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

2015
01
E•MO•TION



今天是假期呢~
工作的店內,人氣非常旺。

今天早上,大家一起吃早餐的時候,我跟軍軍她們說:
「我這兩天都是下午4:00下班~我發覺我回家之後,
腰邊那裡的肌肉痛得要命!我連路都走不了~( ̄▽ ̄)」

軍軍聽到後,說:「哎呀~妹妹,人家做十二小時,還不會覺得累呢~」
然後,同事珍珍說:「不是啦~她〔我〕昨天搬了很多東西,東跑西跑都沒停過!」

我笑著說:「喔~?」「所以我是搬東西的時候,用錯力度,我才會腰痛喔?」
軍軍笑著對我說:「昨天搬了好多東西喔~?」

珍珍說:「腰痛是正常啦~工作時間那麼長,誰不會腰痛啊?〔笑〕」
我: 〔笑〕

然後,軍軍看著我,發自內心的跟我說一句話。

她說:「妹妹~有事情就自己做,不要倚賴我們。」
我很懂事的,點了頭。

如其說,「不要倚賴」,倒不如是說「沒有人可以讓我信賴」來得比較貼切。

在工作中,無論發生什麼事,自身遇到所有的難處,經理即便是看到你的困難,
她們都不會幫助我…不只,還會對你落井下石。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是這樣。

在這個團體中,會幫助我的都是身邊的同事。

所以呢~這工作中,即便是有多微小的忙,只要對方肯主動做出來給我看到,
我已經覺得,這是世上難得的事情了!!! 火口火

我現在,看到軍軍,會很~~習慣用普通話的音來逗她玩!(☆▽☆)

軍軍講廣東話的音真的不準。
直到現在,我也只是聽得懂軍軍的話,3成左右。

可是,我有一次聽她講國語,軍軍講那個音調,發得特別好聽!
我覺得這個很好玩!(☆▽☆)

所以呢~我現在叫軍軍,不是叫廣東話的「軍軍」,而是「卷卷~(☆▽☆)」
取中間的音。

「卷卷~卷卷~(☆▽☆)」,這樣很好玩!
軍軍她也沒在介意。

如果,我跟她說:「軍軍,謝謝~(☆▽☆)」
我會說:「卷卷~些些~(☆▽☆)」

好好玩!XD

我跟那個洗碗嬸嬸也是這樣玩~
她會聽廣東話,只是不會講而已。

我每天把東西拿給她洗的時候,我很調皮的跟她說:「些些~(☆▽☆)」
那洗碗嬸嬸也會笑著來回應我,說:「哎~些些!(☆▽☆)」
這樣。

講也不信。

這個好玩的洗碗嬸嬸,其實就是我剛上班那幾天,我曾經說過~
「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不管人的存在,把東西扔在我腳上,弄得我大腿好多瘀青…」的那位,

同時也是,
「我第一天上班,正因為我沒有一次把兩個盤子拿出去,就大聲兇我」,那位超兇的啊姨…

誰會想到,我們現在竟然會相處得那麼好玩?〔笑〕

真心講一句。
我在這裡學到了一件事。

過往,在我身邊的同事都很好玩,幾乎幾小時相處下來,彼此都很容易建立到一點信任。
我從來都不需要主動花多少力氣,去取得對方的信任,要對別人的心房,闖什麼關口。

現在,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我都花了好大的力氣來取得「簡單的,和平相處」。
全部都是我自己先主動對別人示好,對方才會慢慢的,一天比一天對我更友善。

簡單的一步,卻花了我心靈上很多抉擇。

我的同事,啊芬開始放產假了。
我很佩服她一件事。

她竟然是最後一個月才來放產假休息。
而她在工作中態度…就是,「她不講,你絲毫不會察覺到她竟然是懷孕的!」

她從來沒有對自己的狀況,取得一分機會說:「我想休息。」
反而是,她盡了自己的力,也幫了我很多忙,來很充實的去面對她自己在中作中的態度。

從她剛剛一開始,不停在嘴巴上,對我嫌棄東嫌棄西…
直到前幾天,她終於肯主動開口跟我講話。

到了昨天,還發生了一件…我覺得她超可愛的事情!(☆▽☆)

那時候,我站在她旁邊,沖熱飲料。
她保持一貫的工作模式,閉口不說,但腦袋超靈活!

