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3

2015
30
這個星期~我的工作狀態超級輕鬆!b( ̄▽ ̄)d
輕鬆不是因為我偷工減料,是因為很多新人進來,分擔我的工作量。

現在一下子請了三個新人,在這段時間,一人負責學習一個位置。
為的是要代替我離開了之後,確保要有人接手,防止斷層出現。

樓面水吧收銀,這三個位子都需要人去補上。

所以呢~現在我感到一件很無奈的事。

「我在的時候又不見得要我去教新人,現在我要走了,
才把很多教學的事一下子堆給我~」

◢▆▅▄▃ 崩╰(〒皿〒)╯潰 ▃▄▅▆◣

我在星期一的時候,教了啊RAIN做水吧清潔的事。
星期二,教了一位小女生,詠琪做水吧清潔的事。

啊RAIN跟詠琪的性格不一樣。
我教的方式也不一樣。

啊RAIN是屬於,會靜靜的聽,行動力也沒什麼力量的那種。
詠琪是那種話不多,你也不了解她到底理解多少,可是做事出來是非常有效率的。

詠琪今年才16歲。
已經出來工作有一年多了。

她是聰明人,也是做事有思考,懂性的小女生。

雖然她話不多,不是那種情緒很明顯的人,
可是我知道她其實會把我講的,都放在心上。

有一次~她喉嚨痛,我看到她在倒暖水飲。
我在她旁邊,說:「你飲熱檸水麻~比飲暖水更有效喔!( ̄▽ ̄)」

當時,她既沒回頭,也沒回我,我以為她不會理我。
可愛的是~我轉身過後,就看到她默默夾了幾塊檸檬片在熱水裡面( ̄▽ ̄)

過後那一晚上,她飲的全部都是熱檸水~( ̄▽ ̄)
很可愛對不對?(☆▽☆)

我跟啊RAIN說,「其實我不知道,我教你的方法會不會是最好。」
「我只覺得我講得一團糟~〔笑〕」
「往後有機會的話,你多聽別人講,再自己統一方法吧~(☆▽☆)」

我盡力了。

昨天,發生一件很好玩的事。
家穎心情不好。

我問她原因,她說:「我被別人「潛」。」
我說:「什麼是「被別人潛?」 …我以為是網絡新派用語。

家穎說:「是纏,糾纏。」
我才懂她的意思。

我跟她說:「喔~~」
「意思是說,你不喜歡她,她卻對你很有意思麻~(☆▽☆)」
家穎點頭。

後來,家穎說,那個女生現在走上來公司吃飯。
其實就是為了見家穎一面而已。

我這個超八卦的人,聽到對方在眼前,我就很~有趣看一下對方像怎樣(☆▽☆)

我問家穎:「你沒有跟對方說清楚嗎?」
家穎說:「有啊,我講很清楚啦!我不想理她!」

然後,我補一句說:「現在的年輕人,對感情一定要那麼藕斷絲連嗎?」
「不能再決斷一點嗎?」

家穎一臉煩燥的樣子,說:「現在她都害我不敢看向那邊啦~」
「我脖子都不敢扭過去耶~!( ̄︿ ̄)」

「我現在脖子很僵硬!」
「只敢往前看,都不敢往旁邊看!!」

我笑了。

後來,我看家穎的態度,有點猶豫。
好像是,想把話說得更絕情一點,卻又要考慮到對方的感受。

我問她:「她是你朋友嗎?」
家穎說:「算半個吧…我平常沒有在理她的。」

我補一句,在暗笑說:「…可是,她卻非常理你。」
「完全把你當成她理想中最完美的那一位~〔笑〕」

我完全就是在看好戲的心態,在看這件事!(☆▽☆)

我懂啦。
有一個外型很出眾,又很開朗的人出現在現實世界中,
誰不希望,經歷一段很好的關係呢?

