊KEN爸爸動了腦袋,問我:「如果我在樓面做不好,你會罵我啊~?」

…他本來是在廚房工作的。
他在樓面工作是附屬品,不是他的本職。

我跟他說:「不會啊~為什麼我要罵你?〔笑〕」

啊KEN想了一下,說:「不是,你從來都沒有罵過我。」
我說:「對啊~〔笑〕」

後來,啊KEN爸爸跟我開玩笑的說~
「當然啦~~我的職位比你大,你當然不敢罵我啊~~(☆▽☆)」

我一邊工作,一邊不經意的跟他說:
「…我又不是看重這個來對待你的。」

我說:「這是尊重。」

…在這一瞬間,氣氛都凝結了。
啊KEN爸爸聽到我講這一句話,他是真的感動。

他有點哽咽的說:「我聽到你講這句話,我好開心喔~〔眼睛發亮〕」
我笑了。

就如我曾經所說,你「把權勢看成對人對事的唯一態度」,

聽太多了。
聽得太習慣了。

久而久之,你也不會想有別的原因,很自然就會相信,
「職位高低成為我配得尊重的支撐點,而地位比人低就值得被人瞧不起。」

我知道很多人都對這一點,深信不疑,認為這是在社會上生存的理想法則。
但我從來都看不到,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活得開心的。

從來,都沒人願意用心,以一個「人」的態度去對待另一個「人」。

坦白說,在我眼中,用能力或者權勢去成為你配得受尊重的因由,
其實是一個很低能的想法~〔笑〕

用腦想一下都知道吧?
怎麼可能「以能力與一個人的感情相提並論呢?」,兩者根本不相干的!

所以,當KEN爸爸聽到,我以心待他的時候,我想…他是真的被我鼓勵了。
再不是聽到,「因為我經驗比你多,職位比你高,你才會這樣對待我。」

一個人,只要是有情感的,
我相信,沒有一個人願意被對方不用真心來對待自己。

我只是將心比己,而已~〔笑〕

話說,從我直接大叫廚房弟弟的全名之後,不知道為什麼…
廚房的同事,覺得我把人直呼其名的那一瞬間,好帥喔~(☆▽☆)

…事實上,我很少這樣做。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弟弟不單沒有生氣,反而從廚房裡面,叫著說:「你好帥喔~!(☆▽☆)」
「你可以叫多一次,我的全名嗎?」

我聽到之後,真的嚇到口瞪口呆了。
我跟他說:「好噁!超噁心的!」「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變態啊!」

我是打從心底,覺得…他們腦袋有點問題。〔苦笑〕

今天,有一個16歲的女生,新人加入我們。
她不錯,是一個腦筋是會轉的人。

雖然她對我的反應不是很熱烈,但是我可以懂她在想什麼。

今天,家穎的心情一直都不好。
因為女生的痛。

啊森對著家穎說:「我不懂女生的痛是什麼感受啊~〔笑〕」
他問:「是怎樣的痛啊?」

家穎不知道怎樣講給啊森聽。
家穎反而走過來問我:「我應該怎樣形容給他知道?」

她跟啊森說:
「像是廿十四小時都有人在裡面捏著你的肌肉,隱隱作痛卻不能一下子抒發出來的那種…」

我補一句,說:「痛的時候還會帶著一點無奈~」
「想一次痛完,卻不能,簡直就是精神折磨~」

啊森搖頭說:「我還是不懂…〔汗〕」
男生不懂女生的痛。

幸好,我很久都沒試過這種痛了。

我的是,順著來,順著去。
像是間歇性排尿一樣,偶爾有一點,隔一陣子又有多一點,
只要墊好東西就沒事了。

我會買紅豆和紅糖水來吃,也會多做日常護理。

我沒有腹脹和腰痛。
除非是身體虛,我才會有這些東西跑出來。

但,我看家穎今天的樣子,似乎連走路都要遷就著她的痛。

她很樂觀的,跟我說:「以前,我連下床都成問題。」
「我現在能夠走路,已經很好了~」

我跟她說:「你好樂觀喔~!(☆▽☆)」

今天,區域經理打電話跟我說~

在我辭職之前,我有幾天累積下來的有薪假期可以用。
她跟我說,「你可以選擇放那一天。」

我心想說:「哇!上天給我天大的好禮物~」
「在辭職之先,竟然可以放幾天有薪假期,爽死我了!(☆▽☆)」

我時間本來說夠多,平常只上半天的班,星期六日又不用上班~
現在是「福利再疊上福利」!

這不是我本來預計的事,是超出我的所想所求!

