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7

2015
08
Stay Alive



今天是星期一呢~
今天是抱怨文。

今天,在早上上班之前,軍軍預先告訴我,說:
「待會兒,我要去上課~」「你啊~要努力一點!」

我說:「我盡力吧。」
軍軍說:「當然不行!」

軍軍的意思是說~迫出吃奶的力去應付就是了。

今天水吧人手不足,場面比平常還要忙。
很多東西用完了,也沒有時間去理會…更不要說,我當中出了多少差錯。

我在如此忙的場面之下,顯得很六神無主。
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要往那個方向走。

當我少聽幾杯飲料的時候~我很想去看單子,可是做不到。
那個位置是很重要,我走去那個位置是大忌。

當下,別人沒空理我,我也不能做點事情,為自己補償一些錯失~

我站在原地,任何人都幫不了我,我也沒法幫到自己…
說我不難受是假的。

結果,今天我的情況真的很差。

於是~我又萌生了第二次「我想走掉」的念頭。
…真糟。

我曾經問過其中一個經理:「我怎樣可以跟得上別人叫的速度?」
經理很意外的反應,說:「嗄?留心囉!還能有什麼?」

我:「……」

的確,辨法是要自己去想出來的。
沒有人教到我啊。

其實我是知道,我自己為什麼會少聽飲料,而做不到出來。

第一,沒有統一的叫法,太亂了。
飲料的稱呼是隨著經理自己的心意去叫出來的。

一時「凍奶茶凍檸茶」,一時又「凍奶檸茶」。
…我自問我第一秒真是給不出一個反應,我真是一頭霧水。

這種叫法,根本是要熟悉經理的為人,自己才會反應到過來的。
我聽不習慣,出了很多錯…

第二,我狀態不好。
只要我耳朵少聽一杯,就是少聽了。
少聽五杯,就是少聽五杯。

…我沒辨法為我錯過的…去看,去問…
當時情況複雜到,我什麼都做不到。

現在的環境與過往的系統,有很大的分別。
以前,我一個人在水吧,所有事情都可以自己主動去安排和分配,我不會亂的。

現在,所有事情都是隨環境而變。
經理喜歡叫多快,速度就有多快。

把簡單的事,複雜化了很多。

有時候,講得很急,又快,又聽不清楚…
那種態度是「隨便先一堆先講出來才算,你自己去組織。」,結果我聽得很辛苦。

…我一直以為是我不熟悉才有這種誤解。

但,今天,燒味部的師傅跟經理大叫說:「你要一個米粉,還是兩個?」
他說:「你叫完一次米粉之後,又多叫一次,這樣是兩份嗎?還是重覆的?」

經理就笑笑說:「呃?我講了兩次嗎?」
「一個!是一個來的!不好意思!」

燒味師傅敢這樣問…
可是我是新人,我真的不敢這樣子問。

我啊~
一直都以為是這個次序來叫的,「一個飯,之後就輪到飲品。」

可是,經理常常很習慣,在中間插幾句談話內容。
有時候是跟客人講話,有時候是跟廚房同事講話。

我一直在等,等飲料。

然而,總在我要分心做別的事,當下,飲料就來了。
…而,我根本都聽不到。

我把我的專注力,在錯的時間放在錯的地方。
可是…經理不隨著次序去叫,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時候。」

我早上在沖飲料的時候,為了快,會把幾杯相同的飲料一次過沖出來。

那時,當我手正在拿第二杯飲料,把第一杯飲料放在桌面上的時候,
經理跟我說:「你一杯一杯來!你把飲料留在這裡,後面的客人在等著呢!」

好吧。

後來,我一杯一杯這樣沖,一杯又一杯這樣拿去後面給同事自己分配。
速度至少慢了兩三倍…然後,又被人嫌慢。

「…你想我怎樣?」
是我當下心聲。

很多不同的原因,令我做不到很多事情。

幸好的是,其他同事會幫我。
可能也是…不得不幫吧?