問題是,現實跟幻想要分出來啊。
太傻了,這位妹妹。

我問了家穎一句:「…你是不是常常都會出現這種煩惱?」
她,默默的點頭。

我卻湊熱鬧的,很大聲的笑出來:「呵!呵!呵!(☆▽☆)」
明顯,我就是在酸她,「我要看好戲~XD」

家穎卻一臉愁悶的說:「啊宜啊~啊宜啊~你不要這樣~(〒▽〒)」
「我己經夠慘啦~你不要這樣!(〒▽〒)」

我才懶得理她,我繼續~「呵!呵!呵!」(☆▽☆)

…其實家穎有點可憐,我覺得。
自己明明沒有意思,卻一堆爛桃花上身,煩死人了!

我想了一下,對家穎說:「…那,這樣想起來,其實廚房弟弟是乖的。」
「只有我拒絕他兩次,我只說一句「不」,他就再不纏著我了。」

家穎說:「是啊~他是乖的。」

現在,我跟弟弟還是有話可聊。
很和諧的狀態。

那一晚上,家穎沒敢看對方,也沒理對方。
當那個女生走了之後,家穎才真正鬆一口氣。

家穎說:「終於走了…呼~」
我站在她面前補一句,說:「我還以為你繼續這樣下去,你脖子要做復建呢!〔 ̄▽ ̄〕」

家穎:〔笑〕

到了今天,家穎說:「那個女生昨天傳訊息罵我。」
「她說:為什麼你不理我?我在那邊坐了一個晚上,你連瞄都沒有!」

家穎整個人,傻眼。

家穎說:「哇~小姐,我跟你從來都沒關係啊!」
我在旁邊演,再補一槍,說:「喂~小姐,其實我跟你不熟呢!〔笑〕」

後來,對方自己很氣就走了,她跟家穎說…「我以後不理你啦!」
整件事就告一段落。

〔心想〕…這個女生是以主人的立場,來跟家穎斷關係嗎?
我只想說,對方真的中毒太深了。〔笑〕

有一次,蠻可愛的。

我開了磨豆機,打算磨咖啡豆大約十秒,就會把它關掉了。
而我一開機器之後,就跑到一旁繼續包外賣的工作。

我心還是有在算時間的。

大約過了十幾秒之後,我心想說;「不行!要停了! Σ(゜ロ゜;)」
我就趕快手刀!手刀跑去把機器關掉!ヽ(#`Д')ノ

好笑的是~

剛剛站在水吧面前的家穎,知道我把機器開過頭,知道時間過了期限.
她跟我同時起步,一樣手刀~~跑去機器那裡,決意要幫我把機器關掉!

兩個人像跑馬拉松一樣,手刀跑,看誰跑最快!(☆▽☆)

當家穎的手在卡縫中,一直掙扎,差一點點就按到鈕的時候,
我快人快手,比她早一0.01秒,按到按鈕,關掉了機器!

她沒按到鈕,卻突然聽到機器關了,不禁叫一聲:「咦?」
而我同時,看到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又看了她一眼,說:「咦?」

我們互相看對方一眼之後,大家都像個小孩一樣,開得好開懷喔~〔笑〕

我勝利啦!(☆▽☆)
真的超好玩的!XD

今天,我發現,又有同事在沒包垃圾袋的情況下,把一些小垃圾扔進去了。
結果,又是要我整個人俯身彎下去,才檢得出來…那些不顧後果而扔下去的垃圾。

我都默默承受了。
「永遠只有我幫忙檢的份兒,可是扔的永遠都不是我。」

於是,我跟家穎怨說:「我剛剛看到垃圾袋之外,還有垃圾在垃圾桶底下!」
當時,家穎看了我一眼,說;「…我只扔了一張紙巾…〔舉手投降〕」

我看著她。

心想說:「…你有份扔,沒份檢?」
「而且還有面子跟我說,你有份參與在裡面嗎…?」

算了,我認命!\("▔‵□′▔)/

今天,廚房同事CK走出來水吧,學習水吧的工作。

完了一切事情之後,CK笑著跟我說:「啊宜~你不要生氣喔~( ̄▽ ̄)」
「場子…有點亂。」

我看了她一眼,說了一聲:「唔。」
…CK是在向我是講「預告」的意思嗎?