當時,我看到她彎下身子,探頭在找東西。
她一副:「哎?在那裡?」 「哎?在那裡」的模樣。

我看到她的樣子,我問她:「嗯?你在找什麼?」
然後,她一個轉頭看過來,仍然保持著很安靜的模樣,再把她手上的冰水拿到我手上。

我才知道,「喔~」

我本來就知道她要沖「凍檸水」,她把手上的冰水做好之後,下一步其實是要加糖水,
但,在原來位置的糖水被我自己移了位置,所以她一時才找不到!!XDD

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口<

那是因為那位置太不方便,我才把糖水拿到更容易拿到的位置上啦~( ̄▽ ̄)

我以為她會知道。
因為,她是那種觀察力很強的人。

有好幾次,即便我不講東西移了位置,她自己也會看得到,也會知道。
…我以為這一次也是這樣。〔笑〕

誰不知~這一次,意外的看到她蠻可愛的另一面!XD

其實,我看到她那個「哎?在那裡?」的樣子後,我自己有忍不住捂嘴在笑~XD
只是因為我戴著口罩,所以她才不會看到啦~〔笑〕

我察覺到,啊芬這兩天,講話的語氣變友善了。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我只知道,從她剛開始,一杯冰扔給我,然後對我毫不客氣的說:「凍檸茶!!」

對我的態度,像對下人一樣。
完全不會理解你。

但,這幾天,即便在很忙的時候,她都不會袖手旁觀了。
而是,她真的是在幫我,而我們兩個是在合作中的!

終於,出現這個詞彙了!!
「合作」。

之前,我會懷疑過她,「她會幫我的忙,是受環境所逼而已,不是心甘情願的。」

但,當她把杯子拿給我的時候,然後,我把做了一半再拿給她去完成…
這個次序會出現在我們之間,就說明了,我跟她是真的在合作中。〔笑〕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她有這個轉變。
我猜~她可能是看到我,永遠都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這裡工作的人,慣性為了快,動作都比較粗魯。
連一個孕婦站在這裡,也絕對不會有任何禮讓。

就像她就跟一般人毫無分別一樣。
…這是我觀察到的。

但我從第一天開始,我寧願被人催促到腦袋瘋掉,我都不會「為了快而誤傷到別人。」
剛開始,「我速度慢是因為我顧安全」,現在,「我是寧願安全,我都不會過急。」

但結果都一樣,被人催到爆!XD

我記得,我在這裡曾經講過。
有一次,我在拿熱水,在當時蹲下來的啊芬,跟我說:「你要顧著我啊!」
我笑著說:「你憑什麼,認為我不會顧到你?〔笑〕」

我想啦~啊芬是感受到這個分別吧?

我是很理解她的感受,
「為什麼連「顧到她的安全」這種人之常情的事情,都要開口去強調出來,才能夠爭取得到。」

理由很簡單。
因為,在這裡真是沒有這回事。

大家一做事情,一工作,就六親不認了。
每一天都是這樣。

在這裡,「一個團隊能擁有良好的質素,不是靠管理。」
「是看你自己的良心,和性格。」

你本身擁有這種性格,對同事來說,就會好一點。
如果你沒想到,或者你根本懶得去管到這個部分的話…對方不會去說你,而是隨遇而安。

所以,我曾經講過。
「這個團隊的能力和顧到的事,是很參差的。」
「你有,就有;你沒有,這個團隊就會少一分,你所沒有的東西。」

整件事產生出來的結果是,某些人會明白,「你有困難,我會主動來幫你。」
但某些人不懂的話,她只會站在原地,用嘴巴指揮你做事,而不會去幫你任何的忙。

就是性格。

你有好的性格,在一個團體中就是幫忙,對同事來說,就是幫忙。
你沒有好的性格,只等於你給別人施加,或者是轉移了壓力在別人身上…

而永遠沒有,「自己去承擔了這份壓力。」

這一個月以來,我每一天都在消化非常多的矛盾。
非常多的抱怨和埋怨。

很多我不能理解的事,也有很多觸踫到我底線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剛開始,我以為只是不適應這個環境而已。

到了中段,我很生氣。
每一天都像更年期提早來一樣,每一天都被人氣到想直接摔東西!

