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6

2016
18
Troye Sivan - EASE (Lyric Video) ft. Broods
神專輯。
帶點憂鬱又迷人的魅力。



最近發生了很多不同的事。

其中一件就是,我的電腦程式出了問題,內部系統全都換新的~
現在,新的系統用了一星期多,我已經習慣了操作版面了。

我現在正等待著自己的舊資料的歸來~
它還在電腦公司掃描中,弄好之後,我的電腦就重生啦!( ̄▽ ̄)/

前陣子,我在家裡煎餃子。
是豬肉白菜餃子~♥

賣相和味道算不錯,只是皮有點厚,我不太喜歡。
13240590_1255534464475313_4816940191374741570_n.jpg

13260156_1255534451141981_4669693327518189356_n.jpg


在5月1日,我去了大埔的海濱公園~
我是第一次去的,在車站附近繞了半小時才找對了路~( ̄▽ ̄)

13092140_1255534511141975_1932856016865145322_n.jpg

13233135_1255534454475314_2658163595047918927_n.jpg

13226889_1255534594475300_4907303946272451876_n.jpg

13241347_1255534591141967_2592793232902448065_n.jpg

13240733_1255534894475270_6383921026163518729_n.jpg

我不得不提一下這個超好吃的辣醬!!!(☆▽☆)
這是在海提邊的一間小食店裡賣的~

它裡面有炒過的碎花生,有魚露,它的味道偏咸微辣又很香~~
為了它,我多吃兩份燒賣都願意!!! >口<
13256396_1255534781141948_7487710280352054915_n.jpg


在那一晚,我回家的時候呢…發現我看路燈的狀況跟以前不一樣。
然後,我發覺我對強光很抗拒,看到的顏色對比有金屬化的現象。

就像手機裡「金屬」的功能一樣,少了柔光,直接就是很強烈的顏色。

我打個比方。
一般我看到的路燈,中間不是有核心的光環嗎?
正常看,它會有四條,或者六條左右的射線伴著光環。

飛蚊症的時期,我看這些光都是正常的。

可是呢,我那一晚看到的路燈,是360度都有射線,而且不是一個,是全部。
身邊的所有光,瞬間都變強,變亮了。顏色比以往更烈,更艷。

就像這樣。
001880


我那一天晚上很難熬。
我從來沒試過…有這種感受。

可能是大晚上發生,我心更慌。
顏色對比太強烈,我完全不知道…我應該把視線放在那裡。

馬路上的路燈,會移動的車頭燈,地盤的圍欄,火車站上的燈管,
它們全部都圍在身邊,而它們的出現就像太陽直射我的眼睛一樣刺眼。

我當初只以為是正值雨季,是空氣中的霧水讓折射率不籠定而已~
那,我就多觀察幾天。

後來,我開始怕了,心裡發毛。
原來,連地板上的反光,不銹鋼的反光,連醬汁裡反光的小小白點,全部都是360度的射線。

我那兩天很怕,心情很容易煩躁。
最大的原因是,我無法去面對這種環境。

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應該看那一邊,所有東西都是光光光光光………[無奈]
是一種,我訴說了別人也無法理解的痛苦。

然後,我就打電話預約了看眼科醫生。
當時距離看醫生的日子,還有一星期…我要等一星期。

這一星期,我等得非常漫長。
從來都沒試過,如此無肋,真心覺得:「這是人不能勝的東西。」

我那時候,覺得自己很可憐。
我要適應突然發生的狀況,然後很憂慮以後的日子怎麼辦?

我只跟一個同事,講過…我的眼睛有點不對勁。

在這一星期中,我發覺,我看東西的視線愈來愈模糊。
並不是近視遠視的分別,而是無論眼睛如何對焦,如何用力看也好,眼前的畫面都無法清晰。

比方說,看一個正方形。
剛開始,是它的邊線會模糊。

後來,我以距離半個手臂長的長度,去看一些傢俱上的標籤,
字雖很小卻是打上磨砂一樣,一片模糊。

現在,我看東西都不能對焦,全部都是散開的,我也集中不到凝聚力。
怎麼努力,眼前的畫面很難去分折清楚。

我只能勉強靠大腦去判斷,眼前的物體的形狀和顏色,判斷幾秒,我才知道自己在看一個袋子。
眼睛上的畫面是不太能夠幫助我分辯東西,因為,光太散了。

細字更不用說,我現在看熒幕~字也是有一點小散。
不是看得太清楚。

我在網上搜到一些關於眼疾的事,包括有飛蚊症,有視雪症的人的感受。

有些人,有飛蚊症的時間比我長,十幾年。
他說:「醫學不能幫到我,我只能跟他共存。」

我看到這句話,我向自己問了一個假設。
「假如,我現在的情況嚴重了,可能視力剩幾成了,我會甘心就此無奈接受嗎?」
「我一定要是被迫的那一方嗎?我一定要認命?為什麼我不能選擇自由?」

最真實的一句話。
相比起症狀的變化,我更關心自己在這件事情上面,有沒有活著的盼望。

「我夠不夠力量去勝過這件事?」,這才是所有問題最核心的價值。

我很認真去想,別人也會失去視力,別人也會有我不知道的殘疾,可能是不能走路等等情況,
為什麼,我還有一點點視力,我就如此脆弱,認為自己一定要被打敗呢?