我怎麼想都想不通。
「你既然有勇氣跟我「預告」,為什麼你不自己動手把地方清潔乾淨呢?」

〔苦笑〕

我真的,被我身邊的同事都訓練到,心裡的恩惠都變寬了好多~

以前,我真的會看不過眼地方亂,我就罵,會把人揪出來說:「你搞什麼?!」
「為什麼連不會黏到的地方,都會弄得到啊?!你們到底是怎麼弄的??」

現在,別人跟我預告說:「…對不起,地方有點亂。」

我的反應只有,很冷靜,然後說一句:「沒關係啦~」
「反正不管場子多髒多亂,我都是一樣要清理乾淨的。」

「分別只差多做一件跟少做一件而已。」

我已經對事情,沒了限度了。
「清理是一定要清的,只在乎我要用多少時間來完成這件事而已。」
「髒一點,你多給我五分鐘就好。」

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變得好大器喔~〔笑〕

…我今天在做水吧清潔,把湯爐一移開,瞬間就看到一堆咖啡豆卡在縫的後面。
我默默的說一句:「…搞什麼?」

此時,在我後面的啊森,笑著跟我說:「不好意思,是我今天早上不小心弄到的。」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
裝沒事,繼續清理。

我有怨一句話啦。
「為什麼今天早上做的事,直到下午都可以沒人發現,直至到了晚上最後這段時間,才被我發現啊?」

我再補一句說:「好神奇喔~( ̄▽ ̄)」

剛好,這句話就被剛好在我旁邊經過的男主管聽到。
他沒什麼反應,也習以為常了。

我心想說…家穎和啊森做事都只做一半,不得完全。
怎樣把最好的工作訓練和態度,傳給下一批新人?

在我面前,他們可以認,卻沒有做。
以後他們怎麼辦~?

弟弟今天很認真的,跟我提過。
他說:「啊森曾經跟我提過,如果啊宜走了之後,我們店的巡查分應該會低分很多。」

我說:「真的嗎?你們有想過這件事喔?」
弟弟笑著說:「是啊~很認真的在聊。」

嗯。

今天,我跟啊RAIN在樓面工作的時候,那時候,我剛好跟在她後面。

我看她,完全沒先問過客人,「餐點到齊了沒?」,就直接把牌子收起來。
拿了牌子,一轉身就走掉。這樣不太尊重客人。

過一陣子,我站在啊RAIN旁邊,跟她說:「你剛剛沒問過客人,一轉身就走掉的那一下…」
…啊RAIN看著我,以為我會說她的不是。

後來,我再接一句,說:「好酷喔~( ̄▽ ̄)」
…啊RAIN聽到後面那一句,噗一聲,笑出來了!

我開頭這樣子說,啊RAIN以為我會罵她。
想不到,我竟然會說一句:「好酷!」

她問我:「你這樣子說,到底是要罵我,還是在稱讚我呢?」
我嘴角往上揚,暗自發笑,說;「不知道呢~( ̄▽ ̄)」

啊RAIN再問我一次:「你剛剛到底是在說我,還是在稱讚我呢?」
我繼續賣關子,說:「你覺得呢~?( ̄▽ ̄)」

她說:「我覺得你在酸我。」
我使了個壞眼神,再暗自笑兩下「呵!呵!(☆▽☆)」,我就走掉了。

我是故意,不給她標準答案。

如果她是一個不把這件事認真看的人,她會回我說:「真的很酷嗎?」
如果她是一個會在意這件事的人,她會認為,我是在吐糟她。

答案,其實她心裡知道麻~
我故意不說標準答案,是希望我可以更懂她心裡面的想法。

如果我說了,她只會被動的去聽,去守。
而不是自己去選擇正確的那一面。

「我面對這件事的態度,其實是有兩條路可以看的。」
「而我選擇了正面那一方。」

…其實,我就是想看到啊RAIN,這樣子去選。

說句老土話。
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最缺乏的,不是不會主動思考。
而是,不懂得為自己作一個又一個正確的決定。