我在好幾天,我很擔憂一件事。
「我是不是,變了?」

連我自己都懷疑自己,我的本質開始很明顯的在變壞中。
我很怕自己,再也看不到美好的事,再也不懂很幽默的笑話,生活變得毫無樂趣!

我很擔心自己,再也站不穩。
沒有足夠的堅定,在每一天如此被誤會,被誤解,沒有人體諒你的環境下,
繼續相信,和把持著人性美好的那一面。

我每一天都被經理罵。
為了很多不同情況,大大小小,公正與不公正的事,掛上很多「莫須有」的罪名。

大部分都是對方,自己的情緒和慣性面對事情的態度。

有一次,我不小心把杯子打翻,結果弄得牛奶滿地都是,又濺到客人身上。
之後,我每一次都很小心的,先把杯子擺到另一邊,我才動手做事情。

剛好,在一個位置上…
其中一位經理,看到三個杯子都搭起來了。

她想也不想,她跟我說:「難道你剛剛還沒受到教訓嗎?!我都叫你不要這樣!」
我驚訝了。

我一開口說:「我沒…」,我講到一半,就自己閉嘴了。
因為,我不需要做了一個爭吵的開始。

我寧願忍下來了。

「她沒看到我的改變,已經算了。
可是,她不能連是非黑白都分不到。」

…這是我當時的想法。

然後,今天。
今天是非常瘋狂的一天。

只是單單一個假期而已。
人龍,從早上7:00開始,就一直排到店的門口處,直到中午12點。
沒停過。

平時,一兩小時之後,也會有十五分鐘比較安靜的時候,
我們會趁這個小插曲的時候,要什麼就補什麼。

今天,店內就一直維持著「爆場」的狀態。
人多到一種程度,我已經不敢轉身看,後面有多少人了。

排隊加外賣,大概一百多個左右的人,在等吧。
我沒誇張,是真的。

我待的店,本來生意就非常火旺。
每一天都不分星期幾,每一天都非常多人,每一天都做不停。

所以,為什麼我一進去就不會被看待成「新人」,而一定是要「老手」。
…你必須在做短時間內,達成某個位置。

值得欣賞的是,我們都收起了一貫會做成混亂的機會。
平時會很混亂,因為很多訊息都會交待錯誤。

今天,大家都很警醒。
場面很忙,但盡量很冷靜,很全面地去達到某一種能運作的水平。

至少不要讓事情中斷。

排隊等一個飯,大概要20分鐘吧。

等候時間雖然很長,一個外賣要等半小時,因為…太多人站在你面前等了。

在這種場面,沒有一個客人在催促我們。
除了趕時間以外啦~

因為,「事實已經擺在你眼前了。」
客人看到眼前的場面,又看到我們每一個人工作的那種繁忙的氛圍。

要花時間等,是一定的。
這是心中會有預算的,不用講的。

就是在如此瘋狂的狀態下,
我真的拼了我最大的實力,盡了最認真的態度在趕。

我壓力已經夠大了。
因為,我還要壓下自己不安的情緒,要告訴自己,「面對現在的情況,我要最冷靜。」

就在此時,其中一位經理,慣性的。
連今天,已經第三天了。

她一轉身過來看,我工作的桌子怎樣,膠匙乾淨不乾淨…
她總是用嘴巴,先埋怨了再說。

我在忙大事情,而她總是在最不合適的時候,向我的錯誤上灑鹽。

第一天,她說:「你這個湯匙,怎麼會搞成這樣?!」
我處理了。

第二天,她說:「我昨天不是跟你說了嗎?!這個湯匙搞成這樣,怎樣用!」
我說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唉~」,這樣。