今天,難得有空檔的時間,可以補一下材料。
可是,我拿什麼都不對。

我打算拿杯子的時候,經理會叫停我,說:「你怎麼會現在做這件事情?」

然後.我看到冰櫃裡面只剩一兩勺冰,我打算去拿冰…經理又叫停我,說:
「現在有冰可以用,你拿什麼?」

明明材料只剩下一點點,情況很急…我卻判斷不到,這個環境當下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後來~我去拿杯子,一盤盤的。

當我拿出一盤杯子之後,經理反問我:「你怎麼只拿一盤?為什麼我不兩盤一起拿?」
我說:「我拿不到。」
經理點點頭。

我說,「我拿不到。」裡面的意思,
其實我是考慮著「拿兩盤的時候,萬一我滑手打翻了杯子,全世界都會恨我。」

力度,當然是夠的。
可是,我更重視安全問題。

可是,別人眼中看重的,並不是這一點。
…不是我所看重的事情。

今天,真是飽受挫折的一天。

我看到在這個新團體當中,如此多的磨擦。
我今天,也在想…「是不是我願意配合,就自然可以融入到這個團體呢?」

因為,有時候的確是這樣。

觀念上,或者想的事情看重的地方不一樣,是我接受不到的話,
無論怎樣努力去配合,我永遠都不會跟這個團體融合得到。

就像兩個人相處一樣。
兩個人即使是夫妻也好,觀念不同就是相處不來。
這是…不能硬逼出來的。

我開始去想~
「可能,以後即便是習慣了,或者默契出來了,我也不一定能夠在團體裡面同心合作。」
因為,觀念和想法根本不同。

雖然我知道~
有時候是我自己不夠大膽。

別人一手拿五隻杯,我只敢一手拿兩隻杯…所以速度永遠都不會比別人快。
…我也追不上速度,是真的。

我即使是聽得到,我手的動作也不夠快。

在下午,剛剛的時候~
有一位啊姨是下午回來,上晚班的。

她跟我說:「你看見有什麼東西缺了,就補什麼。」

而當時,站在旁邊很酷的那個女生,很直接的說:「她〔我〕根本顧不到!」
「剛剛,她也是要我幫忙的!」

一邊顧飲料,一邊補物資。

我之前也說了~她從來都沒把我當成新人看待。
一來就是101分,她對我的標準,從來都是這樣。

可是…也如同我先前所說的,她在我最亂的時候,幫我的忙也是最大的。
我也願意跟她配合,她願意跟我配合。

只是,能力真是差太遠了。
不管是情況上需要,還是同事之間需要。

這裡呢~
把安全和細心,所有我所看重的事情,在這裡都是過眼雲煙。
需要是大量的承擔能力吧。

很多事情都需要靠自己去想,去發力。
膽小,真是做不到事情。

我呢~即使是多忙,我做錯多少事情,聽什麼話也好…
我也不會發牌氣。

在心最亂的時候,我至少也保持冷靜,去顧到身邊人的安全。

我現在就在想…我可能不適合這份工作。
真的。

我不喜歡,所有事情都是被動的。

經理叫多快,我就要跟多快…她一秒講兩杯飲料,我兩秒就要跟得上。
我真的很討厭被環境牽著走!

我寧可,你給我單子,我自己看,自己管,自己來分配!
…這樣,我對情況,掌握得還比較清晰。

即使是我已經配合得到整個團體,我心也難受。

除了觀念上不同,經常要被大嬸大叔忽略我之外~把我當透明之外,
能力和壓力,我是不會計算在內的。

因為,能力差異和壓力是一定會有的。
別人講話什麼的,我也不管了。

我在這裡,根本每天就像個…不能發揮作用的人。
可能是我還沒抓到重點吧?

飲料份量要記住,不難。
難就難在於,怎樣把很多相似的東西,分類,然後要記得清楚。

其實呢~星期五早上,是順利的。
至少,早上剛開始那一小時多是很順暢和穩定的。

我還跟tracy說:「今天很好!至少有一個好的開始!」
結果,今天就搞成這樣~ !!!(〒_〒)

我真的很想離開,真的~!

可是呢…當我吃飯的時候,在剛剛在忙的經理,看著我也對著我笑的時候~
我覺得,是受到鼓勵的。

雖然~這裡的經理完全不會顧及你的情況。

之前~我們的男主管是一個很細心的人。
他會看清楚每一個人的能力和質素到什麼程度,他的優缺點是什麼,
所以,每一次他所安排的位置,或者叫同事去教新人…都是有他的深思在裡面。

他每一次的安排,只要我看得出來,我也會懂,
這個同事擅長什麼,缺什麼…我怎樣去跟他配合,我都知道。

這是很容易就能懂的事情。

在這裡~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只要你塞得進這個團體就可以了。
你的困難,質素,心態,都沒有人去關心你。

