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 ~part 2

2015
04
Crosses


接上一篇。

.人事相處
我從第一天進去公司的時候,我就已經有點心理陰影了。
因為~很多事情可以說。

我第一次,被洗碗姐姐呼渴我,只因為我手上只拿一盤杯子出去水吧!

當時,我手上扛著一盤杯子,正當打算轉身走出去的時候,

她突然很大聲的叫我:「喂!!!你啊!!!」
然後頭往那方向一揮!

我看了一看,知道她的意思是「叫我兩盤一起抬出去。」
我看了一眼,說:「太重,我拿不到。」

我就走了。
我離開的時候,我心中留下很大陰影,是真的。

我從來都沒想過,原來「不尊重」的殺傷力,是可以那麼大!

…我以前在中學被欺負的時候,每天這樣~三年我都可以撐得過去了,
我沒想過,一聲這樣的態度,可以把我嚇個正著!

可能是…中年人發牢騷都是很紮實的感覺吧?

你知道~
年輕人玩到最大,你也會認為「他只是在玩而已」,
不管怎樣方式的「壞」也好,感受到的~其實就是兒戲的一件事。

但,中年人是來認真的。
他們裡面壓抑著的,那股龐大的力量,不是可以被忽視的。

他們被困很多年~我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我接受不到是正常的。

我真的是年輕啦。〔笑〕
我對人生還有希望~

我上班的第一天,真的看盡身邊的同事,對我有多冷淡。
冷淡到一種程度,我會想著:「你有沒有良心啊?」

我待的分店是有燒味的,自然有「做燒味的師傅」。
一個是年輕的,一個是名副其實的大叔。

有一次,我雙手拿著盤子的時候,經過一個空間非常小的「燒味部」,
我又要往內開門,才去得到廚房。

剛好,大小師傅卡在門口講話,他們絕對看得到我在等。
然而,他們講完事情之後,就自已走掉了。

門也關掉了!
…明顯是,「我看到你,可是我懶得理你。」

當下,我受傷了。
我心想說:「…現在是怎樣?」
「團隊精神?在那?地獄嗎?」

直到從第一天,到今天都是。
這種氣氛是非~常~凝~聚~的。

就是,我在這裡,「我必須自己顧好自己」,「而且一定要保護好我自己」的環境。
因為…絕對不會有人去擔心你的安全,更加不會來顧你的情緒。

你怎麼樣,沒有人有興趣知道…就是這種感覺。

所以,我一踏進去公司~
同事看我的眼神,是非常有距離,有點是…把你當異類的眼神在看你。
態度是,很保護自己的。

但~我也見怪不怪了。

我也堅持我一貫的做法,「別人愈壞,我就要愈善良」。

我聽他們聊天,我也是會有點反應,笑了笑。
講話也照平常一樣有禮貌,工作的時候會留意對方的身體動作會不會過大。

慶幸的是,即使別人的態度,對自己很明朗的~
但不難看得出來,他們的出發點不是在質疑你,只是沒安全感而已~

這種情況,可以用時間,變熟了之後會慢慢化解,不難做得到。

因為,我們平常放午飯的時候,其實坐在一起不會尷尬。
有些同事對我其實很好~真的!

部分同事,性格其實跟我一樣簡單,沒有距離~
相處起來是很舒服的~其實是有的!

…比例大概各佔一半吧。

我的美容師朋友說:「啊~這樣說法,你的同事其實是慢熱的人喔!」
我說:「是吧~?」「至少不會像我一樣,什麼人都可以聊得到啦~XD」

我呢…怕了廚房的同事。
粗魯不得了,整個人氣勢很輕浮,完全沉不住氣,是乳臭未乾的小子。

幸好是,他們對陌生人的態度是有分寸的!
他們對我,很有禮貌!!