到了今天,在如此瘋狂的情況下,她仍然慣性的,一轉身看到,就跟我說:
「你桌子要擦乾淨啊!」「東西沒了,你要補充啊!」
「哇!你這裡搞什麼?滴什麼?」「地方怎會那麼髒啊?」「你要弄啊!」

她當時就在我旁邊而已。
我聽到她又不搞不清楚情況,先埋怨了再說。

我本來是在工作的,但我聽到她一說,我立刻放下我手上的杯子,不講話了。
…我在生氣。

經理看到我眼神裡有火。
她不再講話了。

她默默把東西移開,然後自己拿布,自己把桌子擦乾淨。

我當時心中有很多想法。

「身為店內最大的經理,你不會幫我忙,也就算了。」
「你不體諒我的處境,不會將心比心,算了。」

「可是,你可以不要「只動口,而不動手」嗎?」
「不要在不適合的時候,講不適合的話,可以嗎?」

落井下石。

我真的不敢相信。
身為一個管理層的人,對下屬的管理竟然是這樣。

她不是在「在管理一個團隊」,更像的是,「在操控一個團隊。」
習慣只用口,而不動手去幫忙。

…「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壓力,轉移給你的下屬?」
這是我本分理應要承受的嗎?

我更加不能接受的是,她的口吻講得…我好像很閒那樣。
她忽略了我,自身很多事情。

我當時在忙最重要的事。
我自己是計劃好,到了第四件事,才是把地方清理乾淨。

我連自己本分要顧好已經很困難了,
我實在沒多餘的心力去顧往後那些有的沒的。

我心中真的很委屈。
也明白自己,為什麼每一天都那麼多OS在心中,卻不敢講出口。

我要消化到,我覺得可以講到最合宜的話,我才真正講出來,去溝通。

我雖然很生氣,每一天都要去消化這些矛盾。
但,我最大的前提是,不要為了這些觀念不同而撕破臉,搞得很尷尬。

我知道她缺了什麼,也知道她需要什麼。
但,基於身份,我要尊重她。

我不可以鬧小孩脾氣,把很多話直接衝口而出。

每一天,我都在消化和面對這些「莫須有」的罪名。
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都會被放大得很清楚,搞得事情好像很嚴重那樣。

我已經想好了。
我把所有情緒簡化成一句話。

我下次跟她講,說:「我以為你會明白,我的難處。」

如果,
如果,
「我的難處」,在她眼中視為無物,我就一定辭職了。

我留在這裡也沒有意思。

無論環境怎麼忙,我都可以忍受。
最多,我提升我自己的能力。

但,「不受尊重」,「你的困難不被受重視」,我覺得…
無論一個人忍耐力怎樣好,始終會有底線。

我能夠每一次能夠忍受得住,她每天不顧我感受所講出來的話。
是因為,

我入職的第一天,她跟我說:
「你不要怪我們,工作時心情煩躁,講話比較直接。」

而我也很肯定的,答應了她,「我明白。」

我自已答應了她,我自己會承擔責任。
工作的時候壓力大,有誤解,我是不會放在眼內的。

但,後來,我發現…事情根本不只這樣。

在話裡面,是她自己的情緒,是她自己沒看清楚周遭環境,是她根本沒了解我的情況。
這已經不是單單「煩躁」,那麼簡單。

是她的對下屬的方式有問題。

「只動口,不動手。」,
這件事本身,對我們下屬來說,是很不公平的。

我們在盡力顧自己的事之外,經理把客人的壓力轉移到你的身上。
是「轉移」,不是「承受」。

她自己沒承擔過,她更加不會幫你的忙。

她只會不停催促你:「快!快!快!」
「凍檸茶!凍檸茶!凍檸茶!凍檸茶!」

明明她自己的動作,做得比我快。
她卻只動口,不動手。

…當我手在放飲管在杯子裡面的時候,她會一句說:「哎呀!怎麼會那麼慢啊!」
「快點啊!啊妹!」

這樣,誰不會生氣?