想到這一刻,我覺得自己自憐的心態,其實是很白痴的。
我說真的。

我有想過,假如我視力比一般人弱很多也好,可能瞎眼也好,這會是一條絕路嗎?
根本不是。

我缺了一個感官,我還有其他感官補足,我在抱怨什麼?有什麼好值得抱怨的?
我不是應該要感恩嗎?

我看過這個世界。
對不?

我不想自己被自己打敗。
我可以認命,但我不會認輸的。[點頭]

雖然,在生活上很煩,有很多操心的事,要重新適應的事,我的眼睛會很容易累。
我也不相信什麼「習慣就好」,這種自欺欺人的話。

它存在是事實,習慣不習慣它都是一種煩擾~~[笑]
我選擇,接受事實,不抗拒現況,隨便它出現,但我心態不會放棄,我不會自暴自棄。

假如你問我,「你可以選擇的話,想不想有正常視力?」
我會說:「我什麼時候有過正常視力?[笑]」

從小就近視散光,現在有飛蚊症加濾網花掉,怎樣? ~ ( ̄▽ ̄)>

事實是,現在狀態就是這樣。
什麼「假如你可以選擇」,這種屁話早就不存在了。

重點是,看清事實,認定事實,然後在這種狀態中,保持一種想活著的盼望。
這才是最重要的。

小小事情,就一句「我想生存」。
大大事情,也要就一句「我想生存」。

就是那麼簡單。

好吧~
我講了一大堆看似事態嚴重的話,那~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呢?

醫生說:「你的眼睛天生油脂分泌較多,以致眼瞼中有油脂粒產生,從而刮花了濾網。」
我:「………」

第一下心想說:「臭油脂粒!!! 火口火」
「我前世跟你有賬沒算清嗎?!!! >口<」

濾網就是眼睛第一層過濾光線的防護層。
我雙眼下方都花了,一整排。

所以,看光線會散,遇到強光的時候少了保護,
因為濾網刮花了,光線不能統一,讓我看東西沒法聚焦。

其實是天生眼睛發育不好,而引致的。

醫生說,我的症狀是輕微的。
其他早產的BABY,眼睛出現的問題會更防礙到生活,會有疤痕在。

可是,生活中很有困擾是事實。
不管它輕微還是嚴重。

現在,乖乖的做眼部護理,擦藥,用眼藥水,減少油脂產生,讓濾網自己修復。
這是最好的方法。

到最後,我最大的本錢,竟然是年輕!! 哈哈~( ̄▽ ̄)/♥
開玩笑的啦~ XD


我其實,沒有對外把這事情講得很仔細,除了現在寫出來之外。
我對於身邊的人知道我的情況,態度是很保守的,所以他們完全不知道我現在看東西有多痛苦。

其中是因為,我認為講出來也沒用,別人也不會理解。
我也免得把自己的痛苦講出來,反招來一些不被理解的話,讓自己受傷。

別的同事講話直接,當她不理解的時候,她可能會說:「刺眼?你講屁喔?」,之類的話。
因為,的確是一種不容易被理解的狀況。

所以呢~
我說,「不會自暴自棄」當中,也包括了這個。

當別人無知,不體諒你的時候,講話刺傷你的時候,落井下石,你也不可以就這樣放棄自己。
這個人可能是我身邊的人,我不知道。

我慶幸,我是一個思維正常的人。

我的方向是~
當我知道自己的狀況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乖乖做護理,
不管藥多貴,我也會自己負擔。

而不是,第一個反應是:「我以後不能化妝,怎麼辦?」 [笑]
你知道社會上真的會有人這樣說,不奇怪。

真的不要命。


當我看醫生後,我就決定去買我人生第一副太陽眼鏡!!! (☆▽☆)
說到這個過程,其實很好笑~

話說,在上星期的某一天,我去了亮視點選太陽眼鏡。

因為我是第一次選,我站在落地般大的眼鏡架前,整整四小時!!!!XD
我把架上不同類型太陽眼鏡,至少試戴了四五次以上了~~

當我試了一陣子後,我轉身看了一眼,那位一直站在我身後看著我不停試戴眼鏡的視光師哥哥。[笑]
我對他笑了笑後,回頭,再試!(☆▽☆)

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又回頭看一看那個視光師哥哥,
他對我說:「你可以慢慢試,沒關係~[笑]」

我又回頭,再試!