可是…壞可以壞到賤。
比如說…他們對經理也不客氣。

常常~廚房很熱,廚房同事要水,當然是我們倒給他們的。

雖然我不知道廚房的人是怎樣態度去講,「我要水」這件事…

但,經理常常像安撫小孩,哄小孩那樣,說:「好啦!好啦!」
「你們乖啦!水現在就來~不要吵!」

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以為是經理怕了臭牌氣,所以才這樣說。

但~我今天覺得是,經理只是為了事情要安頓好,
所以才忍辱負重,隨便編個理由來應付一下就算了。

因為,經理的氣場也是有經歷的人。

我不認為,她會把「將小孩才會有的牌氣,帶到上職場來」,
如此不成熟的人…值得放在自己心上。

我覺得經理沒那麼笨~

我現在啊~從廚房走出去水吧,我感受到氣氛上有很大的轉變。

廚房裡面是烏煙瘴氣的。

可是水吧的人,都是情緒都很穩定,是過了關口的人~
整個開通的感覺,就非常不一樣了!!

很感動,我是水吧的人!

至少面對一件事是公正,簡單,有目標~
而不是自已窩在廚房裡,想太多。

差很多!

在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很奇怪的。
公司的同事,對著我的表情,沒有太緊繃了。

連第一天嚇死我的洗碗姐姐,叫我的時候~竟然會笑!
是笑!!

我心想說:「這裡的世界,是怎麼一回事????」
一頭霧水啊~

連那大小的燒味師傅,現在看到我手拿著東西,竟然會主動開門給我!!
我心想說:「世界變了!!>口<」

所以~真的是慢熱而已罷了~

我其實有點怕,那個燒味的大叔…因為,我跟他聊不來。

我…知道他是善良的人,多次被我開的門夾到背,他沒罵我。
只是,距離感很重。

燒味小伙子比較好,比較容易相處。
至少是這樣~〔笑〕

我啊,每次從廚房拿東西出去,開門的時候,都很恐懼。

因為地方太太太窄了,而門又是往燒味部那邊推的~
開門的時候,偏偏佔的面積非常大…

當我往內推的時候,我總是要先推一點點,等師傅反應過來了,
我才會敢繼續把門完全開著。

因為~
開著的門,如果是完全打開的話…
總是要差幾CM這樣~就會撞到師傅切東西那隻手了!!

我每次都一定要很小心的看,師傅在門的另一面在幹什麼,我才敢動。
我不想犯下一生都內疚的罪。

如果師傅在切東西,我是不會進去的。
我等到他做完一個飯,我才慢慢開門進去。

就是~無時無刻都很關心,師傅會不會被我撞到這樣。
所以,當他們不開門給我的時候…我真的很受傷。

我如此小心為你著想,你竟然當我透明… 〔-田-〕

好像是在第三天開始吧~

師傅知道我開門的方式,是很小心,而且是一定會先顧著他,來做我的事。
他知道,我不會漠視他的存在,而他對我又放心了~

現在呢…師傅終於肯主動開門給我了!!!(〒_〒)
這是多感動的一件事啊!

我想不到,只是開個門~~~
我也要打開別人心房,我才能夠有這種待遇啊!!>口<

今天啊~我吃飯的時候,大家同事一起圍著坐。
我今天想吃咕嚕肉卻因為存貨少,沒得吃…!!!(〒口〒)

坐在我對面的廚房同事,知道我沒得吃~她又拿到最後一份,
她很主動的,夾了兩塊咕嚕肉在我的碗裡面!

我多感~~~動啊!!!!(〒▽〒)

我跟她說:「謝謝!!( ̄▽ ̄)/♥」

我就說吧~~
「一個簡單的事情,也可以把兩個陌生人的距離,瞬間拉近了!!( ̄▽ ̄)/♥」

坐在我旁邊一起吃飯的其中一個經理,燕姐~胖胖的,很可愛。

她很親切的問我,「你吃荔枝嗎?( ̄▽ ̄)」
我說:「我喉嚨痛,不吃了~!!( ̄▽ ̄)/」
燕姐笑笑了。

她是一個很正面的人,連講話的性質都跟我一樣有感染力!