「我人好好的,我的努力和盡力都放在你眼前了!你還嫌我慢?」
「你兩秒鐘的空間,也要給我吧?」
「你至少給我,茶從瓶口流下來的時間吧?」

我的態度,就是一直忍耐。
就看,我的極限到那邊。

我很坦白的說一句。
這份工作,工作內容其實並不辛苦,再忙也只是能力問題,可以改善。
最辛苦的是,沒有人會體諒你,認同你的能力,你的努力只要不達標,就會被廢了一樣。

這樣就能懂了嗎?
連工作,面對正事的態度都是這樣。

為什麼啊芬會說「你要顧到我啊!」,這種話都需要說出來,要去強調這件事。

因為…自身,身為一個「人」,裡面擁有的存在,你的情緒,你的自尊,你的靈魂,
在這裡會視為次要。

除非是私底下交情不錯的,不然眼中只有工作,工作,工作。
一種很陌生的感覺。

願意會幫你的,就只有性格好的人。
但是,不會是「責任」的一部分。

諷刺的是,這裡會幫我的人全部都是同事,而不是經理。

軍軍說:「不要倚賴我們。」

但,當「幫忙」已經不是倚賴,是一種需要的時候,
…竟然,也會被人視為是脆弱的一部分。

你懂了嗎?
「六親不認」這個字裡面,我一點都沒在開玩笑。

為了這一點,昨天就有一位同事,發了很大脾氣。
就因為,「經理只會催促你,做不到就嫌棄你」,而發脾氣。

這個同事啊姨,是這裡做了很長時間的。
經理叫她包外賣,她當時正在幫我趕製飲料。

她很不耐煩的說:「包什麼外賣?!人家〔我〕連飲料都顧不到了!」
「我不幫她,誰幫她?!」

「顧不到」的意思是,比方說固定的步驟有六步,給我六秒時間好了。
而對方要的是立刻,一秒都不需要,就是現在要把這個東西給產生出來。

這就是「顧不到」。

什麼…「讓茶流出來」,「插飲管」,「加糖」,這些指定動作都需要時間。
我手動作,此時此刻就是,一秒做兩個動作都不夠.都趕不上速度。

同時,經理在旁邊什麼都不做,只在催。

啊姨最後真的忍不住,摔東西了。
她對我大吼說:「我不做了!!你做!!」

她說:「真是的!把人逼到死角才安心!」

「自己在那邊什麼都不做,在那邊催催催!!」
「你自己有手,你不會做嗎?!」

「我都不想發脾氣!可是,這樣公平嗎!!」

我向啊姨點頭。
表示,理解。

我完全懂她的火來自那裡,這也是我的心聲。
只是,我選擇忍耐,然後消化了之後,我才講出來。

但,當下那種不被理解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容納得住。

諷刺的是,做出這種表現的人,正正應該是最了解我們感受的人,才對。
經過這件事之後,經理就自己動手做了。

但,我要講的是。
當時的情況是,的確是需要一位同事去包外賣,因為客人在等。
需要做這個選擇,其實是合情合理,還在情理之上。

真正需要改進的人,不是啊姨罵的這個經理。
而是,每天在我身上,翻上很多小事情的,那個經理。

很諷刺。
這些話,應該是給她知道才對。

我跟TRACY說過一句話。
發自內心的。

我說:「在這裡,有時候會有個心願。」
「…希望自己是個千手觀音,要不然~就是懂得分身。〔笑〕」

當時,TRACY看著我,很感觸的笑了。
她的眼神是透露出「終於有人跟我有一樣想法」的感覺。

你就會明白,
你「性格好」,在這裡是有多重要。

常常都是這樣。

明明你手已經在做了,對方是不會先看你手在做什麼,
先催了再說。

總之,你不把飲料拿到她手上,在此之前,對方只會催,催,催。

好笑的是,即便飲料已經在自己旁邊了,她沒接收到「已經有了」的訊息,
還是會先叫了再說。

經理會說:「凍檸茶少甜!」
我回說:「不是就在你旁邊了嗎???」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覺得滿好笑的。
但,作為一個下屬,你會怎麼想?