而且這是法定假期,是一定要給我的。
如果公司不給,是會當我有在上班,來退錢給我。

所以,我賺到了!(☆▽☆)

我跟區域經理說:「沒關係~我什麼時候放假,可以由你們決定。」
「我沒關係。」「你看人手夠不夠。」

這件事可以往後再安排,我不急。


下班之後,我很有興致,去吃個宵夜茶!
對,我現在終於寫到,我今天想講的事!!(☆▽☆)

我一個人叫了五籠點心~吃飽飽!♥
…我忘了拍照,不好意思。

那一堆點心推滿了半張桌子。

我吃到一半,有位伯伯坐在我旁邊,搭個位。
對!我要講的,就是這位可愛的伯伯~♥

那位伯伯只叫了一個小盅飯來吃,而我面前卻有一堆東西,排著隊等著我~
他看到我一個人吃那麼多,也驚訝了。

他跟我說:「哇!你一個人吃那麼多啊~吃得完嗎?〔笑〕」
我看著他說:「可以啊~我肚子餓!」

他說:「我年輕的時候,也沒像你吃得那麼多呢!」
我笑了。

隔了一陣子,他問我,「你在那裡工作啊?」

我說:「這附近,都是勞力的工作。」
「我今天吃完晚飯之後,我就沒吃過東西了~所以現在我肚子非常餓!」

那位伯伯,大概60歲左右,身材瘦瘦的,滿臉皺紋,可是眼神很有力。

他看著我的時候,眼睛裡面是有內涵的,是一種「一切都很簡單,不複雜」的眼神。
…出現在一個老人身上。

剛開始,我很想開個話題,跟他聊生活上的事。
但同時,我又很怕…

我平生最怕的一件事。
不是怕老人在話當年,而是很怕老人在埋怨他過去的生活有多不順遂!

我最最最最討厭,就是這種老人!

我很怕,只要我一開了話題,我將會聽到一連串,埋怨人生有多乏味的話。
所以…我剛開始,不太敢跟伯伯講話。

不是因為我害羞,而是我不想接下來的時候會搞得我,連飯都吃得不安心。〔笑〕

後來,伯伯一邊吃飯,他主動跟我聊~
他說:「你現在在讀書嗎?」
我說:「不是~我出來工作好幾年了。」

我又跟伯伯說,我不是愛讀書的人。
伯伯也告訴我說,他以前的讀書成績也很爛,讀什麼科什麼科的。

伯伯在中間還講幾句英文呢!〔笑〕
…怎麼辦?伯伯的英文比我好~(〒▽〒)

我跟他說:「不會爛啊!你到現在還記得那幾科目的英文怎麼講耶!」
伯伯笑了!

伯伯跟我說,他的女兒和兒子都是讀書天分很高的人,
考試前都在睡覺,回來卻可以拿幾科滿分。

現在,他的女兒和兒子,學歷都很高,事業都做得非常好。

我聽到之後,我笑著跟伯伯說:
「…那,你就可以不用在學業上,為他們操心太多了,是不是?」

伯伯說:「那倒是~在這方面,我的確不用為他們擔心什麼。」

中間空了一陣子,我們都沒有講話。
因為… 我需要「熱身」,你們懂的!( ̄▽ ̄)

隔了一陣子,伯伯主動問我:「你家裡有兄弟姐妹嗎?」
然後,我跟他說~我家有多少人,我的哥哥姐姐全部都已經結婚了。

伯伯跟我說:「我的女兒和兒子,三十幾歲都還沒結婚。」
我問他:「是在忙事業嗎?」

他說:「眼光高,很難看得上別人…而我自己又不能插手。」
我感受到,伯伯輕聲說後面那一句的時候,是帶著點無奈的。

我想了一下,跟他說:「晚婚沒關係,只要是選對了人,下輩子過得幸福就好了!〔笑〕」

伯伯聽到我這樣說,眼神裡竟然散發出,打從心底裡感到窩心的笑意!

伯伯眼睛會笑耶~
而且會閃閃發亮。

從這一個眼神開始,我感覺到伯伯是一個單純,開朗的人。
因為,對著一個陌生人,他對我的感情卻是沒有隔膜的,很直接的把感情,有力的流露給我看。

我跟伯伯說:「我姐也是三十幾歲結婚,現在跟姐夫的生活平淡,卻很幸福啊~♥」
伯伯笑了。

怎麼辦~?
我覺得,伯伯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可愛呢~~( ̄▽ ̄)

我跟伯伯說:「我爸跟我媽,平常都不怎麼會在我面前表達太多感情~」
「既不會互相親臉,也不會互相講些甜言蜜語…」

伯伯聽到我這樣形容我爸媽,瞬間眼睛就笑了。

他覺得這樣很有意思,很有趣的感覺~
也覺得很甜蜜啦~♥

我繼續說:「但是,在我姐結婚的那一天,很偶爾的,我爸會親我媽的臉呢!( ̄▽ ̄)」
「很偶爾一次,可是這樣就很足夠了~〔笑〕」

伯伯笑著說:「他們會不會是演給大家看呢?」
我說:「即便是演,有踏出這一步,已經很難得啦~(笑)」

他看著我,說:「老夫老妻,這樣就已經很好了!〔笑〕」
「他們不好意思在你面前耍甜蜜啦~〔笑〕」

我說:「是害羞嗎~?XDD」

我們聊到一半,忽然有位大叔走過來問伯伯,「這裡有人坐嗎?」
「椅子我想拿走。」

伯伯很幽默的,跟他回了一句英文,很活潑的說:「NEVER MIND!」
超~~可愛的!XDD

我笑了!

