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9 otherside

2015
13
昨天,我在早上工作的心情不太好。

不過呢~幸好身邊的同事看著我這樣的狀態,是包容我的。
她們的反應,笑一笑,然後會幫助我,怎樣在混亂的情況下給我抓得住方向。

很妙的一件事是~

前天,我才那麼火大。
昨天,我整個的想法又180度轉回來了。

變化真的非常快!

我偶爾看到一張圖片。
上面的文字上寫著:「你經歷了些什麼,你才知道你擁有些什麼。」

昨天早上,我感受到一份前所未有,如此實在的壓力,壓在心頭上。
工作很困難,很多方面都是障礙…

到我的能力完全撐不住一段時間了,卻依然沒有人來幫我的時候,
那份失望感不是開玩笑的。

我昨天早上,是把我人生最大的極限,在壓力爆滿的情況下,忍耐到極限,
直到我的耐性完全磨光了之後,我才把抱怨的話講出口。
「你講什麼?我聽不到!」,就這樣。

直到可以休息,坐下來吃個飯~我的心情才恢復過來。

有趣的是,我早上心情搞成這樣,在我身邊的tracy是很用心的幫助我的。
到了下午,吃飯過後,論到她心情不好了~XD

我不知道她是什麼原因而心情不好。
但我在想~「她曾經包容過我,而我現在也要回報她一下。」

這種互相體諒的態度,成為了我跟TRACY之間的一點小默契。〔笑〕

所以呢~我昨天看到了。
在這種環境之下,是會把你潛在的所有真實個性都給逼發出來的。

無論你平常個性有多穩,在那種情況下,太多訊息和變數在你腦袋裡面轉…
人的有限,總是會把脆弱的一面呈現了出來…這是,一定會有的事情。

幸好的是,壓力太大的沈重情緒,通常是過了一陣子就會平復過來。

昨天啊~那個大大的燒味師傅,又一次很誠實的,叫經理說:
「你要什麼?!瀨粉還是米粉,你講清楚,我聽不到!!」

我笑了。

…我本來,以為這些話都是不能講出口的。
怕得罪人也好,怕是自己看不清楚狀況也好…

總之,我就是不敢把難為別人的話講出來。

可是,這位師傅的真性情,真的讓我心情大悅!

因為~我現在總算知道,遇上這種問題的不是只有我一個。
原來,別人也有跟我一樣的想法和遭遇。

這並不是,太過於避忌的話題。

值得稱讚的是,在混亂的情況下,經理跟軍軍講了一句話。
經理叫軍軍不要幫我。

經理說:「你什麼都幫著她,她怎樣成長!」
然後,就這樣獨自撐了大半小時。

直到我的情況成了一團糟之後…還是沒有人注意到我的情況,走過來支援我。
…軍軍很聽話,經理說:「不要幫。」,還倒真是,完全不會在背後注意我的狀況。〔汗〕

然後,是某位經理瞄了我這邊一眼。

她看到我完全崩潰之後,那一下子,立刻叫軍軍說:「你還不快點幫她!去!」
…我才得救。

在下午,有一次,我去拿杯子,一盤盤的。
我很小心啊~只拿一盤。

此時,剛好在我後面的軍軍,看到我又~只拿一盤。

她問我:「你為什麼只拿一盤?」「你試一下拿兩盤麻!」
我說:「我不要。」「如果我拿不穩,洗碗姐姐不會放過我!她太兇了!」

軍軍很溫柔的,笑了一笑,說:「你試一下麻!」
…我也很難抗拒軍軍的話。

於是,我就真的試著,第一次拿著兩盤杯子搬出去了。
其實我做得到,可是要很小心。

正因為這一次之後~是軍軍擴闊了我的膽量和視野。
我不做,可倒是不知道自己是做得到的。〔笑〕

現在呢~經理開始會注意我多一點了。

在此之前那後時間,從來沒有一個人會放心力在我身上,
停下來去指導我,「我要做什麼,我要配合什麼」。

她開始會…知道我撐不住的時候,給我指引,「我現在要做什麼。」這樣。
…情形好了一點,真的。

在下午的時候,另一位同事啊姨回來了。
她教我開茶材料的份量,怎麼開,還有次序…什麼的。

軍軍在一旁看到,她跟我說:「別人教你,你要留心聽喔!」
「到已經兩星期了,你不可以連怎樣開茶都不知道!」

在我身邊的啊姨聽到,立刻快人快語,說:「你傻啊!」
「你真好笑!有人教過她嗎?」
「沒有人教過她,她會懂得怎樣做?」

「你沒有教過她,卻指望她什麼都要懂,你不要太荒謬!」

我在一旁不敢說話。
…因為,我看到在我前方的經理,眼神凌厲的正往著這邊看。

經理在注意,現在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啊姨一句話把我所有的委屈都講出來。

不管是我之前,認為這裡就是亂七八糟的地方,還是教導很少卻要求我懂很多。
我都認為,這全都是我不能接受的情形。

現在,總算把我對這裡的印象,從「不知所謂」降到了「有點人情味」的level~〔笑〕

我心裡感到很欣慰。
因為,她讓我知道,「原來在這個地方,是有人的眼光能夠顧到這方面的事。」

我…覺得,這份考慮,出現在這裡是很重要,是珍貴的事。
因為,這種想法,在這個地方.少一個就少一個。

這裡並不是「有一套東西,所有人都有同樣的想法。」

…東一個,西一個…
同一種心態,有人知道,也會有人不知道。

很多質素是很參差的。

所以,這位啊姨懂這種事,是她人生理解回來的事情。
不是這個地方,來教會她有這種想法。

只要別人沒考慮過,這裡就不會出現這方面的指示…
「有,能出現」,是我想像之外的,那麼難得。

我~現在會漸漸去努力適應,一個完全跟我以往觀念,顛倒過來的一個地方。

我現在已經打斷了,「想辭職」的念頭了。

TRACY說:「剛開始那三星期,我腦海裡一直都出現幻聽。」
我說:「我也是!!」

我在睡覺之前,腦海裡還不停出現三位經理的聲音~
「凍奶茶!」「凍檸茶!」「熱咖啡!」…斷不了。

可想我每天壓力是多大…
多麼迫著自己一定要把這些話,在心上鎖著,記著它。

可是,別人都在這種時期,忍耐得過去。
我覺得~我應該也可以。〔笑〕

特別是,現在終於有人開始會停下來,教我去怎樣理解這個情況的事了。
比之前好一點。

我對這裡的希望,也大了一點點。

呼~
好難熬,可是會一直熬下去!

好吧,今天先告一段落。
BYE!!!(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