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

2015
11
.Lily Allen - I Could Say



這樣就過了一星期了~
好快喔。

這一星期,真的把我累死了。
每天都是起床時是晚上,下班的時候是快要天黑的時候~

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可以熬到那麼長時間的工作時數。
我覺得自己好瘋癲喔~~ ( ̄▽ ̄)

到了晚上6點還不能下班的時候,我就會想著:
「我好想回家~!!!! (〒▽〒)」

對,我不要在這裡!我想回家~ (〒▽〒)

下了班後,就直接洗澡睡覺,飯都不想吃,制服也不想洗了~
我一星期前買的火龍果和蕃茄,完全沒踫過~〔哭

在星期二那天早上,是把我受了很大打擊的一天。
因為客人太多,而我們人手不足。

我實在沒辦法一個人同時兼任兩個崗位的事。

其實,場面再忙,我都不介意。

使我脆弱的是,身邊的同事對自己大小聲,又不會幫忙。

大家都不是同心合力去對抗一件事,而是分化的。
這一點讓我對她們很失望。

當我旁邊的同事,只顧著自己說:「我不會幫你的。」
「我剛剛已經幫你拿過好幾次了,這一次你自己拿,我不會理你。」

重點是,那一瞬間我真的很需要她的幫忙。

因為我不能分身,東西缺到最後了,我一定要補充。
此時此刻,情況卻硬生生把你迫到,你不做不行。

但,就是沒有人會幫你。

我在抽身的時候,後面的單子像流水一樣,它仍然在走,
而我卻沒辨法同一時間兼顧得到。

在這種需要被急救的時候,卻被拒絕了,
…那種希望被毀壞的衝擊是很大的。

加上,經理不停在我旁邊唉聲嘆氣。
她不停問我:「杯子髒了.為什麼會這樣?」
「工具壞了,為什麼會這樣?」

我當下只有一個想法。
「你是經理,不是要比我更堅強去對抗這一切困難嗎?」
「你把所有責任都推在我身上,目的是為了什麼?」

…我在幾小時內,我有五六次差點哭出來了。

像是弦拉太緊了,同時又失去了所有人的幫助,以及很多的不諒解和矛盾,
一分一秒,沒有停過的,低谷不停發生一次又一次。

我雖然有好幾次都是眼眶含淚,但我意識到當下,不是容許我軟弱的時候。
我就硬著頭皮,心想說:「我即使是哭,也是回家才哭吧~」

果真的,我就真的回家才哭了。( ̄▽ ̄)

我哭是那種默默的哭,無聲的哭。
只是為了,要把壓抑和矛盾放鬆。

我不是崩潰,放聲大哭,然後埋怨上天為什麼對我不公平!!…那種,
我沒那麼誇張~( ̄▽ ̄)

那時,在家只有我一個人,身邊是完全寧靜的氛圍。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很認真的去…為了所有事情努力去把它想通。

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心裡會不停產生矛盾告和磨擦?
是不是單純只因為,我接受不到別人對我大呼小叫?

為什麼那時候,同事會對我這樣說?
是因為她沒法幫我,還是她不願意幫我?

…那我又怎樣可以讓自己,在每一秒鐘都可以有足夠的操控能力,
可以兼顧到兩方面同時發生在我身上,而我又可妣很有把握的把事情控制在手心上?

在面對工作和人事之間,同時出現問題,
我應該怎樣去給自己找到一個真正的答案?

後來,我找到了一個可以解決所有矛盾的方法,就是…
「我不會再嫌棄她們了。」

我不會說,「我要體諒對方」,或者是「把它不當作一回事」,來撫平自己的傷口。
而是~我會說,「我不會再嫌棄對方。」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別人對我大呼小叫不是我應當承受的態度。
所以,我嫌棄了對方。

別人不顧環境,講出了很傷人的話,我對她也有嫌棄的感覺。
覺得…「你怎可以這樣對我?」

對,很多大大小小矛盾所產生的源頭,就是因為我「嫌棄」了對方。
看到別人在我身上做出很多不公平的事。

所以…我只要不嫌棄對方,所有矛盾都會消失了。

好像一面牆。
只要別人對我的傷害,不在心裡反彈,不去深入研究,
其實要流走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對不?( ̄▽ ̄)

我也想到了。
假如在某些時刻,別人是真的不能抽身幫忙,那我自己就成為一個有力量的人。
至少,不是別人的拖累吧。

當我打通了這一切之後,我接下來這三天的工作,一切順利了!
對,我被經理稱讚了!!(☆▽☆)

而且不是一個,是所有經理都一致稱讚我~

「你進步了非常多!」「調飲料速度不只快了,順暢了,連人也變穩定了很多。」
「你很乖喔~懂得幫我們的忙!」

…平時聽到被嫌的話太多,偶爾聽到這一句,突然覺得好珍貴喔!(☆▽☆)

她們都沒有變。
依舊是場面開始亂的時候,壞習慣又會慢慢浮上來了。

但,在此之後,我已經不認為這是一件「怎麼了?」的一回事了。

我懂她們的情緒和習慣,來就來了,沒有人能夠抵抗得了,
重點是,我改變了就好。

在這件事情的隔天,Tracy問我:「你昨天早上是不是很忙?」
我說:「是啊…我有好幾次都快要哭出來了。」

Tracy笑著跟我說:「哈哈哈!鋼鐵是怎樣練成的?!(☆▽☆)」
我笑了。

tracy說:「當然啊~因為昨天的生意額是假期才會有的生意額。」
「我們在假期是有兩個人負責你的位置,可是…昨天只有你一個,你當然會覺得辛苦啦。」

我看著tracy。

tracy跟我說:「你不要介意別人對你的使喚。」
我說:「我會介意什麼?」

tracy笑著跟我說:「我們怕你會退縮,會想辭職~所以我先問你一下比較好。( ̄▽ ̄)」

在旁邊的軍軍也說了。
「昨天我真的幫不了你,每個人都太忙了,你不要介意我們的態度都變了。」

軍軍心情不好的時候,其實講話會變得尖銳。
但當她的心情平伏之後,單純的她又會回來了~ ( ̄▽ ̄)