這一下,我才了解到伯伯原來是一個可愛的人呢!♥
而且是,很願意學習新事物的人。

他沒有給自己限制,他思想很明朗,而且很幽默。

我有給伯伯吃,我點的奶皇包~我叫他說:「來!伯伯吃包子!」

伯伯卻推搪說:「不要了,我現在這盅飯,也吃不了太多。」
我說:「那好吧~」

我跟伯伯說:「現在天氣轉季了,你可以買一些梨子,菊花茶給自己飲。」
「身體很重要。」

伯伯瞬間使一個有趣的眼神給我,說:「我懶啊~( ̄▽ ̄)」

後來,我們聊到「便秘」這件事。
伯伯說,「大蕉比香蕉更潤腸」這件事。

怎麼辦?我跟伯伯很好聊呢~!( ̄▽ ̄)>

後來,伯伯講到自己的生活,聽得我覺得既窩心又感動。

伯伯跟我說:「有時候,女兒會煲一些雜菜湯給我飲。」
「坐下來一起飲。」

我看著他,打從心底,會心微笑了。
我相信,我當時看著伯伯的眼神是,很溫暖的。

伯伯說:「我剛剛收了小巴,下班了,剛好過來坐一下,吃個飯。」
原來伯伯是小巴司機喔!

他說:「我每星期工作三天,星期五六日。」

我問他:「都是晚班嗎?」

伯伯說:「是啊,每天8小時。」
「我工作,算是在精神上有點倚靠~〔笑〕」

我:〔笑〕

他跟我說:「不用上班的日子,就打點一下自己家裡,閒時找朋友打一下麻將。」
我有點哽咽的說了一句:「這樣已經很幸福了~〔笑〕」

此時,伯伯看著我,給了我一個最窩心的微笑。

我會聽得感動,是因為我很欣賞這位伯伯的性格。

這位伯伯,並沒有想過,他前半生過了多少時間,
而在前面等著他的,又是多麼短促的日子。

他很簡單。
既不追求任何東西,平平淡淡過日子,他就滿足了。

他很珍惜.他現在擁有的簡單生活。

而且,我發覺,他很有生存的鬥志!

我一邊很認真在聽他講他的故事,當下,我心裡一直想:
「一個老人家,尚且沒有放棄過自己,找些事情來做,讓自己活得有意義。」
「反過來,跟我同輩以及後輩,一大堆精神失常般,未遇到困難就馬上跑掉!
「連人影都看不到了!」

你能夠看得過去嗎?

我心想著:「我們在這位老人面前,顯得多羞愧啊!」


他口中說著,年輕時讀書不好。
卻把年輕時學到的英文,記到現在,還能夠用得出來!

他沒有把自己瞧不起,說自己老了不中用,反之,他沒有給自己一個限制。
講英文,會幽默。

我在這位素味平生的伯伯身上,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般真實,
一股「鼓勵我要積極面對自己人生,珍惜自己活在世上是有意義」的力量。

這股力量是很大的。
因為伯伯是以身作則,作為一個榜樣,讓我看到他的真實。

我因為他而深深受到了鼓勵。

我甚至反省過,「平時我為自己把事情想很多…
但,原來有時候,不想太多,不要太理性,對自己反而是更好的。」

伯伯很單純,他的確是不會想到很宏觀的事情。
他只是專注在自己生活的一個普通人。

但…我覺得他遇到問題的時候,他面對的態度是很放鬆的。

很多時候,我就是因為太理性了,想到很多的框框,給了自己很大壓力。
也感受到很多無助。

原來,我將問題放手,反而對我更好。

我跟伯伯聊了40分鐘左右。
伯伯吃飯吃得差不多了~

他對我說:「我今天下班的時候,剛好過來吃飯。」
「看到你,就隨意的聊了幾句。」

我很活潑的說:「沒關係!我喜歡聊天!\(♥▽♥)/」

有趣的是~

當伯伯問我一句:「你常常都會在這裡吃飯的嗎?」的時候…
其實我聽得出來。

伯伯好像是,希望下一次在這裡吃飯,還會遇到我。

伯伯是一個看重誠信的人♥
他不知道我會不會把他記在心上,卻希望下一次還能夠看見我。

當他打算要走的時候,
他贈了我幾句,我聽不懂的文言文。

對。
我聽不懂。(〒_〒)

我只懂最後一句,「千金散盡還復來。」

伯伯在付帳的時候,還故意轉身,對我說:
「你要記得啊~〔笑〕」

我很有誠意的,點了頭。

今天能夠遇到這位伯伯,是我非常大的禮物。

…我本來以為,我今天的宵夜茶會吃得不安心。
結果,很開心~♥

我跟伯伯聊天之後,我的心情一直好到現在!
我感受到他的積極,他的單純,還有他的可愛~♥

我覺得,我心裡一些瑣碎的煩惱,都可以拋諸腦後了。

以後啊~♥
我會去那裡吃個宵夜茶的理由,從此多了一個~ ( ̄▽ ̄)/♥

而且是,限定星期五,六,日喔!〔笑〕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