常常說「做自己」,最諷刺的卻是「她根本不了解她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

我被動去教她一套固定的思考方式,沒用的。
我要她自己去想,自己去選擇,怎樣才是正確的決定,這對她反而會更好。

今天,啊RAIN不錯。
她沒事幹,她會走上來水吧,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忙?」

我之前教了她,怎樣清潔調味料的瓶子。
她也沒在躲,自己去把我教的事,記起來,再一步一步去做。

雖然她不是很明顯,非常積極的人。
可是某些時候,她是願意幫忙的,就已經很好了。

在某時刻。

啊RAIN站在水吧,問身處有一段距離之外,站在收銀處的男主管,說:
「我可以翻桌子來掃地嗎?」

此時,主管講得很小聲,我也聽不到,我只看到他的口形。
主管說:「到了時間才可以翻桌子。」

我回頭看一下,站在我身邊的啊RAIN~

她傻傻的,只看著男主管講話,既不動也沒反應。
好像是聽懂了,又好像是聽不懂的樣子…

我站在她旁邊,忍笑忍到肚子抽筋,
心想說:「她沒反應,到底是聽懂了沒?」

我們的男主管,看到啊RAIN一點反應都沒有,
乾脆一邊講,一邊做翻桌子的動作。

主管說:「晚一點,才 (╯-_-)╯ ~╩╩ ,翻桌子。」 〔再做一次〕
 「(╯-_-)╯ ~╩╩ 翻桌子。」

我看啊RAIN還是一臉呆樣,完全沒反應。

主管像做「一人默劇」的樣子,而啊RAIN這個觀眾卻完全看不懂他在演什麼。
連男主管看到她這個反應,也忍不住笑了。

我站在啊RAIN旁邊,簡直是忍笑忍到肚子超痛的!XDDD

我終於忍不住,跟啊RAIN說:「主管說,到時間了才可以翻桌子!( ̄▽ ̄)」
站在我旁邊的啊RAIN,瞬間才懂,她說:「喔~原來如此!」

我一邊捂住肚子,一邊笑到跪地上,說:「我的媽啊!」
「你們兩個太可愛啦!!v( ̄︶ ̄)y」

我真的是~
我遇到這件事,我今天真是笑飽了!


今天,弟弟和啊RAIN也問我。
「你離職之後,打算做什麼工作?」

我說:「同樣會是飲食業,可是是不同形式的。」
「也許會轉一下不同國家的菜,泰菜,廣東菜,中式西式的…也不錯。」

我覺得,假如我有那麼一天。
我希望我可以有能力,儲錢,然後親力親為去開一家小吃店,試試看。

現時,我確定,我是真的喜歡烹飪。
而我想嘗試不同國家,不同形式的食肆,裡面的形式會有什麼差別。

我還蠻想試一下~

如果說,做人出息是一定要到達某一個職位,經理也好,主管也好。
對我來說,都不夠自己親力親為去建立和維持一個王國,來得更有成功感。

也許,我會看到有些中年,或者是年輕的人就做了萬寧,SASA的管理級~
但在我眼中,始終踫不到最根本的那個出發點。

集團是別人在管,別人在決定,而你即使是一個經理級,也只是幫別人打工而已。
不是100%去管理整個事情的所有細節。

所以~我今天隨意的,想了一下。

「如果有一天,我有這份能耐和實力,還有支本其他的支持。」
「我希望可以親力親為去管自己的店,突破很多可能性。」
「可以的話,我希望旁邊有一個人可以陪我,一起去實現這件事情~〔笑〕」

那~
現階段,我還是幫人打打工,吸收一下不同食肆當中的文化和系統好了~( ̄▽ ̄)

我現在,不想太遠,只專注現在。
「沒有現在就沒有未來。」

好,我要睡覺啦~
BYE BYE (●’ω`●)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