過了一陣子,他有點害羞的說:
「沒關係,你可以看一下那副眼鏡適合自己的臉型的~慢慢看。[笑]」


這位視光師哥哥的談吐溫文,是一位很細心去注意你一舉一動的人。

他不是那種對自己的專業,表現得很有自信,有模有樣的人,
他是很沈靜的一個人。

我發現,他會很細心去呵護每一副眼鏡,很留意客人的一舉一動。
把他的專業表現在他的態度上,而不是知識上。

包括我站在眼鏡架上,拿過那一副眼鏡的次數比較多,他也會知道。

因為他說:「我看你常常把它拿來試戴,你喜歡,你可以坐下來看清楚~[笑]」

又比方說,我想看櫥窗上的某一副眼鏡,他幫我拿了之後,他會站在我身邊,
看到我還在停留著,看櫥窗上的另一副眼鏡,不肯進去,

他就說:「其他的你也可以看,不要只看一副麻~[笑]」
「其他的我也可以幫你拿,沒關係的。」

就是,會了解你的心思,但不會感到不耐煩。


他是我看過,動機最純正的人。

我站在眼鏡架面前四小時,他一直在看著,在等著。

正常的人,心會想說:
「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好了沒,好了沒…」,這樣不停在腦中循環數萬次~~( ̄▽ ̄)

他沒有,他是一個心思極為單純的人。
我能夠知道這一點,是因為…

四小時後,我終於選好了眼鏡後~

我跟他說:「我終於選好了眼鏡了~( ̄▽ ̄)/」
他說:「真好,我當初還擔心你,會選鏡框比較大的~」

我聽到,心中感到震驚。
我沒想過,他對客人的關心,是真心的。

後來,有一位伯伯幫我驗眼,查度數。

結束後,伯伯說:「我讓其他同事替你講解。」
就是講價錢,講優惠,做推廣的,由視光師哥哥負責。

我一直都以為,是給機會新人接觸一下客人,才會把我轉手給他介紹鏡片,做推廣。

因為他講話有點含蓄,不太流暢,害我一開始以為,他是新人~XDD
「因為是新人所以講話才會緊張」…但其實不是,他本來性格就這樣[笑]。

當我選鏡片顏色後,他會很細心的,向我解說:「有些客人以為選鏡框比較大,兩側可以調較。」
「可是,一但眼鏡有了度數後,鏡身變硬不能屈曲,
當闊度定下來後,鏡框兩旁固定了不能調較,眼鏡就會因為鬆的關係,常常滑下來。」

我說:「喔~~」
他不說,我真的沒想過這件事。

他說:「這副還好,我看闊度跟你的臉型差不多寬~」
新人哥哥很細心,是不是?( ̄▽ ̄)


後來,我等了10天,再次回去拿眼鏡的時候,
我向一位比較長輩的叔叔,說:「我要拿上星期買的眼鏡。」

我當時,還以為他是資深的視光師,但當我這樣一說後,
叔叔反而跟我說:「好,我找別的同事幫你看看。」

一轉身,那位新人哥哥就站到我面前來了~

那一瞬間,我就明白了。
「他不是新人,他一直都是專業視光師?」 ,我誤會大了。 ( ̄▽ ̄)

當他幫我試戴上新眼鏡之後,我跟他難免會對到眼睛~
我不想尷尬,就把視線往下看領口,不看眼睛~( ̄▽ ̄)

好吧~
這奇妙的過程,告一段落了。

我的小PAPA也到手啦~~~!!! (☆▽☆)
它是我的新寵( ̄▽ ̄)/♥

小PAPA ♥
「PA」是它的牌子的開首。 [笑]

幸好聽了視光師哥哥的話,選一副自己喜歡的~

它戴上去後的效果,年紀有稍為變年長一點,有一點點巨星的感覺☆
非常修飾臉型,看起來不會很囂張,反而很好玩~☆

眼鏡布
13240044_1255534807808612_5240028081664440262_n.jpg

13267805_1255534857808607_4972378141848033122_n.jpg

因為我臉圓,選一個有點梭角的,可以修飾臉的比例~☆
眼鏡的角度,剛好跟我眉型角度很配。
13254354_1255534887808604_1801524995858671019_n.jpg

超細緻演繹~
13220838_1255534921141934_6496130983972856522_n.jpg


我在家戴了幾小時,嘗試去習慣它的氣勢。

我會戴著我的小PAPA去登山的!( ̄▽ ̄)/♥
等著吧~~~


長洲2nd!!!
我下星期就去!! ( ̄▽ ̄)/♥



0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