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

2015
29
.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Part 1 [OST] Major Lazer - All My Love



我最近好像很少講關於工作的事喔~?( ̄▽ ̄)

這陣子,公司人手不足,我們每一個人都用耐力在撐著我們龐大的工作量。

軍軍說:「水吧的早上時段,愈來愈難做了…」
我也同意。

現在的情況是,在水吧的同事人數,包括各位主任和經理在內,
總共加起來的人數,剛剛好可以輪流,一人放一天的假。

但,水吧現在少了兩個人。
每個人要承擔起來的工作量就更重了。

…所以,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我們很努力地撐著。

重點是,每個人都是以「不分你我」,什麼都肯做的情形下,才可以撐得住大局。
假如我們有其中一個,只顧自己的事而不管別人的事,別人在工作的時候就會壓力加倍。

那很痛苦。

我在這陣子,也真的萌生了一種,「我不想幹」的念頭了。
…負擔太重了。

每一天的模式也很相似,每一天都在很緊張的節奏下工作。

當我下班的時候,會有一種…「啊,又一天了」的感覺。
…但事實上,明明只是過了半天。

昨天,下午時段沒有人。

經理臨時叫我,「你今天有沒有別的事情做?可以放下午5:00嗎?」
我有點不甘願的,點了頭。

我人生第一次,內心如此認真的翻了一次白眼。

…不想加班是自己的意思。
…但水吧形勢不妙,是環境的意思。

最後,我選擇了留下來。
十二小時,累死我了~

…今天,我差一點又要加班了!
幸好,我跑得快!!( ̄▽ ̄)

真的!

如果我在水吧晚一分鐘走的話,
讓經理找到我的人…我又要留到下午5:00了!!!!!!(〒▽〒)

我終於體驗到,什麼是「跑得快,好世界~~」 〔笑〕

最近,經理在水吧的時候,說:「啊宜現在好棒喔!什麼都會了~」
她說:「最可惜的是,你不能在假期上班~」

我頓時心想說:「我打死都不會妥協!!」
「我絕對不可能連自己的自由時間都失去了! 〔火口火〕」

…以前,在我新手的時候,經理講的話會直接把我氣死。
現在我上手了,讓我聽到這句話,感覺蠻爽的!!!!(☆▽☆)

哈哈~(☆▽☆)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工作環境每分每秒都是壓力,
但大家會偶爾開一下玩笑來舒緩一下這種氣氛~

一句簡單的問侯,也很重要。

我今天看到啊麗〔主任〕回來了。
她進來水吧的時候,我跟她說:「你回來啦~( ̄▽ ̄)」

她看著我很甜的,笑了。

我發覺一件事。
當我跟所有人講話,對方回頭看著我都是同一種表情。

明明上一秒是皺著眉頭,但當我跟對方講話的時候,她們的表情頓時整個放開了。
看著我,好像是看著一個小朋友一樣簡單的人。

她們看著我的表情,既不複雜也沒有煩惱的樣子,縿雜一些有趣的眼神在看著我~
彷彿在這一個當下,面對我,是能夠放下所有複雜,很單純的來面對我這個人~

…每個人都是同一個表情。

我想~
可能是因為,有時候,我覺得我自己在某些時刻,白痴得有點可愛。( ̄▽ ̄)

有一次,我那一天精神狀態不好。
早上時段,每十分鐘就打破1隻杯子…連續算下來,也有7.8隻杯子被我打破了。

當我打破第三隻的時候,佩芬〔主任〕說:「哎唷~啊宜你搞什麼啊?!」
「一隻杯子10元!你再把杯子摔破,下一次你要拿50元出來,請大家吃東西喔!」
「講好喔~」

我就把話記在心中了。

隔了一陣子,我果真又把杯子摔破了!!!(〒▽〒)

當杯子摔破那一瞬間,佩芬說:「喔!!」「好啦~~50元!」
「講好了喔~」

啊麗也一同說:「太好啦~~有東西吃啦!(☆▽☆)」
「50元~50元~50元~」,這樣。

我點頭。

…很明顯,那一瞬間我心情跌到谷底。
因為,我工時兩小時的錢,這樣就沒了~!(〒▽〒)

我鬱悶了一陣子,默默自言自語地說:「唉…這樣就沒了50元…」
當時,軍軍在我面前,聽到我講這句話。

她聽到我這樣說,馬上很驚訝的回過頭來,對我說:「你真的以為,你要賠50元喔~?(☆▽☆)」
我看著軍軍,說:「什麼?」

軍軍一邊笑,一邊說:「傻瓜啦你!!」「我們摔破東西,從來都不用賠錢的!!」
「我們這樣子講,講了好~~多年啦!!(☆▽☆)」

這一刻,我才醒覺過來。
我說:「真的嗎?!」

軍軍說:「你看~搞得宜宜不開心啦~~( ̄▽ ̄)」

在一邊的啊麗聽到我把笑話當真,瞬間回頭看著我,笑著說:「真的嗎?真的嗎?」
「你真的以為,我們要你賠錢喔?( ̄▽ ̄)」

我大叫說:「我以為是真的!」

我說:「因為你們每個人都說,要拿50元出來啊~」
「我真的相信你們的話耶~!!!(〒▽〒)」

我強調說:「我真的相信的!!!!!(〒▽〒)」

此時,啊麗說:「你真的好~容易相信人喔~(☆▽☆)」

嚇死我了。

至這件事之後,大家跟我講話,笑容變多了~〔笑〕
是件好事~(☆▽☆)

我在這個團體中,已經是熟手了。
而且,跟大家相處得很融洽了。

四,四個月了嗎?