他們只需要你「做得到」就行了。

我很沒安全感。

沒人顧我,也沒人給我清晰的指示…
當我判斷錯誤了,又會被經理說了。

我很難沒有受委屈的感覺。

坦白說,我跟這裡的同事,在公事上真的很難溝通。
他們懂的思維,我不懂。

…也許我真的是年輕吧?
有代溝,而且還不少。

其實我是明白,為什麼經理是不會教同事「怎樣待人處事」。
因為,大家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基本上很難把話聽進去。

所以~這裡也放棄了尊重和禮貌。

人的善意是有的,但不會存在在工作上面。
他們私底下一起吃飯的樣子,比在工作上好看太多了!

私底下是一個很好的氛圍.大家很融洽是很真實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
一工作,緊張的時候,大家都嫌對方是礙事的,連尊重都少了很多。

剛剛,別的啊姨同事,看到東西沒了,會嫌我:「啊妹~你為什麼不補材料啊?」
我心抖了一下。

她會嫌我。
卻不會考慮,我的情況,我的忙,我要顧的事。

明明是一個團體…卻很難有很緊密的連繫。
…這如此基本的「為人著想」都沒有。

而且~「看見東西沒了,你自己不會加嗎?」
「為什麼要那麼不成熟的,來嫌一些如此淺白的問題呢?」…這是,我當下的疑問。

其實,她是在教我嗎?
只是用了別的方式講給我聽,對不對?

其實~我知道,撇開公事來說,這裡的同事性格其實不錯.是開朗的。
無奈,我現在遇到工作上的困難,以及心態都出了很大的挫折。

很大的差異。
各方面都是困難。

才第六天啊。

我知道自己不是做不到事的人。

但是,在一種混亂的環境下,我發揮不到我的作用出來…
顯得我每天待在這裡,像個白痴一樣。

被人嫌之餘,我自己又會對自己失望。
我現在在低潮期。

我真的不想待了。
很痛苦呢。

這裡的人啊~都有一個共通點。
都習慣撇開自己個人的感情,只為了工作,為了事情而去渡過這段上班的時間。

所以,什麼禮貌啊…關心啊…在工作上是完全看不到的。

私底下會有,她們都是好人。
但在工作上,真是六親不認。

這跟我之前,「在工作上可以保留自己的感情,並且更有動力往上爬」的氣氛,
是完全相反。

當你正有事情要做的時候,你站在那個位置…

與此同時,別的同事有事情要走過來做…
她會叫你:「走開!走開!」

而不是站在旁邊,耐心地等你先把手上的事做好。

「對方才不會尊重你,一心只會想著自己。」
…但我會。

有時候,習慣在另一邊忙的同事,在狀況外…走過來了,
看到水沒了,淡奶沒了…她會跟我說:「加啊!沒了!」

我手上正在忙的時候~ 我一眼看過去,心裡真的翻了個大白眼。
可是…同時,其實我也是知道的,她是狀況外才會這樣說。

現在,我超痛苦的。

我認真的說一句…「我不認為過了這段必經時期之後,我還會處得開心。」
我知道辛苦是必然的,壓力大也是早預料到的。

但,我不想因為工作,連「自己」都失去了。
這本來就是我人生最抗拒的底線。

我不稀罕賺份錢。
…若果我真的太痛苦,早點走是我明智的選擇。

因為…錢只是工具。
我自己的存在價值,比錢重要得多!

如果說,在工作上是跟同事這樣粗粗魯魯,來相處的話…
我真的不適合這份環境。

認真的。

我是很介意,在我身邊的人是什麼質素。
我不會因為「工作」的關係就可以放肆…說「沒關係」。

我可以連一個朋友都可以沒有,人際上完全空白。
但,我要有高質素的朋友。

豬朋狗友,扔去垃圾桶吧!
我一點都不稀罕!

不行。

一天是這樣,一星期是這樣,半年…一年之後,
我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我才不會因為環境推動,而被迫就範,死都不會!
我要主動去掌握,而不是等環境去推我怎樣走就怎樣走!=田=

現在~就過了這幾天,再決定要不要離開。
一星期前通知麻。

「如果在一件事裡面,偶爾想想要離開,只是自己還沒達標。」
「但如果在一件事裡面,常常想著要離開,那我的心可能根本就不在這裡。」

我先把現在的困難先搞清楚,「依著原則來改變自己的心態」。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我一旦決定了,我不會後悔。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