「如果別人心情不好,聽到對方講話的力量是那麼正面的時候,
你不只不再消極,而且你會受到很大鼓勵,而且是一份很實在的力量!」

我從廚房的黑暗走出去感受一下水吧的明朗~〔亮〕
加上再聽到燕姐對待客人,那份真心為你好的語氣~

我真的覺得,「世界有一片光明在我面前!」
真的!!!!!( ̄▽ ̄)/♥

只是,我講話跟燕姐不一樣的地方是,
燕姐是很單純的人,她講話的那份力量是「會讓你相信,這個世界好人仍然存在」的感覺。

而我那種,假如你在我面前很生氣,你聽到我講話,你會馬上消氣~完全氣不上來。
會覺得,「對,這有什麼大不了?」

因為,我講話是屬於有耐性去聽對方苦處,會體諒別人,明白別人的那種力量,
「我很想了解你多一點」,這個關心的力量很強…當然,也是我真實性格的一面啦~〔笑〕

所以,當你不理解別人怎麼想,不公平,或者是受委屈的時候~
聽到我講話,你好像會在死路中,開了一條出口給你的感覺。

前提是~假如我講話是有份量的時候!XD

今天啊~有位很文靜的女生客人拿餐點。
我笑著跟她說:「小姐~小心拿。〔笑〕」

…是我太溫柔的關係嗎?
她有點害羞呢~XD

甜甜的笑著,輕輕的點一下頭。
好像~被我的關心給融化的感覺。〔笑〕

當然,有很多大叔是完全漠視,我這種關心的語氣,

反而~會用「不信任,任何人」,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好像我是有什麼目的似的。

其實~我只是提醒他…「要小心拿盤子」而已。
〔笑〕

廚房同事,其中有一些是很單純的~

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她們會聊:「我放一條濕毛巾在脖子,涼一點會舒服點~」
另外一位就說:「我啊~衣服都濕了三次!我要出來涼一下冷氣才行!」

有一位姨姨,她會問我:「你喜歡用醬汁拌飯吃嗎?〔笑〕」
我說:「這樣很好吃啊!!!!( ̄▽ ̄)/♥」

她笑著說~「我不喜歡汁拌飯,你剛好跟我相反!」
~這樣,又是一個話題!XD

所以呢~
當我真的想辭職的時候,想到額外從同事來的,另外一份正面的力量,
「其實事情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壞麻~」.我就會,「好吧,再撐一下!」

因為~
廚房的同事比我辛苦很多。

可是,她們在吃飯的時候,講的是~「啊,終於可以吃飯啦!爽!」
「我剛剛在煮肉的時候,真的熱死我啦~~~」
「我女兒怎樣怎樣」「我兒子昨天怎樣怎樣~」…等等。

而不是.「我做事做得多辛苦,在我旁邊的那個還礙著我做事,要死啦!」
「哇~現在才可以抽一下煙,憋死我啦!%#%&U&」…之類的。
…這是,在廚房的另外一批人。

連他們都可以客鈉得下這種真的苦。
為什麼我就撐不下去呢?…對比之下,我其實很弱。

意志力很弱。

講起「對我好」這件事~
我不得不提一下,水吧的同事,軍軍和tracy。

我第一天上班,是軍軍照顧我的。
一位身型矮小,性格開朗,做人很謙虛,想事情很直接的人。

當然~她會有牌氣不好的時候,但,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她的口音很重,讓我跟她之間有好多次都溝通不到。
我…盡量懂她的意思,拿個大概,就懂了。