所以,我每一次都不能相信對方的準確,不知道是真是假。
溝通怎可能不會出問題?

每一天,每到一個固定的時段,經理的情緒化都會很明顯。
她們都是用吼的,用大叫的,絲毫不給你尊重。

然而,作為下屬卻要每天拿出一個氣量,來體諒身為經理要面對的事情。

我會體諒她們工作辛勞,對工作忠心,這是我很佩服她們的事。
但我沒辨法成為她們的出氣包。

真的。
有一班性格好,會懂得忍耐的下屬,是這間分店的福氣。
稍為脾氣差一點點的,每一天一定會有非常多的小疙瘩,吵個不停。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
對不?

我現在就是,學習放下很多事情,包括怎樣用合適的方法去溝通。
但,在此之先,我要先把很多情緒的壓力,先消化過去再說。

不容易。
也很困難。

我就當作是操練。
訓練自己變得更堅強,更獨立。

聖經有一個比喻,撒種的比喻。
你主動去付出而不求回報,獎賞是最大的。

現在就是,在沒有回報的情況下,把種子撒出去。

現在,雖然是在困難當中,但是至少,我是很真實的在走我的人生。
我不是一個很淺白的人,有層次的,那…我就夠了。

好,公事講完了。

我講一下P.S.的題外話。

我知道,至我開始寫這份工作的事情之後,這裡每天會經過的人數就一下子,
從一百多,掉到18。

我也懂的。
沒有人要承受我的壓力。

大家來看,是看開心的。
我知道。

我也有想過,「不如我逃避,我不寫工作的事情就算了。」
看的人,心情也會好一點,對不?

但,後來我想過~
就,當作一切從零開始。

就當作是回歸到,Rusemitu會開始的原因一樣。
「最初的目的,是記下每天所發生的事。
但隨著每天的記綠,Rusemitu已經成為我最忠實的聆聽者。」

我完全不介意,沒有人來看我寫的事。

這是,我每天都在經過的路。
開心,不開心,我始終都是要過的。

我不會因為人數而影響我任何事情。

最多,我心情很差的時候,我不寫而已。
可是,我不會避開,「我不完美」這個事實。

我在想,連我自己都懷疑自己,「我是不是變了?」
那,當然看到的人,很自然也會這樣想。

我正在風雨當中,在穩定自己。

我也是個人。
不是神。

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本質還沒有變。

我依然很喜歡藍天白雲,很喜歡享受自由和藝術。
依然很想在困難中找出,一絲會讓我開心的事。

然而,我不能只寫開心的事。
不開心的事,我也要去面對。

人生不可能全都是順順利利的。

我覺得,願意陪我經過這些崎嶇路的,會在一年過後,
會看到我說:「我當初對這些事是不能放開懷抱的,我現在可以了!」

我不會對現在面對的困難,視為羞恥…只因為很少人願意陪我看下去。

數字永遠不是重點,
願意在你不順意的時候,繼續支持你的人才是重點。

那,希望大家…體諒一下我。
雖然沒有任何理由。

害到大家心情不好,不是我的目的。
我跟這裡,向大家說抱歉好了。

我為了,
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本以為來看我寫的東西可以開心一下,
結果事如願違的人… 我想給你們一個交代。

這個日記是我負責的。
我會負上責任的。

以往開心的事,就當作是糖果。
不開心的事,我也要去渡過。

現在是有點苦,不過我有一種很踏實的感覺。
你知道…人生會偶爾出現這個小部分,是一件好事~〔笑〕

看的人在等事情的後續發展,而我也在期待事情的後續發展。

我跟看的人心情都一樣。
我也不知道事情最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我也在期待中。

可以了。
我把我想講的事,講了。

我今晚就可以好好睡覺了~〔笑〕

我很久都沒試過,觸踫一下心靈稍深的地方,去思考一下,
我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個人了。

現在的階段是,重組自己,認清自己,反省自己。
人生必經階段,對不~?〔笑〕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