我不講話,身邊的同事都知道我需要什麼。
相反,同事不講話,我也知道對方需要什麼,而我又應該怎樣去幫她。

都很習慣了。

彼此不需要眼神交流,不需要講話~

我只要看到水壺放在茶煲前面,我就知道你要煲奶茶了~
…這一種理解力很重要。

別的同事開了個頭,她在中間在做其他事情,而我有空檔,我就可以幫她接手,做剩下來的功夫。
…而我是不需要問對方任何不必要的事情。

也因為這樣~
我常常開了個頭,把東西弄好了,我去做別的工作~
把「茶」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當我忙完一輪之後,我回個頭來就會發現~
茶己經煲完了!( ̄▽ ̄)

超快!

有別人接力的話,可以一小時把事情搞定。
如果別人不幫你的話,我想四小時都不一定會把事情弄好。

所以,有別人幫忙真的很重要。

今天,來代班的燒味師父,金師傅~
他偶爾會叫我幫他做飲料。

他會說:「凍檸茶,謝謝~」
過了一陣子,他又說:「咖啡,謝謝~」
過了一陣子,他又說:「綠茶,謝謝~」

我問他:「…你,不會肚子痛嗎?( ̄▽ ̄)」
師父說:「我是萬能的!!!(☆▽☆)」

在早上的時候,因為我傷風了,就蹲在地下擤鼻涕。
我卻忘了,我的後面是門。

當金師傳看不到我,他一用力開門,完全命中了我的左邊的背部。
我當下嚇了一跳。

因為,如果在偏一點,那就是正中尾龍骨了。
嚇死我了。

幸運的,我沒事。

後來,師父問我:「你剛剛有沒有事?」
我說:「沒有。」

師父問我:「你為什麼會蹲在這裡啊?」
我說:「因為我在擤鼻涕~( ̄▽ ̄)」

他說:「我認真的,你下次不要蹲在那邊了!」
「往前一點,門就不會撞到你了!」

我點頭。

金師父長得很高,樣子有點兇~
可是,他是可以開玩笑的人。

我每一次搬東西去廚房的時候,都必須要經過師父後面開門出去。
而我常常雙手拿東西,沒手開門,我會需要師父幫我開門。

金師父跟我開玩笑說:「開一次門,要收5元喔~( ̄▽ ̄)」

我靈機一觸,一句話回他:「好啊!!」
「那我跟你說聲謝謝,把5元還給你!!呵呵~(☆▽☆)」

師父聽到我這樣說,開懷的大笑了。

然後,我去了廚房之後回到水吧~
師父又再一次幫我開門。

金師傅跟我說:「這樣,我們來一次交易。」
他說:「每開一次門,你就幫我做一杯飲料,好不好?」

我跟他說:「那…你一天要飲很多水耶~!( ̄▽ ̄)」

隔了一陣子,我又要師父幫我開門了。

在開門之先,師父跟我說:「凍檸水!」

我雙手搬著東西,說:「你先給我開門!!!( ̄A ̄)」
「你給我開門,我才會做飲料給你!!( ̄▽ ̄)」

師父瞬間笑得很開心~
他說:「哈哈!臭Y頭!現在懂得討價還價了!!〔笑〕」

後來,我實行承諾,沖了杯凍檸水給師父~

但我做給他的原因,不是為了實現承諾。
而是~師父要吃飯,所以我才會做飲料給他而已~( ̄▽ ̄)

師父臨吃飯之前,還稱讚我說:「啊妹,現在精靈了很多喔!〔笑〕」

金師父在兩星期前,來代過一次班。
那時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那時候跟他交流不多,只有善意而已。
今天卻是一拍即合,有點好笑~!( ̄▽ ̄)

今天我下班後,出外買菜煮飯吃。
剛好在超級市場門口,遇到主任佩芬。

我當時在豬肉檔面前,還奇怪,怎會有人突然捏我手臂??
原來是佩芬。

我看到她之後,我感到非常驚訝。
我的驚訝,不是因為遇到她,而是她竟然會主動走過來跟我講話!

平常在工作上,我跟她交流不多,她也不是什麼情緒都放在臉上的人。
基本上,生氣,無奈,開心這些情緒都是同一種語調和表情,所以我不完全了解她的內在情緒。

但~當她真的很開心的時候,我還是會看到她哈哈笑的樣子啦~〔笑〕

我覺得~有趣的是,
她看到我的時候,走過來的時候都不會講話~

她一開始就捏我手臂這樣來叫我~
有趣!!( ̄▽ ̄)

她第一句問我:「原來你會買菜喔?」
我說:「對啊~買菜煮飯~」

我問她:「你今天放假喔?」
佩芬說:「你今天有看到我上班嗎…?」

我頓時:「……」
知道自己問了個白痴問題~(〒▽〒)

然後,她說:「我先進去看一下喔~」
我說:「好的。」

她就走掉了。

雖然聊天聊得不多,但很難得的~
這是第一次我跟同事私底下,在工作以外會聊得到天的一次。

感覺,有點奇妙。


好啦~
我寫完日記後,先吃個米粉湯。
然後,把轉季的衣服拿出來整理一下。

米粉湯是用白蘿蔔,蔥花和胡椒湯熬成的湯底~
很甜喔~♥

我用寫日記的時間,用來煮蘿蔔!XD

現在應該熬好啦~
我要去吃飯啦~~~

BYE BYE! (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