她跟我說:「溝lug。」
我傻傻的問她:「什麼是溝lug?」

她說:「口甩。」
我說:「……」「口甩?」

她顯得有點不耐煩的,說:「可樂!!!」

我說:「…喔…」

然後,我不斷拼命點頭,認同她!
「我懂了!!我懂了!!!!\(>口<)/」

就是~廣東話和普通話之間,最偏的音。

幸好,我是普通話很流利的人,所以我懂得捉音調。
懂個大概也是可以的。

我對她印象非常深刻~

第一次,是因為她講話是很積極的人,每一次回應都是讓人心很服的。
客人再催她,她是很肯定的回說:「好~好~好~」

不管怎麼樣,她都是很謙虛的,完全沒有一絲不服氣的態度在裡面。
這種性情,是我會產生共嗚的。

第二次,是我問她:「這裡有什麼是員工不能吃的?」
她說:「都可以吃啊!」

我不相信,我反問一次:「真的嗎?所有?」
她有點不耐煩的說:「我就跟你說,可以就可以啦!!!」

接下一句,我感到很意外。
她對著我笑,用哄小孩的語氣,問我:「你想吃什麼啊~~?♥」

我看著她的表情。
站在我面前,燦爛的笑著。

可是,那個笑容和眼神,是在壓抑中淘出來的耐性和包容。

其實她是真的不耐煩,
只是因為我是新人,她盡量表現得最大方的一面。

我驚訝的是,她可以把自己退下身段,到這種程度。
這是我第二次對她印象深刻的地方。

而且,她對我很信任的。

她會認為,「我講一句,你是不會懷疑的。」
但,其實我…沒那麼容易相信人。

因為,那是我上班的第一天。
我剛剛才給洗碗姐姐嚇個半死!!火口火

她很照顧我啦~
算是照顧得最周全的那一位。

其次是tracy。
一位性格很溫和的姨姨。

她是跟我用同一個員工櫃子的人。

當她每一次比我還要早離開的時候,她很大方的主動把匙留給我,
明天自己開抽屜,把匙放在我身上,我來保管。

她也是那種,面對客人的不耐煩是沒有個人情緒的人。
算是牌氣比較少的人。

今天啊~我跟她一起拍擋沖飲料。
算是開始有點默契出來了。

她把杯子放在台上子,我就知道是要沖這杯飲料的~
…即使我根本聽不到經理有講過這句話嗎…
我也是相信tracy的。

我把杯子放在另一邊,她也會立刻反應說~馬上按鈕!
而不需要問對方啦~〔笑〕

她看我的動作,她也會問:「這些是用來幹麼的?」
這是,我做的事不在她對我的了解範圍之內~

可是,這很好。
代表Tracy開始懂我在想什麼了!XD

然後,她會時不時問我:「我剛剛聽到經理講話嗎?」
我說:「有嗎?」

她說:「凍奶茶。」
我就知道,我果然是又少聽了些什麼~XD

我的專注力,重於手的動作。
我怕會打翻東西~

一專注,我就聽不到身邊的聲音了。
…這絕對是要練。

Tracy是一個很容易相處的人,很溫和的人。

我也開始懂了,她什麼時候是心情不好的~我懂得看她的臉色。
變化不大,但我能夠感受到,她的心情起落。

我今天跟她說:「…我覺得,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實在很失敗。」
Tracy說:「沒關係,我剛剛開始的時候,也是這樣。」
我有點意外說:「真的嗎?」

對,我現在就是要盡快,找一個可行的方法,

來幫自己記得住,:「熱奶茶少甜凍奶茶多甜走奶熱奶茶多奶外賣熱奶茶少奶多甜」
那推.有的沒的。

我相信,我能夠成功又跟得上速度的時候.我就神了!!>口<

今天啊~我問她說:「你今天幾點下班?」
她說;「2點。」

我說:「啊~跟我一樣!!!( ̄▽ ̄)/♥」
「那,我們就可以一起下班啦!」

tracy看到我有點像小孩的樣子,
她對著我,有點「服了你~」的笑著!XD

於是呢~
我下班的時候,打算問她拿匙,開櫃子。

我找不到她。
原來她坐在大堂吃飯!

她舉手,我才看到她。

她笑著跟我說:「我看見你自己走到另外一邊去找~你在找我嗎?( ̄▽ ̄)/」
我說:「喔!我剛剛看不到你!」

很好笑~這個畫面。


啊,我想睡覺了。
暫時先到這裡吧~

雖然,同事在工作以外,是好人的。
可是,在工作當中的狀態,其實大多數都是六親不認的~

我要適應一個「六親不認」的工作氣氛。
而下班之後又是一遍融洽氣氛~

就跟我在gogo一樣。
當我成事的時候,工作很忙,卻感到很輕鬆,沒什麼壓力,處事也完全在掌握之內。

忙,可是是開心的。

只是,現在是升級版~
也是我必經的階段。

雖然我已經習慣有人擋在我面前~
但我習慣的是.別人很穩定的站在我面前…

而不是,手肘一揮,再一個轉身…動作很快!
根本是在耍雜技一樣! =口=

我啊~過了明天之後是放假。
到時候才寫下去吧。


我累了。
bye bye !!!(〒_〒)



明天是…
「熱奶茶少甜凍奶茶多甜走奶熱奶茶多奶外賣熱奶茶少奶多甜」
again。

最瘋狂的早餐時段!!!(〒_〒)
在早上6:45開始。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