某一次,她叫我去雪房找紅豆包。
而我卻找了所有地方,我都找不到。

我回去跟軍軍說了之後,她說:「那若果被我找到了,怎麼辦?」
「常常說要找,永遠都找不到!」

我很冷靜的,語氣很平淡跟她說:「那你去找吧。」

過了一陣子之後,軍軍真的拿到了三包紅豆出來。

我問她:「你在那邊找到的?」
而軍軍看我的表情卻有點閃避我,說:「開吧,開吧…把紅豆開出來。」

那時候,我就感受到了,軍軍應該是對自己語氣不好覺得內疚了。

有一天,在星期四一個很休閒的下午,沒什麼客人。

那時,我拿著兩盤杯子出去水吧。
我說:「卷卷~卷卷~!幫我拿一盤杯子下來!」

當軍軍看到我之後,她就向我走過來,抬頭看著我,自稱說:
「卷卷啊~卷卷~( ̄▽ ̄)」

彷彿在模仿我怎樣叫她一樣~

我當下真的笑噴了!XDD
超.可.愛.的.啦!(☆▽☆)

如果你看到她那時候的眼神,你就會忍不住大笑說,
「卷卷真可愛!XD」

像昨天打風一樣。
TRACY說:「我剛剛凌晨4點多,打電話給軍軍,問她,你起床了沒?」
此時,軍軍第一個反應是:「哎?已經有車了?!(☆▽☆)」

「哈哈哈哈哈!」,我大笑了!XD

因為台風的關係,軍軍沒有車搭回來公司,她就一直在家裡等。
當TRACY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就以為有車回來了~太可愛了!

軍軍的反應超好笑的!XD

有一天,我在經理啊麗旁邊準備材料。
此時,貌似是一位很久不見的朋友來探望啊麗了。

啊麗經理說:「喔~好久不見喔!」「你現在過得怎樣?〔笑〕」
那朋友說:「很好啊,你依舊那麼瘦啊!」
啊麗說:「我是胖不了的~〔笑〕」
然後,朋友說:「你什麼時候來吃一頓飯啊~?」…這樣延續下去。

不只是朋友,連在這邊的熟客都是這樣。
為了跟她閒聊兩句才會來的。

我甚至,有一度會有這種感覺~
「這裡的熟客都是為了她才來的。
是因為她,這一群人才會變成熟客的!」

因為啊麗的性格是很外向的~不管是任何人都可以聊上幾句!
這是她的性格~(☆▽☆)

昨天啊,有一位男生,拿餐的時候忘了拿飲料,就把整個餐拿走了。
TRACY看到他轉身走了,就叫著他,說:「弟弟,弟弟!你還有一杯綠茶沒有拿!」

此時,身上掛著麥克風的啊麗,就叫說:「弟弟~弟弟!」
「你綠茶不要了,是不是?( ̄▽ ̄)」

然後,啊麗說:「你不要的話,你把它留給我,好不好?( ̄▽ ̄)」

此時,我笑了。
弟弟也笑了!XD

超好笑的!XD

還有一件~

昨天,啊麗經理叫說:「大杯橙汁。」
此時,在她面前的男顧客就接著說:「多奶。」

啊麗聽到,感到莫名其妙.反問那顧客,說:「多奶?」
「你要汽水,為什麼要加牛奶?」

然後,那男顧客說:「不是!我要多瀨!多瀨粉!!」
啊麗馬上反應過來,說:「喔!」

當她聽到這句話的時候,
馬上捂著自己羞紅的臉,在偷看別人有沒有在看她!XDD

那男人是要多一點麵條,而不是飲料多奶啦!XD

我聽到這句話之後~我真的忍不住,我拿著那杯橙汁,但手一直在抖!
笑到抖!XD

太可愛啦!!( ̄▽ ̄)/♥

有時候是這樣~工作做到一種很瘋的程度之後,太多訊息交錯之後,
當人靜下來的時候,反而不知道自己在幹麼。

昨天,經理佩芬在我旁邊,打算要可樂。

她在我身邊,說一句:「喔!我瘋了!」
我回頭看著她。

她說:「我竟然茶+可樂…我肯定是做事做到瘋掉!〔笑〕」
我笑了。

昨天,有維修人員進來水吧修理汽水桶。

當他們在維修的時候,我看到熱水從水箱多到滿出來了!
偏偏地方狹窄,我走不過去水吧的另一邊拿水壺~

我很急的跟維修叔叔說:「水壺!水壺!水壺!我要水壺!」
叔叔很急的,馬上把眼前裝有水的壺拿給我。

我說:「不是!我要水壺!」
那叔叔問我:「你要水.還是壺?!」

我說:「壺!空的壺!◢▆▅▄▃ 崩╰(〒皿〒)╯潰 ▃▄▅▆◣」
當下真的急得,快崩潰掉!〔笑〕

但又很好笑~( ̄▽ ̄)/♥


我從昨天開始,我的左眼就有一個殘影跟著我。
我往那邊看,它就往那裡動。

它像一條蟲子一樣,不停在我視線中不停游走。
我想,應該是我玩手機玩太兇了~

我希望只是眼壓太高,過幾天它會自己消失掉。
不然,我就要去看醫生了。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